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4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4.1.4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紫晴,真是麻烦你了。”白祉倦怠的脸上勾起了一抹清浅的笑容,这丝倦怠并非是装的。

    他对攻略对象只蹭蹭不进去的行为严重不满,他根本没有一点感觉,还要又哭又撑在那儿一个多时,这种体力活,他真是再也!不想!体验了!

    宁愿死,他也要享受快感!

    对此系统表示emmmmm。

    “将军怎么能对您这么粗鲁!”紫晴不忿地拧干了手中的布子,擦拭着白祉愿意让她擦的部位。

    有些伤是好了一些,却又添了些新伤,她现在就盼望着将军能快点去上战场,否则夫人身上的上是永远好不了了!

    白祉的大腿内侧现在一片红肿,别下地走路了,就连并在一起都困难,所以现在都正中午了,他还躺在床上。

    听着紫晴的话,他将目光落在了远处淡淡道。“这样挺好的。”

    【白祉:这样的生活不够好吗?管吃管住还有免费□□的~】

    【系统:是,您的对~宿主,段策来了。】

    白祉自然地眼睫轻抬,看着紫晴非常难过的表情,浅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道“这样我就永远拎得清自己的身份。”

    少年随意喃喃的几句,意外进了一个人的耳中。

    段策脚步一顿,脑中思绪繁杂……

    这个人明明是皇帝金口玉言赐婚给他的,他却一直把少年当做下贱的玩物。恐怕少年也感受到了他的态度,才会有此一言。

    【系统:人物段策好感度:40 虐心值:0】

    他沉思片刻后,走进了屋里。“身份?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这个身份怎么了,难道还配不上你?”

    段策不愧习武多年,走路悄然无声,将屋里的紫晴和白祉都吓了一跳。

    “我不是这个意思!唔。”白祉本想起身,却被段策按了回去。

    “在床上躺着。”而后他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紫晴,命令道“你先出去。”

    “是,将军。”紫晴担忧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尚看不清神色的白祉,又向外走了几步,最后还是一咬牙重新跪了回来,冒着大不违地磕头道。“夫人这大病伤都快堆满了,实在不易再行床笫之事。”

    以夫人的性格,就算再不喜,再疼,他也肯定会忍着承受。她虽人微言轻,改变不了什么,但是也想尽一分绵薄之力。

    段策嘴角一勾,眼睛里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赞赏“你这奴婢倒是衷心。”便准备往紫晴的方向走去。

    白祉赶忙拉住段策。“不是……她只是胡言乱语……”他生怕段策以为紫晴正暗讽他荒/淫无度。

    拉住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等他反应过来了不妥,正准备松开手的那一刻,他的手被段策包在了手心。

    “胡言乱语?这么,你还可以承欢?”段策的眼神迫人中又带着几分看穿一切的嘲弄。

    白祉不由自主地闪避了起来。

    “我……”白祉将视线落向正跪在地上,已经抖成骰子的紫晴,终究还是应道“我可以。”

    紧接着他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睫毛不住的轻眨,等待着……

    过了会儿,他的裤子果然被人脱下了。

    他轻咬着牙,从来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乐趣,左右不过是受刑。忍过了就过去了。

    过了半晌半晌,一阵清凉激得白祉茫然地睁开了眼睛。“将军……”他实在没有想到段策这次来,竟然只是为了给他敷药。

    “就那么想承欢吗?”调笑的话语转入白祉的耳里,让他的整个脸颊都染上了绯红。

    其实很痒,痒得让他几乎忘却了其他,颤抖着想要躲闪,又被一双大手压着动弹不得。幸好这一过程,持续的并不久。

    段策放下了手,凑近了依旧在羞涩的白祉,语气低沉撩人地喟叹道“你可是正一品镇国大将军的夫人,不要总是妄自菲薄。”

    耳边的气息像是有羽毛刮过耳框,又痒又烫,但是白祉的注意力却都在段策所的话上。

    怔愣着又不敢置信。

    将军这是承认了他的身份?可是明明新婚那晚他还在,不必把这姻缘当真。

    白祉立刻就要将惶恐的话语脱口而出。却被一个吻堵住了,单薄柔软的唇含住自己的唇,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你要学会享受我的宠爱,但是你也要记得,背叛我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段策的手指碾过白祉水润的唇色,轻挑起眉梢,一扫之前的温柔缱绻,渐趋霸道。

    白祉低下了头,认真地应了。他不想多求什么,他只想活下去......

    看着白祉这样乖巧的样子,段策上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愉悦的弧度,这人怎么就这么惹人疼惜呢?他之前怎么没有发现。

    段策心情很好的用沾着药的手指,弹了下他的脑壳,“听你会弹琴?”

    “是,略通一二。”白祉微低着头应道。

    其实白祉的琴技很出色,但是因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倌馆弹的,限制颇多,弹得又都是些淫/词艳曲,所以他从不在外面夸耀自己的琴技。

    “你在倌馆也叫林默君?”段策侧过身问道。会有这个疑问是因为他看懂了白祉脸上躲闪的神色,自知是与他的往事有关。

    对于少年的往事,段策心里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芥蒂,白祉家道中落,沦落到那种地方,本来也不是他的本意。

    白祉微微摇了摇头,嘴唇抿地有些苍白“不,他们都……唤我墨琴。”

    话音刚落,白祉就猛地一僵,因为段策突然倾身覆了过来,挑起了他的下巴,调笑道“我听过你的琴,只是当日你在屏风后面。”

    这句话若是以往的白祉听见,他肯定会感到难受,因为这会掀开他最不想回忆的梦魇。

    失去大家公子的身份,沦落风尘,这种往事他一点也不愿意再想起。

    但是此时他却有些发愣,他紧紧盯着段策的脸,似乎想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可能吗?段策真的就是那位救了自己的将军?

    白祉纠结地轻轻拧起了眉梢。

    有一回他差点被老鸨绑着接客。就因为一位江南来的富商想用五百两黄金,换他的初/夜。倌馆那种地方,有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要是被人夺了初夜,他绝对再也做不了清倌。

    当时他已经存了死志,还好有一位听他琴音的贵客,派人夸了他琴音出色,老鸨觉得更加又利可图,所以才放了他。

    等他逃脱过那劫,曾问过老鸨那位贵客的身份,但是老鸨只敷衍的提了句是位将军。

    “您可派人夸过我的琴音好听?”白祉急切地开口问道。

    段策手撑在下巴上,十分敷衍地沉吟了一声“嗯。”他夸过吗?大概夸过吧,他怎么会记得这么琐碎的事。而且他也不知道少年为什么要这样问。

    白祉抬起了眼,像是第一次那么仔细地打量段策。他俊美的不似凡人,又带着极具吸引力的狂妄不羁。

    心底是挡不住的悸动,他没有想到,将军就是救了他的那个人。

    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渐渐地染上了浅浅情意。

    【系统:您怎么知道是他?】

    【白祉:我编的~要不然怎么走心戏。:)】

    ......

    再之后的两个月,段策在上战场前再未见过林默君的剧情被白祉彻底改写。

    房事上的和谐,让他们相处愉快,闪瞎了一众等着看他们笑话的人的眼睛,白日里举案齐眉,夜晚颠鸾倒凤。过了好一段令人艳羡的日子。

    段策的好感度也被刷到了60,虽然才刚到及格线,但是总比一开始的零蛋好多了。[注:60已经到喜欢,90以上深爱。]

    但是分别总是在所难免的,白祉真的是十分舍不得将军......的**。

    “默君,等我回来。”段策站在将军府的门口穿着一身戎装。神情间有着白祉能够解读出的承诺。

    白祉的神色一动,脸上像是面具一般的笑靥再难维持。悲伤与不舍一闪而过,又很快平复了下来。

    “愿将军凯旋。”他的声音一如以往的和煦温柔,像是为自己的心建了一座高墙,不让外人看到,也没有人能走进。

    但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个意外。

    身穿盔甲的将军翻身下马,快步走近,一手按住白祉的后脑勺,在白祉惊讶的目光中,滚烫的薄唇就那么落了下去。

    段策爱怜地捏了捏白祉绯红的脸颊。心情很好的转身重新坐上了马鞍。

    带着随行的士兵,伴随着纷飞的尘土,很快消失在了白祉的视野中。

    白祉久久凝望,最后还是拢紧了身上的衣物,做足了恋恋不舍的样子,才转过了身。

    【系统:将军好像很喜欢您的样子,您不准备跟着去吗他马上就要遇到自己的白月光了!】

    【白祉:只是对**的迷恋而已,别太当真了,我需要帮他升华一下:)是时候该放他走了。】

    白祉垂首望着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指,眼睫的阴影落下一个美丽的弧度。

    不就是当琴师,又有何难?

    那张淡漠的脸上乍然流露出的浅薄笑意,让系统都不禁为之惊艳。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