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定亲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帝纪正文 第七十一章 定亲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三中钱三通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陆寒在那一战中的表现,本想从陆寒口中套出什么,没想到陆寒就拿出基本黄阶高级功法,这东西可能对枫叶城其他中型家族有些吸引力,对他宝阁来,也就一般。

    不过大陆上最忌讳询问别人功法武技,所以钱三通也没有追问下去。

    这是烈雄忽然道:“陆兄,我看陆贤侄马上也到成年礼,咱们之前的那事是不是……”

    烈如歌本来安静坐在,忽然听她父亲这个,大概才出了什么,“唰”的一下,脸红至耳根,只是低着头。

    陆宏会意,这事其实准备在陆寒成人礼那和陆寒的,如今两位当事人都在,正好把这事下。

    “寒儿啊,你看你也马上就成人礼了,为父给你定了一门亲事,这事多年前我就和你烈伯伯商量过的,如今我们长辈和你们两位当时都在,今就把这门亲事定下……”

    陆寒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也从来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

    一般女孩比较早熟点,也比较敏感,看陆寒一时间犹豫不决嘴巴一撅。

    “父亲,这个定亲之事可以不急,我想尽快治好你的毒……”

    其实陆寒也没别的心思,陆宏的毒只是压制住了,他要尽快找到摄魂貂。

    “咱们不要勉强陆寒哥哥了。”烈如歌起身有些委屈道。

    这事女方长辈提出来本来就是令人尴尬的事,如今这情况陆寒好像又没答应。

    烈如歌完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当即跑出了城主府。

    这轮到陆寒傻眼了,他觉得他没错什么啊。

    陆寒只是单纯的以为当务之急还是他父亲体内的毒。

    女孩子脸皮薄,况且有事当着众位长辈的面。

    “臭子,定亲而已,又是马上成亲,快去把我儿媳妇追回来,要不然不要回来了。”

    这时候孟婉儿坐不住了,直接揪住陆寒的耳朵吼道。

    “喂,娘,掉了!耳朵掉了!”

    陆寒吃痛道。

    “那你还不快去追!”

    看着陆寒远去的身影,孟婉儿又变回原来贤淑的模样缓缓做到桌上道:“此事就这么定了。”

    众人看着陆寒远去的身影哈哈一笑。

    ……

    “我寒子,我告诉你烈如歌可不简单,你和她定亲以后肯定有麻烦咯。不过,你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还犹豫什么?”凌老头的声音忽然响起。

    陆寒:“……”

    “不是我,你……”

    陆寒:“……”

    凌老头一路上都在“教育”着陆寒。

    雾心湖。

    这经常聚集着枫叶城的年轻人。

    陆寒和烈如歌之前经常去那玩。

    一座亭子里面烈如歌坐在里面的是石凳上,越想越委屈。

    “咦,谁惹这位美丽兼智慧的姑娘生气了?姑娘莫慌,待我替你出气。”陆寒走到她的面前做了个鬼脸。

    “哼!”烈如歌头一偏。

    “妮子,还生气呢?我道歉好不好?”

    “我知道 ,陆寒哥哥一直把我当妹妹看待,可是如歌的心思可是很大的……”道后来声音越来越,以至于旁边的陆寒都没听到。

    “什么?”陆寒问道。

    “如今父亲的毒只是暂时压制住了,父亲的毒一日不解,我一日不安,让我如何有心思谈婚论嫁?”陆寒也是坐了下了叹了口气。

    “陆寒哥哥对不起,是如歌任性了。”

    烈如歌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刚才只不过觉得委屈。

    陆寒忽然起身看着亭子外面的雾心湖。

    “咱们好久都没来这了。”陆寒感叹道。

    “陆寒哥哥,你是不是又要走了?”感受着陆寒心情,烈如歌似乎猜到了什么。

    “是啊。”

    如今陆家的生意还得靠陆北来打理,陆老爷子失去左臂。

    所以寻找摄魂貂的担子就落在陆寒身上了。

    烈如歌忽然一把抱住陆寒腰部:“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烈如歌真的怕了,陆寒失踪的三个月里,烈如歌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了的。

    “我可不会托你后腿哦,陆寒哥哥如今虽然很强,怕还不是我的对手哦。”烈如歌扬了扬拳头道。

    烈如歌似又恢复了她活泼的性子。

    陆寒拍了拍她的脑袋没有话,心中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

    夕阳西下。

    枫叶城忙碌的人也都各自回家。

    喧闹的大街上,一对青年男女拉着手有有笑。

    “陆寒哥哥,我先回去就行了。”烈府门口。

    陆寒双手枕着脑袋朝着城主府走去,还是不是吹起了口哨。

    “寒子,我现在算不算是春风得意?其实有个坏消息告诉你,我也不知道这摄魂貂哪有,我对着北越之地可一点都不熟悉,我来这地方都是一个意外。”

    陆寒脸色凝重,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去宝阁了。

    一夜无话。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内。

    陆寒盘坐在床上,四周冒着白色寒气。

    “寒儿,寒儿。”

    门外传来孟婉儿的声音。

    陆寒手印一守。

    吱啦!

    “娘,什么事?”

    “什么事?东西准备好了,随我和你父亲去趟烈家,你个死子怎么那么木纳。”孟婉儿笑骂道。

    穹大陆定亲讲究三礼,即纳彩,纳礼和请期。

    纳彩就是男方上门提亲的意思,纳礼自然不必了,就是带上彩礼,请期就是指娶亲的日子,这是对女方的尊重。

    陆寒无奈,大清早被父亲母亲拖去烈家。

    烈家似乎早有预料,一早就有人在门口。

    来到大厅之后,陆寒忽然把烈如歌拉到一边。

    “妮子,这些事交给他们就行了,陪我去一趟宝阁怎么样?”

    烈如歌也觉得无聊,当即答应。

    “喂,你个兔崽子,去哪啊?”陆宏看着两人往门外跑去。

    “父亲母亲,婚事你和烈伯伯商量就好了,我们先出去了。”

    旋即两人没了踪影。

    大厅留下目瞪口呆的几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定亲的两个主人公都不在,还一起走了!

    “随他们去吧。”

    陆寒和烈如歌走在喧闹的街上。

    “陆寒哥哥,你只怕不是去出售功法武技那么简单吧?”烈如歌侧着头看向陆寒问道。

    陆寒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就知道瞒不过你,待会你就知道了。”

    烈如歌俏脸一红,陆寒之前就只是拍拍她脑袋什么的,还没做过如今亲昵的动作。

    “怎么了?妮子,你不舒服吗?”陆寒看烈如歌脸色不对。

    烈如歌一扶额头,翻了翻白眼:“你猜。”

    陆寒:“猜不到。”

    烈如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帝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帝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帝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