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第二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22.第二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阿眠吃的越来越用力,吸的人生疼,使得方才还激动着的厉氏,又马上冷静下来,问起厉嬷嬷道:“那两件事可知是谁做的?”

    “这样明显的事,不过那几个没根性的粗使做的,我已然关押起来,想等您出了月子再处置,毕竟咱们刚得了三少爷,有些事还是要心些,以免冲撞了他。”

    厉氏轻轻抚着儿子的后背,思虑片刻后:“就等阿眠满月后再动人,到时候我也出了月子,做起事来也方便。”

    鱼令嫣耳里听着话,眼里却一直盯着阿眠,见他使完劲,丢出了口,继续扭动起身子,便提醒道:“娘,阿眠吃完了一边,该换另一头了。”

    厉氏无奈换了姿势,调侃儿子道:“真是个能吃的,长的也快,现在都有些坠手。”

    令嫣这才放心地抬起头,替弟弟辩解道:“能吃能睡还不好吗?我们阿眠吃睡都不让人费心,多让人安心。”

    随即又道:“就是有人偏不让你安稳,我很不解,为何她要这样来做,尤其是那黑猫和黑狗血的事,那般明显,谁不知是她做的,谁不会多加防范,谁能放了她。”

    厉嬷嬷答道:“我觉得应该是在试探。”

    “试探什么?”

    “试探鱼家三位主子的反应。咱们太太有了身孕,还生下了嫡子。而她的女儿也怀上了太孙的孩子,做了侧妃。那黑猫的尸体和产房里的狗血,太过明显,就像是挑衅和泄愤,咱们太太并没中招,还平安生下了三少爷。大房的三位主子心里有数,只是他们也没随意处置,至于这奶娘的事,还得等着看下去。”

    厉氏冷哼一声,“因为她女儿肚子里揣着皇家血脉,便肆无忌惮,做出这些恶心人的事来。鱼家耸,我可不耸,前两件事我还可以忍住,可她胆敢打我儿子的主意,就别怪我发疯,谁都知道我脾气不好。”

    厉嬷嬷却并不同意,道:“王奶娘是咱们厉家准备的人,她毕竟是出身乡野,身上碰巧被虫子叮咬到,也不是不能,只要那去接她的人,咬死不认,就没个实证。况且您还恰巧不让王奶娘奶咱们哥儿,反而自己哺乳,正好让严氏替自己辩解。这几件事,您还是不要去硬来的好,不定会被她反咬一口,气没出到,反而伤了身子。”

    这下别厉氏了,令嫣也是一肚子窝火,她难得起了脾气,“明明都是在眼前做的,还偏不能轻易动了,我刚才还见到祖父和父亲,对阿眠的疼爱和期许,取个名字都费尽心思,怎么能放任严氏来伤害我们阿眠呢!不行,娘不能去,我来去找他们讨个理去,若是这次也放了严氏,下次还不知她要怎么狠毒,这人简直防不胜防。”

    完,鱼令嫣便准备下塌走人。

    厉氏及时喝住她,“嫣姐儿回来,哪里要你来做,这是我与严氏之间的较量,你别参与进去,连累了你的名声。”

    “可……”

    厉氏继续道:“我以前就不会忍,现在有了儿子,还能让她骑在头上?嬷嬷,给我娘送封信去,就有人欺负她外孙,让她满月时多带些人来鱼家。现在我就暂且忍上几,先来告个状。”

    厉嬷嬷微微一愣,默默点头应下来。

    厉氏当夜里,便把这三件事全给鱼恒了,在他面前,把严氏贬成了人面兽心、蛇蝎心肠、无恶不作的毒妇,把他贬成了包庇恶人的帮凶,顺道还动手在他身上撒了一回气,并声称,要不给个法,以后就别想进西院的门,别想再见三少爷。

    次日,难得沐休的鱼恒顶着脸上新鲜的抓痕,去鱼家二老那里请安,王奶娘的事,就这样到了鱼老太爷的耳里。

    这次终于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他们不会在这时候动严氏的位置,而是给她施压,先是卖了大房一些得力的下人,而后又切断了严氏的财源。

    鱼家从此不再贴补严氏,而是越过她,直接供给鱼令姝。

    同时严氏唯一还在的铺子,也惹上了官司,彻底垮了,她派去收租的家仆竟然带着银票跑路了,如今她唯一的收入来源,竟然是每月的月钱。

    而且,二姑娘与长信侯府的婚事,之前被提到二月份办,眼看就要备起嫁妆。

    鱼老太太竟然直接撂了担子,把这笔钱全推到严氏身上,理直气壮地推脱:“儿媳妇,我贴补了你那么多,你拿些出来给令妩备嫁,总能够的,就不从公中走了。”

    严氏本就缺钱,长信侯府送来的彩礼,大多被她换钱使了,而今别拿钱办嫁妆了,她连定亲的彩礼都吐不出来。

    她似乎陷入艰难的处境。

    连一直同她一条心的乔氏,也都觉得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做下了蠢事,翻盘无望了,只求大姐能顺利诞下太孙的子嗣。

    她瞧着严氏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不免劝道:“夫人,前两件事也就算了,您就不该对那奶娘出手,这下可好,惹怒了老太爷,咱们的奴才被放了许多,连银子也少了许多。二姐的嫁妆,公中都不出了,这可是好大一笔,该怎么办才好。”

    严氏却一点不担心,回道:“长信侯府的那点丑事,别人不知,我还能不晓得,我嫂子的堂姐可就是长信侯夫人呢,他们家可轮不到挑媳妇嫁妆。”

    乔氏听着有些心惊,嫁妆可是脸面,哪个婆家能不挑?

    本来以为那长信侯府的嫡子是个脾气不好的病秧子,现在听来,可不只是如此,二姐以后怕是要嫁到火坑啊,她的三姑娘又该怎么办?

    严氏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眼里的笑,有些渗人,道:“你不用担心,你一直向着我,令娆的婚事,我会让令姝帮忙,必不会嫁的比令妩差的。”

    乔氏却不大敢相信,她转移了话题,问道:“您何必要为出一时之气而做那些事呢?”

    严氏嗤笑道:“怎么会是一时之气,我不过在试探鱼家二老的底线罢了。厉氏是有儿子,可我也有令姝,就看看他们能忍到何处。厉氏还没生产的时候,我尚且能放肆一下,可三少爷出生后,奶娘一出问题,鱼家马上就卖了我的人,断了我的财源。三少爷的安危,就是他们的底。我可以跟厉氏斗,却不能动三少爷一根手指,不然,就算令姝怀了孕,他们也不会放过我,这次就是警告。”

    “那您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信老爷就真这样对我,让我输给处处不如我的厉氏,且先等下去,定会有转机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