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4.昭昭(结局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吻定终身正文 84.昭昭(结局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魔法时间,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 正文封藏72时后见哦~

    温珠在班上号召力很强, 一下子涌上来不少人。气势汹汹的。

    本来这事就是互相吵两句过过嘴瘾的事,谁也不会傻到动手去, 但朱莉莉拿盛夏去刺温珠, 什么“脾气那么差,怪不得陆也懒得搭理你, 陆也对她新同桌都比你好”吧啦吧啦的。

    对温珠来,陆也是她的逆鳞,一碰就炸。指头抵在朱莉莉脑门上骂,然后带着满身无处发泄的怒气去拍盛夏的脸, 一副高高在上的唯我独尊的教训的样子,“我劝他妈的离陆也远一点儿,别怪我没提醒你。”

    她拿手一下一下拍盛夏的脸, 力道不是很重,可这动作带着明显强烈的侮辱的意味,盛夏冷着眼,一把把她手拍开了, 神色嫌恶。

    温珠“哈”了声, “脾气还挺大”她就喜欢磋磨脾气大的刺头,扬手就是一巴掌,这次是真的巴掌, 动手快, 利落, 盛夏避了下,没彻底避开,脸上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半边脸都麻了。

    朱莉莉眼看要闹了起来,一把抓过温珠的手,“你够了啊!他么的发什么疯,要死啊!”

    温珠的人过来左右扯朱莉莉,“你他么骂谁呢?”

    温珠不费什么力气就甩开她,骂了句,“cnm,滚。”转过头,还想再教训盛夏两下。

    谁也没想到盛夏会突然还手,她看起来实在是太软了,娃娃脸,**头,白净,气质单纯,五官可爱讨喜。没想到下手却是狠的,提膝,肘击,拳头也硬,专挑打着疼又不会出事的地方招呼,一看就是行手。

    温珠打从进十一中就没遇见过这种打架的阵仗了,不由得神色一凛,有些意外。

    沈纪年过去的时候,温珠正仗着人多把盛夏堵在墙角,手卡在她的下巴上,微微上抬,警告她,“别让我再看见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而盛夏一口咬在她的虎口,目光凶狠,用了十二分的力。

    那双鹿眼里,是有如实质的狠厉和倔强。

    朱莉莉被人拦着脱不了身,指着温珠一直骂,这时候正是上课时间,她没处叫人去,只恨自己阴沟里翻船。理科三班这节没有课,虽然上课铃已经响了,也没人管教室里少了多少人。几个人守在墙外头,防着有人去老师那儿打报告。

    盛夏固执地不松口,牙齿狠狠嵌进温珠的虎口,目光仍跟豹子似的,没有一点儿服软的迹象。温珠挣了挣,越挣她咬得越狠,怒得连踢了盛夏两下,被盛夏的腿被别开了,反而没讨什么便宜,旁边人要上来帮忙,盛夏眼里透出点儿鄙夷和轻视来,搅得温珠更是血气翻涌,仿佛被人压了一头那样憋闷,厉声斥了句,“都别过来。”

    盛夏从来都知道,对付这些人,只能比他们更狠更不要命,一次服软,往后永远被人欺负。

    她讨厌被人欺负,但没想到,刚转校就又惹上了这类人。

    沈纪年拨开人群的时候,其他人都惊讶了片刻,如果好学生和坏学生之间有着堑一般的界限,那么沈纪年就是他们这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打交道的人。

    气氛竟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他慢条斯理地拨开最后一层人,看见藏在里面——一脸桀骜凶狠、嘴角流血的——盛夏,眼底沉了沉,敲了敲温珠的手,把盛夏拉到了身边。

    盛夏看见他的那一刹,蓦地松了口,有些愣怔,任由他把她扯到身后。

    沈纪年歪着头去看温珠的时候,目光已经不是惯常那种冷淡,而是隐带压迫的冷漠,“滚!”

    蔡孟飞和郑灿从后面跟上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个去拉温珠,“珠珠姐,算了,算了,给陆哥一个面子,别跟七班的人闹,都是自己人。”

    郑灿把朱莉莉从人群中扒拉出来,冲着周围人吼了句,“老段在办公室呢,都疯了是不是?去去去,赶紧都回班去。”

    蔡孟飞和温珠是亲表姐弟,他太了解她了,越来硬的越硬,这时候只能哄着点儿,哄她没别的,扯上陆也准好使。

    郑灿虽然其貌不扬——个子,戴着一副五百度的无框眼镜。但出了名的好人缘,这会儿咋咋呼呼地喊着,大家也都给他面子,没再闹。

    温珠盯了沈纪年一会儿,最后还是侧了侧身,让他过去了。被盛夏咬过的手此时在往外渗血,疼得都麻木了,她在心里暗骂了声,“艹!”

    盛夏被沈纪年抓着手腕,跟着他走出了人群。

    谁也没有动。

    沈纪年能感受到盛夏紧绷的身体,还有紧绷的情绪,仿佛一只竖起浑身刺的刺猬,蓄势待发。

    人走了有四五米远,她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那眼神里的戾气浓郁得化不开,竟然让温珠觉得有点儿怵。

    沈纪年捏了捏盛夏细细的手腕,在她目光投过来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不可以!”

    盛夏拿手背抹了下嘴角的血,血有些凝固了,擦不干净,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给她那张嫩白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阴狠。

    她从胸腔发出一声低沉的“哼”,眼神里的戾气却慢慢收敛了。

    沈纪年用指腹帮她擦去了残留的血迹,检查了一下她脸上脖子上的伤,“去医务室,得擦药。”

    “不要。”盛夏想挣开他的手。

    沈纪年蹙眉看了她一眼,她就又老实了,心想自己怕他干什么,可到底不敢在他面前横。

    默默吐槽,肯定是他面相比较凶,不爱笑,动不动还皱眉,好好一张标致的脸蛋,跟放冰箱里冻过一样。

    “你别跟沈姨。”盛夏扯了他一下。

    他偏头看她,目光落在她半边侧脸,她脸上有清晰的淤痕,因为皮肤白,青紫的印记显得触目惊心。

    忍不住抿了抿唇,骂她,“笨蛋。”

    明明有很多种办法,为什么非要选最蠢的一种。

    被欺负了一顿,还莫名被他骂,盛夏气呼呼地看了他一眼,他目光垂落在她脸上,面无表情。

    她想了会儿,没想出来什么能反击他的话,于是负气地把头扭到了另一侧。

    沈纪年盯着她绒绒的短发,忽然抬手拨弄了一下。

    她又扭过来,恶狠狠瞪着他。

    沈纪年眼底慢慢爬上些许笑意,“幼稚不幼稚。”

    “下次离那些人远点儿,打不过就跑,没什么丢人的。她要找你算账,不还有我呢吗?”

    盛夏瞪大了眼看他,这下换他别过了头,不太自然地:“这里不是朝阳中学,有人替你撑腰,我,我爸妈,还有学校。”

    *

    人走了,温珠仍觉得气恼,一脚踹在旁边的垃圾桶上,铁皮顿时往里凹了一块儿,发出一声巨大的“砰!”还有旁边人几乎同时发出来的尖叫。

    “叫你妈啊叫,白痴!”温珠气头上,张口就骂,谁也不敢吭声。

    被骂的女生缩了缩,嗫嚅了下,她平常胆子没那么,只是温珠刚刚那一瞬间的爆发的表情太吓人了。

    他们这会儿在楼下一个拐角,转过去没几步就是卫生间,再往前走是四班,四班后头才是三班。

    一群人贴着墙跟儿往班上溜,温珠慢吞吞地走着,拿湿纸巾擦着虎口处的血,纸巾里大约含有酒精,擦上去刺疼,她甩了甩手,脸色很难看。

    “艹,属狗的。”

    一抬头,看见靠在他们班后窗的陆也,黑t牛仔裤,高高瘦瘦的男生,脸色看起来总有些苍白,笑起来的时候透着点儿痞性。

    温珠捏了捏手里的纸巾,叫了声,“陆也!”

    男生慢慢走过来,低着头,抓着她手里的纸巾,耐心地帮她擦着不断往外渗的血珠。

    他没话,动作称得上温柔,但不知道为什么,温珠觉得有点儿慌,抬着头看了他一眼,“你……”

    陆也勾着唇角笑了笑,“分了吧!我烦了。”完把纸巾塞到她手里,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走了。

    温珠一愣,脸色蓦地苍白,声音显得尖细,“为什么?那个转校生?”

    陆也脚步顿了顿,回头看她,“别瞎猜,我很烦你这样。”

    *

    学校是藏不住秘密的,没到下课这事儿就传了出去。

    到处是议论声,温珠这事儿做得有点儿过。

    又那个转校生刚来就惹了温珠,以后怕是不好过。

    十一中校风不算特别严格,但也不至于有人公然在学校闹事。但温珠在外边也比较吃得开,如果盛夏在校外被堵到,铁定是要吃亏的。

    至于盛夏——

    后来不知道谁传出来的消息,盛夏是镇上转来的,原先是g镇朝阳中学的。

    “那边乱成那个狗样子,前段时间还听那边打群架,提着钢管上的,学校也管不住,家长都闹到教育局了,据马上要换第四任校长了,不过估计效果也不大。那边儿工业镇,外来人口多,本来治安就差,朝阳更是难搞。”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吻定终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