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8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8.1.8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段策伸出一双大手猛地将青年的衣服撕裂,紧接着怒目圆睁。

    【系统人物段策,好感度:75(黑化)虐心值:0】

    就算在醉酒中,白祉还是感受到了蓬勃的杀意,他水润的唇微微抿起,身体挪后了些紧贴上了背后冰冷的石桌面。

    青年躲避的举动映在段策眼中,无疑是心虚的佐证“你都背着我做了什么.......”他的声音满是压抑的怒火。

    他的手紧紧扣着白祉的肩膀,骨节突出,青筋暴起。青年白皙圆滑的肩膀被捏的青紫。

    白祉深皱起了眉心,面容做出来痛到扭曲的表情,虽然他不疼,但是听声音,他都觉得段策可能要将他的肩膀捏碎了。

    “将军,您捏疼我了。”白祉被捏的清醒了几分,水润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看着还是有些迷离。

    “你要装作不知道吗?!”段策的声音里夹杂着可怖的黑气。

    “什么?”白祉茫然无错地看着段策,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段策粗鲁的将白祉拦腰扛起,疾驰地走了几步,将他整个人扔在了景观湖旁的地上,手摁着他的头,让他趴在岸边。

    月光下,湖面比那些镜子都要好用多了,白祉身上的每一处痕迹,都清晰可见。

    面对这样的情景,白祉的脸一下变得苍白了起来,酒也彻底醒了。

    半晌没有任何声音,因为他被震惊的不知道该什么,直到段策低沉地问道“你就,那么不甘寂寞吗?”

    他不断的摇着头,就算段策的手抓的头发抓得生疼,他还是不停的否定着“不,这不是我!将军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这满身的痕迹,你还要跟我狡辩什么,非要我看见你在别人身下的娇媚作态你才肯承认?!”段策越想越生气,越想联想的就越多,他走了三年,或许这人背叛他也不只这一次。

    要不是自己来找他,他是不是准备装生气,等痕迹消了,再和他和好。这副模样都是骗他的!

    这样一联想,段策猛地将手下的人一推,推进了湖里。

    “你就在湖中把自己洗洗干净!”

    对段策而言,之前有多爱怜,现在就有多愤怒!

    “将军!唔,救命!唔!”白祉在湖水里拼命蹬着,可是还是躲不过呛了一大口水,他不会水,可是段策并没有救他,显然是让他自生自灭的意思。

    还好是人工湖,他离岸边也不远,他用自己顽强的精神还真游上来了。(?)

    【系统:您不是应该等他英雄救美吗?Σ( ° △°|||)︴】

    【白祉:不游上来,怎么表现我的顽强。:)】多么可贵的品质。

    白祉四肢朝地地趴跪在段策脚边。不断地咳着湖水,手虚捂着喉咙那块皮肤。

    水呛进嗓子的感觉可不好受,像是喉咙被砂纸摩磋,疼得慌,也发不出声,只能撕心裂肺地咳。

    段策的嘴角挂着一个轻蔑的笑容“你错过了可以轻松死掉的机会。”他最讨厌别人背叛他。

    什么?白祉的心尖猛地一跳。

    “因为接下来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段策将几个字一字一顿的从齿间蹦出。

    他每一个字,白祉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

    为什么这个人会变得这么可怕?

    段策眼神阴郁冰冷如同当年不化的寒潭,在白祉的咳声渐止时,提起身侧的剑,用剑尖挑起了白祉的下巴。

    “这样好了,我就放你回去那个倌馆,让你去寻你喜欢的逍遥快活。”段策的话带着几分嘲弄,蓦地让白祉的心头一颤。

    “不……”白祉的声音已经带了几分哭腔,“将军,别让我回去……求你了。”浓密纤长的睫毛轻颤,脆弱的像琉璃一般的眸子,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段策,任谁都会因为这纯洁的魅惑而心软。

    但是段策不会。他摇了摇头,俯身靠近了白祉,嗓音乍然响起,不出低哑深沉。“想留在这里,被我一个人玩也可以。”

    “将碰了你的人的人供出来。”段策挑起一个冰冷的微笑,目光幽远,他倒是想知道,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动他的人“我会把他们都杀了。”

    “我真的……”白祉刚想不知道,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昨他喝了皇帝给的酒,才突然睡着了,难不成,他真的和皇上走了肌肤之亲?

    怎么会,白祉的眼中泪光闪闪,绝望瞬间涌上了心头,他从来没有想过背叛将军。

    但是他不能……那位的身份太过敏感,他不能让将军和皇上起间隙,不行的,就算发现了蹊跷,他也绝对要把这件事瞒下来。

    白祉不自然地低下了头,嘴唇紧抿,眼睛里的水雾愈演愈烈,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也没有办法告诉段策真相。

    “你怎么了?啊。”段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甚至带着几分绵延的杀气“你倒是痴情,呵。”自己都保不住了,还要救那些野男人吗?可笑至极。

    “……”白祉固执地咬着下唇,再也没有任何话。

    段策手中的脸柄,被他抓得深裂了一道,他索性将剑往旁边一扔,转过身,对着暗处突然扬声道。“问七,出来。”

    一道黑影应声出现,“属下在。”

    他背着白祉,再没有看他一眼,声音低沉幽冷“把这个人给我脱光了,扔进柴房。”

    “是。”

    ……

    白祉冷地缩在了一起,神色萎靡,两条细白的胳膊紧紧抱着自己光裸着的腿。

    “还是不肯吗?”段策走过冰冷的地面来到他面前。

    白祉不话,反倒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臂间。身体颤抖。

    段策脸色阴沉,一把扯起锁在青年脖颈上的铁链,强迫他抬起了头。

    “不,不要,我……”会坏掉的。白祉眼神惊恐的看着段策手里的东西。

    他挣扎着想要逃脱,却一次一次被段策拽回来,最后屈辱地趴跪在地被段策的一双大手掐住。

    掌下柔软的躯体,细嫩的皮肤没有勾起段策任何的怜惜,有的只是厌恶,他的声音低沉冷淡“你不就是喜欢被人塞满吗?我那么宠爱你,当然要满足你。”

    “啊!”强行撕扯着身体的剧痛,瞬间让白祉的面容扭做了一团。

    段策的声音现在在他听来和魔鬼的声音没有任何区别。

    他的眼眶通红,不知道哭闹了几回,那东西终究还是被段策混着他的血水硬塞了进去。

    求饶时,他还是没忍住将确实有那么一个人的事了出来,也了是那个人强迫他的。

    但是段策一点都不信他是被迫的,谁敢动他的人!再如果他是被人强迫的,为什么不将那个人是谁出来,交给他处置!

    就这样,本就是酒后,又受了惊吓风寒,白祉直接晕了过去。

    【白祉:我嚎累了,来颗金嗓子喉片:)】

    【系统:好的~】

    等白祉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明。

    白祉的整个手臂都被捆在了背后,他刚想坐起来,就感受到了身体里埋着的异物。

    大概和男人的那东西差不多的形状。那是……玉势。

    他紧咬着下唇,脸色一片惨白。

    “醒了?”一个带着面具的,全身黑衣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整个人都看起来冷冰冰的像块木头,但是总不是真正的木头。

    不着寸缕的白祉下意识地想要缩起身体,可是不行,他的手被反绑着,只能直挺挺地展露出胸膛。青年不禁难堪的低下了头,半转过身,身体颤抖。

    曲线优美的脊背,微微曲折的腰线,光洁的皮肤,以及因为害怕而紊乱的呼吸,这似乎都在诱惑着人类最原始的兽/欲。

    不过这黑衣男子似乎并没有在意那么多,他规矩地走近白祉,将手中的空碗端正的放在白祉的面前,便退后了。

    “将军,在您肯出那男人是谁之前,您会一直被关在这里,他绝对不会来见您。”问七的声音古井无波。

    白祉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关起来,还不见我!这怎么能忍,段策有没有考虑过他们以后的性福生活!

    “……”一行清泪顺着白皙的脸颊上流过。

    但是在问七看来白祉已经是痛不欲生,他恐怕怎么也不敢相信,将军竟然如此绝情。

    “将军,他肯定会原谅你的。”问七木纳的答道。他本来不应该和白祉话,但是他想让白祉开心一点,至少别哭了。

    但是他或许不懂。自己的答案会让这个人更加难受。

    对,他是脏了,但是他也不必这样祈求那人的原谅。

    白祉已然万念俱灰,心中痛到麻木,只能紧紧的攥住手指。

    无法反抗也不能诉。只有妥协二字。

    “我,是我不甘寂寞。随便找了一个侍卫野合,连他的长相也不记得。这样可够。”

    某种东西,在此时就像是被碾碎了一般。

    白祉扬起了头,虽是笑,却带着几分苦涩的意味。

    “可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