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一章 师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帝纪正文 第两百零一章 师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就在剑王感叹之际,门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剑王傅,晚辈打赌,就是你早先认识他,你也收不了他做徒弟。”

    只见一身穿锦缎大褂,手带绿色大扳指,之人,缓缓走入房间,观其身形,没有两百也有一百八十斤。

    剑王先是一愣,看见进来之人,随即微微一笑。

    “钱贤侄怎么有空来我这剑王府坐坐?”

    剑王问道。

    来人正是如今宝阁总阁主,钱家的东家,钱三通。

    “我这不查到点东西,所以过来和剑王傅通禀一声。”

    钱三通也不客气,直接找到椅子坐下。

    “不知钱贤侄有何事找老夫?”

    “当然是关于您的师傅,破魔老人。”

    钱三通抱拳道。

    剑王在听到破魔老人的瞬间,瞳孔微缩。

    “老程,出去看下。”

    剑王没有看向钱三通,反而对大管家道。

    钱三通也没有话,不一会,只见大管家匆匆返回。

    “剑王,方圆五十米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了。”

    大管家抱拳道。

    “嗯。”

    “钱贤侄,刚才的话何意?这话可不能乱。”

    剑王大有深意道。

    “钱家虽然不参与政事,但是已剑王您的身份,自然知道我钱家后面是什么人,我们钱家想查的事情,在这大夏应该没有查不到的。”

    钱三通笑眯眯道。

    接着道:“其实也不难猜,剑道字上古就已经没落,整个大夏的修炼剑道的人不超过一指之数,而剑魔老人的当初等十大强者的失踪,最着急的除了那十大强者的家属,还有一个就是您了。”

    “这些年您都没有放弃,暗中调查破魔剑的下落,明的是对破魔剑的兴趣,实则是想找到破魔老人。”

    “这些年,人们都相信,当初的十大强者早已命丧在乱魂平原深处,所以还给他们人们给他们竖了一块碑,起初的时候拜祭他们的人很多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渐渐的被人们遗忘了,只是破魔老人的墓碑每年的同一时间都有人回去打扫,剑王,您就是破魔老人的徒弟。”

    钱三通完,自顾的喝起茶来。

    “果然是钱家,这都能被你们查到。”

    剑王摸着胡子道。

    这些年里,剑王知道破魔老人的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就以对破魔剑感兴趣为由,允诺只要谁找到破魔剑,就都答应那人一个合理的要求。

    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放弃,因为那是待他入父的师傅。

    “还请钱家不要讲这件事出,师傅他老人家不希望别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所以......”

    剑王能以这种姿态话,钱三通自然不是不识趣之人。

    “剑王前辈,晚辈来此并不是为了这个,但是又是与这个有关。”

    钱三通笑的很神秘。

    “哦?难道贤侄你有他的下落?”剑王眼睛一亮。

    “晚辈需要问你一件事情。”钱三通道。

    “但无妨。”

    剑王正色道。

    “据我钱家记载,当初破魔老人除了剑道强大之外,还有一门特殊的身法武技,单凭这武技,大夏无人的速度能出其左右。”

    钱三通问道。

    起这个剑王苍老的眼神中有些暗淡,道:“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师傅那身法武技很特别,只有特定条件的人才能修炼,我当初都没有资格。”

    听到剑王这么一,钱三通几乎可以确定了。

    “剑王前辈,还记得晚辈之前过什么吗?”

    在之前钱三通就曾自己不会收陆寒做徒弟。

    “晚辈怀疑那陆寒或许得到了破魔老人的传承。”

    “什么!”

    剑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破魔老热尚在人间,也就是,那陆寒极有可能是你的师弟。”

    “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剑王近乎咆哮的出来,不知道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这么失态了。

    钱三通不紧不慢的道:“这还要从半年前那陆家和文家的事情起了。”

    钱三通就将陆宏中毒。陆寒前往乱魂平原寻找摄魂貂血液的事情统统了一遍。

    “我当时很清楚的记得,陆寒回来的时候,那个速度不是一名先境一重武者可以有的,而且我脚步踏出,我似乎听到一声剑吟声。”

    其实当时的钱三通就有些奇怪,直到不久前回到家族询问一番才知道,那似乎像极了破魔老人的身法武技。

    “你是,他从乱魂平原回来之后就会了?”剑王毕竟老一辈的人了,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下来。

    “是的,晚辈在想,若是陆寒在破魔老人陨落的地方得到传承,那是不通的,破魔老人都没逃脱掉,陆寒更加不能或者回来。所以晚辈猜测,很大可能,破魔老人并没有死,而起还传授了陆寒那身法武技。”

    钱三通猜测道。

    剑王原本皱紧的眉头更加的深了。

    “只是这样,晚辈有一问题想不通,以如今陆寒的情况,我想他应该会和你相认才对。”

    钱三通有些不解道。

    若真是所有的一切如猜测那样,陆寒如今的境地,和剑王相认才是最佳的选择,有了剑王师弟 这一重身份,别在帝都内,整个大夏的安全估计问题都不是很大。

    “剑王傅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钱三通察言观色,剑王想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还是我来吧。”

    外面响起一个声音。

    “咕咕~”

    只听一阵车轱辘声音......

    门被打开,一中年人坐在轮椅上,脸上带着微笑,中年一身麻衣,虽然有些简陋,眉宇之间带着一潇洒之色,想来年轻时也是美男子。

    在他后面是一个妇女,虽然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但是那丝英气仍旧遮挡不住,一脸平静的推着轮椅,走了进来。

    看到来的两人,剑王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之色,随即被掩藏起来。

    这两人正是剑王的女儿和女婿,沈蝶和余绍标。

    钱三通见到两人也不觉得意外,点头示意,观其两人的神色,似乎三人早就认识许久。

    “父亲。”

    “岳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帝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帝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帝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