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2.14被alpha占有的alpha王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26.2.14被alpha占有的alpha王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监狱里, 最阴暗的角落流逝着**的味道,顾宥微阖着眼靠坐在黑暗的墙壁上,四周是一片黑色的寂静, 尽管是这样吞噬人意志的地方, 又被注射了药物, 短暂失去了能力,在了弱者的地位, 他依旧淡定自若,像是依旧能领导一切,这就是身为alpha,身为领袖的人。

    随着一块隐形的玻璃门升降,一个身着华贵, 举止优雅的男人走了进来。“顾元帅。”

    看似体贴, 实则带着恶意的询问道“您不怕吗?”

    顾宥微微抬眼打量了一眼来人, 又重新闭上了, 仰着头嘴角噙着一抹无所谓的笑容。“若是你们要杀我,早就动手了, 我又有什么好怕的。”让他死了会激怒联盟,而他活着, 不论何时都能当作一枚筹码, 女皇如果不是太傻,就绝对不会让他死。

    “你还是那么冷静。”莱茵转了转手指上的戒指, 华丽的声线意味不明道。

    “冷静?长老您这样的聪明人, 就不要讥讽我了。”顾宥微微撇了撇嘴, 对这样的恭维敬谢不敏。如果是真的冷静,就不会因为因为担心那个人......被抓进这里来。

    莱茵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打量了他几眼,突然道“被救赎的人,完全不知感恩,这个世界真是没道理。”

    顾宥听出了他话中有话,不禁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莱恩若有其事的摸了摸并不存在胡须的下巴“离开蓝星的岁月,虽然已经很久远了,但是我还记得当时的情况....”

    被选□□的人类,一共两亿,听起来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但是对于全星一共60亿的人口来,注定被淘汰遗弃在星际的人.....依旧数不胜数。

    这些被抛弃的人类,从被抛弃的那一刻便成为了重返蓝星计划的威胁,因为他们有可能会因为没有选中,而产生报复心理,宁愿两败俱伤。

    人们研究可能性的时候,为了杜绝所有回蓝星的失败可能,决定附加另外一个计划。毁灭者计划。

    毁灭者以自然人的形式,毫无察觉地插入这些被抛弃的移民中,观察情况,在被抛弃的移民发现重返蓝星计划之前,毁灭一切。

    毁灭者注定是孤独的。所有知道这个计划的人类都已经沉睡了,只有他一个人不断以**更换大脑的方式重生,最终又必须以死亡结束。这样孤独的命运,平凡的人,估计坚持不了几百年就会彻底奔溃。

    这个作为毁灭者的人,是从两亿人中挑选出来,最为理智,意念最不可动摇的人......一但侵占别人的身体,再也不会留下其他人的灵魂。经过三千年的时光,与其他是人....还不如是一种已经是一个以自己的意志决定世界是否毁灭的神。

    “......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一种莫名的心慌在顾宥心底升起。

    “你失去的记忆。”莱茵的眼睛里,像是朦了一层灰色的大雾,带着森然的怜悯。“我就还给你吧....”莱茵细长的手指,挨上顾宥脑壳的那一瞬间,无数记忆瞬间贯穿了他的大脑。剧烈的疼痛,有什么东西快要破蛹而出,几乎可以把他折磨到奔溃。

    顾宥艰难地挺住了,痉挛的手指抓紧抓着地面,一直手紧紧地夹住了剧痛的太阳穴,眼神放空。“叶......纶。”怎么会,我怎么会忘了.....

    “我本来就欠你的。”

    .......

    时候。

    越美丽的地方,或许,就潜藏着越多的黑暗。

    在暮云星系一个遗落的荒芜星球上,盖着一座完全白色的基地,两个还未长成的少年奔跑在里面,像是想要逃过什么。

    “你听到了吗?那个计划?.”顾宥牵着白祉的手,穿梭在惨白的石柱之间。还只是十一二岁的他,就已经初现英俊硬朗的轮廓。一双紫色的眸子闪烁聪敏的光泽、

    叶纶精致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双蓝色的眸色清澈的像水晶,他微微喘息着,那是因为跑动过快导致的呼吸不匀,他的神色比一般孩子都要镇定的多“我们都会死。”

    将整个大脑都换掉了,和死没什么区别。年纪的叶纶便非常理智的认清了这一点。“我们必须逃。”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地落下。

    顾宥连忙停了下来,用手掌捂住了白祉的唇,手掌下的柔弱让他有些出神,不过还未开情窦的他,只在心底默默悱恻着,叶纶唇瓣和外表不一样的柔软触感,便略过去了。

    他睁着眼,心翼翼瞅着周围,紧张地声道“嘘!”那些监视的眼睛可无处不在。

    叶纶感受着嘴唇上的紧挨着的皮肤,立刻炸了毛,脸色微红地退了一步,“别碰我!”然后一只白皙的手狠狠擦过。

    顾宥也无奈起了叶纶的别扭,这整个星云除了他,就自己一个正常人,怎么想和他好好玩就这么难呢。

    叶纶穿着一身和他同样的制式白色睡衣,散发出清冷,又难以接近的味道。但是他的信息素....真的很好闻,是能让人安心的温柔的味道,顾宥的目光游离在被白祉自己擦拭的艳红的嘴唇上,有些挪不开目光。

    “逃命要紧,别管那么多了”顾宥不在意的在身上蹭了蹭,继续拉着他捻转在无数个过路口,依旧没有找到可以逃出去的路口“你,我们真的能够逃出去吗?”他停了下来,紫色的眸子里有些暗淡。

    “不知道。”

    “但是我只知道,不逃肯定会死。”叶纶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就是可悲之处了。

    “你父皇,是不会让你死的。”顾宥突然开口道。

    腰间的编号,正是他们的宿命。作为001号他是孤儿中最适合做容器的人,而白祉是002号只是作为备选。这是他听到皇帝讨论的事之后,就立刻得出的答案。

    “.....”叶纶犹豫了片刻道。“他已经不是我的父亲。”显而易见,他的父亲早已被一个叫做毁灭者的人替代,甚至未来有一,他们两个人也会变成这个人。

    “你真的能分清,你到底是谁的孩子吗?”从血脉上他就是你的父亲。顾宥耸了耸肩。

    “我相信灵魂这种东西存在。”叶纶咬了咬唇瓣。拉着停在原地的顾宥继续走了。顾宥轻笑一声应和道。“我也相信。”

    可是跑去哪呢?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这里有出口。

    正在他们焦灼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横在了叶纶和顾宥身前,叶纶胆颤地后退了一步,因为那是母后,竟然被母后发现了,他害怕皇后,因为原来她总像是在看什么献祭品一般看着他。

    “母亲.”叶纶有些胆怯的扬起了头,看向了美丽依旧,面容带着一种向往的母亲。听见她问道“你已经知道真相了?”

    叶纶的瞳孔猛睁大,为什么。母亲也是知情人!他反推了顾宥,“快逃!”。

    被人搡出去的顾宥一头雾水地转过了身,他看到了皇后嘴角的笑容,突然明白了什么。脑子里瞬间转过了无数想法的他,再最后看了一眼被人皇后抓住的叶纶,眼神一暗。在纠结中,还是决定听他的话,跑。

    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不知目的的狂奔。

    不管他能不能逃走,他知道,从此刻,他就永远欠着一个人。

    皇后拥着白祉的肩膀,像是对顾宥的落跑完全不在意。

    “看到了你们,就像当初的我一般....无助的跑着,想要逃离这一切。但是没有用的.....”皇后喃喃道。“你是两个容器结合的产物。应该......理应该由你来结束这一切。”她的精神显然已经接近了不正常,因为她爱的那个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叶纶啊,我再也不想让别人和我一样了,再也不想。”她轻捧着白祉的脸颊,“只有你的生命我能决定了。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放跑一个知道计划的人,留下一个容器,毁灭计划一定会在这一代结束。

    顾宥离开暮云星系的飞船也是他提供的。唯一她没有预料到的可能就是,顾宥意外逃走的时候,意外失忆了。

    ......

    “精神奔溃的人怎么可能醒来。”罗宾被女皇抓去的时候,就知道可能事情不太妙,但是他没有想到会不妙到这种程度。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像是毫无直觉一般的冰雕一般的王子,罗宾无能为力的摇了摇头。

    “尽管没法苏醒,至少还能活着.....”这样安慰的话语,罗宾自己也觉得有些蛋疼。但是他真的怕,知道真相的女皇会直接把他宰了。

    躺在床上的人,一直不停的激烈喘息着,苍白的脸色搭配着红的不正常的脸色,看着就不寻常。那样神志不清的虚弱模样,完全是因为....

    【白祉:可爱~~你确定精神奔溃是这样的?】刚从系统空间买了一粒立效精神奔溃药剂的白祉,十分怀疑自己假冒伪劣产品。这怎么跟发烧一模一样。不过不管发烧还是其他什么难受的感觉,他也感觉不到。也无法区别。

    【系统:我非常确定已经肯定,我不是个卖假药的。(正义脸)】

    一瞬间,大脑突然清醒了的感觉,让白祉确实体会到了不同。

    那种仿佛知晓一切,看穿一切的感觉....这就是活了三千年的感觉吗?连白祉也突然宁静了。

    慢慢地白祉的呼吸放缓了,在罗宾的诧异中陷入了一种凝思状态。

    “他的脑电波....”α波,表明白祉已经恢复到放松清醒的状态中,可是怎么可能,他刚刚还在精神奔溃。他凑过去,想要检查一下,白祉的情况,却被他突然的睁眼吓到了。

    那到底是怎样一种眼神啊,罗宾退后的半步,茫然又陌生的看着床上的人。

    原本比较温暖的蓝色,变得浅淡了,那纯粹而又高傲的眼神一如以往,但又似乎多了一些什么,像是神祗俯瞰众生一般的独立世外。

    比以往何时候都要冷静自若。

    “弟弟。”叶雲惊喜地走了过去,却又被那一抹眼神惊的思维停滞,似有冰霜将她整个冻住。

    感受到了周围人的震惊,白祉缓缓地垂下了眼帘,缓缓坐了起来,拔掉了身上所有的感应装置。“皇姐。”他的声音浅淡,却威迫力极强。

    叶雲身体颤抖着,仿佛被这股压力压制的喘不过来气,用尽全力才让自己的声线显得不那么起伏。“你是谁?”

    白祉站了起来,扬了扬脖子,银发垂落在白皙的背后,漏出了一片瘦削的蝴蝶骨,的确是蝴蝶,这只命运多波折的蝴蝶,不知经历了多少苦痛和挣扎,才最终破茧而出。

    白祉的眼底有漫漫波光流动,精神奔溃后,他回忆起了叶纶的一切。那个叫做毁灭者的灵魂,在这三千年中已经被折磨到消亡了,即将继承这个使命的人,就是叶纶,拥有灵魂和近乎全能的大脑。但是白祉选择让叶雲的误会继续持续下去。

    “我是人。”青年眼神闪烁间淡淡道,随手将自己被人脱下的衬衫,重新穿上,细长的手指灵活的扣紧了衣领,手指潇洒的将耳边的银发向后撩去,银发像是丝绸一般的从指尖滑落。

    叶雲的唇角翕动,“你把弟弟还给我。”

    白祉像是没有听见似得从叶雲身边走过。

    【白祉:姐姐别怕~我只是为了惩罚一个人而已。】叶雲应该不是皇帝的亲女儿,因为他从叶祉的记忆中已经得知了一切,以往那些母后离世,以及从在皇宫里长大的记忆都是被人特意灌输的,但是他还是愿意叫她一声姐姐,因为他对原宿主真的很好。

    【系统:=w=祝渣攻,不要死的太惨。】

    那奢华的银色发丝,在冰冷的顶光下,抛着静谧的冷光,青年的身姿轻捷地躲过了叶雲手化作掌的一击,冷漠道“你根本碰不到我的,别白费心思了。”只是短短千分之一秒内,就能计算出叶雲所有的行动轨迹,这样的强大几乎令人奔溃。

    从精神奔溃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精神力已经不局限于级数,而是广泛的扩散至周围,与宇宙联系到一起的磅礴。

    一旁的罗宾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眼前这个人,显然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给人一种深深地无法与之抗衡的气场。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研究一下眼前的人,他的内里是否已经变成了机械,而他的神经是否已经变成了线路。所以才会显得这么毫无温情。

    “你到底要做什么?”叶雲盯着他的背影声音几乎似冰锥般的刺骨的寒冷。

    叶纶薄唇轻启,“结束一切。”

    .....

    在顾宥还在地上剧烈喘息之际,莱茵的神色突然一变,对着隐藏着的门的方向微微躬身。“王子殿下。”随着他的话音升了起来。

    顾宥愣愣地跟着他躬身的方向看去,向来淡定自若的脸上带了一分信息,可是随着他真正看清那个人的那一刻,他彻底地失去了所有表情。

    那强大又熟悉的精神力,他认识。属于前皇帝,也属于.....

    “毁灭.....者。”晦暗的情绪充盈了他的心脏。

    不是,他不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那个他爱的人,已经....不见了。

    【攻略人物顾宥:好感度:95,虐心值:70】

    这样的结果像尖刀一般凌迟着他的身体。无处发泄的哀伤,令脑袋剧痛起来。那被放空的内心,像是挣扎无数的苦痛。

    “叶纶,你是叶纶吗?”顾宥挣扎着看向白祉,或许这就是他的早有预感。

    “顾宥。”白祉低着头,看着蜷缩在角落的顾宥,他站在门口,是最光明的地方,而顾宥站在晦暗的角落,离得不多,却是一种永远也接近不了的距离感。

    “很庆幸,你成长的很完美。”

    这样的口吻,站在一旁观望的莱茵闪烁了一番,他知道毁灭者的灵魂应该已经不在了。

    白祉依旧这么的理由....大概是就算多了三千年的阅历作为叶纶的灵魂还是无法放下对顾宥的恨意吗?

    其实他猜错了。

    白祉不是放不下,他是太放的下了。

    【白祉:很庆幸,你还活着,能被我虐。虐心值的成长值多完美。~~】

    【系统:=w=满载着积分的感觉,真棒。不过您为什么要伪装成毁灭者。】

    【白祉:总有一这会成为美妙的催化剂。:)】

    顾宥顺其自然地误解了,将眼前美丽的皮囊彻底否认,对着那个让他无比憎恨的大脑,眼睛里跳动着火苗,嘴唇翕动着嘶哑道,指甲紧扣地面留下了斑斓的血水“把我的叶纶还给我!”痛苦潜伏在大脑的神经毒素,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他。

    “呵。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白祉的眼睫垂下,睫毛流溢着泄出了一丝湛蓝。“作为叶纶的部分,不就是被你彻底击溃的吗?”

    那抹湛蓝,像是一柄冰刀刺进了顾宥的心脏,随着融化刺激着他的五脏六腑。是他,是他的错。他爱的那个人是被他一点点毁掉的......顾宥瞳孔放大着颓然倒地。

    最后只能眩晕的支撑在地面上......他没有抬头。

    原来的高高在上,就是个笑话,他不过是个懦夫,是个强盗,眼眶剧烈地疼痛起来,他没有胆量,他根本无法看眼前的那个人。他的白祉已经不在了啊。

    手无力的垂下。一直以为固若金汤的心理防线被白祉彻底击垮,全身上下都不自觉地抽搐着,那是被抑制的精神力,正在体内沸腾的缘故。

    白祉看着顾宥颓丧的落寞,深感......渣攻被虐最后都是一个德性。:)

    不过白祉的字典里不存在“如果”这个词,既然已经造成了伤害,那就自食其果,他不会给渣攻以任何怜悯。

    白祉用冰冷的目光短暂的瞥了一眼他,便将目光落在了一直在看戏的莱茵身上。

    “莱茵。”

    他径直走向了莱茵,他的确是为了来找莱茵的,顾宥?顺带虐一下顶了。

    “跟我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监狱的长廊。

    莱茵优雅的微笑,像是程序设定一般的完美,的确,他就是一个人工智能,负责整个暮云星系安全的电脑主机,在这三千年中,也进化了。

    “你做的很好。”白祉不带任何感**彩的表扬道。为了让叶纶真的破茧成蝶,回忆起一切,特意将自己安排到顾宥身边,的这个人,大概就希望得到这样的结果吧。

    至于为什么猜到莱茵会有鬼,那完全是因为当初就他那么想把自己扔去联盟。:)

    “原本的毁灭者,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任务,竟然没有剥夺您的灵魂,这是自毁信念的做法,但是现在看来是最正确不过的事,我将追随您,因为他已经靠不住了。”莱茵又绅士地鞠了一躬。

    “这样吗?....”白祉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

    “可是你也不明白我的信念。”他轻昂起头,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像是冰剔成的折射着华贵的冷芒,像是穿越了三千年的时光。

    “无论是未来还是其他。”

    “叶纶。你这是什么意思.....”莱茵的眉角抽动了一下。便彻底僵在了原地。

    因为胸口被枪口抵着,那是心脏的位置。莱茵却不敢有任何反抗,没有人能与毁灭者抗衡,因为他的大脑在三千年的进化中已经被开发到比机械大脑还要完美与精确,机械电脑足够预料到事,他只会预料的更完善“毁灭者,你不能这样....”莱茵手指颤抖着,瞥了一眼胸口的枪。

    白祉轻扯出了一个笑容,冰冷的带着无机质感的冷酷,在莱茵颤抖的目光中,将枪口上移至了他的脑袋。

    “嘭!”

    不带任何犹豫的一枪。莱茵的瞳孔放大着,失力倒下,在电路被破坏后的滋啦响声中,白祉岿然不动地用指腹摩挲了下扳机,淡漠道“你只是个机器,又怎么会又心呢?”怕被人抵住心脏?真是智能到傻了的地步。

    那盛开机械纤维,像是在映衬着他所的一切。

    【系统:宿主.....我怕qaq。】第一次,系统有些害怕白祉。

    【白祉:你不同,你是可爱。哪不乖了....就不一定了。:)】

    【系统:我错了。qaq】

    【白祉:你错什么了?】

    【系统:你的积分......我都给你用光了。】

    【白祉::):):)】

    ......

    战争的号角,还没有吹响,就已经结束。因为双方都已经隐约的知道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从监狱里出来以后许久的顾宥,觉得自己这几个月来都在做一场梦,一个失去了最爱之人的梦,他拥有过,即使短暂又虚假,但是他的确拥有过。失去的悔恨是那样迫人,为了缅怀,又或许是为了其他的什么,他不断地回忆过去。

    将所有与白祉有关的监视都拿出来回放。

    顾宥将所有灯都关了,只剩一个3d投影不断地暂停,播放,而后再暂停,播放的看那次的表演赛。而这次他的嘴角再也挂不住充满兴味的笑意,唯独留下死寂和平静。

    “你输了。”那时精致冷傲的青年嘴角略微得意的笑意,似乎在讥讽他现在的一切。

    “你输了。”

    “你输了。”....

    顾宥不断地重复着这一片段,直到控制键彻底按坏,才怔然地垂下了手,对,他输了,什么也找不回来。什么也没得到。

    他嗓音喑哑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将整张脸都隐在手掌间,缄默许久后才嗓音喑哑道。“我输了。”

    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令他明白了,什么叫□□一个人,不能只是强迫。为什么,为什么当时不珍惜。

    家里的酒,全都被他喝尽了,他麻木的看着那穿破云的和平树....

    【攻略人物顾宥:好感度:95,虐心值:80】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人.....曾经在那里的话。

    “我想见见蓝星的模样。”

    那个人已经没法见蓝星了,他的灵魂都已经泯灭了。只剩一副皮囊,这样也算是见吗?

    这竟然会是他最后的安慰,顾宥胸膛忽然酸楚了起来,随即嘴角紧抿着地站了起来。

    他要找那个人,而那个人会在哪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

    白祉已经在暮云星系的基地等了他很久了。

    银白的机甲折射着星际微弱的一点点余晖。发出凄美的光芒。身后停泊的飞船上装有两亿个睡眠舱。

    “你的任务,可以结束了,你为什么还没有选择死。”独自架机甲而来的顾宥,显然没有几个月前精神了。他撑在机甲的外壳上,英俊的轮廓变得瘦削,嘴边因为落寞染上了胡渣,眼睛里满是血丝,酒意未醒的仰视着那个修长的身影。带着无数恶意的揣测着“毁灭者”现在的做法,冷声嘲讽道“你也开始贪生怕死起来了吗?”

    白祉站在一艘飞船上,静默的俯视着他,两个人的气势,争锋相对,顾宥却不愿意对上白祉的眼睛,因为他有太多懊悔所以不敢直视。

    看着他的模样,顾宥总会以为叶纶还在世,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这都是他的错觉,他的白祉早都已经和他的心一起,灰飞烟灭。

    “.....”白祉没有回答,用一双璀璨夺目的眸子注视着底下站着的男人,仿佛有一个丑在他面前表演着即将落幕的戏。

    “可不可以,不要死。”顾宥在漫长的沉默中低下了一直高傲的头。无情与冷血被稀释,他祈求着着这个近乎似神一样的人。沉声道“至少,不要在叶纶的身体时,结束这一切。我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你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吗?”白祉盯着顾宥眼底触目惊心的泪痕,眼底产生了一丝波动。

    “不论如何,我爱他。”顾宥声音嘶哑的一边告白着一边跪了下去。“拜托。”那脊背弯折的弧度,像是一只已经被彻底驯服的野兽。真的被征服了。

    【攻略人物顾宥:好感度:100,虐心值:80】

    静默了良久的白祉终于开了口。

    “我本来就决定好了要沉睡。”白祉突然闭口不言了。浅淡了很多的眸色,智慧的光芒在里面流转,似是无法推理出现在的心情波动似的卡了壳。

    “因为......”

    大概是释怀了,白祉露出了个浅薄的微笑,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使的话,大概使微笑的弧度就是这样淡然而又圣洁“不光是这两亿人,我相信人类有无限的可能性。”

    顾宥。一定要让所有人回蓝星啊。

    睡眠舱一共有两亿个,只有他脚下踩着的这个飞船里有一个空的睡眠舱,正是当时毁灭者被挑选出来之后,留下的那个。

    顾宥微微怔然地看着他慢慢的躺进了舱里。

    当舱门准备关闭的时候,他又听见了白祉的声音,淡淡地带着一丝疲倦,模糊在了空气中“我没忘了你,我只是不在意了而已。”

    他是!

    “叶纶!!!”肺部滚烫,肾上腺素的作用下,血液急速升温,蒸发了酒气,顾宥飞快地站了起来,几步跃至了那冰冷的睡眠舱前,手指的灼热,与睡眠舱冰冷的壁面相触的瞬间,他的整颗心都冷了下去。

    他终究与他爱的人背道而驰。被惩罚着可能用尽这一生,都无法跟爱的人,再有任何接触。

    【攻略人物顾宥:好感度:100,虐心值:100】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