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第二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29.第二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进入十月,气转凉,太孙府又传来坏消息,太孙长子再次生病,是感染了风寒,咳嗽不停,又把鱼家大房吓了一跳,生怕这位祖宗烧了热。

    好在最后是虚惊一场,这次是病,吃了七左右的药,就好了。

    尽管如此,鱼令姝的心还是放不下来,自己的孩子才出生了半年,就得了一次大病和病,谁知第三次会在什么时候,他还要受多少罪,每一次都让人胆战心惊,她还能承受几次。

    鱼令姝再三思虑,去求了太孙,把神算弘逸子请到府中为儿子占测。

    弘逸子已过六十,束发盘髻,头戴一顶莲花冠,顶髻用玉簪别住,身穿一身紫袍,登着白布袜和云鞋,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味道。

    他见太孙并未召见,心中有几分不畅,在给鱼令姝行礼时,便有几分漫不经心,显然并不太把这位侧妃娘娘放在眼里,尽管她已诞下太孙长子。

    鱼令姝瞧了出来,面上不显,免了自称,笑道:“先生来了,莫要行礼,来人去给先生搬个座,上先生最喜的雪江松来,易烟,去取来我给先生准备的仙钵。”

    易烟刚准备应承下来,却听弘逸子拒绝道:“多谢侧妃娘娘好意,都不必了,贫道为太孙解忧而来,娘娘大可直接吩咐。”

    明明是个重利的人,却要端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还不是对碟下菜,瞧不上她的出身,可今时不同往日,她如今可是太孙长子的生母!

    鱼令姝强忍不平,遂他的意,开门见山道:“这次请先生来,是想请您为我儿算上一卦,他身子不好,不知可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弘逸子回道:“有些话,贫道得在前头,命局人人不同,能算到多少,是定,贫道也只能尽力而为。”

    鱼令姝不解:“这话为何意,还有先生算不到的事?”

    “命格人人都不同,有人命局袒荡,一望见底,这是最好算的,有人命局却朦胧,算起来如雾里探花,艰难异常,当然,大多数人,介于两者之间。所以不是贫道算不到,而是您的命格能算多少。”

    鱼令姝颔首,吩咐道:“去把大公子抱上来,再把他的生辰八字送来,先生可还需要什么。”

    “生辰八字就不必了,贫道已了然于心,等会儿贫道需给大公子摸骨,恐冒犯贵体,还请见谅。”

    “无碍,有劳先生了。”

    等太孙长子被抱上来,弘逸子恭敬地朝他弯腰行礼,以极快的速度,观了他的面相,摸清他的骨络,而后闭目冥思。

    鱼令姝心中忐忑不安,焦急地等着他。

    约莫一刻过后,弘逸子缓缓睁开双眼。

    “如何?”

    “雾里探花。”

    鱼令姝失望地泄了气。

    弘逸子又道:“不过,身子不好,破解的法子却有的。”

    鱼令姝又燃起希望,激动问:“先生快出来,只要能让我儿康健,什么法子都使得。”

    “因娘娘怀胎时,曾托于贫道算男女与平安,贫道根据您的生辰八字和受孕时辰算出是男胎,早生且艰难。”

    “确实不错。”这也是鱼令姝始终敬重他的原因,这位弘逸子,确实是有本事的人。

    “大公子的命局虽不明朗,可您的却清晰,可由您的来推算一些。”

    鱼令姝问:“哦,我是何种命格?”

    弘逸子只肯两字,“富贵。”

    鱼令姝不甚满意,“我的命局,与我儿的身子有何关联?”

    “简单来,大公子的八字太轻了,而您的八字还不够帮他稳住福气。”

    鱼令姝忧心忡忡,追问道:“这可如何是好,先生方才有破解的法子,该怎么做?”

    “最好的法子,是再认个跟您血脉相近的养娘,陪在身侧,帮着大公子压住邪秽,稳住福气,从夫人的命相看,您该有几个姐妹,不知可有她们的八字。”

    鱼令姝还真就记得清清楚楚,“我有三个妹妹,至于她们的八字,易烟,快拿笔纸来,我亲自写给先生。”

    弘逸子从易烟手里接过纸条,略微瞟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一晃,愣了片刻,再定睛一看,还是不敢相信,这命格,真是太妙了!

    虽不清晰,却也不迷茫,介于中间,可能看到的部分,已然不凡。

    他不由地咽咽口水,鱼家女儿竟有如此命局,可见鱼家以后势必要大起。

    “怎么样,可有能为我儿所用的?”

    “您的妹妹们,八字都重,都能压得住。”

    只是结果大不相同,一人为幸,一人干系不大,另一人却是祸也。

    鱼令姝理了理发稍,遮住自己晦暗的表情,“这么,我压不住我儿的福气,还得请个妹妹进来压?”

    弘逸子沉默不语,不置可否。

    “以你之见,哪位妹妹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弘逸子其实知道,但他却不能道破,这不是他能定的事,若是多加干预,怕此生功德尽毁,还要落个寿元大损的结局,绝对做不得。

    他缓缓摇头,回道:“娘娘,贫道只能帮到这里了,此后,得由您来做主。”随后他也不愿多留,匆匆离去。

    鱼令姝陷入沉思,此后几日,她也一直在思考弘逸子所言。

    对她而言,只要能对儿子有益,她定要全力而为,不过要个妹妹进来,以她此时的身份地位,这并不是难事。而且她以后不能生了,多个人固宠也好,外人总归比不得自家姐妹,娘家也多会同意。

    只是,鱼令妩已出嫁,总不能去肖家把她要来,她自然是排除的,剩下令嫣和令娆,到底该选谁呢?

    按理,令娆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是个庶出的,舅家靠鱼家提拔做个官而已,身份上合适,娘家也不会有异。

    而鱼令嫣的舅家厉家虽然不显,却财资雄厚,还经营钱庄,人脉四通八达,不能觑。清贵出身的嫡女,嫁妆丰厚,舅家通达,父亲是翰林院从四品官,前途光明,还有她这个做太孙侧妃并诞下皇嗣的嫡姐,就算被姚家毁亲,只要好好筹划,也能有个出路。

    鱼家为了三少爷的前途,也要费力为她铺路,可鸡蛋怎能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鱼家必不会把她嫁进太孙一派。

    可鱼令姝觉得,还是令嫣进来最好。

    大房和二房,各有安排。如此,鱼家便多了条出路,又怎肯把宝都压到她和她儿子身上。

    令娆看似开朗,实则是个心思多的,好强爱争,有野心,反而不好控制,倒是令嫣,被厉氏护在手心,心思不重,性子软,不爱多事,也更能把握。

    自己已是侧妃,还有子傍身,要想拿捏一个养娘,易如反掌,就算她日后得了太孙青睐,有了一儿半女,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并且厉氏有了儿子,强压母亲一头,若令嫣在自己手里拿着,岂不是能牵制住厉氏,让她不能再对母亲放肆,而她手里的银子,岂不是能为己所用。

    “易烟,你再去我娘家一趟,就弘先生来看过了,大公子八字轻,我的也轻,稳不住他的福气,才容易得病。而四妹妹八字贵重,需得她来,才能镇住。为了大公子的安危,恳请四妹妹进府,太孙也是这个意思。”

    易烟犹豫道:“娘娘,可太孙那里……”

    “我自有办法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