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第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鱼欢正文 5.第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鱼恒肤色白皙,五官精致,气度温润如玉,笑容春风化雨,是位少见的檀郎。

    他娶的妻妾,颜色更盛,这生出来的子女,自然都是玉貌花容。

    嫡长女鱼令姝为严氏所出,年十三,出落得姿国色,清逸脱俗,明眸善睐,顾盼之间,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她自幼聪明好学,擅长书画,尤精诗词,颇具才名。又处事圆滑,精通人情世故,结交之人,都是书香门第、名门望族,甚至勋贵阀门出身的贵女们。

    鱼家上下内外,不论是鱼老太爷和鱼老太太,还是鱼恒和严氏,无不对此女深以为傲,寄予厚望,就连两房伺候的下人,提到大姐,那也是连连称赞,心服口服。

    不过,鱼家姑娘之中,颜色最好的,还是大房次女鱼令妩。她比令姝了一岁,今年刚满十二,纤长的身条,迷人的腰段,虽还没到成熟的年纪,绝色的容貌,却是怎么也掩不住了,螓首蛾眉,双瞳剪水,朱唇皓齿,明艳夺目,嘴角边一粒细细的红痣,凭添一股媚韵。

    她的生母是万姨娘,是鱼老太太塞给儿子的通房,生了女儿,才升为姨娘,虽是貌美,却因鲁莽粗俗,上不得台面,不甚得宠,又是个爱惹是非的性子,严氏也不大待见她,在大房是个没人缘的,平日只能在自己屋子,找下人出出气。

    跟生母完全相反,二姑娘却是个紧细微的性子,沉默寡言,话都不肯多一句,对万姨娘也很是冷漠,从来只敬嫡母严氏。

    因而这位跟四姑娘真是不大接触,九年来见过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还有一位三姑娘出自乔姨娘,同样是姨娘,乔氏同万氏,可真是差地别。她可是正经聘过来的良妾,父亲是位秀才老爷,哥哥读书也有出息,但家境却不大富裕,当初为了哥哥的前途,才到鱼家为妾。

    五年前,她哥哥考中了三甲进士,外放到县城做个县令,虽是个官,却让乔姨娘在大房长足了脸,她肚皮也争气,在四年前生了二少爷鱼泽沛,这底气就更足了。儿子虽是被抱到了严氏身边,她却能跟没事人一样,从不过问儿子的事情,只安心抚养女儿。

    因此不论是鱼恒还是严氏,都对她甚为满意,两人都十分看重她。

    令娆就比令嫣大了两个多月,也才九岁,面容体态形容尚早,长了一张鹅蛋脸,眼珠灵动,透着一股动人的灵气。她是头一个看到令嫣入了厅的,笑吟吟的斜眼瞅着她。

    鱼令嫣回之一笑,也顾不了其他,先躬身请了安,“大奶奶吉祥,令嫣来了。” 没想到她提前了两刻过来,还是最晚到的,老太太不会要怪罪吧。

    鱼老太太看上去心情不错,倒也没为难,回道:“来了就好,你泽沛弟弟是个贪睡的,他还,我就让他多睡些功夫。你泽涛哥哥要早读,来的便早些,方才走了。”

    “倒是巧了,在来的路上,刚好与大哥哥打了个照面,还了会话呢。”

    大房长子鱼泽涛的生母宁氏可不是一般人,她娘家其实大有来头。

    想当年,孟、宁、严三家都随成宗皇帝,征伐作战,立下汉马功劳,显赫一时,分封为孟国公、建平侯和武安侯,世袭罔替,享万世之福,三家也一向交好,其中又以孟宁两家关系最为亲密。

    然而,仁宗在位,永顺二十年,发生华潼之乱,太子暴毙,阴山伯薛家举报太子母族郭家造反,孟、宁两家也牵涉其中,三家被夷族,所有男丁都被斩首,女子没入教坊为奴。严家虽未牵涉,却被仁宗迁怒,降为武安伯府,没收铁卷丹书,三世而终,地位大不如前。

    严氏和宁氏是手帕之交,在其落魄之时,出手相救,从教坊赎了宁氏出来,并安排宁氏做了丈夫的妾室。

    宁氏长的虽不如其他人,但性子温柔可人,又擅迎合之事,颇得鱼恒的欢心。因生下大房长子,又与严氏关系融洽,还有老爷的宠爱,宁氏的日子,过得着实不错,对人也和善,可以是大房里面,除了鱼令姝外,最有人缘的玲珑人了。

    鱼令姝笑意连连,连忙走下来扶起令嫣,坐到老太太右手边头一个位置,见她有些推拒,便道:“四妹妹来的正是时候,方才老祖宗还念叨着,四个孙女里头,你长的最是像她,果然是嫡亲的孙女,我本来有些吃味,但仔细瞧着,这可不就是跟仙人座下的童女一般精致,敢情老祖宗这是在夸自己长的好呢!”

    这话引的鱼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对身旁人道:“你们瞧瞧这张嘴,竟还拿我这个老婆子开涮,嫣姐儿快坐下来,省得这泼皮都不安生。”

    鱼令嫣只能顺势坐好。

    鱼令姝也回到自己位子,嘴上却继续变着法地夸赞鱼老太太当年的美貌,满屋伺候的丫环婆子们也跟着起哄,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都热闹起来,连暖炉都嫌多了。

    众人都成了衬托,只听着大姐,八面玲珑,讨得老祖宗欢心的同时,也把众人都带上,捧上一番。

    鱼令嫣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两世为人,也没有这位的能力,每每见到她,都要发自内心地叹服一声:之骄女,尽善尽美。

    不过这绿叶做的久了,难免要无聊地走神,令嫣撇过头,悄悄打了一个哈欠,结果一抬眼,就跟正在瞧她的令娆对上了眼,她硬生生地把哈欠憋成了笑脸,尴尬地摸摸鼻子。

    没想到令娆竟然拿起帕子,捂住口鼻,也跟着打了一个哈欠,还对令嫣会心一笑,那眼神,正在显摆地告诉她,这才是打哈欠的正确方式。

    接下来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令娆朋友虽没开口,却用她的肢体语言和眼神,跟令嫣朋友,约好了下次一起玩耍的时间和地点,真是非常具有表达能力了。

    这次可以是令嫣这辈子请过的安中,最舒心的一次,本来也应该是最顺利的,谁知中途却出了个茬子。

    一位穿的花红柳绿,擦脂抹粉的半老徐娘,慌慌张张地冲进厅堂,后面还跟着几个追拦她的丫头,这婆子的男人姓万,人们就称她为万婆子,本是伺候鱼老太太的家生子,只是女儿长的好,做了姨娘,还生下了二姐,因而也跟着“发达”了,有点摸不到北了。

    她一进来,就给鱼老太太磕了几个响头,抬起头,便激动地大喊道:“老太太,您快救救翠萍,不,是万姨娘,求您大发慈悲,救救万姨娘吧,她快被二夫人打死了!”

    此言一出,令嫣和令妩,俱是一惊,立即转头,直盯着万婆子瞧。

    鱼老太太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万婆子刚想答,却被鹤龄阁的管事嬷嬷使人叉了出去,只留了一个知情的丫头,回道:“今日二夫人请安过后,在回西院的路上,正巧碰到了出来闲逛的万姨娘。万姨娘她了些不干净的话,惹怒了二夫人,二夫人便罚跪,她不从,二夫人就命身边的婆子动手,如今正跪在地上,打耳瓜子呢。”

    “这不成器的东西,了什么脏话?”

    丫头神色犹豫,支吾道:“了什么狐狸精变的,霸占着爷不放,明明是不下蛋的母鸡,还硬要占着茅坑,不……”

    这话令姝听了也觉得刺耳,她稍瞥了一眼令妩,道:“得了,别了,凭白脏了大伙儿的耳朵,糟了大好心情。”

    鱼老太太脸上也满是愠色,骂道:“这个下贱玩意儿,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家里养的奴才,竟敢跟主子这样话,去传我的话,打脸不够,再多赏十个板吃,给她长长记性。”

    鱼令嫣起身回道:“大奶奶,您也知道,我娘是个暴脾气,出了这样的事儿,孙女想过去劝劝她。”

    鱼老太太却道:“你倒是个好性子的,罢了,还有谁要去,跟着快走。”

    所有人的注意全放在二姑娘令妩身上,只是她却纹丝不动,像个木头人一样,面无表情。

    等令嫣出去了,令妩才盯着她离去的方向发愣,久久都没收回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鱼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鱼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鱼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