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1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1.1.1霸道将军俏琴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仙澜宗

    夜晚无比的安静,满山的哀鸣与浓重的血腥味混杂在一起,构成了凝重的氛围。

    一位身穿白色交织绫直裰的美男子在山巅的月色光晕下静静伫立,他神情清冷,脸色虽然有些病态的苍白,但是那双如点墨般乌黑的眼眸泛着睥睨冷漠的色泽,令人不敢生出任何懈怠之意。

    他就是仙澜宗的大长老,人族第一修士——莲华道君白祉。

    “妖道,你们灭我宗门,绝我道统,可想好来受死了。”青年空灵的声音伴随着蓬勃的威压,瞬间寂静了整个山门。

    四周妖族们纷纷停下了手上杀戮的动作,抬头望去,心里一片胆颤。不是莲华道祖正在闭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祉,你终于出现了.....”从黑雾中传来了一道极为低沉的声音。

    白祉淡淡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轻扫去,待看清楚话的人后,眉心紧皱,脸色变得又苍白了几分。

    任谁看来,都是一个冰山美人正在散发寒气,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意外。

    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离渊。”白祉的声音冰冷刺骨,眼神里没有丝毫温度地看着这个昔日....好友。

    “都我妖族无心?那你又当如何?”高空中观望着整个局势的妖皇离渊走出了黑雾,他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泛着红色的眼眸凝视着白祉嘴角微微上扬——像是随时都可以将人的魂魄勾去。

    “服用了我的妖丹,你可得道升仙了,嗯?”拉长的尾音魅惑中带着一丝丝压抑着的可怖仇恨。

    被人在蜕皮中强行挖走妖丹之痛!而后再修千年之苦!他要一一还给这人!

    他不仅要毁去这人的仙门,他还要废了这人的修为,断去他的手筋脚筋,让他永远只能在自己身下辗转!一边想着离渊随手一挥宽大的红色锦袍,山巅便被他强横的妖法,整整齐齐地削去了一截。

    他凝视着白祉的眼神像是浸染了最浓厚、黑暗的深渊,无比的冷漠而狠厉。

    看着离渊暴怒的模样,白祉微抿薄唇,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他是无法理解,他对整个故事的发展都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他的新手世界,系统这是一个用来帮他适应快穿节奏的甜文,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和他纠葛暧昧不清走在正轨上的攻略对象突然有一就跑偏了,非要跟他走虐文路线。

    他对这个妖还不够好吗?当初在历险途中意外中了蛇口毒,他顺水推舟地和这个人在水中连着做乐了几日,明明很享受,还要做足被人强迫征伐,难以抑制又克制痛苦的戏码,真的很难的,他自认为自己表现出色,爱岗敬业。

    虽然心中有诸多不解,白祉却依旧神情清冷地轻抬起了手中泛着淡蓝光芒的法剑“你有何资格问我?”

    白祉这一世修的是无情道,可能是属性相匹,他竟然比原主的资还要高上几筹,如今人族已经再无敌手,若是平常的他定能一剑震裂九州,可是现在他冒然出关,道法逆行,法力奔涌进四肢百骸,破坏了他的仙灵躯体,再能使出几分实力,那真的是未知数。

    所幸白祉生就与旁人不同,他没有没有痛觉,所以不管是快穿前后,他对死的畏惧都很浅淡。

    毫无顾忌地脚下一蹬,白色的法袍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轻身转向离渊的方向飞去,绚丽的剑阵随他的转身翩然于空中,虽然充满杀机但却美得令人心生醉,这般无情凌厉的动作,庞大的法力威压,任谁也看不出来,白祉正身中内伤。

    “你还是这么假正经,何苦呢?”离渊嗤笑一声,躲过法剑的流光向后一跃。

    “一点进步都没有。本座当日那般迷恋你,若是你早点让本座为所欲为,将妖丹给你也未尝不可。你又何必假惺惺的犹豫妥协,吊着本座的胃口....在背后预谋窃取本座的妖丹!”离渊伸手化成爪,恶狠狠地冲着飞来的白祉扑去。

    这还真是误会白祉了,他的妖丹是仙澜宗偷的不假,但是白祉一点都不知情,从和他相遇相识,到后来渐入佳境,都是按照甜文的剧本在走而已,按照原文他本来就该被离渊的一腔深情打动,最后一妖一仙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所以这到底是谁给他加的戏?

    看着透着蓝光的法剑即将穿过离渊的胸口,白祉的剑法猛地一顿,蓝色的冷光急转,擦着离渊地肩膀一闪而过,还没等他将剑收手,眼神便突然一凝。

    他的胸口被一爪贯穿,鲜血肆流,染红了一身白裳“......”

    白祉眉头轻皱,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盒被打翻了的西红柿酱。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是演出了强忍痛苦的表情。

    离渊抽手出来,俊朗狂傲的剑眉微锁满脸的不可置信“你为何不躲?”

    白祉淡漠的眼里闪过一丝解放,在法力还未彻底散尽之际,他忍着嗓间的瘀血,脊背挺的笔直,凝视着离渊一字一顿地道“我从未...贪图过你的妖丹,咳。”最后,他还是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离渊何曾见过这个风光月霁,不可攀折的人这般模样,他忍不住伸出手将浑身法力正在消散的人揽进了怀中,被人活活挖去妖丹的苦痛也被他抛之脑后,被他强行压在心底的爱意全都翻涌了上来。

    白祉靠在他的怀里,脸上挂着冰山化去宛如昙花一现的浅淡笑容。

    “.....我是真的......”所以他真的不适合甜文,他想走肾别人却想走心。这当然会产生矛盾。

    “想和你.....”白祉还没完便在离渊的怀中断了气,他修长的手指无力地划过离渊暗红色的华袍,便顺着重力垂落。

    离渊手指颤抖地抚上白祉的侧脸,指尖轻轻地碰了碰他不再柔软的唇瓣,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绝望,甚至让他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森然的冰冷之中。

    这个人已经再也不能吐出任何让他生气的字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本来淅淅沥沥的雨,此刻却像是失去了控制般倾斜而出,瞬间洗涮了满山门的鲜血,尽管有雨声掩盖雷声轰鸣,仙澜宗门的每个角落却还是能听见来自空际的龙鸣,像是......哀痛到了极点。

    【白祉:幸好没让我完:)差点把‘我是真的想和你做/爱做的事。’这句实话出来了。】

    【......】正咬着手绢哭泣的系统,差点把手绢咬穿了......

    ......

    【新手世界——攻略成功。】

    随着冰冷的机械音响起,一个沉睡着的俊美青年缓缓睁开了一双没有任何温情的眸子。

    他淡漠地坐了起来倚靠在床上,食指轻抚过手腕上失去光泽的圆环,可是半都没有回应。

    终于一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球体,出现在寂静的房间中。

    【抱歉宿主,我来晚了orz】

    白祉轻牵起一边嘴角,慵懒的微笑道“去做什么了?”

    【我正和别的系统聊...聊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特别怵他的这位宿主。尤其是......他现在还做错了事。

    “聊?”白祉双臂抱怀,纤细的食指轻轻敲击着关节,嘴角的笑容十分耐人寻味。“可爱,你可以解释一下,我的新手世界后半段怎么会崩坏吗?”突然没有理由的崩坏,他只能怀疑是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看着宿主那双似乎透彻一切的眼眸,系统立刻怂了。

    【对不起宿主qaq我不该去吹牛皮,我不该跟别的系统........】系统踌躇了半,最后还是被白祉威胁的眼神逼得不得不出原因。

    【我‘没有您的手段钓不到的凯子’,然后他们就使坏将您的攻略世界全换成虐文了。对不起!宿主,我错了qaq】害的宿主必须去攻略那些困难的世界,他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系统orz。

    没想到的是白祉听到这话非但没有生气甚至还笑弯了眉,“以后低调一点。”紧接着从床上站了起来,柔软的衣料摩挲过他如雪瓷般白皙的肌肤,勾勒出他窄瘦的腰肢,他一点一点向上扣起扣子,一直扣到最后一颗,他才微微颔首重新看向系统声音非常温柔“所以我以后穿越的都是虐文?”

    【是的....】系统还在为自己的多嘴感到愧疚。

    “可惜,我不疼,真是让他们白费心思了。”

    白祉完全没把这件事当作其他系统的恶意为难,反倒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任务在哪,我都迫不及待了~”白祉浅浅一笑,有种期待的意味。

    【......】宿主,好的低调呢???不过他真是又有谈资了,你们故意为难算什么,我们家宿主根本不放在心上!

    还有心情吐槽,就知道他并不担心他的宿主会攻略失败了。谁让他的宿主身体数据那么无敌。

    姓名:白祉性别:男取向:未知

    魅力:99(满值100)

    智商:99(满值100)

    情商:99(满值100)

    演技:99(满值100)

    道德感:?(满值100)

    技能:无所不能

    除了成谜的道德感以外,他的宿主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男神,其他伙伴们都很羡慕他能找到这么优秀的宿主。其实他也是运气,刚好碰见了死在实验室里的白祉。

    系统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将任务翻了出来。

    【任务:您将前往七个世界,在不ooc的前提下,收集这些世界渣攻的伤心值】

    看着蓝色光幕上浮现的白字,白祉满意的点了确定。

    “不得到心,怎么伤人心,有趣:)”

    【祝您玩的愉快~】

    …………

    “这一切你都不必当真。”淡漠又充满磁性的声音,穿过妙曼轻盈的红色丝帐,透进少年的耳里,让他不禁攥紧了床边的锦缎,紧紧抿住了下唇。

    正话的男人身材高大,周身隐隐透露着淡漠的杀伐之气,那是多年驰骋疆场浸淫出的气质,虽然他已经竭力控制却还是泄露出了一二。

    所幸这位将军长的极好,剑目星眸,五官如刀刻般俊美,就算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有人愿意飞蛾扑火 。

    段策面无表情地站在离少年很远的地方,他看出了少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却没有一点出言安慰的意思。因为他本来就是为了把情况跟他讲清楚的。到底......这个人对他来就是耻辱。

    其实白祉对他的话,根本不感冒,也没有在害怕,他只是兴奋到颤抖而已。

    费什么话,红烛暖帐,洞房良宵,将军,你这都不准备来一发,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白祉抖着抖着就发现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什么情况。

    【宿主,你被下了烈性的……药。】

    刚来就这么刺激的吗?:)

    白祉脑海里的故事剧情终于加载完毕。

    他在这个世界名叫林默君,是黎国罪臣之子,后被卖去了倌馆,所幸原主凭借自己高超的琴技成为了一名清倌,逃过了碾转于床榻之间的命运,再后来事情反转,他父亲的朋友帮他家洗清了罪名,他得以脱去奴籍,离开了倌馆。

    本想忘却一切,重新开始,考取功名入朝为官,不料皇帝突然感伤怀念旧情,觉得不能让林默君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活在这世上,用一纸诏书将他配给了镇国将军段策做正妻。

    这一荒唐事很快便被整个朝野知道了,心高气傲的将军虽然不乐意,但是皇上有命,他也只能听从。

    洞房花烛夜中,段策本来是想和少年扯清关系,却没想到林默君像八爪鱼一样缠到了他身上。

    这样孟浪的行为让他对林默君深深厌弃,再一联想到林默君是从倌馆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出来的,心里就隔应的慌。

    在去疆场前段策再也没有见过林默君,而从疆场回来后,他的心中装满了自己的白月光,军师——边子墨。

    就连长相相似的林默君,也被他当做边子墨的替身,用来泄火。

    后来段策才知道边子墨其实是敌国赫国的探子,而那时敌军已经兵临城下,林默君被敌国的将领抓走用来威胁他开城门,他为了大义放弃了林默君……

    再后来战争胜了,慌忙逃走的皇帝被敌军杀死,段策因为护国有功,又受百姓爱戴,被众将领们强加黄袍当了皇帝,他将敌国探子边子墨锁在身边,当了自己的皇后。玩了一出强取豪夺之后,两个人就he了。

    ......至于林默君,段策根本不想留下任何一点林默君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所以林默君连一座墓碑也没有。

    【白祉:彻头彻尾的渣:)我喜欢,这样伤害起来没有愧疚感。】

    【……】宿主成谜的道德感让系统有点不敢相信他会有什么愧疚感,但是宿主开心就好=w=。

    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少年脸色绯红的咬紧了牙关,他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不想让自己在这种时候出丑。

    段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站的笔直,冷漠的薄唇微微拉下,露出一个倨傲的弧度。“当然,只要你乖乖地呆在这个院子里。我自会护好你。”

    白祉脑子混沌地听着他的话,嘴唇微抿,他不想要谁护着,他只是想有尊严的活下去。

    可是现在是怎么了?白祉的眼睛里渐渐氤氲了泪珠,却不是因为难过的,而是因为急切的,他紧抿住弧形优美的淡色薄唇,难耐地抑制住或许下一秒就将脱口而出的嘤咛。

    他非要像个女子一样祈求这个男人的怜爱,在他身下承欢才行吗?他不要。

    “怎么不话,你听懂了吗?”段策拧起入鬓斜飞的剑眉,十分不快。他仔细回忆了下才想起这个少年的名字。“林默君。”

    林默君.....果然够沉默。他最心烦的就是这样慢吞吞,问半也不出一句话来的人。

    他干脆大步走上前去,想把那绸缎做的红盖头扯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