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正文 第 1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许慕年并没有坐电梯上来, 而是直接从楼梯跑上来的。苏周周隔着人群看着他朝自己的方向跑来, 心底升起一丝异样。

    他跑到苏周周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声音隐隐有些急切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我没有和他正面接触,”苏周周看着男人额头上的汗珠, 神色有些复杂, “我不是了我没事吗, 你怎么还跑的这么急?”

    许慕年没有回答她的话,把她拉到一旁比较隐蔽的地方。

    他警惕地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将视线转回到苏周周的脸上:“刚刚在电话里,你你看到他了,他是谁?还是上次看到的那个人?”

    “不,不是他,”苏周周深吸了口气,嘴角微抿,“是、是我表舅——佟杨。”

    佟杨?

    许慕年闻言怔了一下, 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竟然是他?”

    是啊,竟然是他。

    她怎么也没想到, 竟然会是佟杨。

    苏周周深吸了口气,耸耸肩苦笑一声道:“我刚刚在电梯里, 看到他就躲在角落里, 用非常阴森嗜血的眼神看着我, 那种眼神就好像我是他待宰的猎物一般,他的眼神和我在火锅店里看到的那双眼睛像极了,我觉得他可能真的有问题。”

    许慕年看着她微白的脸,皱着眉问道:“是不是被吓到了?”

    “刚刚看到他的时候确实是有被吓到,不过现在好多了,”苏周周隐隐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你,他是真的有问题,还是我神经太敏感了?”

    许慕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而问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那个人真的是你的表舅佟杨?”

    “我确定我没有看错,”苏周周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他,双手微微握紧,“虽然他刚刚的眼神和之前照片里的不一样,但是那张很帅气的脸,我是不会认错的。”

    帅气的脸?

    许慕年凌厉的视线扫过来,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帅气的脸?”

    呃?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计较这个?

    苏周周见他脸色有些不正常,扯出一抹讨好的笑意,忙改口:“娘气,娘气的脸,在我心里许警官这样的脸才能称之为帅气的脸。”

    许慕年:“……”

    苏周周见他脸色好转,暗暗舒了口气。她微微蹙眉,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而且,我之前还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

    许慕年:“什么事?”

    她皱眉叹息一声道:“就是佟杨的儿子彬,他几前在我家摔伤的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然后呢?”

    “彬的摔伤并不严重,可是据孩子的奶奶,孩子自从受伤的那整个人都变了,不话也不吃饭,尤其对孩子的爸爸特别害怕,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你会不会是当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的事,所以孩子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许慕年微微拧眉,“你是怀疑,孩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被佟杨吓的?”

    苏周周点头,“是的,彬的奶奶,彬以前和他爸爸佟杨很亲近,可是现在却单单听到佟杨的名字就都吓得不行,这很不合理。”

    确实很不合理。

    许慕年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我们走吧。”

    苏周周愣愣地看着他,“去哪儿啊?”

    许慕年嘴角微扬,眼里闪过一丝决绝,“既然都已经遇到了,那就应该上去会一会。”

    会一会?

    会谁?

    佟杨吗?

    “你想去见他?”苏周周噌地一下瞪大双眼,诧异地看着他,“你现在去见他,难道就不怕会打草惊蛇吗?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现在去见他好像不太好,万一被他察觉到了什么怎么办?”

    “我认识一个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医术还不错的医生,可以把他介绍给彬,不定能治好他的病。”

    给彬介绍医生?

    苏周周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你是真的吗?”

    许慕年见她一脸‘你会那么好心’的表情有些无语。他抬手动作亲昵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不然你以为呢?”

    苏周周捂着额头,声嘀咕道:“从你的表情上来看,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阴谋,目的不会这么简单。”

    听到她的‘指控’,他笑笑:“对于孩子,我自然不会有阴谋,我认识医生这件事是真的,不过……”

    苏周周双眸一亮,“不过什么?”

    “不过,虽然我对孩子没有阴谋,可不代表我对于孩子的父亲也没有阴谋。”

    苏周周闻言哼了一声:“我就吧,你怎么可能没有什么目的呢。”

    许慕年歪头看着她,沉吟了两秒忽然问道:“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做每一件事都很功力都带有目的?”

    “呃,这个嘛,”苏周周被男人毫不掩饰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然,她干笑了两声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在我心里是最大公无私的。”

    许慕年:“……”

    苏周周看着男人一脸无语的表情,故意转移话题道:“你觉得,佟杨和我在火锅店里遇到的那个人,会不会是同一伙的?”

    “也许吧。”

    苏周周叹了口气:“我也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同一伙的,可是我想不明白,佟家人和我们家毕竟是表亲,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没做什么得罪他的事情啊,他现在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啊?”

    许慕年双手插在裤兜里,叹了口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这个问题只有佟杨自己最清楚了。”

    “也是,”苏周周看着男人的脸,自顾自地,“警察也不是神,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想法。”

    许慕年恩了声:“不过,我到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也许他和十六年前你父亲的案子有什么关联,他知道了你还在追查当年的案子,或许他这么做,就是不想你继续追查当年的案子,也许他是想保护什么人。”

    和十六年前的案子有关?

    苏周周怔怔地看着他,“你是,佟杨他……”

    “这些都是假设,是猜测的,具体的还要看证据。”

    苏周周愣愣地看着他,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来。虽然觉得他的分析也有些道理,可是佟杨十六年前也不过十五岁,怎么会和父亲的案子有关联?

    而且,父亲当年出事的时候,佟杨还在国外读书。

    许慕年走到电梯旁,侧目看着身旁的女人:“我们先去买点水果,再上来吧。”

    “啊?”

    “去探望病人,难道要空手去?”

    “哦,好吧。”

    许慕年去买水果就真的去卖水果,而且还是竟挑贵的买,看的苏周周都替他的钱包心疼,果然是有钱人,花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实在是太败家了。

    苏周周忍了又忍,最后实在没忍住问道:“你干嘛买这么贵的水果啊?而且还买这么多。”

    “去探望病人,必须要有诚意才行。”

    诚意?

    对于他的回答,苏周周表示有些怀疑,“真的是这样?”

    许慕年恩了声:“听,你表舅家以前的家庭条件是比较好的吧?”

    苏周周随手拿了个苹果,在手里颠了颠:“对啊,以前他们家很有钱的,家里住的都是别墅,就连佣人买菜开的车都是奔驰,家里养的狗都是贵族品种。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很偶像剧?”

    确实挺偶像剧的,怪不得她之前佟杨是男主角的标配。

    许慕年点点头又问:“那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据后来因为做生意失败,公司破产全赔进去了,我听我妹和我八卦,好像是他爸被三和三的情。夫给坑了,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许慕年对于佟家是怎么落寞的没兴趣,他只抓住了一个重点——曾经的佟家很有钱。

    “既然他们家以前那么有钱,家人必定是见过世面,如果我随便拿一些东西上门对我的第一印象肯定不会好。”许慕年语气淡淡地,“第一印象不好的话,那么他们对于我要的话也不一定会信服。相反的,如果他们对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错的话,那么再加上我这张看起来还不错的脸,必然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长得还不错的脸?

    苏周周斜眼看着身边一脸狐狸相的男人,啧了声问道:“许警官,请问,你刚刚是在变相的自夸吗?”

    “咦,被你看出来了?”

    “你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我再看不出来我就是傻子!”

    许慕年嘴角微勾,“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在给你长脸。”

    “给我长脸?”

    “是啊,在他们的眼里,我和你是朋友关系,”许慕年扬眉道,“你想想,如果我一身寒酸上门的话,丢脸的难道不是你?”

    苏周周哦了声,双眼微眯,故意拉长声音:“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许慕年抬手拍了拍她的头:“不客气,应该的。”

    苏周周:“……”

    两人再次上来时,彬已经睡了,佟家母子正在吃饭。

    舅姥姥佟母看到苏周周去又复返有些惊讶,她看了看苏周周又看了眼她身后的许慕年道:“周周,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刚刚落下什么东西了?”

    “没有没有,”苏周周有些不太自然的搓了搓手,“我刚刚在楼下碰到我一个朋友,我跟他了彬的事,我朋友认识的人比较多,所以就想着看看能不能帮到什么忙。”

    佟母听她这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探究的视线移到许慕年的脸上,“这位是?”

    “舅姥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同事,他叫许慕年,您叫他许就行了。”

    知道许慕年是苏周周的朋友,佟母很热情地欢迎了他,见他还提着一大堆的水果,更是热情的不行,“原来是周周的同事啊,许法医,是吧?”

    法医?

    苏周周笑笑道:“舅姥姥,他是刑警,不是法医。”

    如果佟杨真的如他们猜想的那般,那么他对许慕年的身份肯定也是了解的,隐瞒只会弄巧成拙。

    “刑警?”

    “是的,就是咱们庆峖刑侦队的,他从北京刚调过来没多久,我跟您啊,许警官的人脉很多的,有什么事找他帮忙就对了。”

    佟母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哦哦哦,许警官,真是不好意思,因为彬的事情,还麻烦你跑一趟,还带这么多东西来,让你破费了。”

    许慕年礼貌地朝她笑了笑:“没事,以我和周周的关系,过来看看是应该的。”

    许慕年话意含糊暧昧,听其来很容易想歪,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俩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

    苏周周白了他一眼,脸颊微微泛红。

    佟母毕竟是过来人,两人之间涌动的暧昧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她狐疑地看着两人,试探地问道:“许警官,你和周周,你们、你们是……”

    他们什么也不是!

    苏周周心里哀嚎一声,真怕她会误会然后回头和她妈乱,忙打断道:“对了,刚刚许警官和我他有认识很厉害的医生,应该可以治疗彬的病情,您看要不要带彬转到别的医院去治疗看看。”

    她完后,许慕年也附和道:“既然孩子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是应该给孩子转去别的医院看看,正好我认识一个很有名的专家,彬这样的状况,他应该可以治疗。”

    可以治疗?

    佟母听他这么,眼睛顿时亮了,情绪隐隐有些激动,她一把抓住许慕年的手:“真的?真的可以治疗?”

    自从佟家落败后,佟母也算是尝尽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暖。

    以前佟家没有破产时,周围的人想方设法地去巴结他们,可是自从公司破产后,从前那些人恨不得躲他们远远的。现在许慕年主动提出帮忙,她心里确实非常感激。

    苏周周看到佟母这般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到底她只是一个担心孙子的奶奶。“当然是真的,舅姥姥,您放心,许警官可以那应该就是可以的。”

    佟母听她这么,立马喜笑颜开,“那、那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苏周周:“不麻烦,应该的。”

    佟母激动地看了眼病床上熟睡的孙子,然后视线又扫到了一直沉默的儿子道:“阿杨,你还在那儿坐着干什么?还不过来谢谢许警官和周周。”

    佟母话音落下,苏周周这才把视线移到窗边的佟杨身上。

    如果不是在电梯里见过他那双眼睛,她怎么也不会把眼前这个温润、英俊的男人和嫌犯联系到一起。

    果然,脸是可以骗人的。

    佟杨起身缓缓朝他们走了过来,他嘴角挂着淡笑,开口的声音温润动听,他:“多谢许警官的好意,不过彬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就不劳烦许警官了。”

    佟杨话音落下,还没等许慕年开口,就被佟母接了过去,“阿杨,许警官都这么了,你干嘛推脱啊?”

    彬是佟母的心肝,之前看了好几个大夫都没什么起色,这几她都急坏了恨不得病的是自己,现在听可以治好孙子,她当然不愿意放弃。

    苏周周怕佟杨会继续推脱,忙抢在他开口前:“是啊,舅,你干嘛这么客气啊,咱们怎么都是亲戚,麻烦多见外。”

    苏周周话音刚落,佟杨的视线从许慕年的脸上转到了她的身上。他眼神意味不明地看着比自己矮差不多一个头的女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许是心理的作用,现在再看他的笑容,苏周周总觉得他是不怀好意。她被佟杨看得浑身不自在,隐隐感觉,他那双眼睛仿佛能把自己看穿一般。

    “周周的也对,”好半晌后,佟杨朝许慕年伸出了手道,“既然是亲戚又何必太客气,那就多谢许警官的好意了。”

    许慕年看着面前的手,抬手握了上去,“不客气,应该的。”

    苏周周和许慕年并没有在病房呆多久,护士去给彬换药的时候,两人就借机离开了。

    苏周周一屁股坐到副驾驶上,神经才缓缓放松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后,她看着身侧的男人问道:“现在我们去哪?”

    “回警局。”

    许慕年上车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大约四乘四厘米左右的透明碎料片,然后心翼翼地装进物证袋里。

    苏周周诧异地看着他的举动,“这是什么?”

    许慕年扫了她一眼,然后把东西送到她眼前道:“你仔细看看。”

    仔细看看?

    苏周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重新移回他手中的物证袋上。她蹙着眉头,足足看了十多秒后惊道:“指纹?”

    透过透明的物证袋,她竟然看到一枚清晰的指纹。

    苏周周嘴角微张,眨了眨眼看着他问道:“难道,难道这是佟杨的指纹?”

    许慕年放下手中的指纹,系好安全带:“如果不是他的指纹,我拿它做什么?”

    苏周周见他要开车,也系好安全带。她歪着头看着一脸淡定表情的男人问道:“你是怎么拿到的?不对,你是什么时候拿的,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啊,我怎么没看到?”

    许慕年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停车位,“想知道?”

    苏周周一脸黑人问号,“恩恩,想知道,求告知。”

    车子驶上公路,他歪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微扬,淡淡地:“你想知道,我就偏不告诉你。”

    苏周周:“……”

    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苏周周哼了一声,不告诉就不告诉,有什么了不起的,肯定是趁护士给彬打针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的时候拿的。

    苏周周想了想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佟杨的指纹,不是别人的。”

    “我自然可以肯定这枚指纹就是佟杨的,不然我费劲巴拉的偷它做什么,这玩意又不能吃又不能卖钱的。”

    苏周周:“……”

    两人回到警局后,许慕年就把东西交给了李明陆,让他带去做指纹鉴定了。

    差不多下午的时候,李明陆带着指纹比对结果回来。他把文件袋递给了许慕年:“老大,指纹比对结果出来了,佟杨并没有前科。”

    苏周周闻言怔了一下,她有些怀疑地看着李明陆问道:“可以确定吗?”

    李明陆视线在两人脸上扫了一圈,“可以确定,这个佟杨没有前科,不过……”

    许慕年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声音透着几分慵懒:“不过什么?”

    “不过,佟杨的妻子在四年前去世了。”

    苏周周:“这件事我知道,我之前听我妈提起过,对方好像是心脏病突发没有抢救过来,而且据佟杨为了不让儿子受继母的气,所以一直没有再娶。”

    李明陆诧异地看着她:“佟的妻子不是死于心脏病。”

    “不是?”苏周周愣住了,“那她是怎么死的?”

    许慕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淡淡地开口道:“是从高处跌落致死的,当时的结案报告是意外跌落致死,佟杨的妻子是孤儿,并没有娘家人,所以也没有人对这一结论提出异议。”

    意外致死?

    苏周周眉心紧拧,有些不解道:“既然是意外跌落致死,那他们家人为什么要对外声称是突发心脏病?你们不觉得他们这么做有些奇怪吗?”

    李明陆点头道:“确实有些奇怪,不过那件案子不归咱们这里管,所以能掌握的资料也有限。”

    四年前佟家在安城,所以佟杨妻子案子是归安城警局管辖。

    苏周周看着许慕年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需不需要去一趟安城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我有种感觉,总觉得佟杨妻子的死有些奇怪。”

    许慕年恩了声对李明陆:“陆儿,你再去调查一下佟杨的资料和平时交往的人际关系,越详细越好,顺便也调查一下佟杨的妻子何静。”

    “好,我这就去。”

    苏周周看着许慕年问道:“那你呢?”

    “你和我去趟景嵩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

    “不是答应要帮彬治病吗?”许慕年像看傻瓜似的看着苏周周,“治病,当然要去医院找大夫啊。”

    “你直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亲自去?”

    “不行,我有些事要交代一下,电话里不清楚。”

    “哦,好吧。”

    景嵩医院是一所私立医院,据来这里看病的病人各个都是非富即贵,以前苏周周只是从医院大楼前路过,还从来没有进去过。

    她站在医院的大门外,仰望医院壮观的大楼感叹道:“许警官,你的朋友还真不得了,竟然能在这里做医生,我听这里的医护人员的工资都很高。”

    许慕年见她一脸羡慕的表情,轻笑道:“他不是这里的医生。”

    啊?

    苏周周闻言,猛地将头转向他,“不是医生?你不是……”

    “正确的法是,他的身份不止医生这么一个,”许慕年打断她,“他还是这里的院长,景嵩医院就是取自他的名字——许景嵩。”

    院长?

    好厉害啊!

    等等,许景嵩?

    苏周周询问地看着他,“他姓许?那个,他该不会是你家亲戚吧?”

    “他是我舅舅家的弟弟。”

    舅舅家的?

    同姓的难道不是叔叔家的吗?

    像是看出来她的疑问,许慕年笑笑:“我父母在我十二岁那年离婚了,我从那之后就改随我母亲姓。”

    苏周周有些不好意思地哦了声,声:“原来是这样啊。”

    这还是苏周周第一次来景嵩医院,以前只是听人起过这里的医护人员的服务态度是全市医院里最好的,今她算是见识到了。

    他们刚走到玻璃门前,就有漂亮的护士替他们开门。进门后,门口还齐齐地站着六个护士,然后在他们进门的瞬间纷纷鞠躬问好。

    导诊台的护士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微微欠身道:“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许慕年:“我来找你们院长。”

    护士听到他要找院长,态度更加的好了,显然是有人之前就交代过了。“先生请这边请,我带您过去。”

    面对貌美如花护士的热情,许慕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用麻烦,我能找到。”

    护士听他这么,脸上露出一丝失望,苏周周看的有些不忍心,她凑近男人身边声道:“你干嘛拒绝的那么干脆啊?”

    许慕年斜睨了她一眼:“没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苏周周:“……”

    活该你没女朋友,就你这态度怎么可能有女朋友?

    苏周周跟着许慕年走转右转,终于来到了传的院长办公室,许慕年抬手敲了敲门。

    清朗的男声从办公室里传来,“进来。”

    推开门后,办公室里坐着的是一个长相非常妖孽的男人——景嵩医院的院长许景嵩。

    许景嵩看到来人后,俊俏的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意,语气痞痞道:“哟,这不是咱们许大队长吗,怎么今这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

    许慕年看着他,冷笑一声道:“少装蒜,我在来之前就给你打过电话了。”

    许景嵩撇撇嘴:“真没意思。”

    许慕年没理会他的抱怨,直截了当问道:“那孩子的情况,你有把握治好吗?”

    “有我治不好的病吗?”许景嵩完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许慕年身后的苏周周,他嗖地一下站了起来,“这位漂亮的姑娘是谁啊?”

    漂亮的姑娘?

    苏周周闻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心里虽然在吐槽,但脸上却挂着得体的笑意,“你好,我叫苏周周,和许警官是同事,不过我不是刑警,我是法医。”

    听到她的话,许景嵩嘴都快咧到耳朵后去了,他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圈自言自语道:“感谢,感谢地,老爷你终于开眼了。”

    苏周周看到这一幕,有些肝颤地凑到许慕年身边,声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别理他,他有间歇性抽风,一会儿就好了。”

    听到他的话,许景嵩白了他一眼:“谁有间歇性抽风啊?有你这么你弟弟的吗?还有,我不是在抽风,我只是在感叹你竟然也有和女同事走的这么近的时候,我以前一直以为是那什么呢。”

    苏周周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哪什么?”

    许景嵩眨了下眼睛,抛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就是那什么。”

    苏周周一脸懵懂,“什么?”

    许景嵩彻底被她打败了,“就是喜欢男人。”

    苏周周:“!!!”

    许慕年冷笑一声:“你子,皮又痒了是吧?”

    许景嵩闻言连连后退两步,躲到办公桌后面:“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你不喜欢男人,你喜欢女人,尤其是像这位既清纯又漂亮的法医姐姐。”

    “我可什么都没,能不带上我吗?”苏周周忙举手投降,然后她声和许慕年,“我觉得,你弟弟和你的画风好不一样啊。”

    许慕年冷笑一声:“我比较正常。”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比较不正常咯?

    苏周周一连无语表情地看着他,你们确定不是表面兄弟?

    许景嵩看着眼前当着自己的面就咬耳朵的两人,眼里闪过一丝戏虐,“那个法医姐姐,你有没有男朋友啊?你和我哥是什么关系啊?”

    苏周周对于他的自来熟有些招架不住,“我和你哥,我们就是同事和朋友关系。”

    许景嵩眨眨眼睛,嘴角一沉:“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

    苏周周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什么还有一个?”

    许景嵩朝她伸出两根手指,“我问了你两个问题,你只回答我一个。”

    另一个是,有没有男朋友?

    苏周周深吸了口气,嘴角微张,刚要开口,就被身边的男人截断了。

    “她还,”许慕年眼含戏虐地看了眼身边的女人,“不着急交男朋友。”

    许景嵩一双精明的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流转,然后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哥,我觉得我好像遇到真爱了。”

    苏周周看着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把自己的身体往沙发里靠,尽量缩自己的存在感。

    许慕年看了眼身边一副‘你们都看不见我’表情的女人:“你都能遇到真爱,就你这医院里的护士都你的真爱吧?”

    “不,这次是真的,”许景嵩一脸痴缠的表情看着苏周周,“法医姐姐,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苏周周:“!”

    苏周周求救地看着身旁的男人,那眼神仿佛在:快点救我,你弟弟真是戏精本精了,我招架不住啊。

    许慕年随手抓起一空杯子朝他扔了过去,“皮痒欠收拾了是吧?”

    显然许景嵩是有些怕许慕年的,见他脸色沉了下来,马上收敛了玩笑,故意用在场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真没意思,开个玩笑都不行,这么护短还你们没关系,骗鬼呢?”

    许慕年冷眼看着戏精上身的弟弟:“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和你有关系?”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许景嵩觉得自己有些委屈,“我还不是怕你会一直打光棍,真是好心没好报。”

    许慕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管好你自己,少来操心我的事。”

    “好了好了,不操心就不操心,”许景嵩咳了声,恢复了一脸正经的表情,“我知道你的来意,不就是要治好朋友,然后看看能不能在朋友的口中获得什么信息吗,这么简单的事你还亲自跑一趟,你这是有多不信任我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