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第五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5.第五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订阅到防盗章的使耐心等待几  就是一个心因性木僵状态,一般没有特殊处理,充分放松心态, 自己走出来, 才能自行缓解。

    鱼令嫣也没有特别好的法子, 她干脆也上了床, 卧在厉氏身旁,不多做什么,就这样看着她, 守着她,陪着她。

    厉氏现在虽不心疼自己, 却还是挂着女儿, 在令嫣也不吃不喝一整后,她哑着嗓子, 吩咐下去:“快给姐摆食, 弄些好开化的过来。”

    令嫣忙回道:“娘做什么, 我做什么, 娘不起来,我也不起来,娘不吃,我亦不吃, 娘要是一辈子都躺着, 我也就陪您一起, 再不动了。”

    厉氏拼出所有力气, 终是摆脱了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状态,坐起了身,伸手拉起女儿。

    令嫣立即起来,与厉氏相偎相依。

    很快,厉嬷嬷就亲自端上了食盘,边摆菜边着:“夫人和姐都爱吃四喜饺子,早给备好了,刚蒸冒了味,快尝尝,垫垫肚子,锅里还煨着燕窝粥,等会儿就上来。”

    令嫣跟着厉氏进食,她娘动多少筷子,她就动多少,绝不多用一口。

    为着女儿,厉氏勉强进了好些吃食,尽管这些在她嘴里,都味同嚼蜡。不过胃里有了热乎东西,她的脸色马上就好了起来。

    令嫣瞅着时机差不多了,就开口道:“我若是个男儿便好了,读书进取,挣个功名出来,做个顶梁柱,把咱们二房撑起来,谁都不怕。我若是个男儿,就不用出嫁,陪守在娘跟前,尽一辈子孝道。我若是个男儿,被人退亲也无妨,大不了豁出去给自己讨个公道,看谁敢再欺负到头上。”

    厉氏心中感动,眼里有了神,回道:“你是女儿又何妨,娘生你,不是让你做这些的。”

    “我不要做女子,这世道,对女子太难。出嫁本就不容易,找个良婿,比登还难些。嫁了人,还要肚皮争气,生个儿子出来,就算有了嫡子,为了贤惠的名声,还得给丈夫纳妾,养一堆庶子庶女。一辈子,只有出嫁前最舒服,嫁了人,什么都得忍,要跟丈夫斗,跟婆婆斗,跟妾室庶子们斗,好不容易斗赢了,刚松一口气,照个镜子,发现自己伶丁一人,满头花发,满脸皱纹,离闭眼也不远了。”

    厉氏本想,这世间总有那有情有义,品性高洁的好儿郎,愿意陪着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但她很快又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禁怀疑起来,这世上真有好男人吗?

    就算有,那得有多大的运气,才能碰到。

    她没遇到,要是女儿也遇不到,这日子难道就不过了吗?

    不,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她的女儿,不管嫁给谁,都该过上最称心的日子。

    厉氏劝着女儿道:“你才多大,就这些没出息的胡话。这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该为自己打算,不能为别人过下去。不管日后你嫁给什么人,遇到多糟心的事,你都得记好了,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你自己,该享福享福,该闹就闹,该发脾气就别忍,实在觉得没意思了,大不了就合离。娘别的不能保证,这嫁妆总是不会委屈你的。有钱在手,总不会过的太差。”

    见厉氏起了劲,令嫣心头一松,又继续道:“娘的轻巧,哪里就有这么简单,等真到了那个地步,人就如陷在泥淖中,到处都不由人。”

    厉氏摸着女儿的脸,轻轻点一下她的鼻子,认真回道:“你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娘会为你安排好,该是你的,一样都不能少。我的闺女,就该一辈子被宠着爱着,顺顺当当,畅快恣意地过日子。”

    “娘,有您在,女儿就什么也不怕了。”

    为母则刚,对女儿的爱,终是越过了其他所有。厉氏慢慢振作起来,没过几,便像往日那样过起日子。

    只是这心到底是大不相同了,以前是不关心大房的事情,而今是,除了她女儿,别人都不算个事了。

    鱼恒也因着上回的事,再没来过西院。

    大房和二房,就真跟两家人似的,互不相扰,连下人都不往来了。

    私下里,其实还是互相探着动静。

    这样过了半月。

    西院里,厉嬷嬷正在同厉氏禀报:“夫人,找了盛京里名声最好的人伢子,按着您提的要求,选了几人出来,您可要见一下,亲自挑着?”

    “不了,何必多费神,你去挑两个出来。记住,颜色一定要好,文弱雅致还有些傲气的最好,还要懂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您放心,这事定能办妥。”

    厉氏颔首,闭目养神。

    厉嬷嬷又道:“大房喜事不断,二姑娘令妩的婚事也定了下来。”

    “哦,的是哪家?”

    “长信伯唯一的嫡子,是等二姑娘及笄了,就嫁过去。”

    “长信伯的嫡子,竟然要聘鱼家的庶女为妻,真是奇了怪了?”

    “听长信伯的这个儿子,是个病秧子,性子也阴沉,对人苛刻,名声太臭,贵女们都敬而远之。”

    “严氏真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为了她女儿,倒是什么都狠的。大房只为自己考虑,统统靠不住,嫣姐儿只能靠我了。”

    “您的是。”

    见厉氏神色有些疲惫,厉嬷嬷便打算退下去办事了。

    刚转身,又听到:“嬷嬷,你让那位帮我嫣姐儿寻一位好夫君吧,我此生只有这个请求。”

    厉嬷嬷浑身一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也满是震惊,声音也有些抖,“夫人,您这是......”

    厉氏睁开眼,眼神从未如此清醒,“我知道的,不必多,去办吧。还有,派个人去东院老太太那里,就我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不能伺候老爷,想给他纳几个妾室,还望伯娘首肯。”

    “恭喜姐儿,要做姐姐了。”

    鱼令嫣转头看向厉氏,对视之间便确认了此事,心中接着便是兴奋和喜悦。

    哎呀,家里要添一位朋友了,真是好期待呀。

    厉氏弯着嘴角,摸着自己的腹,柔声道:“这孩子来的正是时候,愿老爷保佑,让我这次一举得子,给你生个弟弟。”

    令嫣想到什么,问道:“娘,可派人去那边通传一声?”

    “刚派了人去你大奶奶那里,她老人家也跟咱们一样盼着,有了这好消息,自然是要先跟她的。”

    没想到啊,她娘盼了这么多年,终于再怀,往大房递消息,给的却是一向不和的鱼老太太。

    而鱼老太太听到厉氏怀孕的消息,心里可是实打实的高兴,连声问着厉氏的身子如何,脉象如何,可有反应等等事宜。

    她后又听着二房打算给儿子纳妾,生平第一次夸了厉氏:“好,好,好,这才是正牌太太该有的做派,她总算是转过弯来了,好歹没白费我一番苦心。不过,这外面买的丫头颜色虽好,却不如府里的知根知底,用起来放心。也罢,人都挑好了,不能费了她的心思。我这里再挑上两个丫头,一并送到二房去,帮着一道伺候老爷。”

    最后再想了想,又补充道:“她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不能多折腾,头三个月是顶顶重要的,就不用过来请安了,以后让四姑娘多来我这儿便行。”

    老太太是个急性子的,二房过来传话的婆子,回了西院,还没过一刻,她老人家送来的丫头,连人带着包袱,马上就来了。

    厉氏二话没,就把两人收了下来。

    可巧,厉嬷嬷从人伢子手里,花大价格买下的两位瘦马也被送到了西院。

    厉氏谁也没见,把她们四人全扔到了西厢的几个屋子。

    然后吩咐下去:“今晚等老爷回来,派个会话的过去堵人,就我之前脑子不大清醒,犯了浑,了些胡话,惹得老爷生气,今日特地摆茶给他赔罪,还请他得空过来一趟。”

    “是。”

    “再把那四人好生准备一下,个个都打扮成他最喜欢的那种,不拘什么衣服、首饰还有脂粉。”

    厉嬷嬷答道:“这个您放心,那四人都是一类美人,姿色不俗,打扮起来,绝让男人挪不开眼。”

    “那就好,嫣姐儿又被三姑娘约出去了?”

    “您怀孕还有帮老爷纳妾的消息,上午刚递给老太太,中午三姑娘就来约人了,下午这就出去了。”

    “严氏是个大度的,大房的通房和妾室可不只那几个,这么多人,只有乔氏生了两个,儿女双全,这就是个人精,养出来的姑娘自然也是精的。还是要让人都看顾些,就怕咱们嫣姐儿吃亏。”

    厉嬷嬷提醒道:“现在伺候咱们姑娘的,年纪都大了,也该放出去了,您也该抽个时间,给姑娘再好好相看几个丫头了。”

    “是呢,等这段日子过去,也该给她选起来了。”

    三姑娘鱼令娆这次邀约,倒不是为了玩什么游戏,原来是为一件正事。

    “四妹妹,二姐定了亲事,咱们两个一道去给她贺喜吧。”

    这确实是提醒了令嫣,她一口答应下来,“早就有这个打算。”

    二姑娘令妩自打定了亲事,就甚少出门,平日都在自己屋里准备嫁妆。

    两人来的突然,一进门,就见令妩带着自己的丫环紫鸢正在做活计。

    令嫣看着满屋的红绸,还有那五彩斑斓的绣活,就想起那日她送的礼物,灰青色包裹里,装的却是一套大红五彩莲花闪缎被褥和枕头,那般精致的绣活,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和眼力。

    应该是为了自己而准备的嫁妆吧,不是为了替包姨娘收拾残局,也不会轻易拿出。不到十三岁的姑娘,却有这样的定力和耐力,实属难得。

    令妩放下手里的绣活,起身招待她们,“来的有些突然,屋里还没收拾,有些挤,要委屈两位妹妹,跟我到床上坐坐。紫鸢,下去准备些茶水和点心。”

    令娆显然也来的少,一进门,眼睛就不停地转动,四处打量着屋里,嘴上也不停歇,“二姐姐的绣活真是巧夺功,瞧那龙凤,绣的真是活灵活现,我一瞧,还被吓了一大跳,以为是真龙要扑出来擒人了。”

    “三妹妹过誉了,要这绣活,还是二夫人最厉害,教导绣活的师傅常夸,整个鱼家,满府绣嬷嬷做出来的衣服,都比不过四妹妹和父亲身上穿的精致。起这个,真是要恭喜二夫人和四妹妹了,终于是来了。”

    令娆一拍脑袋,“哎哟,瞧我这脑子,三姐也恭喜妹妹了。”

    鱼令嫣根本忍不住,眼睛都乐呵地眯了起来,“哪里哪里,大姐姐做了太子嫔,二姐姐的亲事也定了下来,咱们鱼家真是三喜临门,甚好甚好,同喜同喜。”

    令娆笑道:“可不是,咱们这次来,就是要恭喜二姐姐,听定下来的,可是长信伯唯一的嫡子,以后二姐姐就要做长信伯夫人了,真是了不得。”

    令妩却没有想象中高兴,眉宇间流露出一股郁色,答道:“哪里就有这么好的事,那位公子,你们想必也听过,是个身子不好的,脾气也有些暴躁。不过,到底也是个正头娘子,不管怎样,我都认命了。”

    “这些也都只是传闻,做不了真。就算真如此,身子不好,好生调养便是,脾气暴躁,就多让他点,只要夫妻两个一心一意过日子,总是会好的。”

    令娆也道:“四妹妹的对,我可听,跟你定亲的那位,因着身子弱,屋里连个通房丫头也无,所以有些事,反过来想,也不见得是个坏事嘛。”

    令妩听了她们的话,心里竟也轻快许多,这才觉得有点丢人,“我虚长两位妹妹三岁,却还不如你们看的透彻,真是觉得臊得慌。”

    令嫣心道,我可比你们大了好多岁,至于隔壁这话痨丫头,人家才是真的赋异禀。

    “四妹妹你愁啥,是不是想玩玲珑局了,那敢情好,咱们姐妹三个一起来。”

    她明明什么也没啊。

    “玲珑局是什么?”

    “是四妹妹做的玩具,二姐姐别急,我来慢慢教你。”

    姑娘,你太会来事了。

    这次进了厉氏的房,不管其他,先道歉:“夫人,为夫错了,特意跟你赔罪来了,还请夫人大人不记人过,原谅我这次。”

    厉氏正坐在她习惯的老地方,歪着头,盯着窗纸发呆,听了他的话,也没个反应,今日竟然都没打扮,只穿了半旧的棉寝衣,头也没梳,有些蓬乱,落在肩头。

    鱼恒把锦盒放在她跟前的桌上,自己解开外衣,再坐到她对面,柔声道:“当年你嫁给我时,只有十三,年岁尚,胆子倒大,一揭盖头,就敢用活泼的大眼盯着我瞧,我那时还猜你多是个泼辣的性子,却没料到,你从来都对我柔情似水,过了整整十三年,从没对我发过一次脾气,过一句重话。我的事,你件件亲为,从不让别人过手,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别人都是把我当成老爷,只有来你这里,我才觉得自己是个丈夫,夫妻哪有隔夜仇,什么事儿不能好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