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第五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1.第五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显示随机防盗章, 24时候后, 能看正常内容

    他对于努力的结果格外满意,在儿子回家后, 特地跑来西院赐名。

    鱼老太爷坐在厅堂的上方,捋着花白的胡须,得意道:“我给他取名为衍, 鱼泽衍。”

    鱼恒抱着儿子, 也很满意, 连连点头,“衍, 示水流入海,素有富足、延长、开展的意思, 是个好名字。”

    谁知鱼老太爷忽然改了脸,用一副你怎么能这般肤浅的眼神瞪着儿子,“再想想!”

    鱼令嫣在心中偷笑, 捶着鱼老太爷的肩, 乐呵呵回道:“大爷爷想了半个月才取出来, 肯定别有深意,难道是取自前朝名相吴衍的名讳,衍公年幼时芦衣顺母, 勤奋刻苦, 掌权后励精图治, 大展宏图, 同时还宽宥待人,历经三朝皇帝而不倒,实乃一代人杰也。取了这名字,可不就多了一股气势,以后谁也不敢瞧咱们衍哥儿。”

    鱼老太爷对孙女的见识还算满意,总算给她留了面子,“令嫣的也对,不过,我这个衍字,主要还是来自仙才申公。”他着便朝空中拱了一手,以显示他的尊敬。

    鱼恒也马上激动起来,要不是他抱着儿子,恐怕也要跳起来,鞠个躬,拱个手,“原来取了仙才的字。”

    鱼令嫣有些无语,没想到弟弟的名字,居然取自她祖父和父亲的偶像,仙才——申锐。

    申锐,字衍之,是文妙下、超逸绝尘的仙才,雍朝顶尖文学家、书画家、散文家、诗人、词人,集大成者也。

    要知道,在雍朝,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取字的,有字者,都是一代大文豪,开朝以来,统共也就十人有这资格。

    其中,又以俊贤七才之首申衍之,最负盛名,是文学界名副其实的扛把子手。

    更重要的是,他是俊贤七才之中,唯一还活着的人物,如今还不到五十,尽管不在朝为官,也从不参与政事,却是士林清流界的精神砥柱。

    而且申锐可是老申国公的儿子,出生高贵,又有大才,所以勋贵们也颇为服他。

    取这名字,鱼老爷可真是对嫡孙寄予厚望,认真道:“我身子还壮实,以后衍哥儿满了三岁,就由我来教导。”

    鱼恒自然无异议,鱼老太爷也是满腹经纶、通今博古的八斗之才也,有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三少爷不愁没前途。

    然后这父子俩便开始热情讨论三少爷的教育培养问题,而襁褓中的衍少爷,终于被吵醒,睁开了迷蒙的大眼,闻着声源转悠。

    鱼令嫣忙从父亲手里接过弟弟,稳稳地抱住,跟长辈们告辞,“祖父、父亲,衍哥儿醒了,怕是饿了要吃奶,我先带他下去。”

    得了允许,她转过身,在嬷嬷丫环们的簇拥下,抱着弟弟往厉氏的房里走去。

    走远了些,她温柔地用脸颊贴住弟弟的脖颈处,俏皮地道:“阿眠,刚才是不是又在装睡呀?明明没睡着,还闭的紧紧的。”

    被揭露的三少爷,在姐姐怀里不停动弹,嘴巴不断吐着泡儿,确实是真的饿了,急着想吃呢。

    阿眠是他的名,还是鱼令嫣这个姐姐提议取的,当时是希望他好眠好睡,茁壮成长。

    可谁知,家伙不走常规路线,除了刚出生那几睡的熟透透,以后就没那么好伺候了。

    他尤其喜欢窝在人怀里,你安静地抱着他,哄他睡时,他偏要先吐会儿泡泡,挠会儿脸蛋,蹬会儿腿,自娱自乐够了,才肯慢慢睡去。

    若是你起了兴致,要逗他玩耍,他却打哈欠,眯眼睛要睡。等你以为他已睡熟,准备放下时,他又能马上睁开眼。如此反复,直到你死了放下他的心。

    阿眠喜欢佯睡,且喜欢时时有人抱他,不喜欢被逗弄,这是令嫣、厉氏还有厉嬷嬷都知晓的事,三人不放心别人,轮流来照顾他。

    家伙看上去不哭不闹,跟姐姐年幼时一样乖巧,其实是个难伺候的磨人精,着实费力。

    但这点累跟得到他的喜悦和欢愉相比,又算得什么。

    令嫣换个姿势,托住他的脖颈和屁股,哄道:“阿眠不急,马上就带你去娘那里。”

    回了东稍间,却感觉到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令嫣不禁纳闷,这是这么了?

    厉氏一瞧儿子扭动的姿势,就知道他饿了,缓了脸色,从女儿手里接过儿子来喂。

    令嫣陪在一侧心问道:“这是怎么了?都怒着个脸。”

    厉嬷嬷回道:“姐儿可记得之前选的那个王氏奶娘,她竟然真出了问题。”

    鱼令嫣皱起了眉头。

    “王奶娘背上不知何时长了一片紫红斑,她自己竟也没察觉,最近那处化了脓,人发了热,才发现异常。刘嬷嬷看了,是被桃胡虫叮的,咬后先不发作,体内的毒素慢慢积累,最后才显出来。要是眠哥儿喝了她的奶,恐怕就要受苦。”

    令嫣觉得奇怪,“不能啊,这王奶娘刚进门时,刘嬷嬷可是验了身的,当时确实是好的,才住了进来,而且她是外祖家特意送来的人,家人都在外婆手里握着,不会轻易背叛了。”

    “王氏,自她进来后,平日都在自己屋子待产,从未接触过外人。唯一的机会,还是鱼家派人去接她的时候,当时她在车里睡了一觉,醒来后,便觉得背部有些痒,不过后来并无大碍,也没甚在意。”

    厉氏由于喂着儿子,不好折腾,不然以她的脾气,非得跳起来掀桌子不可,她恨的咬牙切齿,道:“没想到她在我生产前故意闹出动静,暗地里在这种地方下功夫呢。敢害我儿,我非弄死她不可!”

    令娆的手指,在自己带来的包袱上打着转儿,眼睛则盯着手指转悠,难得放缓了话的速度,“可是吃坏了东西?”

    “应该是过敏,这么些年,我也只对桂花敏感过。”

    “而今是桂花的旺季,到哪儿都能闻到桂花的香味,不心沾上,发些疹子也实属正常。”

    “正因为过敏,也格外防范,不光是我,这西院里伺候的其他人,也都十分心,咱们可没有丝毫跟桂花相关的东西,今年,我连门也没出过,怎么会中招呢?”

    令娆终于抬头,与令嫣对视,眼里含着无辜的笑意,手却捏紧了包裹,道:“确实有些奇怪,兴许你也对其他东西过敏,却不知道呢。”

    令嫣瞪大眼睛,一对眸子紧盯着她,似要把人看穿,:“我思来想去,发现同往年不同的地方,便是你了。这些来,你仿着我的玲珑局,做了个新的出来,是改良了,更好玩些,经常要带来,让我陪玩。”

    “四妹妹这是何意?”

    “听我完,我做了个猜想,有人在新的玲珑局上,动了手脚,比如,用桂花粉末或是桂花水浸过这些用具,而我玩过几次,接触过几次,岂不是容易过敏?”

    令娆大笑出来,“妹妹笑,这桂花的香味可明显,难道还闻不出来?”

    “总有可以遮掩的法子,刘嬷嬷就,把铜芸粉末按一定比例与桂花粉末相混,能互相抵消气味。”

    令娆干脆把包袱抱入怀中,“四妹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姐姐可否把你包袱中,漆盒装着的玲珑局拿出来,我让刘嬷嬷去验验。也不是我不信你,就怕你被别人利用了。”

    “若是我不肯呢?”

    “姐姐何必逼我,咱们西院,最不缺的,就是孔武有力的嬷嬷,而你又只是一人。”

    令娆反问:“你想怎么办?”

    “我想知道,你如何得的法子,具体是怎么做的?”

    “我知道你对桂花过敏,便收集了许多记载桂花的书籍,翻遍了才找到有用之处,先用铜芸粉抵消桂花的味道,泡成水,浸泡玲珑局的用具。等你接触了,引发轻微的过敏过后,今日再加入一味促剂百蜚,如此便能放大十余倍的功效,能让你大病一场。”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

    终究是令娆更沉不住气,问道:“你不问我为何要这么做?”

    “这很难猜吗?咱们八字都重,我病了,自然就是你了。”

    令娆干脆放开了拘束,敞开来道:“四妹妹,我知道你和你娘不稀罕什么进太孙府的机会。你是嫡女,舅家也得力,也少不了丰厚的嫁妆,你自然有大好前程。可我不一样,你看看二姐姐,她嫁的什么人,连嫁妆都是你母亲出力讨的,我又能好到哪儿去,怎么能不为自己多筹谋一些。”

    令嫣觉得着实可笑,冷言问道:“所以你便算计到了我头上,要学鱼令姝,踩着我,去那太孙府?”

    令娆略微撇了撇嘴,显出几分不忿,“明明算出来咱们八字都压的住,明明我才是最适合的人选,明明你都不想去,就算是这样,机会也不给我,何其不公。”

    “你以为那是什么好地方,连个妾都不是,进去了,还不知道能活成何样?”

    令娆却满不在乎,甚至还有些兴奋,回道:“那是太孙的府邸,太孙可是未来的子,若是把握住机会,怎知不能一步登。而且,不试一下,怎知不行?”

    令嫣这才明白,这位骨子里是个不安分的投机者,生爱赌的人,除了自己在乎的事,自己的目的,其余皆可抛的人。

    令娆又道:“人活一世不易,怎么能安于现状?我是个庶女,就要一辈子被你们这些嫡女压在身下,永远比你们矮一头吗?”

    令嫣眼里燃起了无法遏制的怒火,“不是你自己的身子,你当然不在乎,受险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怎么想,怎么走你的路,那是你的事,别人无法置喙,可你不该为了达成目的,就来害我,害别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