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1.12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12.1.12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夜深人静之际,住在将军府的边子墨,轻悄悄的来到墙角,吹响了一声哨音,一个黑影,立即从墙角闪现。

    边子墨从换种掏出一个食指长的竹筒,交给了黑衣人。

    “这个给你。”边子墨神情淡然地轻声道,却不解释里面到底写着什么。黑衣人也不多问,拿到了竹筒便消失在了月夜里。

    边子墨身形俊秀,站在那里便自有一股子卓然独立,清冷似仙的感觉,任谁都猜不到他是一名细作。他正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关于《广陵散》的情报,是重中之重,他得到的太容易,已经不是上掉馅饼了,现在就像是有人直接将饼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难道是……将军府还有别的细作?

    边子墨眼睫微垂,遮住了眼底的流光。正在此时,他听到一个院落里传来了萧瑟的琴音,边子墨眼神锐利地一转。

    什么人?!

    他微微整了一整袖口,眼睛微阖挡住了其中的杀机,而后信步走了过去。看见了那个正在月下抚琴的人——白祉。

    月光下斑驳的疏影照映在青年洁白的衣袍上,留下了温柔的光辉,他低垂着眼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行云流水般拨弄着琴弦,微弯的脖颈构成了一个诱人的弧度。

    原来是他,边子墨松了一口气,离的这么远,这个人又在抚琴,他应该没看见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边子墨听了半晌,从树梢上取了一片叶子,叶子已然半数枯黄。大概是树通灵性,也感受到了弹琴之人的情绪。

    边子墨嘴角冷淡的弧度微缓,他已经知道了白祉的真正身份,此刻就算能听出白祉琴音中的伤情,他也不便过问。不过应和他的琴音,聊以慰藉,也算是对他的风姿,他的琴音的赞赏了。

    他是这么想的,也这样做了,树叶吹响的口琴声与琴声合在一起,莫名的和谐。

    边子墨在一曲后,攥紧了手中的树叶。

    他不禁凝视着白祉微微出神。白祉也看向了他,声音略显嘶哑地开口道“气凉了,公子这么晚出来做什么。”

    “无事。”不知名的愧疚席卷了他的大脑,让他修长的手捏紧了袖口。一旦战争开始,这个人恐怕也难脱干系。

    但是想那么多做什么,这个人和自己非亲非故,自己怎么也开始有妇人之仁了,边子墨沉默了片刻后,很快便离开了。

    离开的边子墨没有看见林默君被泪水沾湿的脸颊。

    “弟弟。”他不敢相信,他未出生的弟弟竟然还活着!这个世家贵族都会有家族曲谱,能接上家族曲谱的人,一定是他们家的血脉!嗯......比dna鉴定好用。

    【系统:您怎么哭了⊙﹏⊙】

    【白祉:我们老林家总算后继有人了55555,感动的。】

    【系统:老林家?他不是姓边吗?】一脸蒙蔽。

    【白祉:毕竟他跟我长这么像:)】

    【系统:emmmmm】宿主拿到剧本是不是和我拿到的不一样啊!!

    其实白祉会知道这个事纯属意外,他只是好奇季承影丞相究竟知道些什么,所以就去‘拜访’了下他的家,没想到获悉了有这样的可能,这一试,非常凑巧边子墨竟真是他的弟弟。

    白祉抹去眼角的泪水,演也演够了,恢复了原来冷漠的模样。

    或许是因为月色寂寥,古代又很无趣,他兴致来了干脆由之前的枯木逢春之曲作引,准备新谱一曲。

    如果有人从第三方的角度看,一定会为之惊艳。青年的脊梁挺直,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轻落在琴上,轮廓温润出尘,嘴唇红润,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似无情又多情,蕴着苍穹混沌,那份美丽是从芸芸众生脱颖而出,用来迷倒世人的。

    “叮!”白祉垂下了眼睑,第一次这么认真用心的弹琴。自然和以往不同。

    他弹此曲,为三悲一苦。

    一悲林清因皇帝私情污蔑入狱,英年早逝。

    二悲林清的爱妻流亡途中,不幸遇难。

    三悲林默君命运坎坷,死无全尸。

    而一苦,则为了林家最的儿子。母亲虽死,却硬生生地从尸体的肚子里爬出来的边子墨。他被赫国情报组织抚养长大,不知父母亲人,可谓之苦。

    本来舒缓悲伤的琴音,渐渐战意大发,为什么呢?为了抗争。

    跟生存相比,一切有关痛苦、绝望或是悲伤的词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随着乐曲悠扬从白祉的身体里蹿出一道蓝光,那是之前道送给他的气运,蓝色的雷霆闪烁在他的指尖,他却毫无所觉,只为他平添了几分恣意与气魄。

    那些原本因枯木逢春之曲,变得重新墨绿的树叶,现如今像是被烈火灼烧了一般,湮灭在了疏狂的曲子中。那些树木枯萎不齐的枝条却又在烈焰中重生。

    琴声渐淡一曲终了,有雷霆在黑暗中炸响,白祉离开了琴前,站了起来遥望向,他背手而立,虽是仰视却并不敬畏,一张冷漠的脸上挂着暗藏桀骜的优雅笑意“此曲名曰《绝尘曲》。”

    后世之人会知晓,世间有惊世之曲,曲悲绝尘,可弑敌千万!世人会铭记,这个作出曲谱的人名唤林默君!

    系统突然理解了,宿主这些作为的意思。

    ——你想要的尊严我给你挣了。

    他有些担忧地看向际,害怕这个世界的规则会给宿主找些麻烦,但是他好像有点想多了。

    这样的曲子和《广陵散》一般不该出世,但是道的雷霆迟迟没有劈下,有资的人,会引来道嫉妒,可是若是超越了资可以谈及的程度,达到了道敬佩的高度,那连道也不想害了这样的人才!

    因为在琴道之上下之英材,莫有人能及他!

    没有人关注的黑暗角落,有一人藏在树下,喟叹了一声“这个人,留不得。”

    .......

    书房

    段策身姿挺拔,像是永远屹立不倒的战神,只是眉头深锁,一只拳头上还缠着纱布。

    他已经忍了很多没去见白祉,不去关注他,想要忘记他,不在意他,但是就是这样才越来越在意.....只要出神就是在想他。

    正当他又一次出神时,问三突然急急忙忙地闯进了书房。

    “属下有急事禀告。”

    “什么?”

    “边子墨已经被证实是赫国的探子。”问三跪在段策脚边汇报道。

    段策揉了揉眉心,边子墨他只是略有猜测,没想到事实真的如此。这三个月,他的注意力全在白祉身上,到把他给忽略了。

    “他带走了什么情报?”段策随口问道。

    问三踌躇着,将他所了解的事实讲了出来“......不清楚。军务处什么东西都没有丢。”

    段策并没有因为问三不知道,就放松警惕。边子墨多智近妖,是任何人不能掉以轻心的对象,他绝对不可能既暴露了自己,又毫无所得。

    他能在他这里得到什么能扭转战局的东西呢?

    地图,军资.....还是......

    猛地站了起来,神色透露出一丝难得的压力。他在房中跺了几步,才转而喃喃道。“《广陵散》...”

    “《广陵散》?”

    “不可能啊,将军,广陵散一直是我们暗卫保管的!”问三跪在地上,垂着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低语道“将军是怀疑我们之中出了细作。”

    段策微微点了点头,他其实也不想怀疑他的左膀右臂,但是事实如此。

    “去看看问七在哪里……”段策沉吟道,能从暗卫这里拿到情报,必定有人里应外合。这几个月来,不停接触白祉的问七嫌疑最大。

    “是……”

    国人这些年过的太顺风顺水,因为有曲谱《广陵散》坐镇,一直所向披靡。而现在失却杀手锏,武力强大的赫国必然会在秋收之际来犯。

    段策披上一旁的盔甲,也没等问三继续下去,便立刻向身旁的下人吩咐道“备马!我要去皇宫。”

    皇帝和将军离心此时再发生大战,想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段策一拧紧眉。

    正当这时,一个加急报从门口呈递上来。段策一下变了脸色,神色扭曲。

    敌军来犯!!已经攻克了几座城池,很快就会兵临城下。

    “至于皇上,皇上他已经跑了.....”

    萧宸带着几千士兵,奔波在离京城通往江南的路上,这才一日就跑了几公里远,可见是早有准备。

    赫国的兵力有几万,而城中只有近千人,这仗必输无疑。他逃是肯定的,但是留段策守城,却是故意的,不仅是因为有他在可以吸引敌军的注意力,他逃走的几率更大。

    更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让段策活下来,这人竟然敢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怎么可能让他活下来!

    皇上不再坐守京城,现在人心惶惶,段策同样知道这点。

    他没有什么犹豫地吩咐道“我亲自上城楼守城。”段策领兵从来没有输过,而这一次,他也不想输。

    “我去见夫人,你们先整队,等我回来即刻出发。”段策现在就想见白祉,就算白祉恨他,厌恶他,上战场的临别之际,他也想见一见他。

    “是,将军。”

    可是这个愿望,被无情的戳破了.....

    来到白祉院落的段策听到紫晴的话如受重击。

    “问七和夫人都不见了……”

    塌下来是什么感觉,段策不知道。但是他现在知道了心被割裂成两半的感觉。

    白祉还是要离开他吗?不行,只要他不允许,他哪里都不许去!

    “找。”段策的语调毫无起伏,但是紫晴知道,这是将军将所有暴怒,担忧强压在心底之后暗藏汹涌的平静。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