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6.5.4暴君的清冷医圣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正文 66.5.4暴君的清冷医圣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购买v章比例大于50%~即可看到最新章节

    段策正处理着清晨的军报, 都是大捷本来心情很好, 但是被边子墨一问就都败净了。他冷哼一声,喑哑道 “死不了。”

    边子墨是实打实的聪明人,他从段策变化的语气便听出这个人对白祉的态度仿佛一夜大变。

    边子墨微微仰首, 瞥了一眼段策的脸色,试探的问道“默君兄……惹你生气了?”他本来不想问得, 因为有点多管闲事的嫌疑,毕竟白祉跟他也只是一面之交。但是不知道怎么的, 他就是多了这么一句嘴。

    段策果然不开心了, 他冷冷的抬起了眼,第一次跟边子墨话的这么不客气“你到底为什么要问那么多?”难不成他也喜欢上白祉了?段策眼睛里的暴怒与戏谑并存。

    呵, 倒真是好能耐。

    “……”边子墨能感受到他已经到了暴发的边缘,就不再多问。

    长袖白衫,只是静静伫立在那儿,就像是辟出了一方仙境, 格外伤心悦目。但是段策看着却非常不爽,因为边子墨和白祉长的太像了。

    段策压下了心底的不愉, 向边子墨交代道。“今日我要面见圣上, 先生就别跟来了。”

    “是。”

    ……

    皇宫正殿

    “爱卿。你又立下了赫赫军功,可想要什么赏赐?”萧宸穿着一身金色龙袍, 略显慵懒的斜倚在龙椅上,华贵的声音因广阔宫殿的回响显得格外威严。

    “若是您可以准我休了林默君, 策必定感恩戴德。”段策俊朗的面容闪过一抹暗色, 薄情的嘴角轻轻一撇。他只是随意, 知道这婚是皇上谕旨没那么好和离。

    着无意听者却有心。萧宸眼底幽光一闪,脸上的散漫褪去了一些,直起了身颇有兴趣地问道“可发生了什么事?”

    段策低着头,显然很不想提起这件事,干巴巴的道。“这是末将家丑,不便外传。”

    “如此。”  萧宸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看着段策面对他时如常的脸色,他便知道段策并不明白此事与他有关。

    真是可惜了他编造好的故事。本来他还想和段策聊一聊,白祉到底是怎么放荡地勾引他的。

    ……

    柴房

    问七对白祉的话,一概不信。

    但是他同样不能理解,白祉为什么会为了活下去,连尊严都不顾。当初在倌馆他不是一点都不在意生死吗?

    “因为我现在知道,我的家人是冤死的。”躺倒在地上,脸色苍白萎靡的白祉气若游丝地答道。

    问七这才知道,原来他刚才真的问出口了。

    “我活着一日,他们便能记一日,我爹是怎么被他们冤枉死的。而我死了,林家的事,就再也不会有人记得。”活着的人还尚且还不能被人记住,更何况死了之后,没有人会记得失败者。白祉暗自神伤的嗫嚅道。

    自从脱去贱籍,白祉就立志好好活下去,连着家人的份一起,光明正大的活下去。

    可是事与愿违。他都干了些什么……

    汗水打湿了发丝,遮住了白祉的眼眸看不清他具体的神色,但也知道肯定是凄苦,哀伤的。

    问七攥紧了腰间的匕首,半晌后,微挪了一步,转身便出去了,他要去给少年拿饭菜。这样心性坚韧的人怎么会为了寻欢作乐,去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是将军看走眼了。

    “问七。”白祉在他要出去的时候,咬着牙坐了起来赶忙将他叫住,丝缕红色的液体从股间流出流过大腿......

    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段策给他塞得那个玉势太大,他又很久没有做过。

    后面肯定已经撕裂了,但是有更重要的伤口。

    “我想要一些伤药。”白祉自己也知道这会令问七感到为难,但是他真的很需要草药。

    不是为了治身后,而是为了治手,他手上的伤势反复加重,又浸了水,现在虽然他看不到,但是想也知道,情况并不美好。

    他绝不能失去他的手。

    “我的手上有伤,或许化脓了。”对于一个琴师,手实在是太重要了。

    “……”问七深深的拧起了眉,最后不言一语地摸上了白祉的额头,他发烧了。

    “你会死的。”

    “我会努力活下去。”白祉的眼眸闪烁着的坚毅,像是最美丽圆润的珍珠,流溢着华泽。

    但是问七知道,这个鲜活美好的人,已经伤痕磊磊,他根本等不到复仇的那,或许在他转身某一刻就会死。

    问七皱起了眉,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了什么。“我带你走。”再也不回来。

    白祉怔然,这个人竟然要背叛段策吗?

    身后的玉势被人慢慢取出,白祉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他紧紧地咬着牙,这太痛苦了。差点没舒服的叫出来。:)

    沾着血的玉势就这么被丢在了一旁,埋在里面尚且不知,现如今见到的具体粗细,以及上面狰狞的螺纹,就知道有多可怖了。

    问七面色一僵,抿了抿唇,也不话地捞起地上的青年。

    一手托着膝盖,一手托住背部,整个人被他这样抱起的时候,白祉突然笑了,“你这样带我走了……我还真洗不清这爱勾引人的罪状了。”他喜欢的人,喜欢别人,他喜欢的人,从来不信他。

    “你没有罪。”问七干巴巴地道。

    这个人可真是学不来假话。

    白祉浅浅地笑了一下,沉沉地睡过去了,走吧,离开这里。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再喜欢了。

    ……

    倌馆

    “萧嘉。你叫我出来何事?”段策已经连续一个心情差到不行了。

    整日睡在练武场,生怕自己一心软就将那个只会勾引人的浪蹄子放出来。

    “我来带你看我皇兄最近宠爱的一对宝贝~”萧嘉一击掌,两个少年迈着莲步走了进来。

    正是当日那两个给白祉“伴舞”的倌。

    “听他们有的是一套,“招式”,咱们共同鉴赏鉴赏~”看着萧嘉脸上猥琐的笑容,段策都能想到这两个人有什么招式。

    段策轻蔑地一撇,而后冷声道“免了。”不过是些下贱的玩意儿。

    两个少年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开始胡言乱语,“你的夫人跟我们能有什么不同,你怎么就不嫌弃他!”

    “就是,自己的夫人被皇上宠爱是不是很有面子啊?”

    萧嘉也被唬了一跳,他一砸酒杯站了起来“你们在胡什么?!”

    “上次皇上招我们入宫,不就是为了拉他上塌吗?又让我们‘表演’又把他迷晕了,还让我们扒他衣服,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话凭什么啊,我们的容貌差很多吗?皇上为什么只宠爱那个人,是觉得大将军的人玩起来更爽吗?!”两个少年美丽的面容,因为嫉妒显得有些丑恶。

    “放肆!!”脾气很好的萧嘉将酒杯一把砸到了地上。手指颤抖着“你……你们!你们以为你们在议论谁!真是目无法纪,来人!把他们拖出去!”

    当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两个人终于清醒了。他们茫然了一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人,大人饶命啊!”他们两个都快吓尿了,重重地将膝盖磕在了地上,希望自己的柔弱能得来这两个人的怜惜。

    脸上媚笑着,心里却满是惶恐。真是撞了邪了,怎么会把心里想的话全都出来了呢?!

    穿着系统影身衣的白祉在房梁上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微芒。

    这当然不可能是撞邪。是他把这两个人都催眠了。

    【白祉:看戏,看戏。】

    “慢着。”一直默默听着的段策抬起了头,俊美的脸上,有一抹阴鸷一闪而逝。

    “段策,你不会真信吧?!皇兄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萧嘉看段策还要问,立马就急了。

    段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想,便转而压下了身子,对着两个倌沉声问道“我问你们,林默君肚子上有颗痣,那颗痣的位置在哪,你们给我比划一下。

    两个人都快被逼哭了“将军,他肚子上没有痣啊!”

    段策的眼里猛地一沉“谎,把他们拉下去斩了。”

    两人鬼叫着却还是逃不过被人拖了下去。

    萧嘉立刻乐开了花“果然,我就知道皇兄不会做那种事,咱们继续喝。”

    他没有看见段策手里散落成灰酒杯,也未能察觉段策眼里的黑暗。

    “喝。”段策一仰头将酒水猛地灌下肚,发出两三声咕嘟声,隐在酒杯之后的眼神,像是透着能将人皮骨扒尽的杀意。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