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门扉,传奇的开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正文 第七章 门扉,传奇的开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发光?”方鸻略楞了一下,声反问。

    尘土弥漫背后八只暗红色的眼睛,在缓缓移动,一对对刃足插入坚硬的石壁内,那庞然大物轰鸣着张牙舞爪地了爬上了那个缺口。

    但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它停了下来。

    方鸻心翼翼地看着那构装巨虫,奇怪地发现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趴在那缺口上定定‘看’着自己。他不知道那叫不叫看,但心中总有这么一种感觉。

    “它好像在看你?”连那个银之翳的女游荡者也发现了这一点,好奇地问:“你背包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因为她和方鸻并列,并不能看到丝卡佩的视角。

    方恒吞咽了一下,目不斜视地对身后道:“丝卡佩姐,帮我把背包拿下来一下。”他一边紧盯着构装巨虫,一点点平举起双手,生怕因动作过大刺激到那鬼东西。

    随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丝卡佩身上。

    纵使老练如丝卡佩这时也不由额头见汗,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暗骂了一句臭子。才心翼翼地走过去,一边注视着缺口上那庞然大物,看到它一动不动,才抓住了方鸻背包的肩带。

    巨虫忽然发出一声汽笛的尖啸,向前蠕动了一节。

    魁洛德下意识举起巨剑,向前一步。

    这吓得所有人尖叫起来,花样百出地各自寻找掩护。“都给我站住!”丝卡佩气得大喊一声,同时一下将背包从方鸻身上拽了下来,丢到前面地上。

    构装巨虫内部发出一声低鸣,果然一下子停了下来,金属构成的躯体之下所有液压传动装置都在下沉,油液淅淅沥沥地流了出来。

    它的目光第一次脱离了方鸻,落在那个背包上。

    丝卡佩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好似虚脱。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出了一身冷汗。

    背包真的在发光,像是在下面垫了一支手电,厚实的帆布也遮不住隐隐的微光,青蓝色光芒将帆布细密交织的纹路映得纤毫毕现。

    方鸻看到这光一怔:“这是……?”他忽然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冲过去急切地打开自己的背包。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丝卡佩心翼翼地看了看上面——好在那构裝巨物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只用暗红色的目光注视着方鸻的动作。

    方鸻满手血痂,动作笨拙,丝卡佩摇了摇头走上去帮了他一把,“谢了,丝卡佩姐。”方鸻掀开背包的布盖子,光一下变得明亮了起来,他愣了片刻,才用双手将那东西捧了起来。

    淡蓝色的光辉骤然明亮,方鸻像是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团太阳,光将他的脸映得雪白,刺目的光辉甚至让四周都变得幽暗了下去。在光芒的中心是一把水晶匕首,青蓝而湛,华美的银饰雕琢出它的护手与剑柄,展翼的使与鸣唱的鸟雀,环绕着光辉四射的女神,光芒用一条条亮银色的纹路表现,展现出制作者精湛的手艺。

    匕首呈星状,水晶刀刃中隐有笔直纹路,构成了炼金公式的法阵。这是一种非常高端的设计思路,通常只用在那些需要动用大量魔力的战具之上。只是水晶上布满了狰狞可怖的伤痕,其中一道裂缝甚至还从内部破坏了它的结构。

    光就从裂缝中毫无理由地放射了出来,渗入每一寸它可以进入的角落,泥土、植被与遗迹石板之间的缝隙。

    方鸻眼底深处映着这团璀璨的光,不禁呆住了——这不是弥雅给他的匕首吗?

    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虽然一个声音一边极力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一边却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艾德?”丝卡佩叫了他一声。

    但方鸻恍若未闻。

    正在这时,那构裝巨虫忽然之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声,咔嚓咔嚓站了起来,众人吓得都齐齐后退了一步,只有丝卡佩一把抓住方鸻想要拖开他,魁洛德也站到了他的另一边。

    方鸻还在发呆。

    那构裝巨虫像是一条黑沉沉的长龙一般顺着墙壁爬了过来,坚硬的墙面像面粉一样在它刃足下崩裂,众人这才第一次看到它的全貌——长得令人窒息,它快得惊人,硕大的头颅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年轻的炼金术士面前,长长的躯干横贯整个墙面——另一端的尾巴还在缺口下面,根本看不到头。

    巨虫停了下来,四对眼睛居高临下一动不动地盯着眼皮子底下这个渺的少年,它与方鸻之间的距离还不足十尺。

    方鸻几乎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蒸汽的味道。

    但温度反而在下降。

    银之翳的那个女人冷得打战,微不可闻地了一句:“它的核心水晶是冰长石,古代炼金术可以让它吸收热量转化成魔力……还有,它只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大……”

    但根本没人在意她的什么,所有人都僵在原地。

    丝卡佩的手停在了方鸻肩膀上,不敢多出一口气,她视野心地移向上方,看着这头构裝巨兽——它体内还发出低沉的轰鸣之音,像是一颗搏动的机械心脏,在那浩大的颤鸣之间,令四周的人类越发微不足道。

    一块崩落的墙体从旁边塌下来,碎石‘哗啦’一声滚到方鸻脚边。他这才清醒过来,看着那庞然巨物,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轰隆一声,构裝巨虫跟着向上一动,四对暗红色的眼睛高高扬起,吓得所有人都‘咕咚’吞咽了一下,丝卡佩手都发白了。

    但过了好一会。

    它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方鸻松了一口气,这才心翼翼地放下了匕首。

    伴随着锅炉的沉闷低鸣,巨大的金属头颅缓缓随他手势下沉,暗红色的眼睛也随之移动,目光始终聚焦在他手中匕首之上。

    它微微张开口器,钢铁构成的口腔腔道中全是暗红色的齿轮,干涸的血液与铁锈的颜色。

    “给它。”丝卡佩轻声道。

    “可是……那是弥雅的匕首。”方鸻有些两难。

    “我就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女人,”丝卡佩话大声起来:“快丢过去,你想让她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而正是这个时候,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方鸻自己都没有注意,他染满鲜血的手上,伤口处的丝丝新鲜血液正在渗入水晶之中。正是此时,他视野左上方悄然之间浮现出了一具奇怪的条目:

    龙骑士系统载入中,自检载体——

    然后一整套界面像是瀑布一样垂了下来。一页页窗口在他面前打开,像是在完成自检工作,数不清的数据体育图像倒映在他眼底深处,那个ui他非常熟悉,正是选召者的基本视窗。

    但这一切像是个幻觉,转眼之间消失于顷刻,只剩下一个单独的条目。

    龙骑士系统载入中,自检失败,未发现载体水晶——

    最后连这句话也淡出了视野,如同逝去的风沙没留下半点痕迹。

    整个过程不过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完成,方鸻眨了一下眼睛,疑似自己出现了错觉。“你们有看到什么东西吗?”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众人当然看到了。

    但他们看到的是,光芒四射的水晶匕首正在方鸻手上迅速地失去亮度,变得黯淡下来。光线的变化是如此之大,令方鸻也反应了过来,他回过头刚好看到匕首完全暗下去的那一幕。

    那个银之翳的女游荡者忽然发出惊讶的声音:“你额头上……”

    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甚至产生了恶心与晕眩。众人头顶上一空,那构裝巨虫忽然之间直立起身体,几乎有七八层楼那么高,居高临下地看着每一个人。

    方鸻举着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光泽的匕首。

    巨虫四对暗红色的眼睛带着冷意看着他,挥动着数不清的金属利刃,从体内发出一声汽笛的尖啸,然后猛然向下一沉。

    “躲开!”

    他最后听到丝卡佩尖叫的声音。

    有人从背后推了他一把。

    一片漆黑。

    方鸻醒过来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回到了星港。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身体像是裂开一样的剧痛,他呻吟了一声,终于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至少明他还在艾塔黎亚。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黑暗中怦怦直跳,有力地搏动着,但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方鸻试着动了一下,周围满是碎石,这里像是在某个地下的隧洞之内,附近哪里好像渗了水,叮咚的滴水声。

    他摸索了一下,但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背包了。索性口袋里还有一盒火柴。他点燃火柴,明亮的火光照亮了黑暗的地下,这是一条低矮的甬道,火光勾勒出每一块条石的缝隙,扭曲的根系从上面生长下来,铺在地板上到处都是。

    火苗烧到了手指尖,方鸻赶忙将它丢了出去。

    火光熄灭了,四周又重回黑暗。

    这里像是在遗迹建筑的下层,他们好像是和坍塌的上层建筑一起来到了这里,但其他人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还有那头恐怖的构裝巨物。

    方鸻又点亮了第二根火柴。

    橘色的暖光让地下隧道多少有些暖和起来,但石块和根须的影子拖得老长,方鸻矮着头,心翼翼地向前走去。这地下不知多少年不曾有人涉足过,随着火光向前延伸,他看到许多五色斑斓的甲虫在根系下面移动,不由头皮发麻。

    叮咚声越来越近了。

    猛然间,在前面映出一张苍白的脸孔,火光一下子熄灭了。

    一片漆黑。

    方鸻心中‘咚’地重重一跳,手忙脚乱地划燃了第三根火柴,光重现亮了起来。他果然看到那是丝卡佩,她大半个身子都被掩埋在碎石与泥土之下,脸色惨白,毫无生息,但手上还紧紧抓着他那个巨大的背包。

    方鸻感到被重重地一击。

    他把火柴往地上一丢,冲过去不要命似的将丝卡佩从碎石下面扒拉出来。他手上的伤口很快就再一次开裂,血流如注,染红了下面的泥土。但方鸻毫无所觉,生生将丝卡佩从下面拖了出来。

    “丝卡佩姐。”

    “丝卡佩姐?”方鸻低喊着对方的名字,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忽然之间回忆起了那个声音,意识到最后推开自己的人是谁,鼻头一酸,好不容易才没让眼泪涌出来。

    但正是这个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咳嗽声。

    方鸻惊喜得好像中了一注重彩。他赶忙划亮火柴,明亮而温暖的光线照亮了丝卡佩没好气的神色,她虚弱地道:“你就不能轻点?”但她看到方鸻微微颤抖的、血肉模糊的手,后面的话就有些哽在了喉咙里。

    火柴的光也映着方鸻的脸,他忍不住带着泪光笑了起来,傻呵呵像个孩子一样。

    “孩子气。”丝卡佩轻轻摇了摇头。

    方鸻毫不在意,擦了擦眼角,在火柴摇曳的光辉中甬道低矮窒郁,黑影潜动,这个世界没他想象中十全十美。

    但,也还好。

    “丝卡佩姐,你能走动吗?”

    丝卡佩白了他一眼:“你看我像是能走动的样子吗?”

    话音未落,整个甬道都晃动了一下,尘土沙沙地从花板上落了下来。方鸻警觉地抬起头,清楚地感到震源正在头顶上,那玩意儿竟然还没走!

    “看来它赖上你了。”丝卡佩竟然还笑得出来,促狭地调侃了他一句。

    方鸻却没她那么乐观,有点担忧地道:“这里是从上面塌下来的,肯定挡不住它,我们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我背你。”他想了想。“……不知道魁洛德先生他们在怎么样了。”

    丝卡佩不敢去想这个问题,但黎明之星冒险团肯定是已经完蛋了,脸上笑容褪去,神色一时有些黯然。她轻声问道:“你背得起吗?”

    方鸻点了点头,他走过去打开背包——弥雅给他的匕首早就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心中也不知是喜是悲,只收拾了一些必要的东西带在身上,然后将怀里那袋钱拿出来,看了又看,才塞到背包里。再拿上七式火枪,挂在肩上。

    他打算背起丝卡佩,但后者却一下抓住他的胳膊:“等下。”她仔细地看着他的额头。

    方鸻愣了下。“怎么了?”

    “我口袋里有个盒子,你拿出来。”

    方鸻依言而行,他发现那真是个很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香皂和一面钢面圆镜。他一下明白了丝卡佩的意思,这时丝卡佩也划燃了一根火柴,火光又一次明亮起来。

    透过镜子,方鸻看到自己额头上多了一个奇怪的徽记。

    那是一枚星辰吧。

    它由很浅的白色的线条绘制在他额头的正中央,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出来,那是一枚八芒的星辰,非常精致。他多看了一会儿,它就完全融入了皮肤之中。

    “这是什么?”方鸻一脸问号。

    但丝卡佩也不清楚,只能推测可能和那把匕首有点关系。她让方鸻去找回那把匕首,但甬道的晃动越来越剧烈,根本没那个时间。

    “以后再吧。”方鸻摇了摇头。

    “不行。”丝卡佩瞪着他,她隐约想到什么东西,但还不敢确认。

    不顾对方反对,方鸻直接将她背了起来,向甬道前面跑了出去。他前脚才刚离开,后面的甬道就轰一声坍塌下来。看到这一幕,丝卡佩也不再话了。

    方鸻虽没有战职选召者那样的力量水准,但本身身体素质还算不错,背丝卡佩绰绰有余,后者不过是个轻巧的女性精灵游侠。

    就是浑身像要散架一样疼痛,尤其是手上,一直在渗血。方鸻咬紧了牙关,硬生生一声不吭。

    两人在黑暗中前行,方鸻分不清方向,只能跟着甬道往前走。他隐隐感到那东西一直追在后面,只要他稍慢一些,就能感到地面的震动。

    就好像真如丝卡佩姐所,它赖上他了。

    丝卡佩的状态很差,她眯着眼睛,将头靠在他肩膀上,神志有些迷糊地呢喃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男人的一面,家伙,我认识一个姑娘……”

    方鸻心中暗暗不妙,丝卡佩神志已经开始不清醒了,这么下去早晚会出事。他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带她到死寂区之外,二是找到治愈的办法。

    但走出遗迹谈何容易,先不外面的银林之矛和杰弗利特红衣队,就是一直跟在后面的那个鬼东西他都没办法处理。

    可是后者一样方夜谭,艾塔黎亚的治愈手段并不多,除了治愈师和一些有限的药剂之外可以并不他法。而艾尔莎早就死了,她是黎明之星唯一的治愈师。

    至于遗迹里还有没有别的治愈师还另,就算有,方鸻觉得对方也未必会帮自己。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对大公会负面的想法。

    怎么办呢?

    忽然之间,一个大胆的想法闪电般划过了方鸻的脑海。

    杰弗利特的龙骑士——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伊塔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