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寿安宫里专门有个举办宴会的地方, 叫欢宜殿, 此时, 昭定太后正在为侄女和侄孙举办迎接宴。

    除了鱼令嫣之外的七名姑娘,都被邀请至此, 她们虽穿的素净,可也都各不相同。

    未刻意打扮的, 多是姿容出色的主, 如薛逸水和孟玄音, 若是鱼令嫣在此,她也是这一类。

    虽不费心, 却要带些名贵首饰的, 便是殷如雪 、肖芸茜这样姿容不差又颇有自信的贵女。

    而刻意装扮的,就如生爱打扮的端敏县主赵幼仪, 有些自卑怯弱的姚若依, 还有别样心思的曹莹。

    这其实也是一场变相的相亲会,当家老太太和夫人带着少爷来相看未来媳妇。

    昭定太后倒不话, 只是时不时看看面无表情的申锦,又不动声色地记下每个人的言行举止。

    祁恕玉最是热络,她年轻时就是贵女中的翘楚,而今这些女孩在她面前,可谓是无所遁形。

    她见了薛逸水,便觉得这位长的太过, 以后怕真是个祸水, 还是算了。孟玄音倒是都还好, 就是家世累及,不妥不妥,孟家女可要不得。

    殷家女孩和肖家女孩,意不在此,也不便强求。端敏县主脾气太大,锦儿吃软不吃硬,肯定处不到一起。那个姚家的女儿,虽是金枝玉叶,可那做派,真是上不了台面,她瞧不上眼。

    这么一来,就只有吏部尚书家的女儿曹莹最是合适,不论是家世 、外貌 、脾性,都是极好的,与她家锦儿也相配。

    还有个上次被锦儿问起的鱼家女孩,竟然去吉云楼礼佛去了,看来还是犯了姑母的忌讳,倒是无缘一见,也好,鱼家有个姑娘做了太孙侧妃,还是不要多牵扯。

    申锦坐在一旁,心里并不舒服,毕竟一下见了这么多陌生人,而其中竟然还没有那个妖女,真是太没劲了。

    听是去吉云楼礼佛了,吉云楼,他倒是知道的,她如今一人自处,想必是逍遥自在,不若趁此时机过去找她,报了那日的仇,这样就两清了。他也不用每日都想起那发生的事情,再想起她来。

    这个想法在申锦脑海中发了芽,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了根,然后逐渐壮大,竟有些不能控制。他烦乱时,就会不断抚摸自己的耳背,很快就引起昭定太后的注意。

    昭定太后知道侄孙的毛病,万事都不会强求他,见他已不耐,便道:“锦儿毕竟是外男,也不好多留,你暂且退下吧。”

    祁恕玉忙回道:“也是,都怪我这个做母亲的想的不周道,锦儿快下去吧。”

    申锦如释重负,话也不愿多丢,了个“是”字后,便起身退下了。

    一想到可以去收拾那个妖女,他整颗心都活络起来,先是回去带上了桂花,而后又退散跟着伺候的太监宫人,加快步伐,来到了吉云楼附近。

    他没有冒冒然进楼,而是带着桂花,先在附近转悠,想先做些准备,谁知道那妖女是否再会对他行妖法。

    没想到桂花闻闻嗅嗅,竟然牵着他跑动起来,他费了大把力气才扯回它,把它拴在一棵细柏树上。

    完后一转身,便见到了正在松树墩上面呼呼大睡的鱼令嫣。

    好,很好,自己就送到眼前,不用多费功夫,实在是太好了。

    申锦慢慢靠近鱼令嫣,在还有几步路的地方停下,探着头,仔细盯着瞧,见浅棕暗花缎面翻毛斗篷铺在树桩上头,穿着葱黄绫棉裙的女孩斜卧在里头,抱着斗篷的一角,睡的格外香熟。

    清风徐徐,吹拂在她粉嫩嫩的脸蛋上,轻轻抚着她精美如玉的五官,就如琪花瑶草般好看。

    看着如此酣睡的美人,旁人势必要先醉上几分,可申锦想到的却是,这妖女果然是个狂的,竟然敢独自一人睡在外面,连件毯也不带,冷了,风都带着寒气,这样一睡,多是要生病的。

    他虽是要报复人家,却也不想她生病,一码归一码,他分的门清,于是清了清喉咙,抬高声音道:“喂,气冷,快起了吧。”

    女孩眉眼有些松动,可动了动身子,又继续睡下去了。

    “鱼令嫣,快醒过来!”

    这回声音有些大,连原本趴在地上眯眼养神的桂花都被吓了一大跳,倏地站起来,往申锦这边探望。

    鱼令嫣也有转醒的趋势,皱着眉头,撅着嘴,迷迷糊糊问道:“是谁?”

    申锦没打算告诉她,准备继续叫人,可鱼令嫣这时候像是做了什么美梦,闭合的眼帘轻轻颇动,嘴角漾起浅浅的笑涡,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喜悦,一副娇憨甜美的模样,令人心神一震。

    申锦愣住了,一时无法去打断她的美梦,他摸摸耳背,手竟然都觉得有些烫,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眼,心道,就让你再多睡一会会,等下再叫醒你。

    亮堂清澈的双眼,转过了周围的景致,又不由自主地回到眼前的女孩身上。

    没想到这次,女孩竟然哭了。

    眼在微微颤动,一颗颗大大的、圆圆的、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滑落到衣襟里,那埋藏的悲伤似乎凝集成了凄美的花雨,散落到申锦心头。

    他鬼使神差,又走几步,到她跟前,伏下身,用食指轻轻地心翼翼地拂去她的眼泪,心想,手帕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反正她也不是故意的,这件事就此放下,待会儿提醒她别着凉,便牵着桂花回了。

    他又不由好奇,到底是怎样的梦,到底梦见了谁,让她在梦中又哭又笑,难以自已。

    如此想出了神,一不心,竟被鱼令嫣紧紧抱住了头,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挨上了她的吻。

    带着淡淡馨香的柔软,贴上了少年的嘴唇,顷刻间,少年的背脊都绷直了,脑子也一片浆糊,迷瞪瞪间,脸颊也被香了好几口。

    等醒了神,他立即推开了她,跌跌撞撞爬起了身,捂着嘴,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竟然亲了自己,他们有了肌肤之亲,他以后只能娶她了,这该如何是好!

    而鱼令眼也终于转醒,迷糊间跌下了树墩,睁开双眼看到他,人瞬间清明起来,马上明白发生了何事。

    她拍了拍脸,揉揉太阳穴,佯装出头疼的模样,急中生智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方才在做什么?”

    他怎好意思出刚才的事,反问道:“你不记得了?”

    “我在睡觉呢,哪里能知晓,瞧你一副惊愕的模样,难道是我梦游,做了什么事吗?”

    尽管她不记得,他不,这事就可以当成从没发生过,而他也不必娶她了。可申锦心里的火气还是蹭蹭蹭地上涌,根本压制不住。

    她不记得方才的事了,她竟然不记得,她怎么能不记得!

    他几乎是咬着牙,吐出这句:“没什么,你只是在睡觉而已。”

    鱼令嫣松了口气,一边转身,一边回道:“如此便好,那我退下了。”

    “等等!”想走,没门。

    申锦几步便拦了她的退路,道:“你方才不是问我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做什么吗?”

    “女这会已经猜到了,想必您便是柔嘉县主的公子,女鱼氏令嫣,拜会拜会。色渐晚,女不便多留,就先回了。”她又做势要走。

    申锦却一步一步逼着她倒退,那双眼睛明亮又敏锐,射出火一般的光辉,直把人灼烧透了,“咱们俩的账还没算清呢,你怎么能走?”

    鱼令嫣心中咯噔一声,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回在那溪水旁,我定住不能动了,你把一枚玉佩放在我眼前晃动,使我陷入混沌,还对我了那些话,然后我的身子竟然就恢复了,你到底是用了何种妖法?”

    果然,他记得被她催眠的事情。

    鱼令嫣拍一拍脑门,回道:“原来是这件事,公子不必介怀,我只是帮了举手之劳,不算什么,你可千万不要答谢我。”

    谁要答谢你,自你出现后,一切都变得不对劲,手帕失去原本的味道,还发生了今的事,这对我影响有多大,你知道吗?我现在整个人都不对了,今日竟然还一口气了这么多话,全都是因为你。

    “若不是你吓到我,我怎么会发病,这也倒算了,可你怎么能对我施妖法。”

    “我是为了帮你,你那样定在那里,总是不好,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你就是最大的意外,我只要过一会儿就能恢复,你瞎摸什么。

    “总之,你害的我丢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该怎么赔偿我?”

    极其重要的东西,鱼令嫣努力回想,记忆回到悠然自得躺在大石头上的少年身上,他当时好像正在嗅什么东西,是什么呢?霎时,少年松展双手,手中巾帕掉落至溪流的画面,闪现出来。

    原来如此,有自闭倾向的病人,会对从陪伴的东西特别依赖在乎,比如那巾帕上的熟悉味道。

    现在她基本可以肯定,这少年应该生就带有自闭倾向,父母照顾的好,才没有发展成自闭症,只是有时紧张或是受惊时,会发生行为障碍。

    她凝神想着,没注意到后方的路,一脚踩到了桂花的尾巴,惹得桂花雷霆大怒,顿时咆哮出来。

    鱼令嫣也被着实吓了一跳,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倒在地。

    申锦连忙跑到桂花身边,解开它的绳栓,狡黠又得意地对鱼令嫣道:“怎么样,怕了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