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第三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35.第三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每个人都有自己宝贝的东西。

    就算是阿眠这个还不到一岁的宝宝, 也已经有了离不得的宝贝,那就是他那条羊绒毯子。

    那股熟悉的 、令人心安的 、奇妙的味道,是他在这世上最喜爱的味道, 它可能没有娘亲身上的奶香 、姐姐身上的清香好闻,可它对阿眠而言, 就是独特的 、难以割舍的存在。

    申锦也有这样一条手帕,不知道谁给他做的,也不知陪了他久, 反正自他有记忆开始,他就离不得它了。

    他非常喜爱上面的味道, 从不让别人触碰或是清洗这条手帕, 就算是他爹娘也不成。从到大,每日都要闻上好几次, 尤其当他浑身难受的时候,一闻这个就能平复心情, 特别管用。

    不同的是,时候,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嗅,想闻多久都可以。

    长大后, 他就只能拿个荷包装起来,私下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地闻。因为他知道这是异常的行为, 传出去可丢人。

    什么是异常的行为?

    他这样的, 就是异常的行为。

    其实申锦心里什么都清楚, 什么都明白,自他懂事开始,所有遇见过的人,每个动作 、表情 、神态 、言语,他都能记住,每个人对他是什么态度,他也能敏锐判断,他自己欠缺的是与人相处的热情,还有行动力,他只要一紧张,就会浑身难受,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他也不会多做什么,就是发作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僵直了不能动,话也不能,可偏偏他脑子是清楚的,却无力改变,只得等这一波难受过去。

    而现在,寿安宫花园的一处浅溪旁边,他又发作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由于他经常陪母亲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他也比较熟悉寿安宫里的地形,尤其是花园这充满乐趣的地方。

    他甩开宫女后,便独自一人,来这溪水旁,躺在一块硕大平整的石头上晒太阳。

    阳光明媚,照得他暖阳阳,顺意极了,他情不自禁,从怀里掏出那个荷包,取出心爱的手帕,细细地轻轻地嗅起来。

    可惜好景不长,五官敏锐的他,猛然间感受到,有人在附近偷窥自己,于是手握手帕,迅速起身,往前一看,竟然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女孩的眼睛,晶莹明亮,似和煦的阳光般温暖,樱桃嘴微微一张,稍显惊讶。

    申锦的脸颊泛起阵阵热意,心道,她不会看见刚才那一幕了吧。

    于是在紧张、羞耻和慌乱的促使下,他马上从岩石上一跃而下,谁知,着地的时候,右脚崴了一下,整个人受不住力而前倾,眼看要摔倒。

    摔一跤没什么,大不了磕破皮,被娘责备一番,前方是浅浅的溪流,倒进去,大不了浸湿衣服,这也没什么。问题是他右手心里,握着手帕呢,要是也浸了水,丢掉了气味,可怎么办?

    绝对不能摔倒!

    关键时刻他及时反应,踉跄着前进了几步,稳住了重心,好歹没摔倒,手帕也好好的,只是他准备离开时,竟然开始浑身不适,发作了起来,整个身体稍稍前倾,微微弯腰,僵硬在那里。

    他一抬头,就望见对面那女孩,本来略微张开的嘴成了圆形,眼睛也明显睁大,直瞪瞪地看着他。

    真是糟糕透了!这是他头一次在宫中发作。

    瞅什么瞅,怎么还不走,不走他放松不下来。不,走了若是叫来旁人,他还没恢复,岂不是更丢人了,太糟心了!

    鱼令嫣没想到竟然能在寿安宫的花园里,遇见一位少年,瞧那身装扮,肯定不是太监。

    宫里应该没有皇子,这里怎么会有男孩呢?

    第一次逛个花园就让她碰上了,果然不能独自一人来到人少的地方,或者干脆就别出来,少招惹是非。

    原来今上午,她和其余七人跟着杭嬷嬷学习了规矩之后,杭嬷嬷见气不错,便建议她们可以到花园里散散心。

    这是扩大了她们的活动范围。

    都是十余岁左右的女孩,童心未眠,都一同出来晒晒太阳 、吹吹风 、赏赏花。

    现在还未到十一月份,气还不算冷,芙蓉 、菊花 、茶花 、月季都开的旺,令人赏心悦目,有几人还拿着团扇,到花丛中扑蝶去了。

    令嫣其实并不想去,因为桂花也还开的旺,她怕不心吸了花粉进去过敏,但又不好做的太明显,只得先跟过去,稍待片刻,做个样子,再离开。

    可一进入花园,就被眼前收不尽的美景给吸引到了,她不愿就这样走了,用巾帕捂住口鼻,四处寻觅,终于让她找到一处没花的地方,这里遍布怪竹和形态各异的岩石,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有一种苍穹的美感,别具一格,引人入胜。

    她正想找一处大石头坐下来,好生欣赏一番,就见到了石头上躺着一位少年。

    他感觉很敏锐,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自己,迅速坐起身来,这才让令嫣看清了脸。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长而微卷的睫毛,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真是好俊的样貌。

    似乎还有些眼熟,仔细一想,眉眼间竟有太后娘娘的影子,难道是太后娘家的孩子,这倒是能的通了。

    这稍微一恍惚,那少年豁地蹦了起来,竟急冲冲要逃走。

    令嫣心道,逃什么逃,该慌的人是她,一个不明身份的外男,对她这种未婚姑娘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她才应该避开,以免惹祸上身,正准备转身,就瞧见了少年在那一系列的动作之后,顿住,不能动了。

    前世是心理医生的鱼令嫣马上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异常。

    突发性全身僵硬,不能言语,眼珠子在动,人应该是清醒的,这是紧张性 、心因性木僵,还是自闭倾向合并适应障碍,又好像都不是,鱼令嫣产生了浓厚的探究兴趣。

    他现在应该十分恐慌和害怕,他需要帮助,自己的帮助。

    可这里是寿安宫花园,这少年也不知是谁,要是因此惹了祸可怎么办。

    她是个心理医生,帮助患者,是她本能的反应,也是她的职业操守。虽然她也不知道,穿到古代,早不干这行儿了,还要职业操守干什么,但眼下并无他人,少年又这么接近溪水,而且他应该也不能出这些事,鱼令嫣最后还是选择上前帮忙。

    她慢慢接近他。

    而申锦此时的内心:她为什么要走过来,越来越靠近了,别过来,快离我远点。

    鱼令嫣走到申锦身后,从后面拿出一枚玉佩,在他的眼前规律地晃动,一边轻轻抚着他的背脊,一边:“我是来帮你的,你不用害怕,来,听我的吩咐。”

    申锦被触碰的瞬间,心开始猛跳,耳尖变得通红,人都要冒烟了,心道,她明明是个姑娘,怎么能,怎么敢,怎么可以碰我呢?还有没有羞耻心!

    然后鱼令嫣的声音按特定节拍出,很快吸引了他全副心神,他渐渐闭上了双眼。

    “你眼前一片黑暗,现在,回忆到你以前一个放松快乐的时刻,想想是谁让你放松,你脑中浮现了谁,就把我想像成那个人。”

    申锦很快进入了角色,脑海中浮现出,年幼时,奶奶抱着他,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哄他入睡的场景。啊,奶奶在这里。

    “我手所到之处,便能让你松懈,手到哪里,哪里便能动弹。”

    鱼令嫣的手在他的背脊 、肩胛和手脚关节处轻轻游走,最后轻拍关节之处。

    慢慢,申锦的背直了,双肩放松下来,手指也松散开了,那只手帕也随风飘动,坠入了溪水里。

    他却浑然不知,只以为是奶奶在哄他入睡,渐渐就放松了身体,俨然要睡着了,身子变软后,有前倾的趋势。

    “方才你做了个梦,现在你要醒了,我打响手指的那一刻,就是你睁眼之时,睁眼就要忘记方才的梦。”

    罢,鱼令嫣扶稳他,打了个清脆的手指,然后就快速后退几步,准备走了。

    好久没有做过催眠了,而且以前做过的也不多,这少年是属于很配合的那种,做起来很不费力,而且看起来也很成功,做完真是发自内心的愉悦,果然人还是需要成就感。

    鱼令嫣没想到的是,那少年不同于她以往遇到过的任何病例,他虽被成功催眠,恢复了正常,却没有忘记这一切。

    申锦缓缓睁眼开了眼,松了松筋骨,动了动手脚,然后望望女孩离去的背影,心里很是震惊:这妖女到底是谁,竟然有这种本事!

    从到大,他娘为了他这身毛病,不知操了多少心,给他请了多少大江南北的名医来看,也无一人能帮他纠正,他们甚至连毛病都讲不清是什么,只道是臆症,只会开些安神宁人的方子,没有谁,能像她方才那样,就像是给自己施了妖术一样。

    他本能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可刚要起步,才发现,他的手帕不见了。

    他回想起来,好像是方才那妖女让他放松的时候,丢开了手,到了......溪水里。

    申锦痛心疾首,连忙拾起来,可心爱的手帕,被溪水浸湿,闻起来,已没有了以前的味道。

    真是特别悲伤和愤怒!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