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第四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40.第四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显示随机防盗章,若是24时候能看正常内容  厉氏本来还有些窝火, 现在却顺了气, 在令嫣和厉嬷嬷的帮助下, 终于下了床, 挺着依旧过大圆滚的肚子, 走到鱼老太太跟前, 微微一伏,再坐到左边的墩塌上, 道:“吃里扒外的下贱东西,也不知被哪个蛇蝎心肠的给收买了, 想趁我胎相不稳,不能受惊的时候, 出来作恶,好让腹中孩儿受累,伯娘可得为我做主,万不能放过这丫头。”

    春桃神色慌张,连忙磕头辩解道:“老太太,奴婢不敢谎,这些事那守门传话的桂婆子也是知道的。而且谁人不知二夫人自怀孕以后,一碗安胎药也没吃过,晚上要和老爷分床睡, 也不让四姐近身, 只让刘嬷嬷把脉, 至于上次那位大夫,谁也没见过人影。”

    令嫣放下厉氏的胳膊,走上前去,规规矩矩行了个拜安礼,才抬头道:“大奶奶,令嫣真是听不下去了,刘嬷嬷的医术,您也是知道的。听娘,当年怀我时,也没请过什么大夫,也没吃过什么安胎药,刘嬷嬷一手看到底,也顺当地把我接生下来。况且娘有了身孕,这分床而睡,再正常不过了。至于不让近身的法,压根没有这回事,我哪摸不到娘的肚皮,都不安心睡觉。原本还疑惑,子虚乌有的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没想到,竟然是春桃和桂嬷嬷,里应外合,做下这背主的事来。这两人想必是被谁收买了,背后之人,包藏祸心,还请大奶奶为咱们做主。”

    鱼老太太一时不好表态,便祸水东引,转头问严氏:“儿媳妇,你怎么看?”

    箭已出鞘,就没有收回的道理,严氏听着厉氏等人的强词,心中反而更笃定了几分,便从容地笑道:“俗话,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如今府中都传着,厉妹妹故意假孕,瞒不住了,才传出胎相不稳的消息。这些谣言日嚣尘上,再这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别的影响暂且不,就怕厉妹妹生产之后,这孩子的身份,怕是要受人诟病,想必厉妹妹也是不愿见到的。”

    乔姨娘也帮腔道:“老太太,可不就是这个理,且不论这两人的罪过,现在到底是有了不好的话传出来,到底,吃亏的还是二房。其实这事解决起来也容易,只要请个大夫把下脉,证明了二夫人的清白,再处置了这两人,以儆效尤,相信下人以后也再不敢传这些浑话了。”

    严氏道:“厉妹妹,我特地把盛京有名的妇科圣手柳大夫请来了,就在院中候着,你看让他进来,给你把个平安脉可好?”

    鱼老太太也道:“侄媳妇,你胎脉不稳,正好也让柳大夫帮着看看。”

    所有人都在等厉氏的反应,没想到这时候,她偏偏犯了犟,撩袖子、叉腰、挺肚,中气十足地回道:“凭什么,我才不愿意,的这样好听,其实还不是怀疑我,你们来就来,审就审,把脉就把脉,把我厉宝贞当成那好揉捏的面团了吗?”

    “你什么!”鱼老太太难得生出的耐心都给磨平了,气急败坏地回道:“反了你,不让大夫摸脉,你是不是真藏了什么?”

    乔姨娘忙上前阻止道:“二夫人别这样,动了胎气可怎么好,还是让大夫进来看看吧。”

    厉氏毫不领情,啪地一声,给了乔姨娘一记响亮的耳光,“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轮得到你话,滚开!”

    严氏看不下去了,也劝道:“厉妹妹,你若是真有孕,就不怕被验,这样遮掩,反倒让人误会,为了婆婆的心意,为了二房的名声,还是平静一下,咱们有话好好。”

    厉氏马上唾了她一脸,“啊呸,叫你一声姐姐,你就把我当成是你大房的妾室了吗?我告诉你,我厉宝贞也是鱼家明媒正娶的二房夫人,跟你严润萱可是平起平坐的,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收起你这副假仁假义的做派,我瞧着就恶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收买了春桃和桂嬷嬷,故意散出我假孕的消息,现在又装成大义凛然的模样来捉我,连大夫和稳婆都准备好了,你你这是安的什么心,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你严润萱请来的大夫,我厉宝贞可不敢用。”

    厉氏像是把这段日子积累的怨恨全都发泄出来了,对严氏完这些,整个人真是神清气爽,不能更舒服了,一点也没有什么胎相不稳的模样。

    可在鱼老太太和严氏的眼中,她就更像是假孕,现在是强弩之末,硬装着呢。

    鱼老太太最后问道:“你不信任柳大夫,那我便去把枣儿胡同的林大夫给你请来。”

    厉氏仍是不肯应,“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收买也不晚,谁知道呢,反正不是我请的大夫,我都不信。”

    严氏心中已有八成把握,也不差忍这一时之气了,陪笑道:“那就把厉妹妹上回请的大夫再寻来,这人,妹妹总是能信的。”

    “不巧的是,那位大夫给我看过之后,就回老家去了。”厉氏干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鱼老太太终于是下了决心,也不打算再劝了,直接吩咐道:“来人,给我按住她的手脚。”

    “你们想干什么,难道是想强迫我去见一个外男,我不活了,跟你们拼了。”厉氏张牙舞爪,不肯屈服。

    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不敢真伤到她,费了老大力气,才收服住人,而她们脸上也都挂了彩。

    鱼令嫣被她娘的战斗力惊的是目瞪口呆,不过,她和厉嬷嬷像是达成某种默契,谁都没出手帮忙。

    鱼老太太看侄媳妇完全没法动弹了,才敢走到她面前,答道:“你放心,就不劳烦柳大夫过来看了,我来给你验身。”

    着便开始层层脱起厉氏的衣服,解了外衫,竟然发现她的肚皮上围了一块棉绒布。

    鱼老太太愤怒到了极点,连声质问:“这是什么,你告诉我,你的肚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似乎全暴露了,两位嬷嬷也放了人。

    厉氏解开这一圈棉绒袄,随手一丢,嘲讽地反问道:“伯娘以为呢,这不是气凉了,怕肚子的孩子冻着,所以多围了一圈。”

    众人都瞅着厉氏挺着的又圆又鼓又凸的肚皮,确实不大,但的的确确,是怀了胎的。

    厉氏得意地蔑了严氏一眼,捧着自己的肚子,装出虚弱的模样,“我的肚子好难受啊,肯定是被你们折腾的动了胎气。我给你们鱼家怀着孩子,你们竟然这样对我,实在是欺人太甚,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合离。”

    严氏和乔姨娘都是目瞪口呆,显然不敢相信这结果。

    鱼令嫣刚准备走过去,给她娘穿好衣服,就见到她娘本来光滑圆润的肚皮,竟然凸出了一个拳头,显然是肚子里的娃娃在调皮。

    拳头很是狰狞,居然还缓缓竖起了中间的指头,用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对刚才这场闹剧的不满。

    鱼令嫣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破坏了她娘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悲愤氛围,收获厉氏和厉嬷嬷眼刀两枚。

    不过这场仗,总归还是她们二房赢了。

    厉嬷嬷关上门,让丫头在外守着,才问道:“这是怎么了?请安时出了何事?”

    鱼令嫣挑着回道:“父亲升官了,大奶奶本来很高兴,后来又不知怎的,就开始提及纳妾之事,娘没答应,又了些冲话,大奶奶一气之下,就要休了娘。”

    厉氏听着脾气又上来了,气道:“姑奶奶还在的时候,她就只是冷漠,不把我当媳妇来看,也不把嫣姐儿当成亲孙女,我也就歇了讨好亲近的心思,反而也好,互不相干。等姑奶奶一走,她便忍不住了,想着法的找我的茬,做也是错,不做更是错。”

    鱼令嫣心道,鱼老太太应该还是以前被继婆婆和弟媳妇,这对姑侄虐惨了,等两人都去世后,就在自己娘身上找回场子——典型的压抑心理找发泄途径。

    “我知道,还不是当年姑奶奶和姑姑让她吃了苦头,而今就在我身上报回来,我是厉家的姑娘,也就认了。可她不能这样对嫣姐儿,嫣姐儿可是姓鱼,好歹也是她的血脉,怎么就能偏心成这样?大房的孩子可以辰时过一半去请安,嫣姐儿却要每次跟我早起整整一个时辰,受苦不,还刚好错过跟她们相处的机会,关系也就疏远。后来才知晓,她竟然私下里不让大房的孩子,跟咱们嫣姐儿亲近,当时我才真是恨上了她,再也不愿日日过去,只是一月去四次,过个面子情。”

    这些事儿,鱼令嫣心中自然也有体会的,但她还是头一次听厉氏提起,她娘从来不是这样的性子,很少会把这些糟心事放在心上,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