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第四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47.第四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 若是24时候能看正常内容

    厉氏满眼都是爱怜, 轻柔地再给儿子盖上一层锦被, 拉下床帘, 关紧内室的房门。

    一转过头, 她立即敛了笑容,走到外隔间里的软塌旁。

    鱼恒正在给自己压着床铺,见她出来, 喜上眉梢, 问道:“你喂好衍儿了?”

    “嘘,点声, 他刚被我哄睡。”

    “怎么不陪着他一道儿睡?”

    厉氏坐到离他三尺的地方, 回道:“我有话对你。”

    鱼恒忙收了手, 正襟危坐,认真地听着。

    厉氏先问:“难道老爷真不知是为了何事?没人在您回来的时候, 通报一声?”

    “我一来,连口气都没歇,便直奔你这里, 哪有人能堵住,到底何事这般要紧,我瞧你面色差得很。”

    厉氏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口中的话也被挪了出来, “老爷, 您休了我吧,我把姑奶奶留的钱都交给您,只带走我自己的嫁妆,还有令嫣。”

    鱼恒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陡然提了声,又怕吓到儿子,及时收住,哑然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人谁能保证不会犯错,真就一辈子都不肯原谅我,不愿跟我过了?”

    厉氏低头不语。

    “阿眠怎么办,你不要我,难道还不要他了?令嫣被你带出去,以后还怎么嫁人,你忍心让低嫁到外地去吗?我们儿女双全,我也真心要和你过下半辈子,也愿意等你回心转意,你怎么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呢!”

    厉氏弯下了身子,哽噎声从齿缝间漏了出来,“我自知带不走他,你们鱼家就这么一个嫡子,怎会善罢甘休,可我也没法子了,伯娘和严氏,实在是欺人太甚!”

    鱼恒才意识到,自己是想岔了,赶忙问道:“她们又做了何事,可是又责怪我不去大房,没关系,我明日一早去跟母亲道下。”

    厉氏猛然抬头,泪痕还很清晰,愤然道:“太孙长子身子不好,你大闺女听了那个什么弘逸子的屁话,竟要把我的女儿要到太孙府中,给她儿子做养娘。今日去给你娘请安的时候,她和严氏竟然厚颜无耻地夹击我,想让我从了。”

    她越越激动,眼睛里迸出愤怒的火光,“一个养娘,连妾也算不上,我家令嫣可是书香门第的嫡女,太糟践人了。敢情我女儿毁了婚约,成全了她,她现在成了人上人,为了个神棍的话,还要打我女儿的主意,做梦去,我厉宝贞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不会遂了她们的意!”

    鱼恒听了以后,皱紧眉头,青了脸,抑制住怒火,压着声道:“简直是胡闹,我们鱼家已尽全力把她送进太孙府,为此还把令妩许配给了长信伯的那个病秧儿子,她们竟然还不知足,还妄图把令嫣搭进去,我看她是生了太孙长子昏了头,敢提这蠢事出来,娘也真是糊涂了,竟然帮着严氏来逼你,怪不得你要生气,不行,我得去好好她们,非得灭了这念头不可。”

    “唉,老爷别去了,还是算了,了这么多话,想必你喉咙也干了,我给你倒杯茶喝。”厉氏拉人、按稳、倒茶、送杯,做的一气呵成,根本没给他缓冲的机会,而后有些心虚地道:“其实今日我就跟她们发了火,想必老太太正在气头上。”

    鱼恒无奈叹气,问:“又大吵一架?”

    厉氏摸摸鼻子,眼睛瞄着地面,声道:“我实在气不过,就跑到严氏的屋里,把她那儿给砸了,还跟她动了手。”

    其实是厉氏请安时,忍气吞声没发作,回来后,带上一群身强力壮的嬷嬷们,去严氏那里,把她整个屋子砸个稀巴烂。严氏拼命阻止,就被厉氏从头到脚地收拾了一顿。

    鱼恒知道厉氏从跟着她娘练过功夫,发起狠来,连他都制不住,别弱柳扶风的严氏了,他完全能想象出那是怎么一副画面。

    厉氏继续道:“后来,老太太也来阻住,我就……”

    鱼恒猛然起身,质问道:“你不会连我娘也!”

    “当然不是,伯娘毕竟是长辈,我怎能做这大逆不道的事,是她自己晕了过去。我立刻就收了手,还让刘嬷嬷来给她看呢,熏了个鼻烟壶嘴儿就好了,中气可足,现在还在鹤龄堂里数落我厉家三代嫁过来的人呢。”

    鱼恒这才放了心,无奈道:“你这脾气真是该收收了,胡乱发泄一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得冷静思考一番,再找出最好的法子。”

    “老爷打算怎么办?”

    鱼恒仔细道:“你可能不知道,那弘逸子与我家还真有些渊源,我这一代,只有一个子嗣,当时父亲便打通关系,求到弘逸子那里,牵坟动谱,只为求子孙繁茂,倒也是有用,我统共有了三儿四女。我家多感激他,逢年过节,必有好礼相送,那薄面还在,我这次再带些好物过去,详细询问他一番,要是他改了口,岂不是最好。”

    厉氏连连点头,“若是他要银子,我来出,要多少都给,但我女儿不能给。”

    “还有这事也不可能办就办,进就进,反正我会把事情拖着,你我得趁这段时间,赶紧把嫣姐儿的婚事给定下来。”

    厉氏的心思顿时活络起来,她又想起了那个人的存在,脱口而出,“这事交给我,我会尽快给嫣姐儿找个如意郎君的。”

    鱼恒答道:“等去过弘逸子那里,我再同父亲,他老人家是不会同意的。”

    等鱼恒从弘逸子那儿得知真实消息,再把此事告诉了鱼老太爷,他老人家着实发了把火,“岂有此理,若是我鱼家真做了此事,岂不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没有太孙的明令,别令嫣了,连令娆也不给。我看娘娘是被冲昏了头,这个月的月钱暂别送了,让她也醒醒神!”

    好在最后是虚惊一场,这次是病,吃了七左右的药,就好了。

    尽管如此,鱼令姝的心还是放不下来,自己的孩子才出生了半年,就得了一次大病和病,谁知第三次会在什么时候,他还要受多少罪,每一次都让人胆战心惊,她还能承受几次。

    鱼令姝再三思虑,去求了太孙,把神算弘逸子请到府中为儿子占测。

    弘逸子已过六十,束发盘髻,头戴一顶莲花冠,顶髻用玉簪别住,身穿一身紫袍,登着白布袜和云鞋,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味道。

    他见太孙并未召见,心中有几分不畅,在给鱼令姝行礼时,便有几分漫不经心,显然并不太把这位侧妃娘娘放在眼里,尽管她已诞下太孙长子。

    鱼令姝瞧了出来,面上不显,免了自称,笑道:“先生来了,莫要行礼,来人去给先生搬个座,上先生最喜的雪江松来,易烟,去取来我给先生准备的仙钵。”

    易烟刚准备应承下来,却听弘逸子拒绝道:“多谢侧妃娘娘好意,都不必了,贫道为太孙解忧而来,娘娘大可直接吩咐。”

    明明是个重利的人,却要端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还不是对碟下菜,瞧不上她的出身,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如今可是太孙长子的生母!

    鱼令姝强忍不平,遂他的意,开门见山道:“这次请先生来,是想请您为我儿算上一卦,他身子不好,不知可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弘逸子回道:“有些话,贫道得在前头,命局人人不同,能算到多少,是定,贫道也只能尽力而为。”

    鱼令姝不解:“这话为何意,还有先生算不到的事?”

    “命格人人都不同,有人命局袒荡,一望见底,这是最好算的,有人命局却朦胧,算起来如雾里探花,艰难异常,当然,大多数人,介于两者之间。所以不是贫道算不到,而是您的命格能算多少。”

    鱼令姝颔首,吩咐道:“去把大公子抱上来,再把他的生辰八字送来,先生可还需要什么。”

    “生辰八字就不必了,贫道已了然于心,等会儿贫道需给大公子摸骨,恐冒犯贵体,还请见谅。”

    “无碍,有劳先生了。”

    等太孙长子被抱上来,弘逸子恭敬地朝他弯腰行礼,以极快的速度,观了他的面相,摸清他的骨络,而后闭目冥思。

    鱼令姝心中忐忑不安,焦急地等着他。

    约莫一刻过后,弘逸子缓缓睁开双眼。

    “如何?”

    “雾里探花。”

    鱼令姝失望地泄了气。

    弘逸子又道:“不过,身子不好,破解的法子却有的。”

    鱼令姝又燃起希望,激动问:“先生快出来,只要能让我儿康健,什么法子都使得。”

    “因娘娘怀胎时,曾托于贫道算男女与平安,贫道根据您的生辰八字和受孕时辰算出是男胎,早生且艰难。”

    “确实不错。”这也是鱼令姝始终敬重他的原因,这位弘逸子,确实是有本事的人。

    “大公子的命局虽不明朗,可您的却清晰,可由您的来推算一些。”

    鱼令姝问:“哦,我是何种命格?”

    弘逸子只肯两字,“富贵。”

    鱼令姝不甚满意,“我的命局,与我儿的身子有何关联?”

    “简单来,大公子的八字太轻了,而您的八字还不够帮他稳住福气。”

    鱼令姝忧心忡忡,追问道:“这可如何是好,先生方才有破解的法子,该怎么做?”

    “最好的法子,是再认个跟您血脉相近的养娘,陪在身侧,帮着大公子压住邪秽,稳住福气,从夫人的命相看,您该有几个姐妹,不知可有她们的八字。”

    鱼令姝还真就记得清清楚楚,“我有三个妹妹,至于她们的八字,易烟,快拿笔纸来,我亲自写给先生。”

    弘逸子从易烟手里接过纸条,略微瞟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一晃,愣了片刻,再定睛一看,还是不敢相信,这命格,真是太妙了!

    虽不清晰,却也不迷茫,介于中间,可能看到的部分,已然不凡。

    他不由地咽咽口水,鱼家女儿竟有如此命局,可见鱼家以后势必要大起。

    “怎么样,可有能为我儿所用的?”

    “您的妹妹们,八字都重,都能压得住。”

    只是结果大不相同,一人为幸,一人干系不大,另一人却是祸也。

    鱼令姝理了理发稍,遮住自己晦暗的表情,“这么,我压不住我儿的福气,还得请个妹妹进来压?”

    弘逸子沉默不语,不置可否。

    “以你之见,哪位妹妹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弘逸子其实知道,但他却不能道破,这不是他能定的事,若是多加干预,怕此生功德尽毁,还要落个寿元大损的结局,绝对做不得。

    他缓缓摇头,回道:“娘娘,贫道只能帮到这里了,此后,得由您来做主。”随后他也不愿多留,匆匆离去。

    鱼令姝陷入沉思,此后几日,她也一直在思考弘逸子所言。

    对她而言,只要能对儿子有益,她定要全力而为,不过要个妹妹进来,以她此时的身份地位,这并不是难事。而且她以后不能生了,多个人固宠也好,外人总归比不得自家姐妹,娘家也多会同意。

    只是,鱼令妩已出嫁,总不能去肖家把她要来,她自然是排除的,剩下令嫣和令娆,到底该选谁呢?

    按理,令娆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是个庶出的,舅家靠鱼家提拔做个官而已,身份上合适,娘家也不会有异。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