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 24时候后,能看正常内容  众人嗟叹:本以为你是个心胸开阔, 品性高洁, 视金钱如粪土,待利禄若草芥,不同流合污的奇女子,没想到你也跟咱们一样浑浊啊。

    更重要的是, 鱼老爷这次没有包庇大房和严氏, 甚至在那之后,除了去给鱼老太爷和鱼老太太请安, 他没再踏及过大房妻妾的屋子, 还把自己的书房都搬到了西院,这是以前绝没发生过的事。

    鱼老太太因着上次丢了脸面, 也默认了儿子的做法, 只把余气都撒在严氏身上。

    鱼家的风气彻底变了,谁都知道,如今是二房夫人厉宝贞一人得势, 鱼恒独宠她一人,鱼老太太都要让她三分, 若是她再生个儿子出来,那就真没大房什么事了。

    严氏那里, 竟然尝到了恐慌的滋味, 上一次她有此种体会, 还是家道中落,低嫁给鱼恒的时候,而今却是因为害怕失去。

    现在想来,鱼恒这些年,对她真是不错。

    当年鱼老太太把持着大房的所有事己,不肯放权,他硬是给她挣来了当家的权力,虽然钱财还在婆婆手中掌着,但实权在手,她才有了立足的底气。

    后来他每年都会暗中贴补大房,填补她手头的赤字,使得她和令姝能过得宽盈,不然凭她的嫁妆,早就坐吃山空,失了底子。

    她生令姝时伤了身子,难以开怀,他从没嫌弃过,甚至三年后,她好不容易再孕,却最终产,终不能生了,他也没有过一丝责备,从来是嘘寒问暖,温情脉脉。

    还记得当时她有意提了一句:“宝贞易孕又好生,令人好生羡慕,我如何也比不得。”

    那之后,厉氏就再未开过怀,明明是易生养的身子,却只得了令嫣一个。

    他对她的情谊,她怎能不知,只是她还是迈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她到底不是宁氏,能放下所有身段,她有她的骄傲。

    当年,她也是盛京贵女之中的佼佼者,她交好的贵女,可是如绍敏县主祁恕玉、殷国公嫡女这样的人,祁恕玉嫁到了申国公府,殷家女儿更是嫁给了安凌王为正妃。其余贵女们,有人进宫做了妃嫔,有人嫁到了范国公家,最差的也嫁了个权吏,只有自己,因为家道中落,耽误了婚事,捡了个鱼恒低嫁,没想到,这还是个兼祧的。从此她心里的头,就再没抬起过,怎么也无法平和。

    她心底,从来都瞧不起鱼恒的身份,认为他如何都配不上自己。所以这些年,她都对他冷淡自持,从来都保持着距离。她可以去讨好鱼老太太,可以去算计厉氏,却无法对鱼恒敞开心扉,她觉得,若是真这样做了,就与年少时风华的自己彻底告别了。

    这也给了厉氏机会,鱼恒慢慢也对她产生了感情。不过,到底是越不过自己,令姝能参选,就是最好的证明。

    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女儿嫁进了家,总算是给她这个做娘的争了一口气。她女儿这么出息,做了太孙嫔,为何她不能多谋划一些,为何不能除掉一直碍眼的厉氏,为何不能把二房做成个摆设?

    结果还是算漏了厉氏的脾性,她比猜想的要强上许多。算漏了鱼恒出孝后,已不对她避孕,厉氏竟然是真的有孕。算漏了宁氏这个见缝插针的人,关键时刻,竟然忘恩负义,在背后插上一刀。

    更算漏了鱼恒的反应,原来他这样在乎厉氏,不是装样子,千真万确,他的心,竟然不知在何时,偏到了厉氏那里。

    人心真是易变,只有失去时,才知道珍惜,只是有时,已经太迟。

    而今,严氏要请鱼恒来她的屋子,两次都不成,最后只得用了大姐的名头,才把人勉强请到。

    人虽是来了,态度却很冷淡,言辞也很直接,“令姝有何事要传达?”

    严氏并不回答他,只幽幽问道:“老爷有多久没来我这儿了?”

    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过了许多年,她的容颜还是这样秀美雅致,她的气质还是这般温婉柔淑,就如年少时,惊鸿一瞥时所见,只是原来眼中的意气风华却变成了挫败,甚至还夹杂了几分隐忍的情愫。

    只是记忆中曾爱慕过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匿迹。

    鱼恒一时间有些恍惚,他竟然在严氏的眼里,见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对严氏,就正如厉氏对他。

    十几年了,他没能捂热严氏的心,也就渐渐冷了对她的心。

    厉氏认为他糟蹋了她十几年的真心,也就心灰意冷,死了对他的心。

    然而今日,他在严氏的眼中见到了情,心中却不在乎了。

    厉氏或许明白,或许不想明白,无论如何,她再不肯相信自己了。

    想到此处,鱼恒有些坐不住了,起身欲走,还道:“以后别再用令姝为借口找我,你好歹是大家太太。”竟是一句废话都不肯听,一点机会也不留。

    有情时,情深一片,无情时,决绝离去。

    严氏心中酸涩,不出什么缘由,只不想让他走,为了留人,急着丢出原本最后才肯的事:“老爷,莫走,令姝确实让人带话来了。”

    鱼恒脚一顿,问:“什么事?”

    “咱们令姝有孕了,已经三月了,她一直想法子瞒着,直到太孙妃也怀上了,才敢传出来。”

    “这真是大的好事!”鱼恒果然欣喜不已,连着问:“她身子可好,胎相可稳,手头的银两够使不,可要我再寻些个靠的住的,送过去帮衬?”

    “老爷无须担心,令姝她一切都好。我让她们准备晚宴,咱们边吃边。”

    没想到,鱼恒却回:“不了,我去二房吃。你也别忙活,赶紧把这喜事告诉爹娘,让他们二老乐呵一下。”

    严氏还想阻止,却加快了鱼恒走出的速度,他最后添道:“安分守己,你的位置没人能动,好生教导泽涛吧。”

    至于其他什么,他不愿给了,也给不了了。

    他手里拿着准备好的礼物,心里盘算着辞,想着这次要怎么哄回厉氏,肯定是要闹的,虽有些头疼,却也不十分担心,厉氏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最清楚不过了。

    这次进了厉氏的房,不管其他,先道歉:“夫人,为夫错了,特意跟你赔罪来了,还请夫人大人不记人过,原谅我这次。”

    厉氏正坐在她习惯的老地方,歪着头,盯着窗纸发呆,听了他的话,也没个反应,今日竟然都没打扮,只穿了半旧的棉寝衣,头也没梳,有些蓬乱,落在肩头。

    鱼恒把锦盒放在她跟前的桌上,自己解开外衣,再坐到她对面,柔声道:“当年你嫁给我时,只有十三,年岁尚,胆子倒大,一揭盖头,就敢用活泼的大眼盯着我瞧,我那时还猜你多是个泼辣的性子,却没料到,你从来都对我柔情似水,过了整整十三年,从没对我发过一次脾气,过一句重话。我的事,你件件亲为,从不让别人过手,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别人都是把我当成老爷,只有来你这里,我才觉得自己是个丈夫,夫妻哪有隔夜仇,什么事儿不能好好。”

    厉氏终于肯转过头来,只是却仍旧耷拉着,不话儿。

    “有些事,因着还未有个定数,之前不好对你讲明,这次都一并了。你不知道,你那个一无是处的堂姐夫姚康安,可不姓姚,他姓这个。”

    着,鱼恒便蘸着水,在厉氏眼下写了个字,而后又道:“以前是藏的好,恐怕姚家自己都不知道,如今是要捧起来了。所以姚家这个亲家,咱们肯定是攀不上了,还轻易得罪不起,反正留不住,何必要拧着不放,不如就此放手,顺便捞些实惠的好处。令姝嫁给太孙,就算是个嫔妾,那也是咱们鱼家大的殊荣。若有际遇,生下一儿半女,在太孙府里,站稳了脚跟,那剩下的姑娘们,包括嫣姐儿,都是不愁嫁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