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5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5.1.5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三年过后

    白祉从一个被众人取笑的男夫人,成长为了世人连绵十里只为听他一曲的琴师。因为他的琴音具有治病救人的奇效,自此再无人敢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他。琴师的名号传扬下。皇帝还赐予了他“下第一音律”的称号。

    一处瀑布尽头文人雅士们正在饮酒作乐,正好邀请了这么风头正劲的琴师。

    穿着白色长衫的青年,微微颔首揽琴在膝,鼻梁高挺秀美,嘴唇透着淡红的色泽,一张脸超脱了世间巧匠所能雕铸的极限美丽,并非妖艳,而是那种飘然若仙不染俗尘的温和清正之美,令人见之忘俗。

    再那席白衣,本该高冷不近人情,但是在他身上便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温柔。

    不少士族文人暗中打量,又遥遥举杯,像是玩笑似得以他作诗。这样带着侮辱性的举动也并未让他生出一丝浊气。

    “叮!”清脆的第一声弦音瞬间宁静了整个宴会,只见他身姿雅正,渐渐从沉思中脱身,睁开了那双澄澈的眼睛。舒展手臂,宽大的袖袍落在肘间,白皙纤长的手指飞舞拨弹,轻弦打重,几乎快成了一道虚影。

    略显空灵的琴音,如同他本人一般的超然若仙,仿佛即将乘风归去。

    本来还在吟诵的诗人,闭上了眼睛摇头晃脑,轻而易举地便被他的琴音带到空明澄澈的境界,心情舒畅,身体也轻盈了许多,无法自拔。

    只能暗自赞叹,这技法,这情感,真是绝了!当得下第一之名。

    在琴声越来越激扬的时刻,原本晴朗的空突然布满乌云,在场的文人墨客昂首望去,一道紫色有大腿粗细的雷电,霎时从白祉的头顶没入。他们不禁一愣,这异象莫非是雷劫?!

    降雷霆,妒英才!!

    不知道是谁,在一片寂静中脱口喟叹道“多少年未出过能引来雷劫的琴师了!助我黎国!”

    连系统也被白祉的琴技震撼了,就算是生在这个时代的原主,也弹不出这样气势磅礴的曲子,宿主一个现代人竟然能弹的这么好,这么令人心悸……他真是越来越明白,技能那栏所写的‘无所不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宿主棒棒哒~】

    这一场雷劫,让白祉不出的舒适,或许真的是这世界将气运分给了他。

    不枉他差点ooc。[ooc: 扭曲人物性格]

    琴声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品性精神,他此次的琴音毫无幽怨之情,只有壮阔洒脱,攻击性太强,根本不像一个身世曲折,又常年呆在后院里的少年该有的琴音。

    白皙的指尖轻落在弦上,一曲终了,琴声渐行渐远,在空中消散。众人在回味无穷中,缓缓睁开了眼,用火热的眼神注视着白祉。

    白祉的神情浅淡极了,像是将全部心神投身于琴,自然也不在意众人痴迷的眼神。他微微一颔首,正准备退场时,一位老人一边击掌一边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

    在看清来人是谁后,白祉立刻起身躬身行礼,温柔而恭敬地淡声道“丞相大人。”

    一位温和高雅的老者走了出来。

    “用指轻捷,取声温润,曲调流畅优美。更难得可贵的是,你用情。”老者捋了捋胡须,笑容满面的把白祉夸上了。

    “你并非甘于平凡之人,是个好子。若是可以我倒是想让你去战场一展风姿。”丞相季承影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在众人的恭送下扬长而去。

    别人都以为,季承影所的可惜是指白祉深锁后院没法一展志气,只有白祉知道,季承影所的可惜到底指的是什么。

    白祉看似温和淡雅,实则漫不经心地谢过怀揣各种心思来恭维他的士人后,转身坐上了来接他的轿子便辘辘离开了宴会。

    自此一宴,他彻底在京城的文人士族圈子站稳了脚跟,多亏了皇帝。

    白祉轻靠在窗口,嘴角勾起一抹满是兴味的笑容。

    这三年,来有趣,他不仅成为了琴师,还和皇帝有了一些交情。

    皇帝萧宸对他的态度相当微妙,如果皇帝对他好,那是真的挺好的,又是名号,又是各式珠宝绫罗绸缎的赏赐,在谁眼里他都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皇帝各种不经意间的为难还有隐晦的羞辱,那都是真的想要他难堪,恨不得让他难过伤心到死的那种。

    这不只是他的个人感觉,还有系统经常提示的好感度指标——跟心电图一样......忽上忽下。

    正在思考的时候,外面坐着的紫晴探过了头来。

    “公子。”自从将军走后,紫晴很久没有叫过白祉夫人了。

    “我们是先回府上,还是直接去皇宫?”

    “去皇宫。”白祉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在刚才的宴会前,皇帝就已经派人传过让他去皇宫。

    【系统:您怎么又要去见那个神经病啊orz】那个皇帝简直能把他搞得神经衰弱,相比起来攻略对象那种表里如一的莽汉,简直是太可爱了。

    【白祉:可爱,看人可不要带偏见啊~宸宸他是脑子有问题,但他是个好人。~】

    白祉轻枕在马车窗边,一张俊美的脸隐匿在阴影中,像是游离在世界之外。

    若是没有萧宸暗里的各种为难,他绝对不可能了解那么多剧情背后的隐密。

    他早都觉得奇怪了,为什么皇帝感念往日与林父的感情,却要把林默君以这种近乎折辱的方式嫁给一个偏执霸道,而且显然不可能轻易接受他的将军。

    明明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给他赏赐一个官职,从此衣食无忧。

    白祉打从一开始就没觉得皇帝有多喜欢他,但是事实显然比他想象的有趣。

    皇帝讨厌他,却又不忍心杀他,不忍心杀他,却又想让他活的痛苦,充满屈辱。而产生这些矛盾的源头,就是……他喜欢林默君的父亲,甚至喜欢到了近乎魔障的程度。

    季承影是他父亲旧时的好友,知道一些隐秘也不足为奇,现在又为他家洗清冤屈,他的所作所为未必没有皇帝的授意。

    作为深爱之人唯一的孩子,那简直是明晃晃的绿帽子。真亏皇帝能忍得住不杀他。

    “公子,到宫中了。”紫晴转头唤道。

    白祉清冷的面容有几分松动。“知道了。”不管怎么样,这么有趣的人物,不找他玩玩,都不符合他的个性。

    ......

    皇宫自然是富丽堂皇的,玲珑别致的石柱,雕刻精美栩栩如生,闪烁着金光的琉璃瓦在落日的余晖中熠熠生辉,还未到夜晚,宫中已经灯火通明,高高筑起的红色城墙,巍然屹立又孤独的伫立,彻底将皇宫里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御花园的西侧有一口池塘,名为羲和池。月光下,池塘的水面反射着碎银般柔和的微芒,将池水映照的剔透干净,不染纤尘,池子正中央一座用红色丝帐围起的亭子若隐若现。为这样如同仙境一般的景色添了几分烟火气。

    正在那亭中,有清冽的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传来,在微风卷着莲花的香气中逶迤婉转。

    听到这琴音的人,大概都会好奇,这弹琴的人究竟是谁,竟能将众人耳熟能详的古曲《凤求凰》。弹的......这般无欲无求。

    是的,无欲无求。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而出,虽是靡靡之音,却被白祉弹的清洁空灵,不染俗尘,没有起一点助兴的效果。

    “停。”那个一直半椅在龙榻上的人,拧起了眉,琴声随着他的制止戛然而止。白祉有些不知所措地轻眨了眨眼。

    “能引来雷劫的人,就只有这个水准吗?”斜坐在榻上的萧宸睁开了一双凤眼,嘴角似笑非笑的微微勾起。将那张本就妖艳的容貌,衬得更邪媚了几分。“这曲子的意境,我看你是根本不懂。”

    皇帝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是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

    “朕来帮你找感觉。”

    皇帝坐了起来轻轻一击掌,从水榭亭台的另一边便摇曳着走来了两个身披粉色薄纱的少年。

    他们的肌肤如雪,被粉色笼罩更是美如硅玉,这纱显然太过轻盈也挡不了风。隐约能看见身前的红/樱,看清却又看不清晰,多了几分欲拒还迎的味道。

    白祉远远地看到他们时,脸因为兴奋烧的通红。

    【白祉:这还真是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行业的人,我喜欢。:)】

    萧宸看着白祉羞涩的样子,更让他们走近了几分。

    “你可认识他们?”萧宸意味不明的指着他们问道。

    白祉的眼眸猛地一缩,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这仔细一看,这两个人他的确认识,虽然以前没有过话,但是毕竟在同一家倌馆,总归见过几次。

    他紧接着低下了头,恭敬谦卑地答道“臣认识。”

    白祉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但那拉伸的脖颈却出卖了他的抗拒。

    他当然抗拒,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和他们是一路人。也不明白为什么皇上要问自己认不认识他们。

    “继续弹吧。”萧宸看着少年受辱的模样,心中十分满意,但是面上却没什么变化,只是轻扬了扬下巴。

    因为皇命难为,白祉虽然心里有几分不适,却也只能紧紧抿住了唇,将这一切当做巧合。

    “是,皇上。”手腕翻转,白祉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们大概只是来伴舞的,一边技法娴熟弹起了琴。

    这两个粉纱少年互相对视了一眼,眼底透露了几分媚色,转而调笑般的撇了白祉一眼,便在萧宸的眼神示意下,抱在一起交换亲吻,唇舌之间银丝交缠,水渍声作响,打的火热,明明亭子的地上如此的冰冷,依旧毫不顾忌的翻滚。

    白祉的眉头已经拧成了死结……若蝴蝶羽翼一般长而密的睫毛颤抖地在眼帘处留下了一片阴影。从两个少年滚在地上开始,他就已经闭上了眼睛,盲弹对他来并不难,但是他的琴声依旧嘈杂,因为他的心不静。

    “啊,唔,再深一点~好棒~嗯……”

    淫/靡中带着腥气的味道,并没有被浓郁的花香掩盖。毫无廉耻的浪/叫声也并没有被琴音遮掩。

    这里明明是皇宫,却让白祉联想到了他最不想回忆的过去。

    “叮!”一声刺耳的弦音,打断了这荒唐的一切,纤长的手指血液横流,白祉却一声不吭。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整个人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乌黑的头发垂下,落在背后,更衬得腰肢纤细“臣有罪,弦断了。”

    皇帝的眼睛是一片漆黑,像是无尽的深渊,突然他笑了,那笑意冰冷极了“林默君,你可万不要以为朕不会罚你。”

    白祉战栗地跪在地上,紧咬着牙,一言不发。

    他的眼前蓦地出现了一只翠青龙凤酒杯。

    白祉有些茫然地微抬起头,却一不心窥见了龙颜,他又不得不重新低下了头。

    “怕什么,竟还真当真了?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朕就当是你的赔罪了。”皇帝眼波流转间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仿佛刚才那个冰冷无情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白祉:可爱~给我兑换个万能解药。】他倒是想知道,宸宸究竟想做什么。

    【系统:好哒(uu)】真不愧是宿主,他还没有提醒那酒里放了东西,宿主大人就已经知道了。

    白祉惊惶疑惑地看着眼前色泽晶莹的酒杯,一咬牙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一杯酒水下肚,白祉刚勾起了一抹笑容,还没有彻底抬起头谢恩,便直直地倒了下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