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第五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4.第五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 24时候后, 能看正常内容

    厉嬷嬷关上门,让丫头在外守着, 才问道:“这是怎么了?请安时出了何事?”

    鱼令嫣挑着回道:“父亲升官了, 大奶奶本来很高兴, 后来又不知怎的, 就开始提及纳妾之事,娘没答应, 又了些冲话, 大奶奶一气之下,就要休了娘。”

    厉氏听着脾气又上来了,气道:“姑奶奶还在的时候,她就只是冷漠,不把我当媳妇来看,也不把嫣姐儿当成亲孙女,我也就歇了讨好亲近的心思, 反而也好, 互不相干。等姑奶奶一走,她便忍不住了,想着法的找我的茬, 做也是错, 不做更是错。”

    鱼令嫣心道, 鱼老太太应该还是以前被继婆婆和弟媳妇, 这对姑侄虐惨了,等两人都去世后,就在自己娘身上找回场子——典型的压抑心理找发泄途径。

    “我知道,还不是当年姑奶奶和姑姑让她吃了苦头,而今就在我身上报回来,我是厉家的姑娘,也就认了。可她不能这样对嫣姐儿,嫣姐儿可是姓鱼,好歹也是她的血脉,怎么就能偏心成这样?大房的孩子可以辰时过一半去请安,嫣姐儿却要每次跟我早起整整一个时辰,受苦不,还刚好错过跟她们相处的机会,关系也就疏远。后来才知晓,她竟然私下里不让大房的孩子,跟咱们嫣姐儿亲近,当时我才真是恨上了她,再也不愿日日过去,只是一月去四次,过个面子情。”

    这些事儿,鱼令嫣心中自然也有体会的,但她还是头一次听厉氏提起,她娘从来不是这样的性子,很少会把这些糟心事放在心上,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

    “这些我都忍了下来,可今日她竟然想要休我,我控制不住,终是发作出来,这次到底是跟她翻了脸。”

    厉嬷嬷仍是摆着她那张严肃脸庞,毫无起伏的语调,问道:“夫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同老夫人僵持着。”

    “反正我是不会同她服软的,僵着就僵着,我就不信她敢真让相公休了我。”

    我的娘啊,你怎么这么有自信?外祖家虽也是大富大贵,却无法与鱼家相提并论,关键时候,可是真撑不了腰的。

    “二房名下的田产和商铺虽不能动,但姑奶奶走时,把这些年经营所得的银两,暗置到自己的嫁妆中,最后全都留给我了,我手里握着钱呢。她就算再憋气,也不能跟银子过不去吧。”

    厉氏家族虽在官场不甚得意,却擅长敛财之道,家中子女,不论男女,都有些赚钱的手段。而厉老太太更是其中翘楚,她嫁到鱼家做继母时,带来的嫁妆,本就丰厚,以后借着鱼家的声名,赚了不知多少银钱,二房夫妻也深得其传承,三人一道努力,把整个鱼家推到豪富的位置。不然以大房父子在翰林院的那些供奉,哪里能过上这钟鸣鼎食的生活。

    所以当年厉老太太,才有底气逼着继子和继孙,给自己儿子一脉留后,她们二房也是给鱼家立下汗马功劳的。她把多年来挣出的田地和商铺,还有古董珍玩,平均分成两份,一份在死前就给了大房子孙,剩下一份留给二房这一脉。但银钱上却只是做了表面功夫,随意拿些出来,大额她暗中添到自己嫁妆中,全留给了厉氏,也是给侄孙女留条退路。

    鱼家自诩为书香门第,肯定不会也不敢做下贪吞继母和媳妇嫁妆的事几。要是休了厉氏,损失可就大了,这就真是人财两空了。

    这事鱼令嫣也是第一次听,暗自赞叹,厉老太太好厉害的手段,这么一做,就算她娘没有儿子,就算二房的固定资产被大房并吞,日后也能靠着丰厚的嫁妆养老,不用看人眼色过日子。而且若是二房以后真没人了,这笔嫁妆,厉家也是能收回去的。

    鱼家若是不想失去这块肥肉,要么再给二房过继香火,要么就得再与厉家联姻,不论怎样,厉家也不会失去鱼家这个靠山。

    原来她娘有这样的身家,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阶层,有钱就是好,底气足啊。

    “厉老太太能把银子的大头把在手里,甚至还让老爷兼祧并娶了您,真只是一个养恩压着吗,老太爷和老爷就是这样任其摆布?”

    “难道不是因着伯父在襁褓之时便被姑奶奶抚养,两人感情比亲母子还要深厚,伯父感念继母养恩和手足之情,才愿意让相公兼祧。”

    厉嬷嬷却道:“夫人您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厉氏和令嫣同时问:“什么意思?”

    “夫人可知,当今圣上的生母虽是昭宪曹皇后,但曹皇后诞下他后,却血崩而亡,后由昭定皇后抚养并助其登上皇位,因而圣上对继母感激不尽,并以仁孝治下。老太爷当年能做上翰林院掌事学士,就是因着他把继母伺候的,全盛京都知晓他的孝道,被圣上大为赞赏。而厉老太太去世时,老太爷带着儿子为继母守了整整三年孝。他虽是退仕,儿子却升官了。可见这个孝字,有多受圣上看重。”

    令嫣这下就明白了,厉老太太已经完成使命,退出历史舞台,如今该轮到鱼老太太了,都是套路啊。

    “讲些难听的,若是老夫人铁了心要休你,不管老爷跟您感情多深厚,迫于孝道,也必须从了,更何况您还没有儿子,上哪儿都没处理去。到时候,真撕破了脸,鱼家不会没法子整治的。”

    厉氏听到此处,细细思量起来,才觉得后怕。

    厉嬷嬷继续道:“况且您真拧着来,这和老爷的夫妻之情,到底还要不要,咱们嫣姐儿的名声,还要不要?幸好厉老太太有先见之明,早把她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厉氏浑身的气焰,就这样泄了下来,声嘀咕道:“那可怎么办,伯娘估计气狠了,她再不许我进鹤龄堂了。”

    “您出面自然是不行的,这事还是得老爷来做。出了这事,老爷定是要过来质问一顿。您到时候可得摆正态度,先道歉,再些掏心窝子的软话,把老爷给服了。您和老爷一向恩爱,又生有四姑娘,什么事儿不好商量。”

    “我省得了。”

    鱼令嫣心中感慨到,厉嬷嬷真是威武,这样几句话,就能把她娘的毛给捋顺了,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实在是腻害,不得不服。

    而今个傍晚,鱼恒一回到家,就听了这事,他竟也没去鹤龄堂先宽慰鱼老太太一番,而是直接来到西院见厉氏。

    厉氏一见到他,心里顾不得欢喜,连忙下了软塌,帮他脱了官服和靴子,并吩咐下面人布置些汤水吃食,亲自伺候着他洗漱干净,坐上正位。

    她打量着他的神色,见他脸上还是露着惯有的温柔,不像不满,便挨着他的身旁坐好,先笑着道:“妾身听了老爷将要升任修撰之事,心里实在是高兴,这真是极好的事情。”

    鱼恒搂过厉氏,调笑着问道:“你知道这修撰到底好不好?”

    厉氏有些骄傲的回道:“妾身虽不懂这些,可却能感受到相公的喜乐,瞧您春风满面的模样,便知道这定是好事。”

    鱼恒握紧她的双手,道:“你对我一副真心,我比谁都清楚,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负你。”

    厉氏心下感动,眼圈湿润起来,回道:“相公,都是我的不是,惹了伯娘生气,妾身明日就去给伯娘负荆请罪。”

    “哪里就是你的错,是我想要嫡子,才拦着不让你给纳妾的。娘也是为了二房的子嗣着想,她就是那个脾气,你也是一样的犟,正好冲撞了,难免发生口舌之争。最近还是不见了,你也知道她,而今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过去,只会起反效,等过些日子,她消了气,我再领你去磕头认错。”

    “妾身一切都听您的,到底,还是妾身不争气,这么些年,也没能开怀,真是对不住您,伯娘的都在理,妾身不仅没用,也没有姐姐那般的胸襟,才让二房子嗣凋零。”

    “这怎么能怪你,你又不是不能生,我们又还年轻,日后定会生出儿子的。”

    “相公真不怪我?”

    “我从没有怪过你一分,我绝不会休你。”

    若是鱼令嫣也在场,她一定会想给自己老爹鼓掌的,三言两语,就把她娘哄的服服帖帖,这功力也没谁了。

    其实鱼老爷这次过来,一来是为了安抚好厉氏,但主要是为了自己的四女儿,“去把嫣姐儿叫来,我有事要对你们母女。”

    厉氏笑道:“相公忽然皱起眉来,怪唬人呢,看来这事儿可严重。”

    “姚家悔婚了。”

    厉氏犹如晴霹雳,难以置信地问道:“姚家要毁了与我们嫣姐儿的婚事?”

    “是,而且我已经答应了。”

    大红牡丹锦被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红扑扑像个熟透的苹果,霎是可爱。

    随着胸脯的起伏,俊挺的鼻,均匀地呼着热气,粉嫩的樱桃嘴,微微向上翘起,一瞧便知,定是在做什么美梦,香甜着呢。

    卯时已到,守夜的丫环,不得不试着叫了几声四姐。

    鱼令嫣只是微微睁开了眼,见是她,又马上闭了起来,继续赖着睡。

    再叫也无用,丫环只得硬着头皮,去对面东稍间里,寻那伺候二夫人的厉嬷嬷过来,还是要她老人家亲自出马。

    而二夫人这里,也才被厉嬷嬷催醒,忙着洗漱,不愧是亲母女,连脾性都一致。

    厉嬷嬷素来是个雷厉风行的,吩咐着准备好东西,便带着丫头们过去了。

    她拧干一条温水里浸泡着的布巾,捂在四姐的眉眼处。不消片刻,四姐就推开她的手。

    鱼令嫣这次睁眼,显然清醒多了,再定睛瞧仔细了厉嬷嬷那张严肃的面孔,简直就不能再清醒了,一刻都没犹豫,老老实实地起了身。

    厉嬷嬷也跟着擦起她的红脸蛋,嘴上忍不住叨念着:“请大安卯时过一半就要到,您若是继续睡也成,可就怕没功夫吃早食,毕竟七日也就这么一次,老太太总是要多道些的,到时候您饿了,是要留在鹤龄堂用吗?”

    那绝对要不得,每次去给鱼老太太,也是她的大奶奶,好吧,其实也是亲奶奶,请安,就是一种折磨和煎熬,少待哪怕一秒也好。

    用鱼令嫣上辈子所学来分析这位老太太,那就是集偏执、分裂、投射、否认于一身的多重人格障碍患者,忒难治愈,而且惹不起,又躲不得。

    没错,鱼令嫣是穿越而来,她上辈子名叫余嫣,是位心理咨询师,具有多年帮助各类心理障碍病患的经验。

    由于业务出色,她被外派到国外进修,结果竟然遇到飞机失事,一命呜呼。

    可能是老爷补偿,等她再有意识,正是刚从鱼家二夫人厉氏的肚皮里钻出来,睁开眼看这世界第一眼时。

    作为一名爱好者,她明白自己应该是胎穿了,还穿到了一个古代架空世界——雍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