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0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正文 第 10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李母听到李明陆认定自己是杀害女儿的凶手,一张脸一阵白一阵红,“不是,不是我!我没有杀人!”

    对于李母的愤怒,李明陆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再次重复之前的定论:“你杀了,李蒙就是你杀的。”

    李母胸膛上下起伏,她死死地咬着牙关,下一秒把手里的纸杯朝李明陆扔去,吼道:“不是我,我没有杀人!”

    李明陆一把接住纸杯,拿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哦了声道:“那你告诉我,是谁告诉你苏法医是杀害你女儿的凶手?”

    李母双手捂着脸,喉咙里发出阵阵哽咽。

    虽然她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但依然不肯出幕后之人是谁。

    李明陆见她依然不肯出幕后之人,他拿过一旁的蓝色笔记本,“这是你女儿李蒙生前的日记,上面记录了多年来她的处境和你这个母亲平时是如何虐待和暴打她的。”

    李母猛地一下抬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慌张,唇角微微颤抖,似乎是想话,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李明陆晃了晃手里的笔记本,递到她的面前问道:“你想看看里面的内容吗?”

    她摇头。

    不想看,也不敢看。

    可即使不看,她也能猜到里面的内容。

    “既然你不看,那我念给你听吧,”李明陆打开日记本,随便翻开其中一页,读了起来,“2017年5月10日,今妈妈又打骂我了,因为我起来做饭晚了,导致弟弟上学迟到。

    手上被妈妈用热水烫起了泡,水泡很大也很疼,可是我没敢哭。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哭了,她会更生气的。

    妈妈总我没用,是赔钱货,可是我们家里的生活费还有弟弟的学费都是我在赚。我不明白,我和弟弟同样都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弟弟受宠而我在她的心里连乞丐都不如。

    既然她这么讨厌我,经常诅咒我怎么不去死,那为什么当初生我的时候,她没有直接把我掐死?如果当初她没有生我,是不是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活的这般痛苦了,如果……”

    “别念了!”李母双手捂着耳朵吼道。

    李明陆点点头没再往下念去,他合上了笔记本,身体微微向前倾,声音透着几丝引诱问道:“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李母泪流满面,一个劲儿地摇头,“我求你别再问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我的都是实话。”

    李明陆见情绪有些失控的李母,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审讯一时有些僵持住了。

    就在他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审问时,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是许慕年带着苏周周过来了。

    赵站起来道:“头儿。”

    许慕年扫了眼情绪接近崩溃的李母:“我来,你们出去吧。”

    他进来后并没有继续逼问她幕后之人是谁,而是坐在李母的对面,悠闲地喝着水——看着她崩溃大哭。

    苏周周看到这一幕,用眼神询问道:大哥,你是来看戏的还是来审案子的啊?

    许慕年也同样用眼神回应她:都有。

    苏周周:“……”

    时间大概过去二十分钟左右,李母的情绪终于稳定一些了,她看了苏周周一眼后,继续沉默着。

    许慕年给她递了张纸巾:“你放心,我们警方已经派人去保护你儿子了,他现在很安全,不会有危险,可是如果你一味包庇凶手导致警方一直抓不到他的话,那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就不敢保证了。”

    显然儿子是她的命脉,一听到许慕年提到儿子,她身体下意识的一抖。

    在经过漫长的沉默后,李母担忧地看着许慕年问道:“我儿子,他真的很安全?”

    许慕年郑重地向她点头,“我以我头上的警徽像你保证,你儿子现在很安全。”

    李母双手捂着脸,再次沉默了好久。

    显然她的内心是非常挣扎的,同时她也非常恐惧。

    李母:“那个人究竟是谁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大概三十多岁,差不多有一米八的身高,平头,是个左撇子,听口音是庆峖本地人。”

    许慕年记录着她的供词,见她没再往下去,问道:“还有呢?”

    李母摇头,重重地深吸了口气,“没了,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他当时带着口罩和墨镜,我看不清他的长相。”

    许慕年点头,不再继续追问,而是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提到死去的女儿,李母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这次并不像是在演戏。

    她的声音有懊恼,也有一丝伤心,“蒙,蒙她是自杀的。当时我发现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呼吸了,就在这时候,那个人——他突然出现在我家,要带走蒙的尸体。”

    自杀的?

    苏周周听到这样的回答,倒吸了冷气。

    李蒙竟然死于自杀!

    苏周周下意识地朝身边的男人看去,男人的脸上并没有错愕或惊讶,所以——

    他是知道李蒙是自杀的?

    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怪不得刚刚他要带自己来解开心结,原来他所的‘解开心结’竟然是这个意思。

    他是想告诉她,李蒙的死与她无关。

    许慕年侧目看了眼身侧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手伸到桌子下面,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表示安慰。

    许慕年:“他要带走李蒙的尸体?”

    李母:“是的,我不同意。虽然我、虽然我平时对蒙不太好,可她也毕竟是我养大的,我怎么可能同意?”

    许慕年嗯了声问:“然后呢?”

    李母深吸了口气,眼神有些缥缈,似乎是在回忆,“然后,他就用浩浩来威胁我,如果我不让的话,他就会杀了浩浩然后再杀了我。浩浩是我的命,我是真的害怕他会真的伤害浩浩,所以、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让他带走了李蒙的尸体?”

    李母点头,“我不知道他要蒙的尸体做什么,直到,直到你们警方找到我,我女儿被人杀害了,我才知道他是想用我女儿来陷害他人。”

    苏周周:“……”

    许慕年淡淡地扫了眼对面的人,继续问道:“既然你知道苏法医并非是杀害你女儿的凶手,那你为什么带着人去法医科闹。”

    李母擦了擦脸上的泪:“也是他让的。我不敢不听他的话,我怕他会伤害浩浩。”

    很好,整个案件一目了然。再多的事情李母也不知道,多问无益。

    在将要离开审讯室时,苏周周忽然回头看着她问道:“你儿子是你的命,可你有没有想过,李蒙也是你女儿,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女儿这么狠心?”

    本以为她不会回答,可没想到李母沉默几秒后:“不是。”

    苏周周愣了一下, “什么不是。”

    “蒙她不是我女儿,”李母声音再度哽咽,盈满泪水的眼睛里渐渐浮现一抹恨意,那抹恨意看的苏周周心头一惊。

    李母:“她是我那死鬼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他和我结婚没多久,就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半岁大的女婴,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那个女人病死了,所以就把孩子抱回来给我养,我不同意他就打我。”

    苏周周:“……”

    她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母对李蒙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我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和他结了婚,我为了他和家里人断绝了关系,可是他是怎么对我的?他竟然抱回来一个他和别的女人生的野种回来恶心我。”她笑的有些苍凉,可笑意不达眼底,“如果你是我的话,你告诉我,你怎么咽下这口气?”

    苏周周沉默地和她对视几秒,淡淡地:“我不是你。”

    至少她不会因为咽不下恨意,就把所有的气都出在孩子的身上。

    李母仿佛看出来她心中所想,但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继续自顾自地:“最可恨的是,没过两年,我丈夫竟然死了,我有想过掐死这个孩子,可是我每次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都下不去手,蒙的时候肉嘟嘟的很可爱,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我下不去手,可是我又没办法对她好。

    她就像是我心里的一根刺,看到她我就疼。直到后来我和别人怀孕有了孩子,我才有种报复的快感,不是只有他会出轨,浩浩就是我报复他的成果。

    我每次看到浩浩就感觉自己没有输得一败涂地,可是我每次看到蒙的时候,我就又会想起当年的那些背叛,我没办法对她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每天都在等生米煮成熟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