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2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2.1.2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到男人不断接近的脚步声。白祉原本红的异常的脸旁猛地一白。

    “将军!”他的唤声急切而又短促,透着清晰的焦灼。

    段策顿住脚步,冰冷俊美的脸上闪过不耐烦“怎么了?”

    这个人不仅话的不利索,事情还挺多。

    “我...嗯...”白祉竭尽全力才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声线,“您之前的话,我听懂了,我不会妨碍到将军什么的......”

    段策轻拧起了眉,面孔冷淡。

    白祉继而又缓慢轻浅地道“我现在……生了病,还请将军还是离我远一点,免得将病气过给您。”

    少年原本的声音清澈好听,犹如冬听雪声,山听松声,旷人心脾,此刻却沾染上了些许媚色,显得有些软濡。

    段策没听出来什么异常,因为他此前从未听过少年话。对他而言,既然少年已经回答了,他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义了,留在这里看着也碍眼。

    他半阖起眼,遮住了眼底的冷漠,应付地扔下一句“生病了就治。”就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婚房。

    喜庆的红色纱帐柔和而暧昧,却没有影响到他半分。

    【宿主,您需要解药吗?】在段策走后系统有些担心的看着独自一人的白祉。

    白祉收回了一副白兔的样子。同样的一席喜庆的红袍,让他穿出了清冷淡漠的气质,他半是随意地倾斜身子,一手架在椅靠上,一手将头上沉重的凤冠,扔在了一旁。

    黑色潋滟的长发垂落床榻,一双上挑的凤眸斜看了一眼桌上的水壶微微出神。除了脸上的绯红,再也没有任何异常。远远看去,竟是不出的吸引。

    “不需要。”白祉淡淡应道,顿了片刻后缓缓起身,脚步有些虚浮地走近了桌前,拿起水壶自己倒了一杯水,只抿了几口,便放下了。

    【那他走了,您怎么办啊?!】

    白祉嘴角一勾“手长着是干什么的?”

    【的也是=w=】

    白祉其实没什么动手的经验,因为他没有痛感,若是自己下手,他很担心自己会为了快感,没轻没重的伤着自己。:)不过,他本来也没准备真的自己动。

    白祉随手将手边的水壶推了下去,又卷乱了桌上的桌布,重新躺了回去。

    他他病了,那个男人若是不傻的话,肯定会察觉到这回答有些古怪。

    既然林默君已经生病,那些人怎么会那么心宽的让他和林默君圆房.......

    【宿主,段策他回来了!】

    段策重新返回了婚房,因为他在路上越想越不对劲,这个人病的太突然了。他刚好碰见了几个伺候梳妆的婢女,就顺道问了一句,没想到得到了更让他怀疑的答案。

    他是没病,装病吗?

    段策走到房外在窗户纸上挖了个眼,便向房里望去。

    红色的绸缎已经落在了一边,少年墨黑的发丝将颈侧雪白的肌肤衬托的犹如白玉,无力地半椅在床榻上胸膛紊乱地起伏着,细长的眉毛紧紧锁在一起,似乎正在忍耐着什么。

    段策的眼底极快地闪过一丝疑问。他这是怎么了?就在这时。少年侧过了身,将身体转向了他,黑色的发丝几缕垂落及地,他的心间也猛的一跳,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唔。”白祉难堪地半咬住住唇,身体热的发胀,喝了再多的水依旧没有用,他知道,必须动手纾解才行。

    汗水从白皙优美的脸颊滴下,他颤抖着手解着自己身上的腰带,细滑的衣料从白皙的身体滑落,刺激地皮肤一阵发痒,那药一定很烈,才会使得他如此地渴望被人抚慰。

    ……被人抚慰?不,不行。怎么能这么想!他要自己解决。

    “呼。”笨拙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白祉轻轻触碰着,咬紧着唇,从嗓间发出暧昧的呜咽声。

    段策的眼底有暗芒涌动,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这一幕激得起了感觉。他本来也就不需要忍耐什么,索性直接推开了房门,从撒了满地的壶水旁走了过去。

    或许是感受到了火热的视线,又或许是紧闭着的眼睛感应到了光线的变化,少年先是茫然地睁开了眼睛,待看清来人之后瞬间吓得蜷缩成一团。且下意识地将双腿间难堪的部位隐藏了起来。

    “你被人下了药?”段策沉声问道。

    在他看来,白祉喝了那么多水,大概是想把药性压下去,可惜最后没成功,只能自己动手纾解。

    至于下药的人……其实段策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想,肯定是那些想讨好自己的人干的好事,为了给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助兴才下了药,药自然不可能下在他身上,所以现在这个少年才会变成这样......

    若白祉是一般的主母,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自然不敢做这样轻薄的事,但是......

    坏就坏在少年的身份上。段策不喜的拧起了眉,他对少年的身份相当有成见。

    “我.....唔。”白祉本想开口什么,却不由自主的泄出了一丝呻/吟,他只好再次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的渴求脱口而出。

    等一口灼热的空气呼入,身体摩挲了片刻,本能的**终于得到了一丝平复。“等会儿...就好了。”他气息微弱的嘟囔道。

    黑丝濡湿的落在眼前,在挺翘的鼻翼处留下了一片阴影。白祉将脸颊深深地隐在床榻间。

    这样难堪的样子竟然被人看见了。

    这个男人本来就瞧不起他.....现在看到他这副样子,恐怕就瞧不起他了.....

    少年是这么想的,也忍着不发声,但是他显然不明白自己这份隐忍的样子有多么强烈的吸引力。

    在床榻边的段策没轻没重地轻捏起少年的下颚,声音带着一分压抑着情/欲的嘶哑。“你的确有几分诱惑男人的资本。”

    少年的容貌出挑,又美得惊心动魄,眼眸潋滟着水光,像是蕴在了雾里,眉目含情。此时整张脸都红透了,细碎的低吟从喉咙溢出,又不自觉地强忍着,像是被逼迫到垂死边缘的兽一半无助,楚楚可怜,却又糜丽的叫人不敢直视……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将他彻底玩坏……

    段策不自觉的摩挲起手指下细腻光洁的肌肤。明明看起来就是一副很需要爱怜的样子,却强忍着不要,这样只会勾起男人的破坏欲而已。这个人是真的不懂?还是……

    根本就是故意的。

    段策眼神一暗。不管怎么样,尝鲜玩一玩也无妨。

    “让我起了兴致,多疼你都得受着。”温热的唇就那么落在白祉的耳边,话语却是冰冷刺骨的,段策眼底的冷淡与无情,没有丝毫遮掩的暴露在白祉眼前。

    他没有反抗的权力。

    白祉难耐的用无处安放的手揪住段策的衣袖,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是轻轻揪着,不敢再有任何逾越。

    这是少年的初夜。在疼痛与欢愉中经历里了一场宛如梦魇般的**。

    .......

    【白祉:以后我的攻略对象,能不能都是将军这一款~~~~】

    【系统:宿主您喜欢吗?=w=】

    【白祉:不是喜欢,是爱,我爱死他了~~】

    常年在疆场拼杀造就的伟岸胸膛,坚实腹肌,粗糙有力的手掌,以及必须得用‘我的个,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这人是不是根本停不下来!!’来形容的♂能力。对,他肯定吃了炫迈。

    现在他浑身舒畅,全身懒洋洋地根本不想动。

    但是在外人看来......他是惨烈的根本动不了。

    一个侍女端着一盆子水走了进来,虽然她今早上已经进来过一回,但是再次看到看到趴在床上的白祉还是忍不住心疼“您...”

    少年花白的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像是受了重刑,上身更是没一处好皮肤,只要是棉被漏出来的地方,都有掐痕。

    将军常年习武,手太重了......

    “紫晴,我无事。”少年费力的从嘴角牵扯出一个柔和的微笑,本想坐起来,却无意间牵扯到了股间的伤处,猛的一顿,痛的不得不咬紧牙关,无法维持笑靥。

    “夫人,您别起来了。”紫晴连忙放下了端着的水,几步上前扶着他重新躺下。面上一片担忧,她早都听过男子的那处其实并不适合承受,很容易伤着,或是处理不干净就会风寒发热。

    她今早上就见着床上有红色的斑斓血迹,想也知道白祉定然伤到那处了。

    将军一大早就去兵营训练去了,哪会顾及白祉到底伤者没有,清理了没有。

    “我帮您....”看着这样美好的少年脸色苍白,她就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男女有别。真的不必麻烦了。”白祉的声音清澈中带着几分犹疑。“我自己来就好……”

    他这样的坚持,让紫晴十分不放心的同时又无可奈何。她已经发现了,这个看似温润如水的青年,在某些事上的自尊心很强。

    【系统:宿主大大,您现在需要全身清洁礼包吗?现在商城只卖999】

    【白祉:感谢可爱,不过不需要哦~】

    他现在就需要生病,病的越重越好。

    现在生起病来也很容易,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人,自己清洁怎么可能清洁的干净,更何况,他根本不愿意碰自己的那处。

    【白祉:我果然跟白纸一样纯洁:)】

    【系统:.......】宿主无所不能的技能里面是不是包含了脸皮铜墙铁壁......

    【白祉:不要悱恻我。】

    【系统:Σ( ° △°|||)︴您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白祉: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呵呵。】

    【系统:您不要笑,不要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5555】

    【白祉:呵。呵。呵。】系统可爱被吓着的样子,也很可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