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第五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8.第五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因时间紧迫, 她并没有给女儿找到合适的亲事, 只能另谋他法。

    离期限还有半月, 若这期间,女儿吃什么假药, 装成不能近人的毛病, 再让大房的令娆替代去太孙府,然后吃个一两年药再痊愈, 如此一试,指不定能避过这事。

    越想越觉得这法子能使得,尽管一夜都没闭眼, 次日清晨,她还是振奋地叫来女儿。

    “桂花开的旺,嫣姐儿过来让刘嬷嬷把把脉, 开点药防着。”

    厉嬷嬷昨夜已把事情告诉了令嫣, 经过一晚的心理建设,她差不多能接受了, 主要是, 也没的他选。

    不就是给太孙长子做养娘,不就是未来上司成了太孙这样高难度的人物,不就是要跟鱼令姝共侍一夫, 不就是从妻变成妾, 不就是从宅斗路线转移到宫斗路线, 不就是要费尽心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她特么才不丧、不慌、不怕!

    只怕她娘会为她做什么傻事,还好阿眠来到了这世上,有他在,真是太好了。

    鱼令嫣配合着刘嬷嬷,心神却全在厉氏身上,见她目光灼灼,还有几分兴奋,反倒觉得奇怪。

    果然厉氏把其余人都遣出去,关紧房门,让夏竹在外守着,对房内剩下的三人道:“我想了个法子,可让嫣姐儿躲过这一遭,那就是装病,让刘嬷嬷给配个假药,发出症状,却不伤身,到时候再让三姑娘顶过去,反正那弘逸子了,你们两个八字都压的住,想必太孙那里也能交待过去。”

    刘嬷嬷摸着令嫣的脉,逐渐皱紧眉头,又换了只手,继续细切。

    厉嬷嬷正在考虑这事的可行性。

    鱼令嫣直接拒绝,“不行,怎么能让令娆代我去,她才刚过十一岁......”

    “你自己还不到十一呢,本来就是大房造出来的事,让她们自己人去填,反正你不能去。”

    鱼令嫣换了法,“娘,这事是不成的。您想想,我要是这时候生病,太孙和侧妃能不怀疑,本来就是令姝提出来的事儿,她能善罢甘休?指不定要派什么太医或是精奇嬷嬷来察探。我总归是装,能逃过他们的眼睛吗?”

    厉嬷嬷也道:“若是到时候暴露了,人还是要进去,还会给太孙留下不好的印象,恐怕还会连累鱼家被猜疑。”

    “可要是有那好药,能瞒过海呢?”

    这时候,刘嬷嬷终于收了手,回厉氏:“不伤身的药,只能表面上装装,那太医一把脉,就能知底细,轻微伤身的,估摸着也唬弄不过去,只有狠药能做成真效果,才能瞒过海,夫人舍得吗?”

    厉氏光是想想,便觉得心疼,“怎么可能舍得,难道就这样了!我与严氏共侍一夫,此生都要斗到底了,难道我女儿也要跟她女儿斗一生吗?”

    她瞬间就失去了精神气儿,一屁股坐到椅上,不甘又痛苦地叹道:“那太孙府哪是个好待的地方,时时心,处处不自在,哭笑都不由人,受了委屈,只能咬牙咽下苦水,娘家还帮不上忙,关键是难以见到家人,你瞧太孙长子满月时,大姑娘才得以见到严氏和老太太,咱们嫣姐儿要等到什么时候,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是啊,可能有什么法子呢,也许这就是她此生的命局。

    也是,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这辈子,她投到了鱼家这样的书香门第,过着富贵安定的生活,拥有下最好的母亲,前十年,在厉氏的精心呵护之下,过着轻松自在的快乐生活,还得了阿眠这个弟弟,真是顺心顺意。

    婚事可能就是她此生必要栽的坑吧,逃不掉,也躲不得。

    鱼令嫣在沉思,厉氏在沮丧,厉嬷嬷在犹豫怎么劝慰她们。

    刘嬷嬷忽然问道:“姐儿近日可觉得身上有瘙痒的地方?”

    “背上倒是有些痒,不过也不大要紧。”

    “姐儿可否把衣服解开,让我看看?”

    厉氏连忙问,“怎么回事?”

    “姐儿今的脉象,与我月初把平安脉时有异,细微且浮浅,似是发症,可是近日接触到了桂花?”

    房内都是自己人,鱼令嫣也不避讳,干脆解开衣物,把整个背部展露出来。

    其余三人俱是一惊,原来鱼令嫣背上沿着脊柱分布的风门、肺俞、脾俞、肾俞等穴位周围密布了团状的红色疹,真是过敏了。

    “怎会过敏了?明明阿眠出生后,嫣姐儿都没出过西院的门。”

    鱼令嫣也纳闷,时候因着桂花,得了一次大病,那时才知道,自己原来对桂花过敏。此后,她便心避着,而西院从此也再未出现过跟桂花沾边的东西。

    她怎么会过敏呢?

    厉嬷嬷道:“平日里姐儿不愿让人伺候沐浴,这才没发现,瞧着倒不厉害,可是哪个伺候的人,被吹上了桂花粉也不自知,过到了姐儿身上。”

    可那样,她应该能闻到些许味道,毕竟桂花的气味,是那样明显。

    刘嬷嬷回道:“确实是接触的少,只是稍微有些瘙痒,背后的穴道周围出了些疹子,倒没有发热、胸闷等不适,抓几副药吃吃,就能祛毒止敏。还好发现的早,不然若是近期再接触大量的桂花,会加剧过敏的症状,怕是要引发危险的急症,再养回来,可要着实费上一番功夫不可。”

    厉氏有些气馁地给女儿穿好衣裳,:“若是能像你三岁时那样大病一场,逃过这次,该多好。都怪我把你养的结实,平日连咳嗽都少,唯一一场病,还是桂花引起的,真是失策。”

    话是这样,她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让女儿身体受险。

    厉氏就算再无法接受,也得认了,还得强撑着,给女儿准备细软和伺候的人。

    不过在只有两人的时候,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嬷嬷,还没有消息吗?”

    厉嬷嬷摇摇头。

    “我以为那人让你陪守在我身边,应该是对我有几分看重。也是我多想了,若是真看重,就算有再不得已的理由,又怎会抛下我。”

    厉嬷嬷欲言又止,却始终无法开口。

    “嬷嬷,除了亲人,这世上我最信你,嫣姐儿要去那个地方,我希望你能跟过去。”

    厉嬷嬷如有所料,答应下来,“我拼了命,也会护住她。”

    “嬷嬷,我把女儿交托给你了。”

    厉嬷嬷听到这句话,愣住了心神,她想起当年,那人把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婴交到她怀里,托付道:“秋水,我的女儿交给你了,给她留个贞字吧。”

    这时传来鱼令嫣柔婉的声音,“孙女给大奶奶请安,愿您万福安康,见过伯娘,祝您万事大吉。”

    叠手、按腰、弯腿、屈身、低头、微笑,这一套动作做的干脆利落,一气呵成,挑不出一丝的错处。

    坐在鱼老太太左手边的美貌妇人,不免赞道:“还是厉妹妹会教人,把咱们四姑娘教导的如此出色,瞧瞧这一连贯的动作,端庄得体,赏心悦目。”

    这位便是大房夫人严润萱,她清丽雅致,容貌美极,声音轻和舒缓,温柔动听,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子书卷气,还隐有一股高贵威严的味道。

    不得不,鱼恒真是有福气,两位夫人,一位是出水芙蓉,一位是玉面桃花,都是难得的绝色佳人,如此齐人之福,可真令人艳羡。

    厉氏心想那可不是,我家嫣姐儿就是最好的,谁都比不上。得意劲儿虽冒上了脸,却也记得礼上往来,“姐姐笑了,在这盛京,谁人不知姝姐儿知书达理,秀外慧中,都道咱们鱼家老夫人和大夫人,不愧是名门出身,教出来的姑娘就是出类拔萃。”

    闻于此,就算是一向自持的严氏,也不禁展露了真心实意的笑颜。

    鱼老太太也缓了脸,对四姑娘招招手,“嫣姐儿到我这儿来,你也坐下吧。”

    鱼令嫣嘴角弯出最完美的弧度,兴冲冲跑上前去,挨着鱼老太太坐好,问道:“大奶奶,家中可是有什么喜事呀?”

    鱼老太太点点她的鼻子,饶有兴致地反问:“你个机灵鬼,怎么这样?”

    “您今日气色格外好,周身都亮堂许多,可眼熟,却又不清楚,仔细一想,就像那送喜娘娘一样,浑身泛着佛光和喜气呢,孙女便猜着,可是有何大喜事,送到了您这里。”没错,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溜须拍马。

    事实是,刚才鱼令嫣进来时,注意到一旁佛龛里供着的送喜娘娘跟前,多上了一炷香,所谓来喜双供,心里便有了推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