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 若是24时候能看正常内容

    严氏怎么可能舍得真给?

    明面上是把这些旧物拿出去添漆改样,暗中却卖了钱,再用其他便宜材质,做了精致的仿品来替代, 想浑水摸鱼。

    肖家的三千两,花了一千两, 来做仿品, 剩下两千两,再给二姑娘压箱底, 带到肖家去,真是精打细算,一点没破费。

    如此, 在鱼府, 她是个为庶女精心考虑的嫡母,在外,她也能维持贤妇慈母的名声。

    就算日后, 二姑娘发现了嫁妆的问题,难道她还真敢回娘家讨吗, 为了在夫家的体面, 她也只得忍耐, 认下此事, 反正嫁给肖玮这样的人, 她还能有何前途可言, 还能有多大的用处。

    只是那些精致的仿品,到底耽误了些功夫,而耐不住性子的万氏见严氏式微,便壮着胆子,为自己女儿争一争。

    二月十一,离令妩大婚还有七,严氏终于把她的嫁妆备好了,不多不少,一共也就三十二抬。不过在众人眼里,这都是严氏这个嫡母从武安伯府带出的嫁妆,可不能觑。

    鱼老太太还派了鹤龄堂的管事嬷嬷来验了嫁妆单子,这位回去后大大称赞了严氏一回,鱼老太太这才算满意了,为了不落人口舌,还是给令妩添了两百亩的田地,并一个庄院,鱼恒得知后,也给二女儿添了两间商铺,鱼令妩的嫁妆这才算齐全了,至少瞧上去,这样的嫁妆,对于一个不得宠的庶女而言,绝对是够了。

    严氏这事虽办的私密,可也逃不过有些人的眼睛,比如一直很得她信任的乔氏,看了一眼嫁妆单子,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可记得大姐刚被封为太孙嫔时,夫人过,令姝没嫁妆,本就委屈了,细软好带,她那些精贵稀罕的首饰,都得给她带到太孙府里去。

    可怎么还有些留下来,比如这嵌着两颗猫睛石的花形金簪,虽不是跟宝钻一样稀有,却也是少见的好物,哪里能轮得到二姑娘来受用。

    正好令娆问起二姐姐的嫁妆,乔氏便与她了这奇怪的地方,令娆当即回道:“不能啊,这两枚猫精石,我在大姐姐的首饰盒里见过。大姐姐还,这两枚猫精石品相极佳,难得的是两颗还很近似,只其中一枚猫睛石上多了道红痕,她不喜沉重的头饰,所以夫人就化了簪子,给她做了对耳坠。”

    “也许是后来带着腻了,便又丢给夫人,再做了新钗。”

    令娆去自己的妆匣中取出那枚带了红痕的猫睛石,回道:“可我当时很喜爱这枚,大姐姐走之前悄悄塞给我了,一直都在我这里呢,至于另一枚,她该是带到太孙府上了。”

    乔氏有些心惊,赶紧让令娆收下那没猫睛石,“姑娘还是藏好些,这件事您就当做不知吧。”

    鱼令娆好像明白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寒意,憋闷着回道:“这一次是二姐姐,那下一次会不会就是我了呢。”

    乔姨娘顿时一愣,没再回答女儿。

    令娆后来还是放不下这件事,她心中愤懑的很。

    二姐姐就是太老实了,她就算知晓了此事,也会忍气吭声了吧。几个姐妹之中,自己最不喜二姐姐的性子,每次她遇事时,总是逃避和隐忍,而每次劝她,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上。

    她从不相信什么息事可以宁人,素来只有人善被人欺,人若不为己,诛要地灭。想要什么,就得自己去经营和争取。不是谁都是大姐姐和四妹妹那样好命,生来就是嫡女的身份,有厉害的舅家支持。

    罢了,到底是姐妹一场,她不能不帮。

    鱼令娆想着还是要去西院一趟,把这件事透露给四妹妹,竟而让二夫人也知晓此事,不信她会不抓住这机会,好生折腾一下。

    反正泽沛都回到姨娘名下,大夫人如何,又与她们相干几何,不定,还能化解二夫人对她姨娘的不满,良禽还知择木而栖,她们怎么不能。

    下定了决心,三姐忽视了乔氏的叮嘱,去西院寻了令嫣。

    自严氏和乔姨娘来捉厉氏假孕后,令嫣便开始躲着这位姑娘,不再与她相约出去玩耍,奈何,看了三姑娘的毅力,在阿眠出生后,令娆便日日跑到西院来看三弟,令嫣只得次次相陪。

    今日过了往常的时辰,本以为令娆不会来了,令嫣脱了外衣,洗漱干净后,爬上阿眠的床,抱着弟弟晃悠,像个痴汉似的,吸着阿眠身上的奶气,表情真是如痴如醉。

    然后鱼令娆便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后面跟着守门的丫环,“四姐,三姐来看您和三公子了。”

    被捉到的鱼令嫣,内心很恼羞,脸上很尴尬,“我看到了,你且退下吧。”

    她心中颇为恼怒,祖父的做法,让她确认了,鱼家其实对二房一对子女另有打算,比起她这个成器的孙女,鱼老太爷更看重二房嫡孙的利益,哪怕这个孩子,尚在襁褓之中。

    她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以前她刚入府时,因为家族势弱,暗中受了多少白眼和欺凌,吃了多少苦,忍了多少心神上的折磨,被人骑在头上的时候,也从未觉得被冒犯。

    老眷顾,她怀上了太孙的孩子,封了庶妃,入了皇家玉碟,皇上和太孙都上了心,还派了人保护,府中的人都变了态度,这日子才好过起来。

    皇嗣哪是好怀的,祁侧妃和殷侧妃,还有其他在暗中隐藏的女人,想着各种法子,对她和同样怀孕的太孙妃出手,太孙妃尚且招架不住,更何况是她了。其中的心酸苦楚、胆颤心惊,别人又怎能体会到,可被人暗害的时候,她也没觉得被冒犯。

    她打听到,太孙妃暗中请了弘逸子测胎命,于是也费钱费力去讨好,尽管弘逸子对自己的态度是那般轻视,她都没觉得被冒犯。

    最后得了个早产且危险艰难的结论,那以后的日子,简直如噩梦般煎熬,她硬生生咬着牙撑了下来。

    她拼着命,九死一生,生下儿子,失去了生育能力,才挣下这地位和荣耀。

    鱼家因她而受益良多,却不肯为她多牺牲一些,不过一个二房的嫡女而已,能跟自己儿子比吗?

    娘家的反应,莫名触发了她心中压抑的郁火,她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深深冒犯了,更坚定了把鱼令嫣弄进太孙府的想法。

    皇上和太孙如此看重她的儿子,关系到皇嗣的安危,他们怎能无动于衷。

    自儿子出生后,太孙对她青睐不少,就算不留夜,也时常要到她这儿来看望母子二人。

    鱼令姝抓紧机会,想要服太孙,只要太孙愿意出面,这事就不是鱼家能拒绝的了。

    太孙石庭灏,五官清秀,带着一股柔和的气息,身高近七尺,偏瘦,风姿清朗,温润如玉。

    他一向平易近人,待人宽容和气,世人都赞他有开国文宗皇帝的风范。

    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耳根子软的,能吹枕头风的。

    鱼令姝不敢在他面前扯谎,道:“殿下,弘先生来看过保哥儿了,还摸骨看相,算了八字呢。”

    太孙刚看过儿子,见孩子睡的香甜,又长大不少,心中顺畅,闻言问道:“他怎么?”

    “弘先生保哥儿的命局如雾里探花,看不清楚,不好定论。不过身子不好,却是有法子解的,只是……”

    太孙温柔道:“姝儿有话便出来,无需在我面前拘束。”

    “来,都怪臣妾不好,弘先生道保哥儿的八字太轻,臣妾的也不重,压不住他的福气,这才连累保哥儿受罪。”

    “他可有什么解法?”

    “倒还真有,他可在臣妾的姐妹之中,择一名八字重的,给咱们保哥儿做养娘,陪守在他身侧,可护他平安。臣妾家中还有两个妹妹,都是十一岁左右,彼此之间只差了两月。若八字,还是十一月份出生的四妹妹更重些。臣妾心中犹豫不定,担心保哥儿的身子,也担心四妹妹,别是家中了,连臣妾也舍不得她这么就出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