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番外-时光的脚步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念念不忘正文 54.番外-时光的脚步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感情这件事上, 他从来不强人所难。

    机会他创造了也给了,如果有的挽救, 就当他尽心尽力为朋友做好事了, 如果彻底证明没希望无可挽回,也不能他挖朋友墙角。

    总之, 从头到尾, 他都是无辜的。

    看着明显下定决心的罗念,他笑着凑近, “国王,随便亲哪里都可以, 不过我个人推荐嘴唇,要知道我吻技不错, 嘴唇也很软, 保证你物有所值。”

    原本有些沉重犹豫的心情因为谢南池这番打趣的话轻松许多,罗念摇头, “女朋友专属的地方我可不敢动, 亲脸颊就好。”

    “好吧, 虽然很遗憾, 但是你了算。”谢南池无奈摊手。

    三十秒, 很短暂的时间,罗念从来不觉得她会和姜勉初以外的男人亲近,但真的亲上陌生男性的面颊时, 她才发觉, 原来, 不是他也可以。

    只要她愿意,不是非他不可。

    不止是亲吻,甚至是更多更亲密的,只要她愿意。

    作为离她最近的那个人,谢南池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她身上失落与难过的气息。

    眼角余光看到她颤动的睫毛,他心里叹了口气。

    女人们,从真纯情到长大,有时候只需要短短一瞬。

    和身体没关系,当她们察觉即便没有爱也能做那些曾经以为只会和爱的人做的事情时,她们就长大了。

    从女孩到女人,最大的差异不外乎如此。

    所以,爱情真的是超麻烦的一件事。

    在离开的罗念头上安抚似的轻轻揉了两下,他没去看她意外的眼神,招呼着旁边看了一场好戏的朋友们继续游戏。

    “我就不信今晚我运气真的这么差,做不了国王!”他炒热气氛,呼朋唤友开启又一轮喧闹。

    罗念靠在楼佳身上,借着对方身影和慢慢暗下来的灯光遮掩自己。

    “开心吗?”楼佳递过来一杯酒,低声询问。

    痛快的干掉那杯酒,或许是度数有些高,酒精划过喉咙时烫得她不由自主的抖了下。

    她轻轻一笑,像是解脱般呼出沉重而绵长的呼吸,“开心。”

    她是真的开心,开心得不得了。

    一时间,像是有很多话想要,她挨在楼佳身边嘀嘀咕咕,即便刚完就忘,也阻止不了她那份积极雀跃的心情。

    错眼间,隔着楼佳同看着她的姜勉初对上视线。

    这次她没退缩,只神色平静的看他,总不能每一次畏怯退缩的人都是她。

    布满星光的深蓝色包厢中,星辰一直在缓缓移动,错落闪耀的星光在他眉间停留了短暂的时间,恍惚间,那双注视着她的眼睛仿佛也变成了星星。

    她不肯移开眼睛,就算那两颗星辰永不坠落,这一刻,她也要看个过瘾。

    左手的无名指不太舒服,她下意识的摸上去,没碰到熟悉的触感,一直怔怔停留在姜勉初身上的视线才堪堪收回。

    纤细的手指,白.皙,修长,却没有那枚很长时间里让她感觉到安心的婚戒。

    婚戒去哪儿了?

    她抓着手指努力回想,模模糊糊中,终于想起来了和离婚协议书放在一起的婚戒。

    对了,离婚协议书,她签了离婚协议书,将那枚婚戒也还给了他。

    所以,她和姜勉初已经离婚了。

    包厢里像是突然间变得闷热起来,让罗念觉得极不舒服,她扯了下楼佳的衣袖,声音发软,“我去下洗手间,你们继续玩。”

    “用不用我陪你?”楼佳问。

    “不用,我顺便出去透口气。”罗念摇头,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就快步出了包厢。

    走廊上的空气扑到发热的脸颊上时,罗念松了口气。

    或许是坐久了的缘故,她腿有些软,扶着墙慢慢往洗手间的方向走,经过消防通道时,暗绿色的指示灯下,她被蛊惑一般凑了过去。

    打开的门后凉风扑面而来,罗念毫不顾忌的坐在台阶上,靠在墙上大口喘气,胸口处隐隐的憋闷感觉才好了些。

    比起里面,外面让她觉得更放松更舒服,一时间,她彻底没了离开的心思,只想再多坐一会儿。

    包厢里,这一轮谢南池终于交了好运,他得意的晃晃代表国王的鬼牌,翘.起了二郎腿,“否极泰来,我就我运气没那么差嘛。”

    “行了少废话,国王赶紧做正事,大家没空看你炫耀!”有人笑骂。

    谢南池弹了下纸牌,缓缓开口,“那就五号好了。”

    “国王强制要求真心话,”他似笑非笑,“一个问题,五号喜欢的人是谁,当然,只限爱情。”

    “这个问题也太简单了吧,还用强制真心话?”有人嗤笑。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拿了五号牌的人出现,气氛渐渐安静。

    微妙的不安感迅速扩散开来,当大家准备来一波谴责时,有人适时开了口。

    “是我。”

    声音传来的位置,正是一向不太活跃却依旧很引人关注的姜勉初。

    原来是他,好吧,我算是明白了。

    看到的人心里瞬间明了刚才的异常,不过既然是游戏,还是有胆大的人积极起哄,谢南池也笑着重复了一遍,“所以,大少爷真心话的答案是?”

    姜勉初没回答,他凝视着提问的国王,视线深沉。

    大家不免想起刚才那个不能算吻的吻,罗念,谢南池,还有姜勉初,这三个本该无论如何都唱不成一台戏的人,如今居然气氛微妙?

    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异常,面面向觎中,有人嘴角抽.搐,他们这是搞出来修罗场了?

    谢南池依旧在笑,他没催,等待答案的姿态自然极了。

    但同时也很坚持与固执。

    若是其他人,早有人再度起哄,但姜勉初不是一般人,他们这个圈子里,他怕是最有分量和威严的那个。

    一时间,包厢里极为安静,同样,大家也在暗暗的等待答案。

    罗念的答案他已经知道了,所以,只剩姜勉初的。

    谢南池的想法和态度都很明确,只要姜勉初给出答案,根据结果他会调整接下来的做法。

    气氛慢慢变得紧绷,之前积累的热闹喧嚣尽数消失,终于,在有人不耐烦想要结束这个此时已经没有意义的游戏时,当事人开口了。

    “罗念。”

    姜勉初给出了答案。

    听到答案的众人已经顾不上这个答案代表什么,只觉得心头轻松许多,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谢南池面上的笑意浅了许多,将手上的鬼牌扔回盒子里,他催促众人继续,“这轮没意思,继续继续!”

    “我去外面透透气。”本来就觉得无聊的姜勉初经过这茬,再没心情继续待下去,打了招呼离开。

    包厢门关上时,装作安心洗牌的黄毛青年把东西扔回桌上,打了个寒战,“卧.槽,老谢你们搞什么,刚才吓我一跳!”

    谢南池咬了颗樱桃,声音含糊,“还能有什么,不就是玩?”

    有人还想追问,但注意到旁边的楼佳,问话的心思瞬间歇了下去,还有一尊保护神坐在这里呢,有些话可不好。

    识趣的转移话题换新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楼佳盯着谢南池,语气不善,“你故意的?”

    搞出来这么个结果有意思?在念念下定决心结束过去重新开始的时候?

    谢南池哼笑一声,拍了拍她肩膀,“相信我,我比你更郁闷这个结果,不过有时候以毒攻毒未必不好。”

    “感情这种事情瞬息万变,别太早下结论。”

    就算姜勉初了喜欢又如何,现在早已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时候了。

    变了的罗念,会让他学着清醒不再傲慢。

    楼佳不可置否,瞪了眼又开始沉浸新游戏的谢南池,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口。

    今晚或许该早些回去。

    ***

    罗念很奇怪。

    姜勉初再一次确认了这个想法,无论是看他的眼神抑或者待他的态度。

    明明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但是突然间就变得那么多那么快。

    一切都有原因,然而他并不知道,看她的样子显然也不打算告诉他。

    所以感情这种事情真的是麻烦又多余。

    这个想法盘旋在心里,他拐到有些暗的消防通道,打算抽根烟清静一下。

    虽然他烟瘾不大,但偶尔也会抽,打火机亮起的火光里,他看到了坐在台阶上的罗念。

    她像是呆了很久,回头的动作漫不经心。

    火光忽的熄灭,应急灯昏暗的光线下,烟草烧灼的味道慢慢逸散。

    即便突然看到他,罗念也没惊讶,她依旧保持着靠墙的动作,像是在发呆。

    姜勉初也不打算离开,或者,他本就觉得应该找机会谈谈。

    这也是为何今晚他能被谢南池叫来的原因。

    如果不是为了见她和她好好谈谈,他不会参与这些无聊事,毕竟时间在他看来,放在正事上更划算一些。

    况且,他总有那么多事要做。

    最近这段日子,不是没想过打电话,对着她的号码犹豫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拨通。

    他不希望也不喜欢她欲擒故纵,玩这些任性的把戏,如果中间没有这些意外,他们此时或许已经正式交往了。

    在他的计划和考量里,差不多也到了确定关系的时候。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念念不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念念不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念念不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