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3.8徒儿在上,师尊在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35.3.8徒儿在上,师尊在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购买v章比例大于50%~即可看到最新章节  “我以为你今必定不会出来了, 有那样的美人相伴,要是我肯定乐不思蜀。”萧嘉等的不耐烦,已经喝了几壶酒,现在虽然醉意朦胧地趴在桌上, 但是那姿态架势却依旧贵气逼人。

    萧嘉是个爱玩的性格, 又受皇帝宠爱, 行为举止落拓不羁, 也没人能管的了他,就刚好和段策这种军营出身的莽汉, 凑到了一团。

    段策听到他提起林默君,也回想起昨晚的一夜缠绵。喉咙不禁有些干渴。

    烛火的光影在少年白瓷般的肌肤上流连,透着荧白的光, 他的腰肢柔韧到了极点, 能被自己随意掌控。

    尽管在他身下, 脊背却挺的笔直……或许可以用一身傲骨来形容。

    一身傲骨?段策摇了摇头, 从倌馆出来的男人, 哪里来的傲骨。

    段策拿起酒壶先灌了一口酒解了解口渴, “你叫我来,又怪我来了?”他嗤笑一声坐在了萧嘉对面, 语气平淡的问道。“你想试试?我可以把他让给你。”

    少年床上的表现真的让他流连忘返,恐怕是个男人都会爱上将他似乎永不弯曲的脊骨折断,看他露出脆弱表情的感觉。

    但是不过是个玩意儿, 朋友喜欢, 他自然不会气。

    “啧啧啧, 段大将军,你可真是如传闻中一般的冷酷无情,那么漂亮的美人。要我肯定会舍不得。”萧嘉着,砸吧了下嘴“亏我还特意撮合你们。”

    段策锐利的眉毛高挑,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随即反问道“昨的药是你给他下的?”

    萧嘉摸了摸鼻子,怎么漏嘴了。知道自己做的确有些过火,他讪讪道“美人性子烈,我这不是担心他在床上的表现让你不高兴吗?”他完全是出于好心,昨晚本来想提前告诉段策的,但是后来喝的不醒人世就忘了,段策要是不提,他大概会彻底忘了。

    “烈?”段策皱紧起眉。

    “你也不想想,他是怎样才成为清倌的。被卖去倌馆,以他那副好相貌,要是跟恩客**一番,必然能赚来大把大把的银子,人家凭什么舍近求远。”萧嘉卖了个关子。“你猜怎么着?”

    见段策不理他,自己先憋不住了。“是他自己饿了三硬是一口饭没吃,老鸨是不想让一个摇钱树就这么死了,这才答应他只弹琴不卖身。”

    “......弹琴?”段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黑色的眼眸泄漏了一丝流光,倒影在杯中显得有几分深沉。

    这个世界会弹琴的人都备受人尊敬,若是能达到琴师的境界,琴音更会有特殊作用,增人寿元,或通地,平山河都有可能。

    怪不得白祉会有一身傲骨。原来他会弹琴。

    这些话,让段策改变了一些对白祉的印象,他突然对那个嫁进他府上的少年起了一些兴趣。

    他昨晚以为少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现在想来是有点太不怜香惜玉了。

    一边想着,段策提起了手中的剑。“我回府,你继续。”冷淡地通知了一声,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萧嘉半没反应过来,良久才猛的仰头吼了道“没良心的见色忘义之徒!你走了谁陪爷喝酒啊?”

    ……

    卧房

    “这是怎么了?”段策刚走在长廊上,就遇见一个婢女端着一盆清水,慌慌张张的从卧房里走出来。

    段策轻皱起眉,制住了只管埋头走的婢女“夫人呢?”

    婢女见到段策连忙行礼道“将军,夫人今早高烧不退,这会儿病情好转,才从鬼门关闯过。”

    “大夫请了吗?”

    “请了,大夫,可能是.....房事方面处理不当,引起的。”婢女未经人事,提起房事这词支支吾吾的,但是段策也听懂了。

    果然出了问题。

    段策差不多也估算到了这个可能,但是听见鬼门关这词,他又觉得有些夸张了。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闯了回鬼门关,他在疆场上挨了那么多刀,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段策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他背过一只手,另一只手一掀黑色绣暗纹长袍,踏进了房里。

    房门大开,浓重的中药味扑面而来,段策目光扫过面容倦怠躺的端端正正的白祉,侧过身使了使眼色,屋里的婢女们很快就识相地离开了卧房。

    少年正沉沉地睡着,临走前被他吻得红润的嘴唇,现在像纸一样苍白。

    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真是不像话,他是想得到自己宠爱,还是就是觉得.....死了也无所谓。

    如果不是间接了解了少年清高的性格,段策也不会有后一种猜测。

    一边想着,段策的心中不自觉的起了一丝怜惜。

    【系统:人物段策好感度:20,虐心值:0】

    段策本想悄悄走近少年,没想到意外被药味呛了一下,咳出了声,少年本来就不安稳的睡眠便被他打搅了。

    白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等意识到站在房里的人是谁,他连忙肢体酸软地坐了起来。

    “将军。”少年艰难地抬起了一只胳膊。“您别过来,我生了病。”能不生病吗?他已经在尽力作死了。白祉虽是这么想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恰到好处的苦涩。

    段策并没有听他的,执意走了过去“我是听你快死了,才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还有力气行礼。”

    虽然是这么的,段策的动作还是比之前温柔了许多,他将白祉推进了被子里,又给他结结实实地盖好了被子。

    白祉的身体被被子捂的死死的,只留了一双灵动的眼睛,他盯着段策的眼睛道

    “将军.....您是不是担心我死了,皇上会来追究。”少年清亮的嗓音因为染病,带着一丝软糯,平白惹人怜惜。

    段策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少年要是现在死了,皇帝确实可能来追究,但是他却不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回来的。但是给他那么清做什么。

    他将白祉因为高热发汗导致沾湿了的发丝向后捋去,面无表情一张脸被烛火映衬的有几分缱绻。

    段策这一熹微的举动,让白祉猛地一怔,或许是因为烧糊涂了,又或是因为这人突如其来的温柔,白祉喏喏地吐露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其实我.....也不想连累将军的名声,可是这门亲事,连您都无法拒绝,我又怎么能拒绝。”

    段策的脸立马就黑了,所以白祉的意思是,其实他还不愿意嫁吗?

    就算他不愿意,他也必须是自己的。突如其来的占有欲烧的段策心情十分不舒。

    他站了起来,神情冰冷地高挑起眉。

    “好大的胆子?!”真是荒唐,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嫌弃别人的份,还没有别人嫌弃他份!

    白祉果然被吓到了,他赶忙从被子中爬了起来,只穿着一身里衣便跪在了地上。

    “我不敢......”不管什么事和圣上扯上关系那都是大罪。

    他刚才真是病糊涂了才会吐露心声。

    “你还敢吗?”段策故作深沉的压低了眉眼,威胁道。

    “不敢。”白祉的头低得更深了,整个人都趴伏在段策脚下。

    段策还是气不过,索性他捏起白祉低着的下巴,将他的整个身体抬起。眼底眸光变换着停留在白祉那张惑人心神的脸上,从他的额头,眉毛,眼睛,再到鼻梁嘴唇,他像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一一看过,而后又将目光转至那形状优美的锁骨,纤细劲瘦的腰肢,以及那跪在地上也依旧笔直修长的腿。

    现在虽然都被衣料遮掩,但他还记得他清早离开时,这具身体上都是他留下的爱痕。

    他的喉头猛的一耸动,暴虐的心思,既已升起,想要压下去就难了。

    白祉茫然地任由他的目光狠狠刮过,身体微微颤抖。

    “将军?”眼睫毛轻轻眨动,呼扇地令人心痒。

    段策向来不喜欢忍耐自己的欲/望,他单手将少年扛在肩头,又扔回了床上。

    “将军,我还发着烧!”他惊呼道。

    【系统:糟糕!您的魅力值好像让攻略对象有些失控了!!】

    【白祉:上给我这张好脸,真是造孽,我只能寄希望于他对奸/尸没兴趣了。:)】

    【系统:......我就当您是在开玩笑了qaq】

    段策本来还无所顾忌,之后便发现了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