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4.6弟弟,再爱我一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48.4.6弟弟,再爱我一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购买v章比例大于50%~即可看到最新章节

    在不断的回旋直刺中, 一切戛然而止, 底下观看大屏幕的人屏吸伫立, 呆呆地看着那张淡色的薄唇微微开合。

    “你输了。”那冰冷磁性的嗓音, 只是听着就像是被人紧紧扼住咽喉, 好听到令人颤栗,无法动弹。只能臣服。

    没有人能从他身上挪开目光,烟火靡丽的光燃烧了整个屏幕, 这短暂的录影就结束了,很多人还没有品味够。

    “啊啊啊啊!!!我输了,要王子亲亲才能肯起来。”一个omega 半晌才回过神来, 抹了抹鼻间的鲜血, 无比庆幸自己出门的时候带了信息素抑制剂。要不然现在绝对要出事。

    他还在庆幸自己没有发情,就见身旁的同伴突然倒下, 他惊呆了慌乱道。“叫救护飞船啊, 这里有omega 被迷倒了!!”

    同样关注着这个视频的,有另外一群人,他们的心情就没那么愉快了。

    “元帅, 帝国把您输了的事,回放这么多遍, 算怎么一回事啊。”顾宥的副官站在顾宥身旁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他当然不平, 帝国这种做法, 简直就是在狠狠地踩顾宥的面子。

    “不过是一次演习, 真要是上战场, 元帅您肯定能将那子打的落花流水!”他絮絮叨叨了很多,可是顾宥依旧一副沉着冷静,没什么愤怒的样子,让副官越联想越复杂,为元帅委屈的不行,难不成元帅是为了不在帝国惹事,才隐忍不发的?

    这可不能忍,他们联盟综合实力比帝国强多了,完全不用怕这地头蛇!

    他刚要捋起袖子劝诫一番,就听到元帅用华贵的声线命令道“去调查一下。”

    “元帅,调查什么?”

    “叶纶的行踪。”顾宥出神道。

    副官开心的应下了。“是,长官!”他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元帅终于要找那子报仇了。那子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个头高了点儿,人长的帅了点儿,家世辉煌了点儿,赋好了点儿,战斗力强了点儿,还有哪点值得omega 们犯花痴的......

    .......

    顾宥看着倒在吧台上,脸色绯红的青年,眼眸幽暗地问道,“怎么喝成这样?”

    当他听白祉醉倒在酒吧时,他真的是很意外,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白祉失态到这种程度。

    白祉趴伏在吧台上,原本严缝密合的领口因为角度原因露出一节白皙的脖颈,在酒吧暧昧的灯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芒。

    白祉的音色似乎因醉酒显得软糯了几分,但是吐出的字句,依旧强硬“别管我。”

    尽管醉酒了,也不改高傲的本性吗?顾宥不得不笑了,因为青年现在看起来,实在没什么威胁力。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顾宥伸出手,准备拉白祉起来。还好白祉的身份摆在那儿,他不用思考该把白祉送回哪这件事。

    “我了!不要管我。”白祉的齿间压抑着浓厚的悲伤,却又被傲慢的语气掩盖,顾宥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轻拧起眉“你。”才刚一个你字,就被青年突如其来的哭声打断了。

    虽然听着跟猫叫一样不真切,但是青年微微耸动的肩膀,却昭示着他没有听错的事实。

    “怎么哭了?......”顾宥觉得自己平常洪那些omega 都没有像现在一样真诚过,青年的哭声真的触动到了他,就像看着一个一向傲娇的猫,突然在他面前露出了柔软的肉垫。

    过了良久顾宥看到白祉缓缓地撑起了身子,柔顺的像丝织品一样的银色发丝,轻吻在耳侧。半遮掩住了发红的眼尾。嗓音沙哑,犹带着一丝哭腔。“今是......母亲的祭日。”

    他一向冰冷的容颜,因为酒水上头的缘故柔软了几分,微微上斜的丹凤眼眼泪朦胧,带着不自知的魅惑,看的顾宥喉间有些干渴。

    前皇后?顾宥眼底有一抹疑惑淌过。

    前皇后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虽然身体柔弱,但是出色的精神力和美丽外表一直为外人赞颂。

    但是.....

    “前皇后的祭日不是明吗?”皇后的祭日也是帝国举国哀悼的日子,顾宥自然不会记错。

    “母妃其实是今去世的,但是父皇不想让其他人和他同一为母亲祭奠才故意推迟了一。”哭过一场后的白祉显然已经镇定了很多,他一边喃喃的着,一边神色迷蒙地想要去再给自己斟一杯,但是手腕却被顾宥制住。

    他冰冷的嘴角立刻了扬起了一个不满的弧度,“不要阻止我。”完他就嘴唇紧抿地抽回了被人握住的手腕。

    “你怎么找过来的?”可能是发泄了一回酒醒了一点头脑清醒了,又或是独属于alpha的季机警,白祉摇晃着杯中的酒液,一只手撑着下颌,冷声问道。“不会是要找我报仇吧,手下败将?”

    顾宥被一噎,他确实是找过来的,但却不是这个原因.....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连他自己也摸不清,真的想对白祉做什么?他可是个alpha,而且白祉的身份摆在那儿,他还不至于为了自己一时的兴趣,就彻底坏了两方势力的建交。

    顾宥并没有回答问题,反倒为了转移话题问了其他的事,“其他人都不知道你母亲的真正忌日,你为什么会知道?”他很明显的看到白祉的神色一僵。眼眸像是躲避着什么一样落向了一边。

    白祉迟疑了很久才回答,“因为......”才接着了下去,声音轻到,顾宥几乎是靠辨认嘴型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今是我的生日。”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怪不得帝国从来没有提过给王子过生日这种事。顾宥脑海中产生了诸多猜想,并且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白祉难道在皇宫是受前皇帝排挤的吗?

    他眸光闪烁着,看着白祉抢过了酒杯。

    白祉喝酒的样子也优雅极了,是一口一口抿着喝的一看就是受到良好的教育,顾宥也觉得是自己疯了,才会专门派人打探这个人的消息,然后再看着一个醉鬼耍酒疯。

    他将白祉身后的酒瓶整个拿了过来。“买醉。”

    “不如这样喝。”一抹唇角的酒液,顾宥空了空瓶子,微微抬了抬下颌,示意他这才是正确的喝酒方式。

    白祉愣愣地看着他,或许是好胜欲作祟,有样学样地扬起脖颈整整吹了一瓶,但显然,他太不自量力了。辛辣的酒液刚刚划过喉咙失去味道,他就整个人侧趴着倒在了桌边。

    “真是一只野猫。”顾宥淡淡道。不会喝还喝。

    【系统:人物顾宥好感度:40虐心值:0】

    白祉睡着后的眼睫微微颤抖,像是想到了什么令自己不快的事一般,睡的不安稳。顾宥伸手去揉了揉他的眉心。“真这么难过?”顾宥向来理解不了太深刻的感情,生冷血的就是他这种人了,轻亲缘,寡爱情。

    【白祉:亲,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不满你对我血统的侮辱。:)就算是猫,我怎么也该是皇家纯血统名贵猫。】

    【系统:==】

    顾宥微微低下了头,紫色眸子底下的冷淡,无情在无人注视的角度,终于不再隐藏,白皙的手指划过白祉深刻的冷峻轮廓,一直滑倒那柔软的嘴唇才停下,他的手上还带着指挥用的白手套,但是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份温暖的触感。

    好像自从那个吻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他俯下了身,不自觉地嗅了嗅青年颈间的气味,这真的是alpha的味道吗?为什么会像罂粟花一般令他沉迷。

    像是在鲜花旁边蛰伏地猛兽,暧昧地靠近,顾宥的眼神一暗,瞥了一眼正在密切注视着他们的调酒师,他就着这姿势,将青年整个架了起来。

    顾宥身材颀长,面容沉稳优雅,看着就十分精干靠谱,他给忧心的关注着王子的调酒师交代了一声,“我送他回去。”

    调酒师这回也认出来了这进来人的身份,这不是元帅大人吗?

    不对啊?这两个不是才打过架吗?这时候不应该一肚子火气吗?怎么现在一副哥俩好的样子?难不成打架还打出了感情?

    顾宥并没有理会他的疑惑,拖着白祉看着修长,却没有几分份量的身体转身就离开了酒吧。

    .....

    “唔。”青年的喉间,溢出呜咽地呻/吟,一向冷凝地眉头微微皱起,醉酒的他似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默默承受。

    禁欲的领口扯开了半截,被人某个名为元帅的斯文败类,禁锢在飞船后座侧面的玻璃上一通深吻,一向紧抿的唇瓣也变得水光熠熠。

    顾宥把刚才想做的一切都付诸了行动,神色无常的整了整自己领结,对前面已经冒起冷汗的司机语调稀松平常地道“你什么都没看见。”

    “是,先生。”beta 司机猛地咽了一口水,这才将因为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而忐忑的心情强压了下来。

    元帅怎么会对一个alpha做这种事!

    顾宥将趴在怀里的青年,单臂揽在怀里,神情幽深。自己对白祉的欲/望,不是因为信息素作用以致发情的迫不得已。而是真的情不自禁。

    所以,alpha和alpha能做吗?

    【系统人物顾宥好感度:50,虐心值:0】

    段策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手,手指已经发白,他挥了挥手,让伺候的人都退下了,稍放松了紧皱的眉梢,径直坐在了白祉床边,轻轻握住那双修长的手,细细摩挲。

    “我命令你,你必须醒来,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段策乌黑的双眼浸染着浓烈的爱意,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他多么想要直接吻醒这个人,告诉他,他到底有多么爱他。

    .......

    三个月后

    紫晴拧着手中的干布子,擦拭着白祉额头上的汗液,自从公子重伤回来之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性子越来越寡淡了,也没有再笑过,那个不管在如何的困境中也能微笑,照亮她世界的少年似乎消失了。

    公子每晚上都会做恶梦,不停的叫着问七问七的,她不知道问七是谁。可是这么问公子,公子也是一句话不,讳莫如深。

    段策穿着一席黑色衣袍,内里深紫色云纹长衣,他从演武场回来后,便一直伫立在门扉,一双凌厉的剑眉深深拧着,额前垂落的发丝遮挡着眼眸看不出深浅。

    紫晴知道门口站着的是将军,却依旧我行我素地先做完了手头上的伙计。将军这三个月来,只要闲着就会来这里守着她都快习惯了。只是......公子很少理将军。

    紫晴看了一眼将军,又看了一眼正在急速转着眼珠像是即将要转醒的白祉,而后轻手轻脚地提着衣摆,颠着碎步低头走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