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第四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46.第四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若是24时候能看正常内容

    边做边问:“四妹妹,你刚才做什么呢?”

    令嫣一本正经地胡八道:“儿身上弱, 容易进浊气,我在帮他吸掉点呢。”

    “可你一副陶醉的模样, 好生奇怪。”

    哪里奇怪了?我上辈子是独身女, 没谈过恋爱,没结婚生子, 加上这辈子十年,这么多年的母爱积累着没处用,好不容易得个弟弟, 一下子爆发出来, 如洪水泛滥, 根本拦不住啊!

    令嫣内心戏很足, 表情却很单一,问道:“你要喝什么茶水, 吃什么点心, 我让人办上来。”

    “就吃你上次做的那个沙拉。”

    “好。”令嫣忙吩咐下去。

    令娆又道:“真是好羡慕你, 能与阿眠这般亲近。泽沛出生到现在,我也没抱过他几回, 更别提我姨娘了,直到他最近回来, 才头一次抱他, 可惜他不习惯, 总是想回夫人那边去。”

    “总归是血脉相连,二弟迟早会熟络过来。”

    令娆漫不经心地道:“来也是奇怪,泽沛最亲近的竟也不是夫人,而是大姐姐,成念叨她。大姐姐也对他极为疼爱,她俩倒更像是亲姐弟。不过因为泽沛的缘故,大姐姐也对我更亲近些。她走那日,还送了我一枚猫睛石呢。她可有送你什么?”

    令嫣亲亲阿眠的拳头,笑着摇摇头。

    令娆佯装出炫耀的得意劲儿,回道:“那猫眼石可了不得,是从夫人的嫁妆上抠下来的。本来是一对,嵌在一支花形金钗上,大姐姐把其中一枚给了我,另一枚怕是带过去了。”

    鱼令嫣原本放松的心情,瞬间绷紧起来,她也打听过,二姑娘令妩的陪嫁中,最贵重的便是一枚嵌双猫眼石的花形金簪。

    两者之间有何联系?令娆应该知晓此事,她为何要来这么一?

    见她低头沉思,令娆接着道:“听这猫眼石很是珍贵,连夫人也只有这一对呢。”

    鱼令嫣这才明白她此番来意,不由收紧了手,抱紧弟弟。阿眠不从,开始扭动身体。

    这时,厉氏竟然走了进来,她是感觉到涨奶,估算着差不多到时候了,便过来给儿子喂奶,没想到也听到了令娆的一番话。

    令娆忙起身下床,到一旁恭敬地行礼道:“二夫人好,令娆给您请安,祝您吉祥如意。”

    厉氏接过儿子,抱到自己怀里,却问:“这么,那一枚猫眼石,就在你那儿?”

    令娆忙从怀里掏出来,递到厉氏面前,回道:“确实如此,一直在我这儿呢。”

    “你们夫人不知?”

    “是大姐姐悄悄塞给我的,别人都不知道。”

    “呵,你姨娘能不知道?”

    令娆凛气不语。

    阿眠扭动地愈加厉害,不断往厉氏胸口靠近,厉氏费了老大功夫才治住他,便道:“三少爷饿了,我要给他喂奶,三姑娘先回吧。”

    等她走后,厉氏才解开衣服奶儿子,阿眠这次吃的可用力,眼睛一直盯着他娘的脸,表情特别严肃。

    令嫣道:“听这意思,二姐姐的嫁妆,怕是另有门道在其中,只是也不知她的是真是假,就怕是严氏反过来陷害。”

    厉氏断定:“她怎会舍得给庶女嫁妆,我才不信,肯定有玄乎。”

    “在情况不明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这是自然,本来二姑娘的嫁妆,就是大房自己的事,我一个二房夫人多管什么闲事,还是她大房自行解决的好。只可惜万姨娘是个没用的,她一个人是不行的。”

    “娘打算怎么办?”

    “威逼利诱。”

    厉氏先是买通了看守嫁妆的门房,然后利诱宁氏去探探虚实,宁氏毕竟是大家出身,眼力不凡,她得了机会,见到那三十二抬嫁妆,很快就确认了严氏做假一事。

    而后,厉氏马上派人去查严氏订制仿品的具体事宜。等得了确切消息,她又用手上乔氏的把柄来威逼她就范。

    一切备妥,再命宁氏去告知万氏,接下来,只静等事态的发展。

    毫无意外,万姨娘再次闹了起来,只是这次经宁氏提点,她直接去鹤龄堂告状了。

    鱼老太太不可能因为她一人之言,就去拆媳妇的台。直到万姨娘把宁氏和乔氏也都交待了,她才重视起来,遂招了这两人盘问。

    乔氏心里一直念着女儿那句,二姐姐过后,是否就该轮到我了,于是终是狠心背叛了严氏,把猫睛石一事,了出来。

    宁氏不大好自己鉴过了嫁妆,就告了严氏秘密买卖定做嫁妆的地方。

    鱼老太太没打草惊蛇,亲自带人去查看令妩的嫁妆。

    这一瞧一验可好,做家具的木材,不是红木、杉木、梨花木等贵重木材,而只是普通的黄蕉充数。金银首饰,其实都是铜银做的,上面镀了一层金漆,玉器首饰看着光亮,其实是次玉,与那上等的白玉和翠玉,毫不沾边,连那枚贵重的猫睛石簪子,也是银底金面,寻常翠石替代的。药材香料各装了一箱,打开一看,药材都是甘草,玉竹,茯苓,黄芪等便宜货,别人参了,连燕窝都没有,香料也是八角,桂皮,白蔻,白芷等材料,连山/奈和月桂也无。

    唯一没毛病的竟是那文房四宝和书籍,可这些也是大姐留下的旧物。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审问的了,更没有辩解的地方。

    鱼老太太觉得自己被严氏唬弄了,怒火中烧,当即带人去正屋擒严氏,按跪在地上,揭了她的底,破口大骂一顿。不过总算是顾念着家丑不可外扬,还是关着屋子教训。

    严氏听着受着,倒也不辩驳,只是表情骇人。

    鱼老太太下达最后通牒:“离婚事还有五,你若还想做鱼家的大房夫人,就赶紧把真品换好,不然我要去你严家讨个法,怎么你家姑娘的嫁妆,竟然是这种货色。”

    严氏心里却明白,鱼老太太绝不会把人丢到外面去,她干脆摊牌回道:“太孙庶妃之前需要用钱,我便把嫁妆都便卖,换成银票贴补。也不骗您,媳妇如今真是拿不出余钱来给二姑娘办嫁妆,只能想这个法子应付。您明明知道媳妇没钱,还不肯出银子,这样逼我,是要媳妇拿命来给二姑娘陪嫁吗?”

    鱼老太太气煞,没想到严氏竟把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她连声质问:“我给你的贴补还不够多吗?够给二姑娘办几个嫁妆了。还有大姑娘开销,我哪个月没给她送钱去,从来就没听到不够的法。你,这钱都用到何处去了!”

    “大姑娘请了弘逸子来算腹中孩子的安危,是险多于安,只得花重金,求弘逸子保胎。大姑娘心里苦,她怕怎么也保不住孩子,不肯让家中多破费,我只得卖了嫁妆来补。您要处置媳妇,媳妇也无话可,只能拿命抵了,还求您瞒着大姑娘这事,别让她动了胎气。”

    鱼老太太一口气憋心间,竟然还真不能拿豁出来的严氏如何,气冲冲走了,打算息事宁人。

    一场闹戏,竟然就这样算了,怎么可能?厉氏才不会答应。

    老太太前脚刚离开,严氏假办庶女嫁妆的丑事,就宣扬到了外头,经过刻意安排,很快就传遍了盛京,一直以来经营的贤名,终是毁于一旦。很快,连太孙府也得知了此事。

    鱼老太太又被侄媳妇气了一把,刚想去发场脾气,让她收敛一些,没想到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厉氏一来,开门见山,直道:“婶娘,我听大夫人手头紧,凑不出二姑娘的嫁妆,可眼下婚期就要到了,再补办也来不及,不如从我的嫁妆中挑些出来,给二姑娘陪嫁吧。别的不敢保证,可绝对是真品。”

    大房庶女的嫁妆让二房太太来出,这事要是传出去,她鱼家的名声可就真毁了,鱼老太太怎能真应,咽下一口老血,狠道:“不用侄媳妇费心,二姑娘的嫁妆,从我嫁妆中拿。”

    厉氏连忙夸道:“老太太果真是仁善慈德,有您做表率,咱们这些做辈的,也得尽心。我便拿出三千两银子给二姑娘添妆吧。”

    鱼老太太被气的头疼,却也不好不应,“侄媳妇真是有心了。”

    鱼令嫣才反应过来,惊喜地问道:“刘嬷嬷,我娘有了身孕?”

    整个东稍间里,不管是伺候的厉嬷嬷和刘嬷嬷,还是大丫环春桃和夏竹,都不由笑出声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