正文 59.第五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9.第五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只是, 鱼令妩也没错, 她这个嫡母是个惯会做表面功夫的, 尤其在牵涉自己的利益时, 本就捉襟见肘的她, 怎会真把自己的嫁妆, 拿来给庶女添妆。

    长信伯肖家送来的聘礼也算丰盛了,一共换了三千两的白银, 可是, 鱼家嫁个庶女到长信伯家,好歹也得置办个六千两左右的嫁妆, 才不算失了面子, 这就还少了一半。

    因之前的事, 鱼家公中不肯出银子, 想让严氏割些肉出来。严氏心中再不愿意, 也不能真让二姑娘没了脸面, 毕竟这会伤了她在外的贤名。

    嫁妆单子前些日子已拟好, 除了一张雕花大床是新打的, 衣物是令妩亲手做的, 其余无论是橱柜、食盒、樟木箱、妆匣、屏风、宝桶等家具, 还是冠巾、首饰、日常用什等细软,亦或是文房四宝、书籍、还有药材香料之类, 全是出自严氏的嫁妆单子。

    严氏怎么可能舍得真给?

    明面上是把这些旧物拿出去添漆改样, 暗中却卖了钱, 再用其他便宜材质,做了精致的仿品来替代,想浑水摸鱼。

    肖家的三千两,花了一千两,来做仿品,剩下两千两,再给二姑娘压箱底,带到肖家去,真是精打细算,一点没破费。

    如此,在鱼府,她是个为庶女精心考虑的嫡母,在外,她也能维持贤妇慈母的名声。

    就算日后,二姑娘发现了嫁妆的问题,难道她还真敢回娘家讨吗,为了在夫家的体面,她也只得忍耐,认下此事,反正嫁给肖玮这样的人,她还能有何前途可言,还能有多大的用处。

    只是那些精致的仿品,到底耽误了些功夫,而耐不住性子的万氏见严氏式微,便壮着胆子,为自己女儿争一争。

    二月十一,离令妩大婚还有七,严氏终于把她的嫁妆备好了,不多不少,一共也就三十二抬。不过在众人眼里,这都是严氏这个嫡母从武安伯府带出的嫁妆,可不能觑。

    鱼老太太还派了鹤龄堂的管事嬷嬷来验了嫁妆单子,这位回去后大大称赞了严氏一回,鱼老太太这才算满意了,为了不落人口舌,还是给令妩添了两百亩的田地,并一个庄院,鱼恒得知后,也给二女儿添了两间商铺,鱼令妩的嫁妆这才算齐全了,至少瞧上去,这样的嫁妆,对于一个不得宠的庶女而言,绝对是够了。

    严氏这事虽办的私密,可也逃不过有些人的眼睛,比如一直很得她信任的乔氏,看了一眼嫁妆单子,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可记得大姐刚被封为太孙嫔时,夫人过,令姝没嫁妆,本就委屈了,细软好带,她那些精贵稀罕的首饰,都得给她带到太孙府里去。

    可怎么还有些留下来,比如这嵌着两颗猫睛石的花形金簪,虽不是跟宝钻一样稀有,却也是少见的好物,哪里能轮得到二姑娘来受用。

    正好令娆问起二姐姐的嫁妆,乔氏便与她了这奇怪的地方,令娆当即回道:“不能啊,这两枚猫精石,我在大姐姐的首饰盒里见过。大姐姐还,这两枚猫精石品相极佳,难得的是两颗还很近似,只其中一枚猫睛石上多了道红痕,她不喜沉重的头饰,所以夫人就化了簪子,给她做了对耳坠。”

    “也许是后来带着腻了,便又丢给夫人,再做了新钗。”

    令娆去自己的妆匣中取出那枚带了红痕的猫睛石,回道:“可我当时很喜爱这枚,大姐姐走之前悄悄塞给我了,一直都在我这里呢,至于另一枚,她该是带到太孙府上了。”

    乔氏有些心惊,赶紧让令娆收下那没猫睛石,“姑娘还是藏好些,这件事您就当做不知吧。”

    鱼令娆好像明白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寒意,憋闷着回道:“这一次是二姐姐,那下一次会不会就是我了呢。”

    乔姨娘顿时一愣,没再回答女儿。

    令娆后来还是放不下这件事,她心中愤懑的很。

    二姐姐就是太老实了,她就算知晓了此事,也会忍气吭声了吧。几个姐妹之中,自己最不喜二姐姐的性子,每次她遇事时,总是逃避和隐忍,而每次劝她,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上。

    她从不相信什么息事可以宁人,素来只有人善被人欺,人若不为己,诛要地灭。想要什么,就得自己去经营和争取。不是谁都是大姐姐和四妹妹那样好命,生来就是嫡女的身份,有厉害的舅家支持。

    罢了,到底是姐妹一场,她不能不帮。

    鱼令娆想着还是要去西院一趟,把这件事透露给四妹妹,竟而让二夫人也知晓此事,不信她会不抓住这机会,好生折腾一下。

    反正泽沛都回到姨娘名下,大夫人如何,又与她们相干几何,不定,还能化解二夫人对她姨娘的不满,良禽还知择木而栖,她们怎么不能。

    下定了决心,三姐忽视了乔氏的叮嘱,去西院寻了令嫣。

    自严氏和乔姨娘来捉厉氏假孕后,令嫣便开始躲着这位姑娘,不再与她相约出去玩耍,奈何,看了三姑娘的毅力,在阿眠出生后,令娆便日日跑到西院来看三弟,令嫣只得次次相陪。

    今日过了往常的时辰,本以为令娆不会来了,令嫣脱了外衣,洗漱干净后,爬上阿眠的床,抱着弟弟晃悠,像个痴汉似的,吸着阿眠身上的奶气,表情真是如痴如醉。

    然后鱼令娆便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后面跟着守门的丫环,“四姐,三姐来看您和三公子了。”

    被捉到的鱼令嫣,内心很恼羞,脸上很尴尬,“我看到了,你且退下吧。”

    别,还真有用处,这一代,已然有了三子四女。

    三少爷尽管刚出生不久,但做为唯一的嫡子,地位不同其他,就算在二房名下,也越过大房的两名庶子,还有他两位嫡姐。

    有了嫡孙,鱼老太爷这才觉得鱼家有后了,心思都活络起来,煞费苦心,冥思苦想大半月,终于给嫡孙定了名字。

    他对于努力的结果格外满意,在儿子回家后,特地跑来西院赐名。

    鱼老太爷坐在厅堂的上方,捋着花白的胡须,得意道:“我给他取名为衍,鱼泽衍。”

    鱼恒抱着儿子,也很满意,连连点头,“衍,示水流入海,素有富足、延长、开展的意思,是个好名字。”

    谁知鱼老太爷忽然改了脸,用一副你怎么能这般肤浅的眼神瞪着儿子,“再想想!”

    鱼令嫣在心中偷笑,捶着鱼老太爷的肩,乐呵呵回道:“大爷爷想了半个月才取出来,肯定别有深意,难道是取自前朝名相吴衍的名讳,衍公年幼时芦衣顺母,勤奋刻苦,掌权后励精图治,大展宏图,同时还宽宥待人,历经三朝皇帝而不倒,实乃一代人杰也。取了这名字,可不就多了一股气势,以后谁也不敢瞧咱们衍哥儿。”

    鱼老太爷对孙女的见识还算满意,总算给她留了面子,“令嫣的也对,不过,我这个衍字,主要还是来自仙才申公。”他着便朝空中拱了一手,以显示他的尊敬。

    鱼恒也马上激动起来,要不是他抱着儿子,恐怕也要跳起来,鞠个躬,拱个手,“原来取了仙才的字。”

    鱼令嫣有些无语,没想到弟弟的名字,居然取自她祖父和父亲的偶像,仙才——申锐。

    申锐,字衍之,是文妙下、超逸绝尘的仙才,雍朝顶尖文学家、书画家、散文家、诗人、词人,集大成者也。

    要知道,在雍朝,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取字的,有字者,都是一代大文豪,开朝以来,统共也就十人有这资格。

    其中,又以俊贤七才之首申衍之,最负盛名,是文学界名副其实的扛把子手。

    更重要的是,他是俊贤七才之中,唯一还活着的人物,如今还不到五十,尽管不在朝为官,也从不参与政事,却是士林清流界的精神砥柱。

    而且申锐可是老申国公的儿子,出生高贵,又有大才,所以勋贵们也颇为服他。

    取这名字,鱼老爷可真是对嫡孙寄予厚望,认真道:“我身子还壮实,以后衍哥儿满了三岁,就由我来教导。”

    鱼恒自然无异议,鱼老太爷也是满腹经纶、通今博古的八斗之才也,有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三少爷不愁没前途。

    然后这父子俩便开始热情讨论三少爷的教育培养问题,而襁褓中的衍少爷,终于被吵醒,睁开了迷蒙的大眼,闻着声源转悠。

    鱼令嫣忙从父亲手里接过弟弟,稳稳地抱住,跟长辈们告辞,“祖父、父亲,衍哥儿醒了,怕是饿了要吃奶,我先带他下去。”

    得了允许,她转过身,在嬷嬷丫环们的簇拥下,抱着弟弟往厉氏的房里走去。

    走远了些,她温柔地用脸颊贴住弟弟的脖颈处,俏皮地道:“阿眠,刚才是不是又在装睡呀?明明没睡着,还闭的紧紧的。”

    被揭露的三少爷,在姐姐怀里不停动弹,嘴巴不断吐着泡儿,确实是真的饿了,急着想吃呢。

    阿眠是他的名,还是鱼令嫣这个姐姐提议取的,当时是希望他好眠好睡,茁壮成长。

    可谁知,家伙不走常规路线,除了刚出生那几睡的熟透透,以后就没那么好伺候了。

    他尤其喜欢窝在人怀里,你安静地抱着他,哄他睡时,他偏要先吐会儿泡泡,挠会儿脸蛋,蹬会儿腿,自娱自乐够了,才肯慢慢睡去。

    若是你起了兴致,要逗他玩耍,他却打哈欠,眯眼睛要睡。等你以为他已睡熟,准备放下时,他又能马上睁开眼。如此反复,直到你死了放下他的心。

    阿眠喜欢佯睡,且喜欢时时有人抱他,不喜欢被逗弄,这是令嫣、厉氏还有厉嬷嬷都知晓的事,三人不放心别人,轮流来照顾他。

    家伙看上去不哭不闹,跟姐姐年幼时一样乖巧,其实是个难伺候的磨人精,着实费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