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15.第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鱼老太太见到了厉氏的真肚皮,也领略到她造作的能耐,心中有些杵,知道要不好,为了防止事情摊在她头上,马上转了态度,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严氏一个耳刮子,骂道:“黑心肝的家伙,成见不得别人好,你不能生,就要怀疑别人都跟你一样没用吗?我不愿来,你偏偏危言耸听,硬要我来做下这丑事,害的侄媳妇动了胎气。要是她肚子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严氏本就孱弱,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击给轰的差点没站住,踉跄着退到一边,脑中只念着,到底是瞧了厉氏,原来她并不如想象中愚蠢。

    厉氏心中岂是一个快字了得,她摩拳擦掌,还想再煽上一把火,把严氏往火坑再推近一些。

    没想这时候,鱼恒这个王八羔子,竟然走了进来,偏偏这时候来碍事。

    鱼恒一进门就看到重重包围之中,卧在塌上的厉氏,捧着肚子,痛苦又悲愤,顿时,他整个脑门都炸响了,一步就冲到她跟前,对外吼道:“一个个的都是死人吗?快去请大夫,把刘嬷嬷叫过来!”

    一向温文尔雅的老爷这样发火,还真是头一次见,众人都是一惊,尤其是他怀里的厉氏,着实吓了一跳,瞬间就失去了发挥的兴致,干脆装晕过去。

    “宝贞,宝贞……”鱼恒抱着人,锐光一扫,锚定了严氏,这个时候,几乎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个什么感受,只冷冷对严氏道:“若是宝贞出了什么事,你别想好过,我绝不会放过你。”

    严氏心头一惊,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鱼恒。

    二房的人,见主子晕了过去,便全都鬼哭狼嚎起来,场面一度有些失控,还好鱼令嫣提前去叫了早就准备好出场的刘嬷嬷。

    刘嬷嬷搭一下脉搏,摸一下肚子,心里就有数了,便唬着回道:“二夫人怒火攻心,血气不足,胎气受阻,恐不利母胎,只能用药了。本来就胎相不稳,受不得吓,都了要静养,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来打扰,还不都散开去?”

    众人这才退去,连老夫人都无颜多待,乔氏也讪讪然准备离去,临走前还不忘拉走愣神的严氏。

    鱼恒着急道:“刘嬷嬷,你先下去准备汤药,我去求个太医来看。”

    刘嬷嬷忙阻止道:“老爷,夫人需要静养,万不能再折腾了,还是等她醒了再,老奴还是有些把握的,再,这事毕竟出去不好听,还是捂着点吧。”

    鱼恒觉得有理,便把厉氏抱到床上,盖严实住,坐在一旁守着,等着刘嬷嬷的汤药,还有厉氏醒来。

    见状,厉嬷嬷悄悄拉出了鱼令嫣,出了次间,掩上门隙,就暗中轻推了令嫣一把。

    鱼令嫣明白这是何意,她也没什么可犹豫的,直接下令道:“夏竹,你带人把春桃和桂嬷嬷困住,关进柴房,再好生搜一下她俩的屋子。”

    夏竹黯然地瞟了春桃一眼,恭声回道:“奴婢遵命。”

    等余人都撤了,令嫣终于忍不住问道:“嬷嬷,你我爹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对娘还有大房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厉嬷嬷又牵着她的手继续前行,悠悠道:“以前夫人刚嫁进来时,厉老太太还在,老爷的心应该是偏向严氏的,而夫人情窦初开,又是个死心眼的,眼里只有丈夫,自然没看穿过。”

    “您也不提醒一下?”

    “夫妻之间的事,外人怎好掺和,这其中的道理,还得夫人自己来领会,而且后来……”

    令嫣跟着问道:“后来怎么了?”

    “厉老太太去了以后,他对夫人和您,只比以前更好,我便知道,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也是,夫人十几年如一日待他好,他怎么能无动于衷。”

    令嫣又问了一个疑惑多年的问题,“可我娘身子一向都好,十年来却只生了我一个,难道这不奇怪吗?”

    “夫人生是宜生养的身子,十五岁圆的房,才过了一月余,就发现怀上了您,生的也顺利,此后也由刘嬷嬷调养,这么多年没开怀,倒也奇怪,圆房前两年,夫人生养您,不宜生产,后三年老爷为厉老太太守孝,也没机会生,中间这五年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守孝出来后,老爷确实是比以前来的勤快了,想必是要给二房添个少爷的。”

    “可父亲终归还是看重大房,凡事都以那边的利益为先,有什么也只跟那边商量,我和娘,对他而言,对鱼家而言,总是可以舍弃的一方。本以为就是这样了,可今日见了他这样紧张,我又犹豫起来,父亲到底是真是假?”

    厉嬷嬷叹道:“姐儿可知,这人呐,就算会装会演,过了十余年,他也早就分不清真假,辨不了真心了。可关键时候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老爷恐怕这个时候,方能明白,原来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心,早就不复当初,变的自己都认不得了,然而……”

    “然而什么?”

    “夫人以前认为,老爷虽明面向着大房,其实只爱她一个,但经历您悔婚之事,再加上有心人的点拨,她幡然醒悟,原来老爷心里装的不是她,这么多年都是个笑话,这才是最扎她心,最让她心灰意冷的。”

    令嫣这才心融神会,接下去:“然而娘却再不肯信父亲了。”

    厉嬷嬷缓缓关上西稍间的门,最后道:“是啊,女人一旦看透了,就不愿再信了,也就无情了。”

    东稍间,装睡的厉氏,终是不想再跟老爷多待,缓缓睁开了双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