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第三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33.第三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西院西稍间,令嫣的屋子里,姐妹二人相对而坐。

    令娆问:“四妹妹在想什么呢,这般入神?”

    令嫣回道:“最近身上起了疹子,我在想是如何引起的。”

    令娆的手指,在自己带来的包袱上打着转儿,眼睛则盯着手指转悠,难得放缓了话的速度,“可是吃坏了东西?”

    “应该是过敏,这么些年,我也只对桂花敏感过。”

    “而今是桂花的旺季,到哪儿都能闻到桂花的香味,不心沾上,发些疹子也实属正常。”

    “正因为过敏,也格外防范,不光是我,这西院里伺候的其他人,也都十分心,咱们可没有丝毫跟桂花相关的东西,今年,我连门也没出过,怎么会中招呢?”

    令娆终于抬头,与令嫣对视,眼里含着无辜的笑意,手却捏紧了包裹,道:“确实有些奇怪,兴许你也对其他东西过敏,却不知道呢。”

    令嫣瞪大眼睛,一对眸子紧盯着她,似要把人看穿,:“我思来想去,发现同往年不同的地方,便是你了。这些来,你仿着我的玲珑局,做了个新的出来,是改良了,更好玩些,经常要带来,让我陪玩。”

    “四妹妹这是何意?”

    “听我完,我做了个猜想,有人在新的玲珑局上,动了手脚,比如,用桂花粉末或是桂花水浸过这些用具,而我玩过几次,接触过几次,岂不是容易过敏?”

    令娆大笑出来,“妹妹笑,这桂花的香味可明显,难道还闻不出来?”

    “总有可以遮掩的法子,刘嬷嬷就,把铜芸粉末按一定比例与桂花粉末相混,能互相抵消气味。”

    令娆干脆把包袱抱入怀中,“四妹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姐姐可否把你包袱中,漆盒装着的玲珑局拿出来,我让刘嬷嬷去验验。也不是我不信你,就怕你被别人利用了。”

    “若是我不肯呢?”

    “姐姐何必逼我,咱们西院,最不缺的,就是孔武有力的嬷嬷,而你又只是一人。”

    令娆反问:“你想怎么办?”

    “我想知道,你如何得的法子,具体是怎么做的?”

    “我知道你对桂花过敏,便收集了许多记载桂花的书籍,翻遍了才找到有用之处,先用铜芸粉抵消桂花的味道,泡成水,浸泡玲珑局的用具。等你接触了,引发轻微的过敏过后,今日再加入一味促剂百蜚,如此便能放大十余倍的功效,能让你大病一场。”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

    终究是令娆更沉不住气,问道:“你不问我为何要这么做?”

    “这很难猜吗?咱们八字都重,我病了,自然就是你了。”

    令娆干脆放开了拘束,敞开来道:“四妹妹,我知道你和你娘不稀罕什么进太孙府的机会。你是嫡女,舅家也得力,也少不了丰厚的嫁妆,你自然有大好前程。可我不一样,你看看二姐姐,她嫁的什么人,连嫁妆都是你母亲出力讨的,我又能好到哪儿去,怎么能不为自己多筹谋一些。”

    令嫣觉得着实可笑,冷言问道:“所以你便算计到了我头上,要学鱼令姝,踩着我,去那太孙府?”

    令娆略微撇了撇嘴,显出几分不忿,“明明算出来咱们八字都压的住,明明我才是最适合的人选,明明你都不想去,就算是这样,机会也不给我,何其不公。”

    “你以为那是什么好地方,连个妾都不是,进去了,还不知道能活成何样?”

    令娆却满不在乎,甚至还有些兴奋,回道:“那是太孙的府邸,太孙可是未来的子,若是把握住机会,怎知不能一步登。而且,不试一下,怎知不行?”

    令嫣这才明白,这位骨子里是个不安分的投机者,生爱赌的人,除了自己在乎的事,自己的目的,其余皆可抛的人。

    令娆又道:“人活一世不易,怎么能安于现状?我是个庶女,就要一辈子被你们这些嫡女压在身下,永远比你们矮一头吗?”

    令嫣眼里燃起了无法遏制的怒火,“不是你自己的身子,你当然不在乎,受险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怎么想,怎么走你的路,那是你的事,别人无法置喙,可你不该为了达成目的,就来害我,害别人!”

    令娆有些讪然,移了视线,声回:“那书上了,只是加重过敏,并未会致命。我想去,你不想去,如此做了,既能帮你,也能达成我的目的,岂不是互利的事情。四妹妹就是心太软,有时狠不下心来做事。”

    而后,又瞧着令嫣的脸色,补充道:“不过还是被你发现了,而今落在你手里,你想怎样都成了。”

    令嫣反复回想着她的话,最后却道:“你想去,行,我来成全你,把你加了促剂的桂花粉末给我。”

    *

    鱼令嫣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把玩着手里的瓷瓶,里面装着,可以诱发她严重过敏的桂花粉。只是量不好控制,用少了怕效果不够,用过了头,成了过敏性休克,那可就危险了。

    这是一场赌博,赌赢了,她生一场大病,躲过这一灾,再好不过,赌输了,她可能丢掉命。

    她觉着,前一种可能更大,心中更偏向要赌,刚准备开瓶,却听见厉氏惊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嫣姐儿,阿眠会叫人了,快开门呐!”

    她慌慌忙忙收起瓷瓶,起身开门。

    厉氏双手夹住阿眠的腋下,提到女儿面前,哄儿子道:“阿眠,姐姐在这儿呢,快给姐姐露一手。”

    阿眠故意撇开脸,显然在生令嫣的气,家伙在责怪姐姐最近都不在他身边,连令嫣要抱都拒绝了。

    不过他今太厉害了,心里终归是自豪的不行,才过了一会会儿,就忍不住炫耀般地吐出一个字:“巴!”

    然后家伙还用余光瞟着姐姐的反应,特别特别在意。

    令嫣果然很惊喜,她振奋地夸赞道:“咱们阿眠实在是太厉害了,姐姐最喜欢你啦!”

    阿眠可乐呵,顿时露出个大笑脸,还主动伸手要姐姐,刚被抱入怀中,他马上把额头贴到了令嫣的额头上,乖巧地继续道:“巴......”

    令嫣没忍住,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大声嚎啕起来。她决定,还是过了今晚再,她要好生再陪下娘和弟弟。

    阿眠急了,手不停抹去姐姐的眼泪,可却不管用,跟不上姐姐生出豆豆的速度,他着急了,窝紧脚丫子,努力憋着劲儿,竟对令嫣喊出来:“姐!”

    阿眠超常发挥,叫了令嫣,是为了阻止她的哭泣,却起到了反效,而且接下来无论怎么尝试,都只能“巴”这个字。

    而等他再次有机会叫声姐姐,已是四年后的事了。

    那夜里,鱼家众人刚洗漱完,准备入睡时,门外竟然传来了鸣锣声,一位身穿深蓝色绣孔雀绸缎的太监,带着几名兵卫,走进鱼家,手里捧着的,竟然是圣旨。

    鱼老太爷和鱼恒,一眼就认出来,这可是御前伺候的闵太监。

    “圣旨到!”

    两人忙把两房人等叫齐,带着全家老跪拜,都在纳闷,难道太孙又去皇上那儿求了恩典?

    “奉承运,皇帝诏曰:翰林院侍读鱼恒之嫡次女鱼令嫣,性资聪敏,温柔谦和,福慧双全,特招入宫,侍奉太后。钦此!”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