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4.2弟弟,再爱我一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44.4.2弟弟,再爱我一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购买v章比例大于50%~即可看到最新章节  为什么问七能轻而易举地将他带走, 为什么边子墨能偷到《广陵散》, 一切都有了答案,问七潜伏将军府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刻。

    白祉正躺在冰冷的行军塌, 清醒时不禁猛地打了个寒颤。

    “默默。”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白祉的注意力终于集中,眼神中带着茫然。

    “问...问七。你为什么要抓走我。”白祉瞥向周围,醒目的赫国标志让他瞳孔猛地一缩。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这个一直让他感到安心的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让他变得害怕起来,白祉瑟缩地逃避着他的抚摸。脸色苍白如纸。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问七的口吻还是木讷平淡的, 可能是伪装压过了本性, 又或者是他本来就是这样。

    白祉的眼神闪过一丝动摇,可是下一秒他的心就陷入了冰冷的寒谭。

    “只要你能让段策缴械投降。我就和你在一起, 再也不分开。”

    【白祉:缴械投降?你不是看过了吗:)】

    【系统:……】总觉得再污下去我们就要被河蟹了……

    原来.....这个人是骗自己的, 他做的一切,他救自己!都是骗他的!“不....”

    白祉不住地摇着头,紧咬着唇,眼中泪光点点, 心中涌起一股遗憾。

    【白祉:怎么就不能让我更出乎意料一点呢~~果然有特殊身份。】

    【系统:宿主您早就知道了吗?Σ( ° △°|||)︴】

    【白祉:我过, 他不可能那么简单。】

    问七将目光落在眼前的青年身上,轻拧起眉梢,质问道。“为什么?你不是恨他吗?”

    只要离开那个人,我会给你所有的一切。

    “不....不要再了。”白祉痛苦地蜷起了身体, 他决不会背叛段策, 因为, 段策救过他。再,段策怎么可能为了他放弃开城门。白祉紧紧地抿住唇,整个人都透露着拒绝。

    问七退后了一步,轻声呢喃道“你竟然还喜欢他。”面瘫的脸上看出不出任何变化。但是系统的提示音让白祉有些期待。

    【人物问七好感度:90(黑化)虐心值:40】

    只是霎那。

    他的脖颈便被人紧紧锁住,白祉的眼睛里不由地起了一层薄雾,那是生理性的泪水,纤细的腰部高高支起,手指绷紧着想要扒开问七的手。“问...七。”

    问七闻言松开了手,白祉的脖子上已经一片青紫,挂在脖子上有一种独特的凌虐的美感。

    白祉不停地咳着,空气划过嗓子,带着有磨过刀刃地痛感,口中溢满了血味,身体颤抖。

    问七看着他眼里像是沉着深渊,让人看的不分明。

    “他的手指留着也没用了,截了送给段策。”他吩咐过后,便有一个卫兵走了进来。“看他会不会救他。”一个微薄的弧度出现在问七嘴角,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冰冷。

    白祉的瞳孔巨缩,看着厄运朝他走来。

    ——不!

    【白祉:我仿佛已经预料到了结局。~】

    .......

    段策虽然心中焦急白祉的去向,但是守城之战亦不能大意,他带着左右的士兵,站在城墙上观望着局势,时刻防范着来犯的敌兵,力求只要有敌军出现,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但是情势显然有些奇怪,密密麻麻的敌兵大概有两万人,停在城外不远处像是等着什么。

    一个其貌不扬的骑兵手持着布卷,慢悠悠地骑了出来。

    “段将军,有个礼物请您收下。”他向城墙上吼道。

    段策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他一挥手让弓箭手们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神色凝重道。“呈上来。”

    没过多久,一个精美的红木盒子被递了上来。

    他探究地打量了两眼,没有什么蹊跷,索性就直接打开了,待看到里面的东西,一丝愕然浮现在他的脸上,他一转身,望向城外,脸色看不出焦躁,但是眼睛里却燃烧着火焰。

    “这是什么意思!”他低沉的声音穿过底下浑浊着泥土的微风,传入了敌军大阵。

    问七怀抱着一个浑身捆满□□/包的青年骑着马走了出来,扬起了头,脱去面具的他果然非常英俊,“段策。”他的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温度。

    “要这个人,还是要城,你选一个。”

    万千兵马,如狼似虎跟在他身后,但是城墙上的人注意力却都被他怀中抱着的青年吸引了过去。

    青年眉如黛青秀美,神色清冷,但是众人注目的并不是青年姣好的面容,而是他无力垂落的手。

    他的手骨节分明又走势纤长,是最顶尖的匠人也雕琢不出来的美丽。可是这上伤的美玉却缺损了一处,这样的残缺,让看见这份美丽的人,都不忍地皱起了眉。

    青年被众人注视着。就算被曝光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也没有丝毫波动,像是一个已经精神被人彻底击垮的玩偶。

    段策趴在城墙口,目眦欲裂,红血丝遍布眼球,手上的青筋乍起,拳头与城墙上的石砖相搏击,绽放的血肉与石砖的碎块一起落下了高墙。

    “默君!”段策的胸口刺痛发烫,暴怒的嘶吼也不能解放他心中一丝一毫的痛苦。

    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青年绝不会被人所害,他既保护不了他,又不断地伤害着他。

    为什么要掳走白祉,他何其无辜!

    段策不断地激烈地锤着石墙,一边落下了一直高傲的头颅,乌黑的发丝遮住了一向冷硬的棱角,挡住了他的神情,只见石壁上留下了几滴水印。

    他为什么不早点认清自己的心,他早都已经爱上白祉,那样干净有笃定的看着他的眼神,是他这辈子前所未见的,他真的想要守护他一辈子!

    【人物段策好感度95,虐心值70】

    “开城门....”他嘶哑道。“我让你们开城门!”他不断地重复着,手扯过旁边的士兵嘶心裂肺地吼,周围鸦雀无声。

    白祉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他静静地仰视着空,心脏鼓噪着,像是要迸出胸口,麻木钝痛。

    段策竟然真的要为自己放弃这座城......

    但是已经太晚了。

    白祉眼眸闪过一丝微芒,趁问七不注意,用残缺的手偷走了他怀中的火折子,引燃了身上的□□。猛地一咬牙将自己摔了下去。

    “林默君!”问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急忙伸出手,他想要拉住白祉,但是他失败了。受了惊的马儿,像是发了疯一般地扬起了前肢,也将他带离了那个掉下马的人。一片兵荒马乱。

    在这样的嘈杂中,白祉的世界却兀自宁静了,他扬起脸微微呼出了一口灼热的叹息。火花渐渐掩住了他白皙干净的脸颊,身体也被火焰浸染。

    但他却有一种从苦难中解放的愉悦。白祉嘴唇蠕动着出了此生最后一句话。便彻底湮灭在了火光中。

    只有关注着他的段策,勉强辨认出了他的口型。

    “段策,我不欠你什么了。”段策怔然地渐渐失去力量的跪在了原地。表情模糊不清。

    这个人竟然真的逃了……永远的离他而去……

    一只不知名的悲曲渐起,烈火绵延的惊心动魄,乌云凝聚蕴藏着摄人的雷霆,与哀鸣声融混,接连不断地劈下。像是为谁祭奠。

    【人物段策好感度95 虐心值80】

    【系统:数值达标,要脱离世界吗?】

    【白祉:不,我要刷满~】

    战争还是胜了,边子墨突然背叛赫国,用一首曲子救了整个黎国的人,那首特别的曲子,竟然使敌方弹奏的《广陵散》黯然失色。

    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要帮黎国,而段策也没有空去追究。

    因为在战争结束后他昏迷了整整两个月,那这段日子里,他的五脏六腑,一个接着一个陷入了不可逆转的衰竭。

    很多人都热切地盼望他醒来,因为皇宫里的皇上,皇子逃的逃死的死,他是最适合登基的人。

    他不是无法醒来,他只是自己不愿意走出梦境。

    .....

    梦境中。

    段策久久地凝视着庭院里的白祉的背影,不忍去唤他,因为他害怕一旦出声白祉就会彻底消散。所以他只能不断地在心底默念“默君,默君,默君。”这是痴念,亦是执念,不过无论是痴念还是执念,总有破灭的时刻。

    白祉挺直着脊背,一动不动地站在梨树的阴影下,迷蒙而美好。

    “醒来吧。”声音浅淡的像是脱口便会化作风尘远去,消散。

    段策眼睛像是刻在了那道身影上久久不愿离开,希望这样就能让时间延续下去。

    他是劝自己醒来吗?为什么要醒来,醒来才是真正的梦魇。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肯定会因此疯狂,神志不清。

    “这是惩罚吗?”因为他想要惩罚他,所以才想要他醒来。段策的眸子暗淡地像是落在了无尽的黑夜。

    “不。”白祉笑了,他缓缓地侧过了脸,脸上两道黛眉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无比纯洁地淡淡道。“因为我喜欢你。”

    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比春日的蓝还要美丽。

    【人物段策好感度:100 虐心值:100】

    【白祉:痛不欲生是什么感觉,你懂了吗?:)】

    关于《广陵散》的情报,是重中之重,他得到的太容易,已经不是上掉馅饼了,现在就像是有人直接将饼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难道是……将军府还有别的细作?

    边子墨眼睫微垂,遮住了眼底的流光。正在此时,他听到一个院落里传来了萧瑟的琴音,边子墨眼神锐利地一转。

    什么人?!

    他微微整了一整袖口,眼睛微阖挡住了其中的杀机,而后信步走了过去。看见了那个正在月下抚琴的人——白祉。

    月光下斑驳的疏影照映在青年洁白的衣袍上,留下了温柔的光辉,他低垂着眼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行云流水般拨弄着琴弦,微弯的脖颈构成了一个诱人的弧度。

    原来是他,边子墨松了一口气,离的这么远,这个人又在抚琴,他应该没看见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边子墨听了半晌,从树梢上取了一片叶子,叶子已然半数枯黄。大概是树通灵性,也感受到了弹琴之人的情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