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第三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34.第三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鱼家诸人被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 愣愣地跪在地上,脑门里全是疑惑,心中问着, 这怎么可能,不是该去太孙府上, 怎么去侍奉太后了?

    还是鱼老太爷先反应过来,磕头拜道:“谢主隆恩,微臣感激涕零。”

    余人也跟着照做。

    闵公公亲自扶起他, 笑道:“老翁公请起,鱼大人快来搭把手, 其余人也都起了, 哪位是四姑娘?”

    鱼令嫣迅速从第二排出来站定,而后不慌不忙地走到他们身边, 低头回道:“女便是,见过闵公公。”

    闵公公满意地点点头, 亲自把圣旨交到她手里,夸赞道:“毕竟是书香门第的嫡女,行止就是稳妥,瞧瞧这通身的气派, 怪不得能有福气到太后娘娘跟前服侍,真是恭喜姑娘了。”

    “女感激不尽,多谢皇上恩典。”罢, 捧着圣旨, 缓缓倒退至原位。

    鱼老太爷和鱼恒拱手请道:“舟车劳顿, 辛苦诸位,还请移至厅室,喝些茶水,解解乏。”

    送旨素来是肥差,其中的道行大家都懂的,闵公公等人自然不会推拒,一群人拥着贵客们入堂。

    女眷们先行退了。

    鱼家父子于厅室应付,并命管家取来谢礼,明面上每人五十两的银子,暗中又悄悄塞了个香囊给闵公公,没被拒绝,才下去:“这是新得的武夷岩茶,公公请用。也不知我这个孙女入了哪位菩萨的眼,能得这个机会,去太后娘娘跟前伺候,实乃鱼府之幸事。”

    闵公公吹一口茶气,才回道:“老翁公的长孙女给太孙生了长子,想必也对几月前发生的事情有所耳闻。祁侧妃含冤去世,太后娘娘心疼的很,郁结于心,久病不愈。皇上仁孝,为解太后娘娘的郁气,便想招些灵慧的臣女们,进宫陪太后娘娘话,逗逗趣,让她老人家开怀大乐,那就是立下大功,必是要重赏的!”

    “不知可有几位姐有幸被召见?”

    “一共是八位,今日辰时就出了门子,而今戌时已过,才送到贵府这最后一家,其中有两位,还与您家沾亲带故。一位是您的亲家长信伯肖家中的嫡女,一位是逍遥伯姚家的嫡女。”

    看来这事跟太孙关系不大,可问题来了,太孙那里,该如何交待?

    鱼老太爷和儿子对视一眼,得出一致结论:圣旨已下,君命不可违,太孙那里,若是要人,只能把令娆送过去抵了。

    令嫣回到自己屋子,想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她又拿出那装着桂花粉末的瓷瓶,本想直接丢弃,思考一番后,又拿出个锦囊收好。做完这事,她立即奔去了厉氏那里。

    而在这之前,厉氏正在询问厉嬷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厉嬷嬷知道的事情其实并不多,而这些,连她也不知何时能够给厉氏听,总归不是现在,不论被问什么,她都是摇头不语。

    厉氏心里像有个猫爪子挠似的,却怎么也解不了痒,明明眼前的人知道什么,却宁死也不肯的,真是难受死了。

    厉嬷嬷劝道:“不论如何,姐儿这是要进宫伺候太后娘娘了。臣女进宫侍奉主子,到了嫁龄,都是放出来匹配,也最多分隔个几年。而且名声还好,四年后的选秀肯定能入,要是运气好,被太后娘娘收为养女,那真是颇的运势,怎么都不愁找不到好婆家了。”

    厉氏想到这里,心里终于踏实了些,抱起儿子,陪他走几步路,道:“恐怕过不了几,宫里就要来接人了,谁知道要几年才能回来,这生辰都来不及过,不行,我得给嫣姐儿办一次才行。”

    因此,鱼令嫣在离开鱼家之前,在她们西院的厅室内,抱着弟弟,由爹娘陪着,吃了在鱼家的最后一次长生面。

    那一夜,令娆竟还厚脸皮过来,要给她一份送别礼,她怎么也不愿收,反道:“我也要恭喜三姐姐,想必我走后不久,你便能达成所愿。咱们都要离开,就不必互相送礼了。”

    令娆还要试探着问一番:“妹妹能有这样的机遇,难道就不好奇背后的原因吗?”

    令嫣其实完全不了解,这背后是什么操作,不过,这也不妨碍,她在令娆面前装上一回,“等你到了某个高度,你自然会知晓,我不争,自然是有理由的。”

    令娆咬咬牙,心道,等着瞧,我必也不会比你差的。

    三后,宫里派了马车来接八位姐,每位姐都可带一名亲信入府。

    与上回鱼令姝去太孙府上时相同,鱼家诸人都来送,唯独阿眠还在被窝当中,梦着姐姐今日要陪他玩什么呢。

    鱼令嫣由厉嬷嬷牵着手,扶着跨上了马车,进门前,最后看了厉氏一眼,见她眼里含着热泪,便马上掀起了轿帘,躲了进去。

    厉嬷嬷关紧了车门,坐在她身旁,递了条巾帕给她,也不劝慰,只道:“姑娘坐稳了,咱们该启程了。”

    永顺三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史记:昭定太后不怏,仁宗皇帝仁孝,因膝下无女,便招贵女八名入宫陪侍太后,太后渐愈。

    *

    皇宫由一道玄门分为前朝和后宫两部分,后宫之中,以太后娘娘所住的寿安宫,最是恢宏。

    八位臣女入宫是为了陪侍太后,自然是要住在寿安宫内。

    鱼令嫣便是这八位姑娘之一,她的马车来的最晚,等进了宫,都黑了,当然,她也是最后一位到的。

    寿安宫格外庞大,甚至还包括了另一座偏的宫殿,名叫永宁宫。

    太后便把她们八人安排进了永宁宫的殿阁,让她们先行整顿,明日再宣见。

    鱼令嫣分到的是暖香阁,不过还没得空进这地儿,便被两位宫女带着去了永宁宫偏南角的一间客室,那里正等着专管她们规矩的杭嬷嬷,以及其余七位娘子。

    屋里鸦雀无声,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落不下,像是无人一般。

    令嫣行色匆匆,进门后却降了脚速,端着步态,走到正中站着的杭嬷嬷跟前,摆出她一套流畅的动作,行了个曲膝礼,低头道:“翰林院选侍鱼恒之女鱼令嫣,特来报会,给杭嬷嬷拜礼,见过诸位姐妹们。”

    坐在左边首位,身穿大红锦缎外衣的女孩,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杭嬷嬷像是一点没听见似的,只对令嫣道:“鱼姑娘,先入位吧,色已晚,明日太后娘娘就要召见各位,我有些细事要交待,还请你们仔细听好,牢记于心。”

    杭嬷嬷话又慢又亮,字正腔圆,格外清晰,声音又悦耳,听了格外舒服。

    “各位都是名门闺秀,从就被悉心教导礼仪规矩,想必定是极好的。只是宫中到底不同家里,定有不同之处,这以后的规矩,我会慢慢教导给各位姑娘。而今,先明日觐见时,该注意哪些事项,做错一件,犯了太后娘娘的忌讳,那不论你是哪家的姑娘,明日就请收拾着回去吧。”

    诸位瞬间就竖直了脊背,开玩笑,要是这样被送回去,岂不是要成为满盛京的笑柄,以后还怎么在盛京贵媛圈里混下去,不能,死都不能够!

    杭嬷嬷接着下去:“首先,太后娘娘不喜欢过于艳丽的颜色,大红大紫,那是绝不行的。”

    而后便轻轻瞥了红衣女孩一眼,虽未指名道姓,却也让她僵了脸。

    “其次,太后娘娘十分不喜欢别人擦脂抹粉,尤其是香粉味儿,她老人家闻不得一丝,各位姐描个精神一点的眉头,就甚好了。”

    杭嬷嬷又看了红衣女孩一眼,道:“最后这一条,想必你们定不会犯,可我还要提醒一下,绝不能在太后娘娘面前,露出不敬的态度和言辞,绝不能抢话儿。不然,可就连家都难回了。”

    红衣女孩这次总算没敢露出不满的表情。

    杭嬷嬷又道:“如此,奴婢便退下了,各位姐多会儿话,各自熟悉一下,总不好连人都对不上。”

    她一走,姑娘们便开始着话儿,唠唠家常,她们多是盛京的拔尖贵女,彼此之间早有往来,也都熟悉的很。

    只有两人被排除在外,鱼令嫣也是其中之一,而她右手边的少女,则是另一位。

    同是涯沦落人,两人相视一笑,同时默契地开口。

    “不知姐姐怎么称呼?”

    “孟玄音。”

    如此简单明了,让令嫣有些措手不及,险些忘了接下来的辞。

    孟玄音似是明白了她,爽朗一笑,道:“令嫣是吧,你可知,我们这八人,有两人来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鱼令嫣表示,她已经知道其中之一是谁了。

    孟玄音逐一指过那几人,道:“那穿红衣的,可是皇上唯一的姐姐,乐昌长公主殿下的幼女,去年刚被封为端敏县主的赵幼仪,年十一。”

    “而她身旁的蓝衣女孩,名叫殷如雪,年十二,是殷国公府大房嫡女,她嫡亲姑姑嫁给了安凌王为妻,有个堂姐是太孙侧妃,你恐怕也听过殷侧妃的名头。”

    “她下手那位殷勤地陪着话的,叫肖芸茜,跟我一样大,都是十三岁,是长信伯府的嫡女,来你们还算亲戚呢,她嫡亲的哥哥娶的可是你姐姐。不过来也怪,她们肖家比起嫡子,倒更看重嫡女,还有庶子的前程。”

    孟玄音又悄悄在她耳边补充道 :“这两位的家族都是安凌王一系的,而且她们,应该都是给安凌王备着的,这位爷到现在还没个孩子,真是奇怪。”

    鱼令嫣不解,“不对呀,那肖家的倒也算了,殷如雪的姑姑不是嫁给了安凌王为妻,这不乱了辈分,怎么能行?”

    孟玄音狡黠一笑,回道:“姑侄两个伺候一个男人,在家算得什么稀罕事。”

    而后她继续介绍下去,“而肖芸茜左手边那位拥有绝色倾城之貌的女孩,叫薛逸水,年十三,是阴山侯薛家的女儿,长的这般美,估计是薛家为皇上准备的。来,她家还与我家有些仇怨呢。”

    显然这仇还有些大,孟玄音盯着薛逸水的脸蛋,看了许久,才记得把目光转到右手边头一位,道:“这位来回看了你四次,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鱼令嫣可熟,回话道 :“逍遥伯嫡女姚若依,比我一岁,刚满十岁,她应该是咱们之中最的了。她和我的母亲是堂姐妹,她哥哥曾与我订过亲。后来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解除了婚事。”

    孟玄音被逗乐,嘿嘿一笑,道:“看来逍遥伯的出身,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鱼令嫣问道:“那你右手边的姑娘是?”

    “吏部尚书嫡女曹莹,年十二。”

    好嘛,县主 、旧勋 、新贵 、权吏,还有她这个书香门第的女儿,就差皇室血脉了,召人陪太后个话,就能凑出两桌麻将,皇上果真仁孝啊。

    “你,你出现这里,是不是挺突兀的?”

    何止,鱼令嫣觉得自己的出身,和这些贵女们之间,不是差了一星半点,怪不得她们要不平,别人暂且不,姚若依那双眼睛都要瞪出火焰了,显然对自己的到来,很不服气。

    最后只剩下孟玄音了,她发现了令嫣探究的目光,回道:“没错,剩下一人就是我了,你难道真不知道,我姓孟,那个满门抄斩的孟国公府,就是我家,我家如今只剩我一人了。”

    鱼令嫣从没见过,哪人能把这般凄惨的事情,的这样轻巧,就似从未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孟玄音问:“你可是疑惑我为何能活下来?”

    鱼令嫣摇摇头,抬眼看她身上的庵服。

    孟玄音却会了意,回道:“我曾祖母是文宗皇帝唯一的嫡公主,纯悫大长公主,华潼之乱时,我父亲这一脉还是保了下来,我当时还没出生,也没真经历过这些,后来母亲和父亲相继去世,家里没了人,我便去了袖云庵,带发修行,好歹有口饭吃。本以为这辈子就要伺候佛祖了,谁知还有这际遇,看来是佛祖看透我佛根不清净呢。”

    可明明在庵堂之中,却能知晓这么多事,还敢毫无顾虑地告诉她这个初次见面的人,这位也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孟玄音似乎看穿了她,意味深长地笑道:“咱们两个这样的处境,可得互相帮助呀。”

    戌时的梆子这时候响起,外面候着的宫女们鱼贯而入,等着领着她们回到各自的阁殿去。

    鱼令嫣回到暖香阁时,厉嬷嬷已把东西都收拾妥当,还给她准备好了洗澡水。

    睡觉前,她把其余七人的事,都同厉嬷嬷了,还问道:“嬷嬷,我与她们差距甚远,为何会选进来,难道还是为了太孙长子?”

    厉嬷嬷一边准备着她明日穿的衣裳,打扮的首饰,一边回道:“不是,若是如此,皇上何不直接把您指到太孙府中,就算您年纪,给个女官也使得。”

    “想不出来,我到底为何而来!”

    *

    隔日清晨,令嫣穿了一件玉色云雁锦衣,外披一件月牙白缎绣氅衣,梳了个简单的垂鬓分肖髻,只戴了个珠花簪子,就准备好了。

    在厉嬷嬷的陪同下,来到永宁宫门口,等着集满了人,便一同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谁人也不敢懈怠,很快便齐全了,按昨日的座位,排成两排。

    一眼望去,全是白色 、浅蓝 、浅黄、粉色之类的素色,孟玄音更是直接穿着庵服,全是素面朝,全没个香粉味儿,真是素净的不能再素净了。

    杭嬷嬷很满意,在前头领行,穿过永宁宫门,进了寿安宫内,七拐八绕,才到了昭定太后所在的厅房门前。

    “启禀太后娘娘,奴婢把八位姑娘带来了。”

    幽幽宫门被打开,从内室传来一股淡淡的檀香,寿安宫掌事大嬷嬷道:“太后娘娘有旨,还请各位姑娘进去。”

    八位姑娘跪成两排,规规矩矩地磕头叩首,齐声道:“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都起来,站成一排。”

    昭定太后虽年过五十,可却保养的尤其好,声音清脆悦耳,听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众女忙起身按次排好,站成一排。

    “抬起头来,让哀家仔细瞧瞧。”

    她们自然不敢与太后娘娘对视。

    “抬眼。”

    各有千秋的八双眼睛,同时看向雍朝最高贵的女人,然后她们都惊住了,鱼令嫣也是。

    在她猜想中,太后娘娘应该是个保养尚得宜,有些沧桑,有些古板或偏执的老太太,而不是这样,怎么能是这样?

    昭定太后瞧着最多三十来岁,穿着一袭淡紫色衫衣,虽无一点图案,却折射出淡淡光辉,穿在身上,尤显身形。

    她梳了个爽朗大气的高椎髻,头上连一件首饰也无,肌肤白皙胜雪,娟秀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瑰丽眼眸。

    她背抵在锦缎靠背引枕上,右手戴着一串紫檀柳,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八人,眼角微微上挑,朱唇轻抿,似笑非笑,别有一股魅人风情。

    这样的颜色,这样的气派,的确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来修饰,怪不得她也不喜欢这些。

    昭定太后看够了,原本慵懒的眼神,突然显出几分凌厉,问道:“玄音,你怎么穿成这副样子?”

    孟玄音竟也不畏惧,直言道:“回太后娘娘,女在袖云庵修行多年,只有庵服。”

    “祁嬷嬷,去给她准备好东西,毕竟是纯悫大长公主的血脉,万不能怠慢了她。”

    “是,奴婢遵旨。”

    昭定又问道:“哪个是姚家的姑娘?”

    姚若依应声出列,声回道:“回太后娘娘,女便是。”

    她身形有些畏缩,声音还带着颤音,胆的模样,惹人不耐,不过,昭定太后还是忍着问候道:“你父亲和哥哥可好?”

    姚若依声音比之前大了几分,只是更低了头,“父亲依旧如前,哥哥的书,读的更好了。”

    端敏县主赵幼仪等人在心里不由嘲笑,半路出家,就是不成,瞧这上不得台面的模样,就算是皇上的血脉又如何,阿斗就是阿斗,怎么都扶不起来。

    昭定让人退下,又扫了余下六人,再问道:“哪位是鱼家的姑娘?”

    令嫣出列,见前两人没行礼,也就不多做了,朝太后娘娘莞尔一笑,“回太后,女是鱼氏令嫣。”

    昭定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良久才道:“你倒是个有意思的。”

    “多谢太后娘娘夸赞,女不敢当。”

    昭定给了个退下的眼神,令嫣便默默站回原位。

    剩余之人,心中也满含期待,盼着等着太后的询问。

    只可惜待令嫣退下后,昭定便称自己有些乏了,并命众人散了。

    等她们退去,昭定只留下了祁嬷嬷,问道:“还没查到那丫头的来路?”

    祁嬷嬷摇头,回道:“本来太孙长子多病,这丫头的八字能压住,鱼家准备要送她去太孙府上的,谁知皇上竟然把她召入宫来伺候您。奴婢想,莫不是皇上在外面惹的风流帐吧,送到了太孙府上,做了太孙女人,那也未免太不合适。”

    “反常必有妖,给我再查下去,鱼家那头应该没问题,给我查她母亲那边。”

    “是。”

    “对了,恕玉倒是许久没来了,没良心的丫头,我病了这么久,也不知多来看我几回。”

    柔嘉县主祁恕玉是昭定太后亲哥哥最的女儿,也是她这一脉,唯一的近亲。

    她年幼失怙,便由昭定太后召入宫来,亲自抚养至出嫁,对无子女的昭定而言,祁恕玉就是她的心头肉。

    祁嬷嬷是看着祁恕玉长大的,一提到她,也满是慈爱,甚至还要帮着辩解一二,“您又不是真病,玉姐儿能不知道。倒是奇了怪了,您以前可没这么念她,有她的消息便成,几个月,半年,见上一次都成,现在却不行,月月都要见。”

    昭定有些无奈地叹道:“以前是真不稀罕孩子,况且我也没这个命,现在不成了,年纪到了,心里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空落落的。”

    祁嬷嬷深有体会,不由叹道:“这日子真是太快了,一眨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玉姐儿本来的一团,现在儿子都十一岁了,不服老不行啊。”

    “锦儿上次生辰时,我同皇上给他讨了一枚同恕玉一样的通行令牌。要是恕玉不能来,把锦儿送来也成,只要不带上她那个相公就好。”

    祁嬷嬷扑哧一声笑出来,“您要是真想见,我明日就传个令下去,让玉姐儿带着公子来见您。”

    “不了,以她相公惹事的能耐,没多久就要过来了。”

    *

    昭定太后料事如神,没过几,嘉柔县主祁恕玉便带着她唯一的宝贝儿子申锦进宫来了,目的嘛,自然是为了她那个爱惹事的相公—申钰。

    申钰是申国公府二房嫡长子,他爹就是盛名远扬的仙才申锐。

    每个才的背后,总有那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申钰于申锐,就是最佳典型。

    申钰这孩子,其实并不坏,吃喝嫖赌啥的,那是绝不会碰的,多靠近一些,都要自戳双目。

    问题是,他的品性太高洁了些,要求还有点高,不仅对自己严格,还时刻监督着,他周围的所有人。

    鱼令嫣对他的形容很贴切,这是生拥有清道夫使命感的大愤青啊!

    关键是,他并不平庸,还挺有才的,可惜只表现在攥写抨击别人的策论上,可以引经据典,把你一生的丑事描写的绘声绘色,让你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全家埋了,他就是有这个功力。

    但他周围是什么圈子,那可是雍朝最顶尖的贵族豪门,最不乏藏污纳垢之事。

    张家的狗咬死了李四家的仆人,不过人家态度诚恳地陪钱了,李家也完全接受了道歉,不肯要钱,被申钰知道了,直接怒骂道,视人命如草芥,两家都是垃圾!

    王家在西原出现雪灾时,给老太太办了个盛大的八十大寿,被怼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狗,王大贪虫,垃圾!

    还是雪灾的事,孙家家主豪掷十万两,购买物资运送过去赈灾,被发现粮食参杂霉坏的陈米,填塞棉袄的棉花竟然是潮的,被申钰喷道,无耻人,假仁假义,虚伪至极,垃圾!

    他不仅自己要喷,还要把事情散播出去,让下的黎民百姓跟着一起喷。偏偏他是仙才的儿子,不管他做什么,都有士林才子们在后面推波助澜,每次都要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一旦被他盯上,抓住证据,就准备臭名远扬吧。

    圈子里的人,谁家没有点破事,谁特么能受得了。

    可人家是申国公府的嫡子,老爹是仙才申锐,老婆是县主,背后靠山是太后娘娘,一般人都得罪不起。

    基本除了他老婆娘家,以及家没过,他连自己申家都没放过,真是特别凶残。其他权贵,更不用了,真是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

    申锐这样显赫的声名也经不起他折腾,跟在儿子后头收拾烂摊子。

    大家惹不起,又看在申锐的面上,暂不与他计较,都把他当成疯子看,按理,他应该也不会惹祸上身。

    谁知,这凶残的货,竟然不按常理出牌,他可能觉得一般人已不能满足他了,便决定要来些惊险刺激的。

    他竟然抨击了逍遥伯姚康安穷奢极欲,纵情声色的糜烂生活,还暗讽了其与仁宗皇帝不可点破的那层关系,并表达了自己对这种纵容与有恃无恐的强烈不满。

    总之,这话传到了仁宗皇帝耳里,他老人家差点没呕出血来,一气之下,直接把人仍进了牢,到现在还没放出来呢,估计要不是顾忌着昭定太后,人早就被收拾干净了。

    申锐马上舔着老脸去给儿子求情,可惜皇上不仅不愿意见他,还让太监传达了自己的愤慨,具体内容如下:申衍之,你不是很能耐嘛,你这么能耐都教不好人?你瞅瞅,你养的什么儿子,他是嫌脖子太长,还是嫌这下过于太平,这次朕绝不会轻饶了他!

    祁恕玉听了,心想这还了得,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儿子进宫去求太后娘娘,生怕耽误了时间,她相公要吃苦头。

    她一见了昭定太后,先不顾其他,撩起了衣摆,就跪倒地上,嚎啕大哭。

    昭定太后很是无语,看不下去,阻止道:“行了,一滴泪都没流出来,你还是给我歇着吧。”

    随后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咱们祁家女人要哭,也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祁恕玉止住哭声,又立刻爬起来,坐到昭定太后身边,求道:“姑母,您可得帮帮相公,他这次惹了大祸,皇上把他拿进牢去了。”

    其实申钰的这次做法,倒让太后有些许为难,毕竟他这次攻击的对象,不是别人,可是姚家。

    人是可以救出来,就是要同皇帝讲和。

    只是,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申钰这人,实在太不靠谱,一点不顾惜双亲和妻儿的处境,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到处招惹是非。

    这次还能回转一下,若是下次捅了弥大错,到时候,谁能救得了他,还不得拖累恕玉。

    昭定太后头一次如此认真地对侄孙女道:“要我帮他也行,但这是最后一次,我不可能一直纵容着他。”

    祁恕玉高兴地回道:“多谢姑母,还是您对我好,我跟您保证,绝没有下次了。”

    昭定太后怎会吃这招,她吃的盐比祁恕玉吃过的米还多,想在她面前耍赖,那是压根不成的。

    “你们合离吧,锦儿也跟你过,他就是个搅事精,迟早要连累你和锦儿,我放心不下。”

    祁恕玉懵了,反应过来后,便收了笑颜,肃容回道:“姑母,恕玉无法答应这事。我与相公真心相对,也不怕害臊,我深爱他,全心全意托付于他。此生只要他不负我,我便永远相伴,不离不弃。人无完人,我脾气不好,还善妒,容不下任何妾室,相公从不嫌弃我,我又怎么能因他这个毛病而离开呢?”

    昭定太后问:“他有什么好的,让你对他死心塌地?”

    祁恕玉回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相公这么多年来只有我一人,哪怕我只生了锦儿一个,他也未曾有丝毫不满。与那些沾花惹草的相比,他可好太多了。更何况,他待人真诚,对家人尤其好,对仆人也好,好到每每公公要教训他,都能被全家人围着拦着阻止。”

    “若不是这样,你以为我能容他这么多年?他就是作,其他也都算了,竟然作到皇上跟前去了。这次必须得给他个教训,不然我怕他记不住,日后再犯。你若是连这也不肯答应,就直接回去,别折腾我。”

    祁恕玉连连点头,“我听姑奶母的,就按您着办。”

    昭定太后这才提出,“你跟锦儿搬进宫来,陪我住些日子,佯装要与他合离,吓唬吓唬他。”

    祁恕玉也知道姑母的脾气,知道她肯改变主意,已是对自己的疼爱,此事是不能变了,她只得同意道:“是,玉儿明日便收拾些细软,进宫来陪姑母住段时间。至于锦儿,他都十一了,这样住进来,怕是影响不好吧。”

    昭定太后不以为意,“他还,而且在我寿安宫里头,又不去其他宫殿,能有何不好,不过几日前进来了八个丫头,避一些便是。”

    “是,多谢姑奶奶厚爱。”

    祁恕玉这才满意起来,笑着问:“锦儿在哪儿?”

    “我见他有些困顿,便让他睡在偏室里,留两个宫人在一旁看着,现在估摸着还在呼呼大睡呢。”

    昭定太后起了身,披了件雪氅斗篷,道:“许久未见皇上,正好趁锦儿熟睡的功夫,过去瞧瞧。”

    祁恕玉忙站到她的左手边,与祁嬷嬷一左一右扶着昭定太后,出了门子。

    *

    而紫宸殿内的皇上,也似乎有所准备,正在书房等着昭定太后的驾临。

    伺候他的大太监班白白禀道:“皇上,太后娘娘带着嘉柔县主到了。”

    话刚出口,昭定便带人进来了,她自然不必等皇上宣见的。

    祁恕玉忙对皇上磕头行礼,“恕玉参怜皇上,皇上吉祥。”

    仁宗挥了挥手,示意她起来,而后便给昭定太后让了位置,拱手道:“儿子许久都不曾有机会给母后请安,还请您原谅儿子不孝。”

    昭定太后在不喜的人面前,素来不愿废话,她也从来不掩饰这点,回道:“行了,祁侧妃的事就此揭过,皇上这次便饶了恕玉的相公吧。”

    仁宗爷却完全跟她相反,生喜欢与对头相磨,而今他占着主动,哪会轻易答应,“不知母后可还满意儿子给您送来的八位臣女?”

    “皇上挑的人当然是极好的,只是别人家的孩子再好,哪比得上自己家的,我这一脉,只剩下恕玉这一个相近的,从在我身边长大,皇上也素来疼她,这次便多宽容一次,饶了她相公吧。”

    仁宗提起这申钰,就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儿子难道还能故意为难辈吗?是这子实在太过分,要不是看在您和恕玉的面子上,朕早就亲手削了他!您他做这些个混账事的时候,怎么也不顾忌一下朕的忌讳。”

    “您真严惩了他,不就做实某些事了,谣言就会更猖獗,非要闹的满城风雨才罢休?”

    仁宗恨恨然道:“这子就是欠收拾,就该给他点苦头吃吃,不然下次,指不定要怎样混账呢。”

    昭定回道:“哀家也是这么认为,也下了决心,当初是皇上把恕玉赐给了他,现在哀家想求皇上给她们合离吧,这样的人,连哀家都怕。”

    祁恕玉神色有些惊慌,忙看向太后,显然有几分害怕。

    太后不动声色地阻止了她。

    仁宗收敛了神色,不仅没答应,反而道  :“俗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他虽不好,却也没做过对不起恕玉的事,更何况两人还有个儿子,怎能离就离呢?”

    “哀家可不管这些,哀家只知道,皇上这次要是惩他,以后人人都要喊打他了,还请您先给他们夫妻合离,不要连累到哀家的恕玉。”

    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就是仁宗爷此时的感想,他只得松了口,“朕知道了。”

    “姚家那里,还请皇上帮哀家和恕玉道个歉,咱们也实属无奈。”

    仁宗最后还是宣见了申锐,又亲自把他了一通,发泄了心头郁火,并同仙才索要了几副罕见的墨宝,才放了人申家父子俩。

    申钰大爷在牢里好吃好睡了两,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皇宫,一根头发丝都没掉。

    而当皇上与太后娘娘以及嘉柔县主话时,祁恕玉的儿子申锦,突然从睡梦中醒过来,他素来是个喜欢沉静在自己世界里的孩子,最不喜与人话交流。

    他若想做什么,谁也拦不住,那看守的宫女们也不敢多阻止,见他出了门,便都紧紧跟在后头。

    然而,申锦非常聪明,他很快就甩开了这些陌生的随从,独自一人,摸索着,走进了寿安宫的花园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