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他那么撩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订阅不足7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 更新24时后恢复正常】  校医给秦晴简单地做了听诊,最后点了点头。

    “确实是中暑,不过好在不严重。这样,你把军训外套脱了,让体表温度降下来, 然后在这儿多休息一段时间吧。”

    校医一边这样着, 一边走向诊室外面。

    “我去给你拿两盒藿香正气水,之后记得要按明书服用。”

    “嗯,麻烦您了。”

    秦晴这会儿脑袋还有点晕,也没异议, 听话地应了一声,就要去解上衣迷彩服的扣子。

    只不过刚一抬手, 掌心位置就传来了一阵疼痛, 让她情不自禁地抽了口气。

    她低头看向摊开的左手手心。

    已经有点干涸的血珠缀在虎口的位置,那伤横在本来就纤薄的手掌上, 怎么看怎么有些狰狞。

    秦晴这才想起来, 之前摔倒的时候是蹭伤了手掌和膝盖的。只不过之后一路被闻煜风扛到了医务室, 她只顾着羞恼, 连疼都忘了。

    想到这儿,秦晴有心没胆地偷偷睖了闻煜风一眼。

    只是她这儿一抬头, 却刚好跟那人的视线撞在了一处——

    闻煜风正盯着她血糊糊的手掌心, 脸色沉下去, 英气的剑眉也拧了起来。

    看对方神色, 秦晴不知怎么地, 恍惚有种惹了祸的孩儿见到家长的感觉——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从这人眼皮子底下安安静静地溜过去才好。

    还没等秦晴想出什么应对的话来,就见闻煜风沉着脸色站到了自己面前。

    男生压腰俯身,好看的眉眼蹙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手掌心的伤口。

    过了几秒,薄薄的唇开阖了下:

    “疼吗?”

    “……啊?”

    原本以为那沉郁神情之后必然是什么训责,秦晴都没去考虑立场的问题就先怂了许多。

    结果出乎她意料,出口竟是这两个字,而且对方连语气都放缓了些。

    像是怕话音稍重,就会让她多疼一些似的。

    秦晴犹豫了下,才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不疼。”

    不疼才怪了……

    秦晴蔫蔫地垂下眼。

    “谢谢学长,我好多了。待会儿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不麻烦学长了。”

    “……”

    亲眼见着嘴边的兔子呲溜一下蹿出去好远,还摆出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虽然知道是自己当初亲口撺掇、自作自受,但闻煜风仍旧觉着心痒。

    心痒之外,还有点莫名的躁。

    他站起身,从旁边架子上拎了医用箱过来,眼神不知不觉地深了下去。

    等再走到秦晴面前,站定,男生的薄唇微挑。

    “——你刚叫我什么来着?”

    “……”

    这个问题莫名地让秦晴觉着有点危险。

    她想了两秒,还是乖乖地开口。

    “谢谢学长。”

    闻煜风微微眯起眼。

    ……倒是机灵,会拿话来堵他了。

    闻煜风将医用箱打开,取出了棉花棒和里面的碘伏。然后他顺便拉过了一旁的医疗推车,将手里的碘伏瓶子拧起,一样一样熟练摆开、取用。

    这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显然是熟稔得很,秦晴都不禁在一旁瞧得出神。

    不知怎么的,她想起了前几在综合格斗场看到的那个她一点都不熟悉的闻煜风,还有奶奶之前过的关于他的家庭的话。

    像是有什么软刺扎在了心上,算不得疼,却又莫名地让人察觉微微酸涩的不适。

    秦晴皱起细眉,精致漂亮的脸也不自觉地绷了起来。

    而直到手边医疗推车上所有东西铺摆开,闻煜风右手伸出,托握住了秦晴的手腕。

    秦晴一呆,回过神来,本能地就要挣开:

    “学长……”

    “‘学长’?”

    闻煜风却是俯下身,就着这个动作停住,然后眼帘蓦地一掀,黑眸在纤长浓密的睫毛下微熠——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叫我的。”

    随着话音,薄唇慢慢挑了起来,一点似笑非笑的情绪映进男生漆黑的眸子里。

    秦晴望着近在咫尺的人,怔住。

    她得承认,刨除所有性格品行相关的东西不谈,眼前这人即便在她见过的所有相貌上等的人里,也得算是顶好看的。

    以至于哪怕是这么近的距离,她在他清俊的面庞上仍旧找不到半点瑕疵。

    就好像每一条弧线都是完美的大师之作,让人好奇为何会有人如此得基因的偏爱。

    “咝……”

    秦晴蓦地倒抽了口冷气,思绪登时被拽了回来,她本能地看向痛觉传来的方向。

    细的沙粒被蘸着碘伏的棉花棒从伤口处轻轻抹开,微微的刺痛从伤口传递回大脑。

    直到此时痛过之后,秦晴才突然反应过来。

    ——

    她刚刚竟然盯着一个男生的脸看丢了魂,甚至连对方什么时候低下头去给她处理伤口都没注意到。

    “……”

    秦晴的脸颊后知后觉地泛上热度。

    闻煜风似是不察,垂着眼托握着她的左手手腕,认认真真地上药。

    等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棉花棒也换到最后一支,他才笑意微懒地抬了眼。

    “以后不要叫我学长。”

    秦晴没反应过来,本能地问:“为什么?”

    闻煜风眼神一深。

    但他没接话,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

    从他带她离开已经有半个时,按照那些人的速度,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

    闻煜风遂直起身,收拾了医疗推车上的药品和棉花棒,最后盖上了医用箱,归置原处。

    “你在这儿好好休息,等中午直接离校。军训那边我帮你请假。”

    秦晴闻言犹豫了下,再抬眼时,发现那人已经快走出诊室了。

    她便点点头。

    “谢谢学——”

    “长”字还未出口,蓦然扫过来的视线让秦晴一噎。

    她心虚地低下头去,有点无辜地鼓了鼓腮。

    而站在诊室门口的闻煜风慢慢从女孩儿身上收回了视线,眼神闪了一下。

    然后他迈开长腿走了出去,将诊室的门在身后带上。

    剩最后一条门缝的时候,一句似笑非笑的低语从外面飞了进来。

    ——

    “因为我可不是想做你学长。”

    “啪”的一声,门合上了。

    “……”

    房间里面,秦晴懵懂地看了一眼已经关住的门,又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

    然后她皱起脸,陷入了新一轮的疑惑当中。

    …………

    闻煜风回到训练区的时候,隔着还远,就瞧见了几个站在一起的教官和教导主任孙兴。

    教官里面有那么两人,目光甫一触及他的身影,登时就脸色铁青。

    闻煜风插着裤袋走了过去,即便其间那几个教官看过来的不善目光已经近乎实质化,他脸上的懒散笑意都没变化分毫。

    这会儿恰好也是休息时间,休息区的高一学生们眼见着有好戏要开场,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男生不喊累女生不喊晒,一个接一个地把视线偷偷瞧过来。

    而此时,孙兴也瞥见了闻煜风的身影,眉头立刻拧起个疙瘩。

    他转身几步快走过来,到了男生身前。

    “闻煜风,你怎么和教官也动起手来了呢?”

    “……”

    闻煜风似笑非笑地薄唇一撇,视线在那几个教官身上扫过,黑眸里影绰着凌厉的光色。

    过了几秒,他才不紧不慢地收回目光,又恢复了之前那副笑意懒散的模样。

    “孙主任,最先动手的……可不是我。”

    孙兴一皱眉,想了想还是开口:“可你毕竟是学生,他们是学校外聘的教官,名义上也是你们的导师。不管怎么,你也不该和你的导师动手吧?”

    “导师?”

    闻煜风低笑一声,表意不明,“他们确实是高一年级的教官,但跟我可没什么师生或者上下级关系。我不是他们的兵,自然也不会给他们管教我的权利。”

    孙兴刚想再辩驳一句,就听见身后有个爽朗的笑声响起。

    “你得对,你确实不是我们的兵。”

    孙兴一听声音,忙转过身去。

    “哎哟,王中校,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走过来的中年男人摆了摆手,笑道:“手底下号称精挑细选的兵都让一个学生放倒了,我这还能坐得住?”

    着,他也没多解释,直接转向闻煜风,虎目一噙,精芒内敛。

    “你就是闻煜风?”

    这句意味深长的“就是”让闻煜风眸色一冷。

    他抬眼望了过去,视线相接。

    没几秒,闻煜风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至此,他脸上笑意间最后一丝温度也凉了下来。

    “……通报批评还是留校察看,我都接受。”

    闻煜风声线平寂地放下话,转身就要走。

    显然是多一秒也不想和那位王中校相处。

    后面孙兴面色尴尬,笑容艰难地转向身旁的中年男人:

    “王中校,您别见怪,这孩子就这性格。”

    “我不见怪!”

    中年男人却是浑不在意地笑着摇头。“闻家里面,这孩子可不是最嚣张的。——更狂的那个我都瞧过,这哪有什么好见怪的?”

    孙兴虽然不解,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多问,只连声应着。

    原本两人都准备转身回训练区了,哪成想再一抬头,刚刚掉头走人的那个又回来了——

    “忘了件事。”

    闻煜风返回身来,在隔着两人几米外的地方站定,他看向孙兴。

    “之前我带走的那个女孩儿,给她请个假。校医院诊断中暑,需要的话孙主任之后可以直接去查记录。”

    孙兴还未话,他身旁的男人含笑开口。

    “我听了,你就是为了那个女孩儿才跟我两个教官动手的?”

    孙兴脸色一讶,显然对这个事情并不知情,顺着男人的话音看向了闻煜风。

    “……”

    闻煜风剑眉微皱。

    依性他是绝不会解释的,但此时他如果不解释,孙兴之后难免还要去扰秦晴……

    思及此,闻煜风眸光冰凉地瞥向那位王中校。

    “有问题?”

    王中校仍旧那副笑模样,“没问题。不过你跟那个女孩儿什么关系?”

    闻煜风眼神一闪。

    “没关系。”

    这次开口的成了孙兴,神情间是万分的不解和责怨——

    “那你为什么要因为她跟两位教官动手啊??”

    “……”

    听了这话,男生薄唇一掀,两点琥珀似的瞳仁里墨光流转。

    “乐于助人,不可以?”

    一分零四十一秒,裁判示意,比赛结束。

    全场死寂一瞬,然后倏然被淹没进欢呼和嘘声的海洋里。

    毕竟这场比赛结束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短到足以创造几年内的一个记录——以碾压性的暴击手段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继而雷霆结束比赛,而且还是在已经度过了良莠不齐赛段的新人赛后期,这样的成绩无异代表着一匹黑马的诞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他那么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他那么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那么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