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田恒离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帝纪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田恒离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钱三通替陆寒挡去压力,那压迫力立马消失于无。

    不过让陆寒惊讶的是钱三通,陆寒明明记得钱三通是宝阁的阁主,虽然在枫叶城地位很高,但是一直以來只是以为先境的武者,沒想到居然是玄君强者。

    就在刚才陆寒都感觉那一击能接下,但是势必受伤,陆寒都准备强行唤醒他的师傅凌老头了。

    虽然很是疑惑,但是陆寒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金阳宗。我今把话放这了,你现在带着他速速离去,若不然,我钱家不介意和你们金阳宗开战。”

    钱三通语不惊人不休。

    “开战。”

    田恒瞳孔一缩。

    金阳宗决计不会和钱家开战的,就算是和帝都的五大家族之一开战,他们金阳宗绝对不会和钱家开战的,钱家,他们惹不起。

    田恒不知道为何钱三通忽然改变的态度,之前虽然拦住他,但是并沒有撕破脸皮,但是沒想都钱三通居然到开战。

    若真的因为他金阳宗和钱家开战那他真的就是金阳宗的千古罪人了,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的就是金阳宗的宗主。

    眼前的这位可是钱家的少东家,钱三通的的绝对有分量。

    “我怎么会败。师傅,我怎么会败一个先一重。这不可能。”陆辉吼道。

    其实陆辉败得并不冤,陆寒在妖兽镇的时候就能败先三重,虽然对面只是佣兵团的人,可能功法武技方面比陆辉差,但是确实实打实的先三重。

    归根结底还是不能将陆寒当做一般的先一重看待,《衣》的大成让他的力量和肉身强敌已经超过了先二重,他的师傅凌老头给的功法自然不会差,加上得到冥乌传承,一般的先三重陆寒丝毫不惧。

    这段时间的赶路,陆寒除了稳固先一重的境界外,《冥乌魂典》再次有了进步,灵魂力也增强了许多,这次的《冥乌指》的威力比以往都要强许多。

    “不会的,不会的。”陆辉状若癫狂,他无论如何也接受失败的事实。

    陆辉周身的血色之气再次弥漫,这次田恒离得比较近,感应得非常的清楚。

    “血。血。杀杀。”陆辉不顾伤势忽然朝着钱三通冲了过去。

    “嗯。”钱三通发现一丝一样,此时的陆辉好像失去了理智。

    就在钱三通准比出手的时候。

    “砰。”

    田恒可就陆辉这一个宝贝徒弟,肯定不能让他出事,陆辉敢像钱三通出手,就算死了那也是白死。

    田恒一个闪身,伸手拍在陆辉的后脑勺上,陆辉当场昏厥。

    田恒单手抱着陆辉掠出了城主府。

    “钱少东家今日所赐,我师徒必定铭记在心。”

    空中回荡着田恒充满怨恨的声音。

    “不送。”钱三通也不示弱。

    他们钱家虽然在大夏帝国沒有实权,但是大夏第一富豪家族的名头不是随便的。

    一个金阳宗他们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看到田恒带着陆辉离去,陆老家主和陆宏都是松了一口气。

    今若不是钱三通的出现,知道会发生什么。

    “老夫托大叫你一声钱贤侄,今日若不是你,只怕我们陆家危矣,但凡我们陆家能做到的,断然不会推辞。”陆老家主对着钱三通道。

    陆老家主不会认为一个钱家的少东家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他们陆家。

    “陆老家主严重了,我只是受人之托,给陆兄带來摄魂貂的解药,不过如今想來已经不用了,陆兄不仅仅虎蛤毒已去,而且武道境界似乎有所精进,真是可喜可贺啊。”钱三通道。

    “受人之托。不知是。”陆宏疑惑道。

    他们陆家可沒结识过什么能和钱家少东家比肩的人物啊,真的是这样,他们陆家也不用待在枫叶城这么多年 ,陆老家主也不会因为一个带罪之身的文豪常年闭关突破,为了不让文豪将陆家吞并。

    “这只怕还是要问问你的儿子了。”钱三通神秘笑道。

    “寒儿。”陆宏道。

    陆寒看着田恒以及陆辉的离去,也走到陆宏等人面前,正好听见钱三通和他父亲陆宏的交谈。

    “爷爷,你与父亲的伤势如何。”陆寒上前问道。

    “已无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陆老家主摆了摆手道。

    “父亲,我大概知道是谁了,这里不是话的地方,我们去议事大厅如何。”陆寒道。

    陆寒期初当心他爷爷和父亲的伤势,既然无大碍,还是一阵回到议事大厅更好,练武场可不是交谈事情的地方。

    “也好。”陆宏道。

    “几位长老,城外的妇孺孩就拜托你们了。”福伯道。

    “老福,放心吧。”

    “大长老,你先带着陆亭和陆潜回房吧,我会去给他们找最好的医师。”

    福伯不愧是陆宏的左膀右臂,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寒儿,不知这位姑娘是……”这是孟婉儿问道。

    女人总是比较心细,刚才众人的目光都留在陆寒身上,并沒有注意到冰颜,此刻经孟婉儿这么一。

    “真是绝美的女子,就是冷了点。”这是众人心中的话语。

    想想陆寒就知道了,这一路上,陆寒除了她叫的名字,啥都不知道。

    有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仿佛坠入冰窖般,立马转移了目光。

    “这是……一个朋友。”陆寒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道。

    “赖皮蛇,别笑。”陆寒心底传來邪风兽的笑声。

    原來,陆寒将邪风兽藏在了自己的袖子中。

    “你知道人家來历吗。就是你朋友。邪风大爷最瞧不起你这种人。”

    “赖皮蛇,不话能死啊。”

    “钱兄,请。”

    “请。”

    陆宏钱三通陆寒等一众人朝着城主府议事大厅走去。

    这一路上钱三通想了许多。

    “刚才那灰色飞禽状的能量绝对和灵魂力量有关,甚至我的灵魂都能感到冰冻的感觉,那到底是什么,要知道从在家族药浴的情况下,比之寻常同阶我的灵魂还要强一些,还有我沒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冰属性的功法,陆家绝不可能有这种功法,还有他离开枫叶城和公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陆寒现在看來就是一个迷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帝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帝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帝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