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第三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37.第三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还是那一日, 祁恕玉带着申锦离开皇宫后,昭定太后第二次召见了八位姑娘。

    而她的心情显然不错, 话时语气都轻快不少, “不用过于拘礼, 都坐吧。”

    八人便收了姿势,瞧着眼色, 各自找准了位置, 安坐好,挺直背, 脸微微转向太后娘娘, 等着她话。

    “你们来了几日, 可安置妥当,内令院给你们送去的人可还好使?”

    专管人事分配的内令院, 应太后娘娘的令,给她们八人各分配了一名嬷嬷、一名宫人还有一名太监, 加上自己带来的亲信, 一共是四人伺候。

    鱼令嫣跟别人不同, 她带来的就是位老嬷嬷,内令院便把原定的嬷嬷,换成了另一位宫人。

    八人皆回道:“多谢太后娘娘关怀,一切都好。”

    昭定带着笑意微微点头, 祁嬷嬷便利落地拍了下手, 外面候着的一位宫人, 就捧着一个玛瑙玉托盘走了进来, 上面呈着一串伽楠香木佛珠,还有一本佛经。

    昭定这时候道:“这是哀家时常用的一串佛珠,还有一本《日课经忏》,哀家素来喜欢礼佛,那宝华殿,就是哀家常去静心冥思的地方,倒不好让别人跟过去。不过,这寿安宫花园内还有栋吉云楼,那里也设置了佛龛,原本是杭嬷嬷守在那处敬佛,如今她出来行事,就空了出来,不知你们当中可有人,愿意去帮哀家伺候佛祖?”

    这可不是啥好差事,虽然帮太后礼佛和祈福,确实是件涨脸的体面事,可对这些十余岁、青春少艾的姑娘而言,却是无趣之极。佛哪是好礼的,要吃斋食,要穿素衣,要每日做几个时辰枯燥的功课,而且依太后娘娘的意思,以后怕是要长住在里头拜佛,恐怕是没多少机会伺候在太后娘娘身侧。

    如此一想,怎么都是个不合算,尽管这确实是个讨好太后娘娘、给她留下好感的机会。

    孟玄音心道,她都在袖云庵伺候佛祖那么多年,不是她来,还会是谁。随后她又瞟了一眼诸人的反应,见她们都是低头静默,于是开了口,道:“太后娘娘,女在袖云庵伺候麻姑娘娘多年,诚心向佛,愿意去吉云楼继续礼佛。”

    可昭定太后竟然没同意,回道:“玄音的心意,哀家领了,只是这吉云楼供着的可是云母娘娘,与麻姑娘娘不是同路仙人,就怕冲撞了。哀家知道你是个心诚的好孩子,祁嬷嬷,传哀家的话,在玄音的月华阁内,也设置一个佛龛,专供麻姑娘娘。”

    孟玄音一愣,竟然不是自己,她越发摸不清太后的意思,特地把自己这个不详的孤女召到宫里,到底是为了什么用途?

    殷如雪这时候站了起来,盈盈一拜,道:“太后娘娘,女年幼时陪祖母一起伺候过云母娘娘,愿去吉云楼敬佛,替太后娘娘祈福,还请您给女这个机会。”

    昭定只是摸了摸手腕上的紫檀柳,勾着嘴角,带着笑意,却并未马上答应下来。

    肖芸茜也忙屈下身子,求道:“太后娘娘,女虽未伺候过佛祖,却有一片向佛的诚心,更何况能为太后娘娘祈福,是女此生最大的福气,还请您派女去吧。”

    剩下诸人,不得不跟着表态,纷纷站出来,表达一番她们愿为太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决心,还有对侍奉佛祖的强烈向往。

    最后到鱼令嫣的时候,好话都听腻了,她干脆只道:“女愿为太后娘娘解忧。”

    太后看完了她们的反应,这时才回答:“你们一片诚心,哀家心中甚是欣慰,不过,毕竟是清净之地,也不好多去,还是哀家来择一名吧。”

    “任凭太后娘娘吩咐。”

    “云母娘娘最是喜欢秋季,多在此间下凡,你们之中,可有人是十月、十一月生辰的?”

    鱼令嫣应声答道:“女便是十一月生辰。”她心中也做了准备,一共就两人来的莫名其妙,不是孟玄音,就该是她了。

    果然,也只有她一人。

    昭定太后满意了,向后微微一仰,又抵上锦缎靠背,下令道:“如此,哀家便命你去吉云楼礼佛,今日就搬过去吧。”

    祁嬷嬷亲自把那串伽楠香木佛珠,和那本《日课经忏》交到鱼令嫣手里。

    “是,多谢太后娘娘厚爱,女领命。”鱼令嫣退下时,心里想着,虽是有些难熬,却也能避开是非,耐心待个三五年,等以后出宫,就能得个极好的名声,也算值得了。就算她伺候在太后身侧,也未必真能讨得她的欢心,倒不如远些。

    其余人多少有些庆幸、同情,亦或是幸灾乐祸,等一同退出寿安宫,回永宁宫的路上,除了孟玄音外,其余人都同鱼令嫣了些好话,甚至连姚若依也对令嫣露了个笑脸出来,尽管她眼里的那份窃喜,怎么都掩饰不住。

    黄昏时分,鱼令嫣正带着伺候她的四人收拾包袱,孟玄音竟然一个人来了,瞧了眼她箱笼里的物什,啧啧叹道:“没想到你鱼家这般富裕,翰林院果然不能觑啊!”

    还没等鱼令嫣回答,便拉着她的手,来到内室,把手里的包袱交给她,很严肃地嘱咐道:“这个你一定要收好,是我多年侍奉佛祖得来的经验,要想诚心礼佛,绝不能少了它们。”

    她表现的神秘又隐晦,鱼令嫣不禁问道:“是什么?”

    “护膝!”

    “那个,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会量力而为的。”

    孟玄音拦住她,硬是把东西塞到她兜里,指着外面正在收拾的三人,用只有两人才听见的声音,道:“我保证你每日跪多少时辰,念几卷经,佛祖都会知道,所以还是收着吧,要诚心啊。”

    鱼令嫣这才没推拒,也跟着她一起看着外面,悄声问:“你佛祖怎么就看上我了?”

    “你问我,我问谁,我还想问怎么没看上我呢?”

    “是啊,你这么虔诚,又这么有经验,真是太可惜了。”

    孟玄音不由叹道:“可不是嘛!”

    果然,不要轻易尝试跟一个人比较脸皮的厚度......

    那夜里,鱼令嫣就从暖香阁里搬到了寿安宫花园的吉云楼里,这是一栋精致的两层楼,底楼正厅设置佛龛,两边都是耳房,用来给伺候的人住,二楼则是鱼令嫣的卧室、书房,还有洗漱沐浴的内房。

    两名宫人,一名叫清风,一名叫解语,太监姓马名顺,别人都称他为顺子。三位都是勤快能干话不多的人,刚到鱼令嫣身边,都是抢着活干,真是格外省心省力。

    安顿过后,次日,鱼令嫣就开始正式礼佛了,辰时就开始诵读《日课经忏》,两个时辰后结束,吃过午饭,休憩一段时辰,再摘抄一个时辰的经书,其他时辰,就自行决定安排。

    也是这,太后娘娘的侄女柔嘉县主带着儿子进宫来了,且要住些时日,寿安宫上下都热闹非凡。

    连鱼令嫣这里都得了消息,隔日,寿安宫又传出消息,是十一月三日,昭定太后要给柔嘉县主和其子办个迎接宴,还邀了刚入宫的臣女们参加,而鱼令嫣并未收到任何邀请,只得留在吉云楼诵经。

    鱼令嫣莫名就想到了那日在花园里帮过的少年,她忽然明白了,为何自己会被太后安排礼佛,那日的少年,应该就是柔嘉县主的儿子。

    不过她也不觉得可惜,十一月三日,正是她十一岁的生日,她才不愿意去那里找罪受,宁愿待在吉云楼里,安然自在。

    她那日起的格外早,尽快完成了功课,又给家人和自己各念了三遍长寿经。然后独自一人去外面转转,透透气。

    吉云楼周围很是偏僻,无花,皆是怪树,有一棵松树背面,竟藏了一块被砍平的树桩,跟这棵松树连为一体,乍一看,就像个然的摇椅。

    鱼令嫣把披风解开,铺在树桩之上,而后背靠蓬大的松树,依偎在上头。

    午后明媚而恣意的阳光,透过松树的针隙,洒在她身上,不知不觉,她便眯起了眼睛,睡了过去。

    她睡的香甜,忽然听见有人在话,她闻声而动,“是谁?”

    声音顿时停止。

    然后厉氏就提着阿眠出现在她眼前,对她嗔道:“嫣姐儿,别睡了,再睡阿眠就不要你了。”

    鱼令嫣有些着急,“怎么就不要我了?”

    “你走时他还在睡觉,醒来以后就要你,我同他你走了,他还偏不信,到处找你,怎么都见不到人,就开始大哭,好家伙,咱们西院的屋顶都差点没被掀翻了,直到哭哑了嗓子。你他这么的人儿,怎么就能这样在乎,明明我都忍住了,却都被他带了出来。嫣姐儿,你才走了几日,我们便都想你了,想的厉害。”

    鱼令嫣鼻尖酸的厉害,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哽咽道:“我也想的厉害。”

    厉氏轻轻地把阿眠放到她怀里,温柔道:“你难得回来一趟,怎么也得好生安抚一下他。”

    鱼令嫣惊喜问道:“我回家了?”

    “阿眠”哼了一声,本不想理姐姐,可见到她的眼泪,又忍不住转过头来,手一挥,想拭去她的泪。

    鱼令嫣激动万分,稀罕地抱着他亲了几大口,却被他狠狠推开,“阿眠”竟然会走路了。

    她连忙起身要追上去,却碰地一声,载到了地上,原来方才都是梦。

    她一睁眼,就瞧见眼前站着一人,正是那日在大石头上见到的少年。

    他掩着嘴和脸,瞪着她的双眼,满是惊愕、愤怒,还有一丝拼命掩藏的羞臊,就好像被谁轻薄了一样。

    卧槽,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鱼令嫣揉揉眼,甩甩头,不断做心理建设,她一定没有亲到他,他也一定不是太后的侄孙,太后一定不会知道这件事。

    这一定是梦,梦中梦,她根本就没醒过来,一定是这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