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弥漫雾气背后的不速之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正文 第六章 弥漫雾气背后的不速之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艾塔黎亚建立在第二类元素之上。由于辉光物质像是闪耀的星光,因此人们又将之亲昵地称为‘星辉’。

    确切的,这是一片洋溢着星辉的海洋。数不尽的第二类元素充斥在整个世界之中,蕴含着浩瀚如烟海一般的高维信息。

    这里的所有一切皆由星辉(第二类元素)构成,包括生命本身——甚至于它等同于生命。因为死亡仅仅代表星辉在生命体内的流失,而不是消亡本身。借助几位神祇的力量——譬如医护之神米莱拉、正义之光欧力、纯洁少女爱纱与机运眷者罗曼,在这个世界上人们获得了多次复生的能力。

    而直到体内的星辉彻底熄灭,生命形态才会回归本质,真正归亡并重新与世界同化。艾塔黎亚的原住民似乎早就了解这一过程,他们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待它,将之称之为‘万物的归宿’。

    对于选召者来,过程几无不同,但结局稍有差异。人类通过与辉光物质的同调来获取星辉,体内星辉的多少等同于他们与世界同调的程度,当完全归零时选召者会被艾塔黎亚的星海所排斥,回归实体形态并永远失去再次进入的机会。

    此外,由于艾塔黎亚星门本身亦是以恒辉物质所构建,所以即使是方鸻这样的偷渡者,也一样可以获得少量的星辉。大约是选召者的一半还少一些。

    不过对于选召者来,艾塔黎亚有一个绝对的禁忌。

    即死寂区——

    由于死寂区直接排斥辉光物质,所以在这里死亡的选召者将无法沟通他们体内的星辉,会被艾塔黎亚的星海直接排斥出世界之外。

    方鸻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任务就会遇上这样的场面,他好不容易才来到这个梦想之中的世界,还没真正展开自己的冒险之旅,难道就要永远地离开?他脑子一时间有些乱,话卡在喉咙里不出,只隐隐听到有人好像在叫他的名字,那声音恍若从边传来一样,又带些焦急。

    “艾德!”

    “艾德!?”

    方鸻猛然之间反应过来,才回过神那是丝卡佩的声音。他好像一下子找回了自己,大喊道:“丝卡佩姐,这里是——”

    回应他的是一声惊呼。

    “心!”

    方鸻楞了一下,下意识地抬起头。

    土丘上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黑影,扑了下来,巨力直接将他扑倒在地上。他听到一阵混合着喉音的低沉咆哮,一股混夹恶臭的腥气扑面而至,才看清一张布满雪白尖牙的巨口,腥红的尖舌在颚垂下扬起,带着拉长成丝状的唾液向他一口咬来。

    巨狼——方鸻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这种生物有两个亚种,森林巨狼生活在努林那瑞巨树丘陵;荒原巨狼栖息在罗塔奥的奥古荒野之上。

    这是一头森林巨狼,银的鬃毛与巨大的体格就是它的标志性特征,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方鸻拼命用手伸手就托住那巨狼的下巴,这产生了一点作用,但手上也被尖利的牙齿和爪子割开了好几条口子,鲜血淋淋。

    森林里传来一声唿哨。

    巨狼忽然改变了策略,一口咬向他另一侧脖子。

    完了,方鸻心中一阵绝望。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森林巨狼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对方有德鲁伊。但一想到这里是死寂区,他又不知从那里生出一股子血勇,挥拳乱打,一拳打在了巨狼的眼窝里。

    巨狼的尖牙几乎都要咬开了他的脖子,血流如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吃痛地抬起头,一爪子将他扫飞了出去。

    背后是一段残垣,上面布满紫萝,方鸻腾空而起撞在上面,痛得差点背过气。他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却看那巨狼摇晃了一下硕大的脑袋,两只焦黄的眼睛在黑暗中幽幽发光,又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方鸻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力,就算他完好无恙再乘以十也未必是这头巨狼的对手,何况现在。

    那头畜生一身光洁的银毛完全张开来,威风凛凛,体型几乎大了一圈,四足着地仅拱起的背脊就有接近两米高,活像一头壮实的公牛。

    它呲牙咧嘴,喉咙里回荡着低沉的咆哮着。

    这是攻击的前兆。

    方鸻只能捡起一块燧石握在手中,血液里流淌着不服输的性格,不知何为引颈就戮。一道黑影从灌木丛中射了出来,一头撞在那巨狼身上,带着低沉的怒吼,将那畜生掀飞了出去。

    是魁洛德团长,方鸻惊喜得差点叫出来。他双手举剑,向下一斩,但那巨狼向后一个滚儿,让他一剑砍进了厚厚的落叶之中。

    “……”方鸻激动地张了张嘴,试图提醒对方这里是死寂区,但喉咙里像是有一团破布,沙哑得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急得他直哼哼。他依稀看到魁洛德与巨狼缠斗在了一起,略占上风。

    正在这时,森林幽暗处滑出了一道阴影,站到了魁洛德背后不远处。那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毛皮衣物,体格瘦高,生了一头油腻的黑长发,阴沉的眼珠子深深地凹陷在眼眶里面,脸颊几乎皮包骨头,手上握着一把短剑,刀刃沉黑,无一丝光泽。

    那是一把由奇异的铁木打造的短刀,在努林那瑞,德鲁伊们常用这样的材料打造武器与盔甲。他出现得几乎悄然无声,魁洛德也毫无察觉。方鸻见状不知从那里生出一股力气张嘴欲喊,但脖子一凉,一把利刃架上了他的咽喉,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使劲将他向后拖去。

    方鸻只能焦急地发出低沉的呜呜的声音。

    身后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气味,有点像是卡普卡一带原野的气息,那里广泛地生长着许多薰衣草,带着清淡的馨香。方鸻意识到钳制住自己的人是个女人,那个女人用冰冷的刀锋提醒他:“别乱动——”

    方鸻忽然双手一把握住匕首,用尽全力将它扯开。那女人吓了一跳,没预料到他如此刚烈,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他指间鲜血淋漓,翻卷皮肉下几乎露出森森白骨,乘对方手稍稍松开,他张开嘴一口向她手指猛咬下去。

    他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那女人痛叫一声一把将他丢开,“你属狗的吗!”她气得大喊。方鸻血淋淋地张开嘴,大喊道:“心!”话没完,便被当胸踹了一脚,飞出去好几米远重重摔在地上。

    魁洛德这才惊觉,回过头来,那个脏污的男人自然进入他的视野。后者端着短刀如闪电般向他刺去,魁洛德反手一剑挡住他,刀剑交击发出一声尖利的颤鸣,洒出一片火花。

    那德鲁伊还想再进攻,横里一箭射来,那巨狼反应极快,竟一跃而起一口将箭叼了下来,上下颚一合咬了个粉碎。

    雾气中丝卡佩握着长弓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其他人——但已寥寥无几,而且人人身上带伤。丝卡佩看到这边的情况一个箭步冲向方鸻。但那个女人反应更快,她先一把抓住方鸻的头发,将冰冷的匕首压在他脖子上。

    “这是你们唯一的炼金术士?”

    丝卡佩一下止住了脚步。“我建议你赶快逃。”她有些认真地对那个女人道。

    那女人正准备什么,忽然地面微微一震。

    方鸻不远处有一片积水的坑洼,他看得清楚,波平如镜的水面上忽然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那个德鲁伊也楞了一下,一手安抚自己的巨狼,同时回头向森林中看去。

    方鸻瞅准这个机会,突然虚弱地道:“……”

    “什么?”那女人微微一怔,低下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我心眼睛——”方鸻声道,右手五指并拢,像游鱼一样向上一翻,手套上的银轨咔咔一阵晃动。上衣兜里发出嗡一声轻响,飞出一道金的光芒,直撞在她的眼眶上。

    女人吃痛地低喊一声,捂住眼睛,方鸻想也不想挣脱她向丝卡佩跑去。“该死!”那女人快被气死了,她一只手捂着眼眶追过来想要一把抓住方鸻的后颈,但正是这个时候,地面忽然猛烈地晃动了起来。

    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两个人齐齐摔倒在地上。

    那个看森林方向的德鲁伊终于变了脸,他不知道嘀咕了一声什么;大概只有那个女人听清楚了这句话,她脸惨变抬起头问道:“那东西怎么可能来这里,这不是还在遗迹的外围?”

    德鲁伊一句话都没多,只对她道:“快跑!”

    着带着自己的巨狼,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森林中。

    方鸻还没反应过来,他刚好看到那个女人有些紧张地爬起来,似乎也打算逃走。但正是这个时候森林的地面忽然开始猛烈地摇晃了起来,所有人都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上。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方鸻忍不住声音沙哑地问道。

    “那东西来了。”丝卡佩扶起他,脸有些苍白低答道。

    “那东西?”

    话音未落,他就听到一声惊叫。

    那声音是先前那个德鲁伊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向那个方向看去,然后便震住了。远处森林中竟传来了一声尖利的汽笛声,弥漫的雾气之中,一片巨大的阴影正在浮现。

    方鸻不知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看到的一切,他首先听到的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金属彼此碰撞、齿轮彼此咬合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巨响,然后是尖利的排气声,一道道白烟从那巨物体表喷出,融入弥漫的大雾之中。

    一头构装体‘巨兽’渐渐分开这雾气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方鸻觉得那兴许应该是一头千足虫——一头由无数齿轮,卷曲的铁皮与金属的肢体构成的庞然巨物,钢铁的骨架之下,是无数往复运动的活塞,规律地轰鸣着,带动数不清的肢足前后划动,如同一叶叶锋利的金属刀刃,推动它飞速前进,参古木在它庞大的躯体下犹如牙签一般脆弱,被撞得干折枝断。

    密密麻麻的管道络,延伸至这头巨兽的背部,在那里从背甲下伸出密密麻麻的排气烟道,形成狰狞恐怖的森林。四对闪烁着红光的复眼,雾灯一样穿透了弥漫的林雾,落在在场每一个人身上。

    方鸻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魔导器,但他从没见过这个形态的魔导器。

    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加寒冷了,连树木上也纷纷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巨兽忽然之间昂起头来,发出一声长长的呜咽声——那是汽笛的轰鸣。它张开布满齿盘的口器,方鸻这才注意到它下颚边挂着一片油腻的毛皮,上面还粘满了血迹,似乎正是先前那个德鲁伊的衣物。

    在口器的下方,有三并列的喷口,上面还冒着丝丝白烟。他忽然面大变,喊道:“快躲开!”

    但已经晚了,一声尖啸,三道白的霜箭好像是利箭一样射了出来。只有丝卡佩一个人来得及向前一滚,霜箭扫过人群,留下三四具冰雕。

    所有人不由得感到头皮发炸,“快,躲到建筑里面去!”有人喊了一嗓子,众人这发现身后不远处就是一片残存的遗迹建筑,连忙纷纷避入其中。

    丝卡佩也扶起方鸻,跟着走了进去。魁洛德走在最后面,但没过多久那个银之翳的女人竟然也跟了进来——整个森林似乎都在轰鸣——方鸻回过头去,看到后面升起的滚滚烟尘,才明白那鬼东西竟然也锲而不舍地追了过来。

    “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方鸻不禁看呆了,“……塔拉之刃?”

    “那要是塔拉之刃,彩虹同盟早就灰飞烟灭了。”丝卡佩苦笑道,苦中作乐的调侃了一句。然后她又忍不住诅咒了一句:“那些该死的大公会的人肯定早知道这一切,只把我们当做炮灰而已。”

    魁洛德闻言,忽然将剑一横,拦在那个银之翳的女人面前:“想死还是想活?”

    那女人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差点气笑了:“你疯了?你们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的确,”魁洛德点了点头,“但是拖你一起下水还是没问题的。”

    那女人楞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那头正在逼近的滚滚烟尘,忍不住气得跺了跺脚:“好,你究竟想干什么?”

    “告诉我们那是什么东西,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们究竟在找什么?”魁洛德言简意赅地答道。

    “没时间那么多了!”那女人大喊一声。

    “我们可以边走边。”

    “成交。”

    魁洛德这才回过头去,对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黎明之星的成员道:“留下两个人来引开它,其他人跟上队伍。”

    “等下,”方鸻终于插上了话:“不能那么做,这里是死寂区,魁洛德先生。”

    魁洛德楞了一下,面变得极为难看。丝卡佩甚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狗娘养的杰弗利特红衣队,早知道他们不安好心!”其他人也跟着骂了起来。

    但片刻之后,魁洛德还是看向决定留下的那两人。那两人一个是战士,一个是游荡者,两人只对他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转头向那个方向迎了过去。

    方鸻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我们不是没在死寂区战斗过,”丝卡佩看了看他,低声道:“牺牲两个人总比全部都留在这里的好,这就是团队。另外你不是要前往第二世界吗,我提醒你——大陆桥上只有死寂区。”

    方鸻不由哑然。

    “,那是什么东西?”这时魁洛德才回过头问那个女人道。

    “那是守护者,古代炼金术士的智慧结晶,确切的是努美林精灵的遗产。”

    “你们的目标就是争夺这个东西?”

    “除非我们疯了,”那女人翻了个白眼,“守护者是古代龙骑士的一类,但是它们的控制水晶已经被销毁了,只遵照最后一个得到的命令,攻击一切妨碍它执行命令的生物。”

    “那它的命令是?”方鸻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是公会机密,我可不能告诉你们。”那女人答道。

    魁洛德看了她一眼,也没强求。

    而方鸻这时候才开始感到疼痛,身上的伤口无一处不痛,但最剧烈的是手上钻心的剧痛,痛得他哼哼起来。“忍着点,”丝卡佩柔声道,她没好气地看了看那个女人。

    那女人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匕首,再看了看方鸻不像样子的双手,忍不住有点不好意思。“不怪我,”她有些沮丧地答道:“我没想要对一个生活职业做什么,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那样……”

    方鸻没好气地看了这女人一眼。

    但正是这个时候,众人忽然看到先前离开的那个游荡者又跑了回来。他一脸惊恐地对魁洛德喊道:“团长,我们引不开它!”

    “什么意思?”魁洛德一愣。

    他马上就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轰隆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一座建筑物忽然整个坍塌了下来。烟尘弥漫之中,那个构装巨虫的巨大的脑袋出现在了那个方向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鸻总觉得这恐怖的玩意儿八道灯柱一样目光都集中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魁洛德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声问那个女人。

    谁知那女人更加茫然,脸惨白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平时从来不会离开遗迹内层区域,它今像是发疯了一样……”

    “艾德。”

    方鸻忽然听到丝卡佩叫他的声音。

    丝卡佩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背包,问道:“你背包里面是什么东西在发光?”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伊塔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