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第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19.第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太孙大婚过了半年余,太孙妃范氏和嫔妾鱼氏先后有孕,对皇室而言,可真是大的好事。

    消息传到皇帝耳中,自然引得龙颜大悦,皇帝一高兴,就要嘉赏功臣。

    太孙妃是范国公的嫡长孙女,她已是太孙正妻,不能再升,也不缺什么珍品,皇帝便封了她的母亲为正二品夫人,嘉奖其生养了好女儿。

    至于鱼氏,她得的赏赐更实惠,直接抬了份位,升为太孙庶妃,入了皇家玉牒。

    鱼家虽未受隆恩,却也颇为振奋,别鱼老太太和鱼恒有多欢喜,就连一向不问世事的鱼老太爷也不禁摸着胡子叹了一个好字。

    大房上下都为此事欢腾不已,严氏刚跌入谷底,又被捧上云霄,鱼老太太不仅迅速原谅了她的错误,还大手一松,给了很多实惠的好处,以方便她更好地贴补鱼令姝。

    整个鱼府,最安静最冷清的,便是二房了。

    厉氏怀孕已满八月,随着气变冷,人愈发困乏,最喜欢含着腌渍的青梅,盖着被子,晒窗纸中泄出的暖光打盹。

    可一听闻此事,她便瞬间清明,睁开双眼,道:“倒是便宜她了,只受了这么短的苦。”

    令嫣在旁边守着做婴孩的衣,见厉氏起了身,便替她掖了被角,听着回道:“大姐姐还没满十五岁,这就有了孩子,她身量偏瘦,生产时恐怕要受苦。”

    在古代,女人生产就要走一遭鬼门关,尤其是这么的年纪,不管怎样,令嫣希望令姝能安然生产,她更祈求上保佑厉氏生产时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诞下健康的孩子。

    厉嬷嬷给厉氏和令嫣倒茶,回道:“家不同其他,最不容易的就是生子养子了,伺候的人那么多,能有几个怀上,怀上的能有几个平安生产,生下的又能有几个养大?太后娘娘那样能耐的人,不也没一个自己的骨血吗?更别提圣人了,一脉只剩下太孙和安凌王两个。”

    厉氏道:“皇上就太孙这么一个直系血脉,肯定是盯成眼珠子,有他把着,总不容易发生那些意外。而且太孙妃也有喜了,挡在前头,可比大姑娘一个人怀上好太多了。”

    “这时候就瞧大姑娘的本事了,怀上不算什么,能顺利生下孩子,才是真造化。”

    “我就赌她能平安生下来,等着严氏如何反击,就不信她能忍下那日受的气。”

    着,厉氏命厉嬷嬷去取来装着银票的荚盒,从中捻了几张大头,放进一个锦囊,“去知会宁氏一声,让她好生盯着,可不能让严氏趁我生产的时候,耍什么幺蛾子出来。”

    厉嬷嬷虽拿了银票,却不大想送出去,“宁氏这样的人,毫无原则,为利而来,为利而往,昨日能背叛严氏,明日指不定就能诓骗咱们。”

    厉氏又拿出些份额的,一并塞到厉嬷嬷手里,“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不够,就都买通了,咱们不缺银子,只要能使对力,多用些也无妨。谁也别想害到我腹中的孩儿,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鱼令嫣松开厉氏握紧的手,宽慰道:“娘也不必多虑,大爷爷虽不管事,却明言绝不许伤害子嗣的事发生,他眼里可容不得沙子,咱们鱼家这么多年,也没失过一个孩子。更何况,两房毕竟是分家的,互不干涉,伯娘的手伸不过来。您还是把心思都花在腹中孩子上,不要偷懒,多运动些,仔细生产的事宜,才是正事。”

    厉氏有些委屈,“哪里懒了,每日睡过午觉,你和厉嬷嬷就要搀扶我走上一个时辰,昨夜脚都抽筋了,还被……揉了一宿。”

    厉嬷嬷无情支持了四姑娘,“姐儿的才是正理,别老太爷容不下,老太太和老爷,也不会坐视不管,谅她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没想到,竟然是厉氏对了。

    过了半月后,一日清晨,令嫣正好早起准备去给鱼老太太请安,见时辰还早,便先来东稍间里看看熟睡的厉氏,见屋里燃着银丝炭,她微微撑起唯一的窗口,想通通风、透透气,谁知,不经意瞥了一眼窗外,竟然瞧见窗户底下,卧了一只僵死的黑猫,惊的她马上丢了手里的抬木,声音有些响,惊扰了厉氏,只听她迷迷糊糊,循声问道:“怎么了,老爷丢什么东西了?”

    厉氏睡梦中还以为是鱼恒起床闹出的响声。

    “无事,娘继续睡吧。”

    厉氏听到女儿的声音,又安稳睡下。

    鱼令嫣随即叫了厉嬷嬷,一道去外面收拾了那只黑猫,她亲手带人埋了尸体,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软塌就贴在窗旁,平日里,她娘最喜欢窝在那处晒阳,那只死猫是有人故意摆在那里。

    若是她娘早起了,正好开了窗,可不得吓一跳,尽管这种可能很,又若是她娘卧在那处,那死猫惊扰到了外头的丫头们,尖叫声也能吓人,尽管可能也不大,多是在亮了以后,先被他人发现了,引起一些骚动,最终传到她娘耳中,引起不安。

    对,目的是示威,是严氏在跟二房示威,对她娘宣战,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鱼令嫣和厉嬷嬷同时领会到了深意,彼此对视一眼,同时开口:“这事就先别告诉娘(夫人)了。”

    然而此后,她两人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时刻守着盯着厉氏周围的一切,就怕中招。

    厉氏怀胎过九月,随时可能生产,任何风险都得避开。

    后来虽再没发生什么,却弄的二房除了厉氏,全都人心惶惶。

    若严氏的目的是恐吓,制造心理压力,那么她真是成功做到了。

    就这样心翼翼,到了永顺三十五年,十二月十六,厉氏终于有了发作的迹象。

    谁知原本准备好的产房,竟然出了茬子,不能再用了。

    鱼令嫣跟在厉嬷嬷后头,急着问:“前几日看,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能用了?”

    “姐儿一瞧便知。”

    走到产房外,一推开门,鱼令嫣往里一瞧,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严润萱,我xxoo你全家,祝你更年期,日日阿尔兹海默症,时时刻刻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这是黑狗血。”

    原来准备好的产床,不知怎么被泼了血渍,凝固起来,黑污一片,真是触尽了霉头,太不吉利。

    更关键的是,准备好的干净产房不能用了,厉氏只能在内室里生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