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佣兵格言,拿钱办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正文 第二章 佣兵格言,拿钱办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丝卡佩姐!”

    方鸻在人群中找到丝卡佩。营地里正一片兵荒马乱,战斗拉开序幕之后银林之矛向河南岸的森林发射了两枚照明弹,将这个方向照得亮如白昼。

    丝卡佩正低着头调紧手套的金属外壳上的螺母,听到喊声才抬起头来。她一眼看到方鸻从远处走过来,连忙招了招手让他赶紧过来。“你来的正好,正在找你。”

    “找我?”

    “任务已经下达了,马上我们就要出发,待会儿你和我还有魁洛德一起行动。”

    “行动,我?我也要上第一线?”方鸻眼神一亮,有些跃跃欲试。

    丝卡佩连忙将食指竖在嘴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抬起下巴向一边努了努。方鸻向那个方向看去,魁洛德一手驻着大剑,另一只手按在树桩上一张地图上话正到后半段:“……塔拉之刃会投放到这个区域之间,精灵遗迹中有性质不明的炼金术迷锁,根据情报这个迷锁至少有一种能力会阻挠塔拉之刃自行启动。所以我们的任务是进入这一区域为塔拉之刃进行手动点火,并且在塔拉之刃的支援下驻守至少半个时,直到援军抵达为止。”

    “这个任务分为a、b两阶段,a阶段目标抵达塔拉之刃附近并点火成功,b阶段目标为驻守以待援军抵达,因此我们也分为两个组,a阶段a组主攻,b组辅助,第二阶段轮换。a组人员为弥雅姐和二三分队所有成员,b组人员为我、丝卡佩、随队炼金术士艾德与第一分队所有成员,a组弥雅姐负责指挥,b组则听从我的命令。”

    完,魁洛德静静地环视一周,重复道:“都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声答道。

    “阵亡者统一选择在隐匿泉附近的米莱拉圣殿复活,没问题吗?”

    “没问题!”

    方鸻看到这一幕不由赞叹:“魁洛德先生还是十分威严的。”丝卡佩在一旁双手环抱,哼道:“要不然他怎么能把我骗到手?”语气里满满地不屑。方鸻有些好笑地回过头去看后者,丝卡佩姐显然死鸭子嘴硬,看对方的目光明明是一脸的迷恋。

    “塔拉之刃,”方鸻忽然想起来这是什么。“是杰弗利特的龙骑士?”

    丝卡佩点了点头。“杰弗利特红衣队下血本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带上你的原因,战役级魔导器的点火,你会吗?”

    “只是启动的话,只要是炼金术士就没有不会的?”方鸻这才明白过来。“不过龙骑士啊,我还没见过呢。”

    “我养的花栗鼠都比你有见识,可惜它在上一次冒险中病逝了。所以待会上战场可别一下子死掉了,你们尽会给我添麻烦。”丝卡佩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等一下,丝卡佩姐养的不是一只薮猫吗?”

    “那是serval姐,她走丢了,那是上上次冒险的事情了。”

    “……”

    不过方鸻对于即将到来的行动一点也不畏惧,还隐隐有些兴奋。他看着侃侃而谈的魁洛德,忽然心血来潮。“对了,丝卡佩姐,团长究竟是怎么把你骗到手的?”

    丝卡佩瞪了他一眼。“那和你没关系,乳臭未干的毛头。”

    周围响起一阵窃笑。方鸻也跟着笑,丝卡佩非常恼火地看着这些家伙,最后很恨地剜了方鸻一眼。不过方鸻对两人的感情其实有点羡慕,他心有所感地看向另一个方向——魁洛德讲完之后把大剑往身后一收,然后看了看那边的弥雅。

    联络官姐比方鸻先到一步,一直安安静静地立于一侧,直到这时才轻轻点了一下头。但她好像察觉了什么,有些疑惑地向方鸻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吓得后者连忙作贼心虚地低下头。

    “啧啧。”丝卡佩在一旁啧啧有声地看着这有贼心没贼胆的狗东西。

    于是任务目标便确立下来。

    众人按分组鱼贯而出,虽然方鸻除了自己的任务之外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丝卡佩已经一把逮住他拖着他跟上了大部队。方鸻背着一个堪称累赘的大背包,里面全是用得上的炼金工具。

    这时头顶上照明弹的光辉也渐渐暗了下去,四周正重归幽暗。夜空中点点繁星再一次开始闪烁,森林正位于最安全的时分。

    队伍很快就深入了森林中。

    森林盘根错节的木质根支与蔓延攀长的低垂枝干在树干与树干之间好像构成一个个迷宫一样的隧窟,在幽暗之中永远看不到尽头。偶尔矮树丛会发出簌簌的响动,把方鸻吓一跳,但实际上不过是在灌木内筑巢的矮雉一类的走禽——远处有两只发光蕈在那里探头探尾,它们子柄上的黑豆子一样可爱的眼睛其实不是感光器官,而是震动灵敏器。

    显然,队伍从这里经过已经惊动了森林中大多数的‘原住民’。

    方鸻还看到几只体形巨大的骇鸟,这些巨型肉食走禽差不多有两人多高,像是巨人在森林里漫步,远远地就看得他头皮发紧。连魁洛德都从背后取下了巨剑,但对方好像也不打算招惹这些同样麻烦——并且不在它们正常食谱上的两脚灵长类生物。

    嘭,第二发照明弹打上了空,明亮的光芒再一次将整片森林照得纤毫毕现。方鸻有些气喘不均地抬起头,但忽然感到背后一轻,原来魁洛德经过他身边时顺手一提将他的背包拎了去。

    “啊,谢谢……”

    “专心点,”丝卡佩走过来一巴掌打在他背上,差点把他打得一个趔趄,“你在看什么?赶快跟紧其他人,这附近有一片枯萎树人栖息地。那种三四十级的生物我们遇上都会觉得麻烦,你要是迷路误入其中就必死无疑。”

    方鸻还真想看看枯萎树人是什么样子的,他来这个世界神奇生物也没见过多少,只在卡普卡见过一次体格巨大的狮鹫,当时印象十分深刻。再往后就是先前所见的骇鸟,连这种远古种都叫他感到稀奇不已,听这种生物在地球上已经绝种了几万年,连生物学家都跑来新世界参观它们。

    不过这时他不敢太过造次,向魁洛德道了一声谢,老老实实地跟上队伍。

    照明弹升空之后,队伍的行进路线便发生了改变,不再穿过那些空旷开阔的疏林草地,而是埋头往密林之中钻。就这么弯弯曲曲地走了有一刻钟,其间方鸻不时将发条妖精升空以修正方向,才终于再一次看到远处圣殿半圆形的拱顶。

    这还是方鸻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中抵近观察精灵的建筑——它和别处遗迹有很大不同,建筑多用灵巧、轻灵的修饰风格,充满了修长与精巧的连续廊柱,主建筑多用十字拱和肋架拱结构,上面的装饰充满了镂空的连续券形结构,那是一种非常精巧的美,将庄严与细致完美地融合于一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方鸻很难相信这样精致的建筑群可以保存这么长时间。当然这座遗迹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时间侵蚀,自然植物基本上已经完全侵占了原本文明的疆域,藤蔓爬满了每一座建筑,除了偶尔露出一片白的石墙反射着月光之外,整个遗迹就是一片奇形怪状的绿荫。

    方鸻看得入迷,不由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但忽然被一股大力拉了回去。他茫然地回过头,才看到丝卡佩一脸没好气的神:“发什么呆,看看前面。”

    方鸻这才发现魁洛德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队伍最前面,对方凝视着一个方向,于是方鸻也向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但他除了一片黑洞洞的森林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他下意识将手伸进兜里摸索,然后掏出一只发条妖精,但丝卡佩从后面伸出手来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

    “听指挥,”她道:“有人过来了。”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

    见丝卡佩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方鸻才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一个白痴问题。过了一会,他果然看到一些人从那个方向的林子里走了出来:

    对方穿着银的衣物,在照明弹的光辉下一览无余。他们很有纪律地列队走出森林,在大约几百米开外列了一个三列横队,拦在黎明之星冒险团前面。

    “他们也发现我们了?”

    魁洛德点了点头,顺手将背包丢还给他。方鸻接住背包,一旁丝卡佩也取下挂在身后的魔导铳,也丢了过来。方鸻慌忙双手又托着背包接住那杆长铳,只感到重心一沉。

    “伊休里安的七式燧发枪,拿去自保,会用吗?”

    方鸻看了看远处的那些穿着银衣服的人,“只会一点。”他下意识点了点头。

    “没关系,多试几次就会了,这比发条妖精简单多了。”丝卡佩拿出一块有词典那么厚的金属构件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水冷构件,我给你拆了,因为装上去之后以你的力量连枪都端不稳。不过没有这个东西也会有影响,你最好保持一分钟开一枪的频率,一分钟内连续开两枪里面的无属性水晶就会过热损坏枪机,开三枪的话必然炸膛,你自己看着办。”

    方鸻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无属性水晶的魔导铳在狮子战争之后开始列装各**队,这种和发条妖精一样介于术具与战具之间的炼金产物是顺应艾塔黎亚诸国扩大兵源的思路而诞生的,不过并不太成功,首先无属性水晶的威力太弱,不足以对七级以上的选召者造成威胁;其次水晶的水冷机构庞大繁杂,普通人根本没办法携带这么重的东西参战。

    于是这种东西最后只在低级冒险者之间推广开来。

    不同于早期的前装滑膛枪,这把魔导铳也有膛线,膛线是人类带来的技术,就如同新世界对地球带来的巨变一样,事实上人类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也是方方面面的。

    “对了,”方鸻忽然想到什么:“弥雅和其他人呢?”

    丝卡佩瞥了他一眼,不以为然:“怎么,担心你的女朋友了?”

    方鸻脸刷一下红了,好在这时照明弹的光芒再一次暗了下去,一片幽暗中没人注意到这一点。他舌头打结地解释道:“弥雅姐她她她我我我……”

    “行了行了,”丝卡佩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她一边帮魁洛德打开剑鞘上的金属扣,一边道:“没兴趣听你编故事,你那点心思早就人尽皆知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家伙,她不适合你——”

    “她在另一边,”魁洛德打断她。他瞪了她一眼,一边取下巨剑平静地回答道:“这一仗a组主攻,我们的任务是策应。如果情况有变,记住我们的第一目标是进入遗迹里,找到魔导器并启动它。”

    方鸻搓了搓有些发硬的脸颊,这才平静下来:“那我们现在呢,不做点什么吗?”

    “当然有事要干,”丝卡佩道:“我们,现在,等打钱。”

    “哈?”

    “新丁,让我来给你上第二课,”丝卡佩头头是道地传授道:“在艾塔黎亚,佣兵的准则是,拿钱办事。而一般来这个准则还可以进一步引申为:拿多少钱,办多少事——继而又诞生出第三个基本原则:佣兵拿到了钱,才会办事。”

    方鸻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魁洛德却罕有地没有反驳自己女友的话,他看了看方鸻,解释道:“在选召者之间,艾塔黎亚的所有准则都是约定成俗,冒险团与大公会之间也是如此,不要太过相信你在现实中看到的那些宣传,这里的每一条规则都是在无数的争斗和妥协之后形成的。”

    “简单的,我们不会太过相信任何人,我建议你也一样。”丝卡佩用手在空气中一拨,打开了一页光页,但在其他人看来只能看到一些杂乱的光线悬在空气中。

    但马上,她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喜滋滋地用手在空气里一抓,抓出一个叮当作响的钱袋子,‘哗’一声丢到方鸻怀里:“钱到了,这是你的份。”

    “我也有?”方鸻惊了,怀疑面前是不是假的丝卡佩姐。他再打开口袋一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足足两千七百多里塞尔,够他再做三个发条妖精了。

    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卡普卡紧巴巴的日子,再看这些钱简直像是做梦一样。方鸻心翼翼地将钱袋子往身上一塞,看着里面的钱币沉甸甸地兜在怀里,心中忽然获得了一种巨大的满足感。

    他想,这些钱,应该够自己成为正式炼金术士了。

    “把钱数据化,”丝卡佩瞪了他一眼:“莫非你打算带着这一袋子钱行动?”

    方鸻闻言额头上顿时细细密密出了一层冷汗。

    他看了看自己‘大腹便便’的腰包,心虚道:“那个,我就是喜欢实实在在的感觉。”

    好在丝卡佩也没深究,哼了一声:“守财奴。”大约是同类相斥的缘故,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家伙解释道:“记住了,这叫作战补贴。”

    方鸻忍不住幸福得呵呵直笑:“……那能不能让我每次都参战?”

    “做梦,拖油瓶,”丝卡佩没好气地戳了戳这傻孩子的额头:“你以为每次都有这么多吗,这次是因为我们的任务比较重要,而且不定就要碰上硬茬子。”

    听了丝卡佩的话,方鸻不由得看了看远处那些‘硬茬子’。

    他其实认识对方——或者认识那些银战袍,银林之矛的总会在第二世界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工会,叫做银林之冠,是国内最著名的十大公会之一。而银林之矛与银林之冠的公会制服几乎如出一辙,所以方鸻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只是没想到银林之矛竟然是彩虹同盟一方的人。银林之矛啊,方鸻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和银林之冠一样厉害,他很熟悉那个公会的一些明星选召者。

    比方,全视者kun。

    “钱到了?”

    “到了,一分不少。”丝卡佩还罕见地表扬了雇主一句:“没想到杰弗利特的人还不错,不同于彩虹同盟的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

    魁洛德点了点头,这才从脖子下面扯出一根水晶项链,握在手中直到上面的水晶开始发红,然后才低声吩咐了一句:“a组,开始。”

    而这时远处银林之矛的成员也在犹豫,他们被这边黎明之星的人吸引了注意力;但魁洛德一行人又迟迟没有任何动作,不知道在搞什么飞机,让对方十分摸不着头脑。

    五百米已经远在第一世界常规交战距离之外,这边不动,那边银林之矛的人也不是太想主动进攻的样子。

    不过对方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大公会成员,列好横队之后,后面的人就开始为前面的人施加buff,始终保持着临战状况。方鸻见状不由得有点着急,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后面的弥雅。

    正是这个时候,他看到银林之矛侧后方的林子里忽然闪烁了一下。

    方鸻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是一道一闪即逝的闪光。接着猛然间,火光在银林之矛的后排炸开,强烈的光芒差点让方鸻下意识闭上眼睛,但在那之前就已经至少有三四个人影在爆炸之中横飞了出去。

    眼见时机已至,魁洛德也双手端起大剑,胸膛微微扩张突然怒吼一声:

    “所有人,跟我冲!”

    他高大的身形一马当先杀了出去,所有人都紧接着跟上,只有方鸻还没反应过来,他被之前的闪光闪花了眼睛。但后面有人推了他一把,毫无疑问那是丝卡佩,方鸻立足不稳,踉踉跄跄地跟了出去。

    嘭,这时第三发照明弹也被打上了夜空。

    森林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阵沉闷的轰鸣声,远远近近地传来。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伊塔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