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少年、少女与狼的故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正文 第一章 少年、少女与狼的故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日暮时分。

    树海映着晚霞,边的疏云金澄澄一片,像是烧着了,整个地之间一片橘红。东方的空像是一块渐变的幕布,从淡青到深蓝,到深紫,而后闪烁着点点星光,的月亮从海林的方向升起。在穹顶上,有些深邃的幕布上点缀出一条斑斓耀眼的星河。

    魁洛德一个人坐在朽木上,口口喝着酒,静静看着太阳沉入山坳下面。霞光层层消退退,森林开始变得幽暗,星星点点出现了一些奇异的发光植物。远处卷曲的长号蕨下面坐着几只害羞的生灵——森林妖精,它们远远地好奇地看着这些人类。下面的巨大白岩其实是一头岩巨人,它不时动一下身体,好让背后只恼人的的翅蜥蜴不要总想爬进它的腮孔。

    当魁洛德看到丝卡佩从帐篷里走出来,连忙心翼翼地收好水壶,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远处妖精们吓得‘呀——’一声齐齐化为飞散的光点消散于黑暗之中。而岩巨人被也它们惊得摇晃了一下身体,那只正在努力向上攀爬的翅蜥蜴立足不稳,掉了下去。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方鸻的注意,他回过头查看了一眼。八点才刚过,营地内的气氛就进入了临战之前的状态。虽然任务还没最终下达,但各组负责人已开始联系自己的组员,点名,汇聚,剩下的人也在各自检查自己的武器与装备。

    方鸻自己也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炼金术士携带的随身物品比较多,林林种种装满了两口巨大的箱子,因此丝卡佩专门分配了一头驮兽给他使用。最后要检查的战具被和卷成一卷的帐篷放在一起,位于驮兽的鞍囊的最上面,旁边挂着两口巨大的藤箱,他花了好大功夫都没把那些东西取下来。

    方鸻忍不住有点恼火地拍了拍那头泰索夫龙蜥兽,示意它蹲下去一点。

    但那头驮着这么多重物的泰索夫龙蜥兽重重地喷了一个响鼻,显然对他此举大为不满。方鸻差点气笑了:“好家伙,你脾气还不。”

    他正准备用终极手段——但一只白皙纤细的手这时进入了他的视野,那手轻轻握住箱子的把手,好像没重量一样轻飘飘地帮他把一对箱子举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地上。

    方鸻愣了愣——

    安静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回过头一种平和的神看着他。她的个子几乎和方鸻一样高,柔顺华美的长发像是一条映衬星光的银缎,发梢卷曲,头顶上警惕地竖起一对犬科的尖耳,白柔软的绒毛,细长松软。

    肌肤流淌着牛奶一般的泽,秀美的脸蛋如同月下的花瓣,含着晶莹剔透的露水,那是细长眉毛下一泓冷冽清澈的泉,星子一样的眸子里永远倾述着一首隽永的诗。

    当方鸻目光与那道文静娴雅的目光相对,心马上不争气地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弥、弥雅?”

    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的少女就是弗洛尔方面派下来的临时指挥官。也是单方面负责与参与这次任务的其他团队联络的联络者:她的选召者血统是荒野之国罗塔奥的森林之民——虽然罗塔奥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但选召者显然不受此限制。

    她安静内敛,像是一头优雅孤高的雌狼——但本人其实很好相处,只是不爱话。平时也不见得会多干涉冒险团的日常事务,加上本身又是一个大美人,因此队里大家都喜欢她,几乎没人对这位从而降的‘指挥官姐’有什么意见的。

    除了丝卡佩姐之外。

    丝卡佩姐总怀疑她别有用心。当然丝卡佩姐信不过一切大公会的人,不过方鸻有理由相信她更加针对弥雅,是出于一种的女人之间的嫉妒心理。

    方鸻自己只知道弥雅这个id,她似乎并不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成员,但弗洛尔之裔本来就是一个由十多个公会组成的选召者同盟,来自别的什么公会也没什么奇怪。

    因为负责养护战具的原因,方鸻倒是时常能与她聊上几句,这一度引得团里的众狼鬼哭狼嚎,嚷嚷也要去转职炼金术士。不过这股歪风邪气很快就被丝卡佩姐镇压了下去。

    “我的战刃什么时候能修好?”弥雅的声音轻轻的,语气不疾不徐,很像徐徐吹过森林的风。

    “啊,已经修好了,力量构架的过载倒是好解决,就是迅捷齿轮对于我来等级太高了。我作了一个临时的补偿方案,虽然不影响战刃本身的使用,可是战具的‘迅捷爆发’技能……”

    “被封锁了?”

    “那个,很抱歉。”方鸻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没关系,我自己的战具是什么状况我自己最清楚,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另外,聊总得有一个开头不是吗?”

    “她的意思是……她想要和我聊?”方鸻脑子有些空白。

    但他马上又心花怒放起来,就像一切在这个年纪满脑子自信与狂想的大男孩一样,对于美丽异性的话总是充满了过多的解构与误解。

    弥雅抬头看了看泰索夫龙蜥兽背上的东西,道:“我帮你。”

    “啊,不用……”

    弥雅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你不行,炼金术士力量太低了。”

    男人怎么能自己不行?但方鸻看到她好像抽一页纸一样轻描淡写地将帐篷卷扯下来之后,就抽抽嘴角不出话来了。

    只能怪这个世界本身的设定,生活职业的属性和现实中的普通人差距不大,而战斗职阶往往有很高的属性加成,当然像是魁洛德与弥雅这样举重若轻的,那一般是比较厉害了。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是被人刻意设计成这个样子的,人类从没掌握过它背后运作的规律,事实上从第一批选召者来到这个世界,它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没人知道第二世界究竟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主之物。是高维度文明的一个游戏,还是本身就存在于更高层次之中的一个自然宇宙。

    一切都像是个谜。

    弥雅仿佛像是能感受到他在背后的目光,低着头道:“趁这个时候修理一下你的发条妖精。”

    “啊,好。”

    白那发条妖精不过是魔力耗尽了而已,只需要再充能就可以了。方鸻打开外壳把里面的柱水晶抽出来,插入自己身后魔导炉上的插槽内,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弥雅把炼金术工具帮他支了起来。

    她半蹲在地上,一边细致地检查工具,一边继续道:“你发条妖精控制得很好,有些正式的炼金术士都未必有这个水准。”

    “……其实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大概有三个月?”

    发条妖精是一种只有炼金术士才能操纵的特殊术具,外观是一个球形构体,由上下两个黄铜外壳构成,它由一根插入其核心的充满魔力的无属性晶柱驱动,通过快速振动与铰链相连的两对人工蝉翼实现飞行,同时嵌入壳体的遥感石可以实现一定程度上的视觉链接,用来侦查再方便不过。

    不过操纵发条妖精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方鸻用了好久才能熟练操纵,这个进度不上慢,但也绝对称不上快。据职业的选召者只要半个月就能上手,这还是平均水平。

    弥雅停下来侧过头,方鸻刚好能看到她近乎完美的侧脸,肌肤晶莹透着玉质的泽。她问道:“是吗,听你不具有魔力自适应性?”

    “……是的。”

    “其实有很多选召者都没有魔力自适应性,辉光石的同调也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的同调性特别的好,但也有一些几乎无法同调。另外,你知道魔力自适应性有什么作用吗?”

    “啊,这我倒是知道,因为第二世界的大部分特殊力量都来自于传承自太古时代的炼金术,无论是被人们普遍当作工具使用的‘魔导器’,还是被当作武器使用的‘战具’,或是那些大型的‘战役级兵器’,其核心都是通过公式转化储存于不同元素属性的水晶之中的魔力来驱动的。因此使用这些工具时,人们就需要具有相应属性的魔力自适应性,否则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另外我还听火系的魔力因为爆发力和攻击性更适合近战战具,所以火系魔力自适应性者大多是战士,比如魁洛德先生。雷系的魔力自适应性者反应敏锐一般是弓手与铳士,比如丝卡佩姐。另外还有回复力强的水系魔力自适应性者,和耐久性高的地系魔力自适应性者。”

    “最后,大部分被用作工具操纵使用的‘魔导器’都是由无属性水晶驱动的,因此不具有魔力自适应性的普通人也可以使用,但也要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

    弥雅一言不发地看着对这些‘常识’如数家珍的方鸻,等对方一口气完之后,才静静地问道:“差不多是这样,但既然你也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为什么不留在安全区域内当个生活职业者?生活职业选召者里面也有很多杰出的存在。”

    “那是因为我想要冒险嘛,”方鸻满不在乎地一笑:“我从就是这个样子,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可能静得下来的,就算没有魔力自适性,我也可以选择当一个和冒险队一起行动的炼金术士。”

    弥雅听了不置可否,淡然地将最后一件重物取下来在地上放好,然后拿出一把星匕首:“这把匕首,也请帮我修复一下。”

    “啊,现在?时间上可能来不及了。”

    “没有关系,能修多少是多少。”

    “这匕首……”方鸻这才看到弥雅递过来的匕首,不禁无语,匕首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他无法想象要怎么样才可以将坚固无比的战具变成这个样子。

    “弥雅,你的战具是……?”

    弥雅一言不发。有那么一瞬间,方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好像看到弥雅竟然罕见地有点尴尬。过了一会,她才解释:“因为职业的原因,我的战斗方式可能稍微有一些激进。”

    方鸻这才想起来,一周之前对方的战刃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的。他偷偷看了看对方,实在难以想象如此安静文雅的人,战斗方式会是如何‘激进’的。

    “匕首一时半会也维护不好,可这次任务之后你就要离开我们冒险团了?”

    弥雅答道:“不着急。”

    “不着急?”

    “是的,先放在你那里,没关系。”弥雅看了看整理好的东西,点了一下头:“其他人应该快要准备好了,我们营地里见。”

    方鸻赶忙叫住她:“等等,弥雅。”

    弥雅伫足,回头,看向他。

    方鸻刚刚想什么,头顶上的夜空忽然明亮了起来,打断了他要的话。他抬起头来,看到一条金线从黑沉沉的幕之上划过,明亮的光倒映在漆黑的瞳孔中,坠向北方。

    “那是……”方鸻怔住了。

    “……战役级,是从圣蛇号上投送的,看样子战斗已经开始了。”

    少女眼底映着这光彩,抬着头道。然后她才收回目光,安静地看向方鸻,仿佛在等待他的下文。

    “那个我……”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方鸻有点心慌意乱:“其实没什么,就是想……注……注意安全。”完这句话他只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他再莫名其妙些什么鬼东西。

    对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明亮的光线刚好将这一刻两人的神情从交错的光影中勾勒出来,方鸻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你也一样。”她转过身,临走之前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艾德,这个行业追捧才,没有赋,在这个圈子里终究是没有未来的……”

    少女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融融的月光之中。

    过了好一会,方鸻才从呆滞之中回过神来。弥雅离开的方向,穿过树干与低垂的枝叶的月光显得神秘而冷清,绿茸茸的苔藓覆满每一处凸起处,石头或是朽木。

    一如他白昼里所见的景象。

    ……

    彩虹同盟,银林之矛主营地。

    “团长,圣蛇号依旧在a430275和a430289这两个区域之间来回巡航。”

    “报告,杰弗利特红衣队两个团在戈尔工河南岸一带前出。”

    并不宽敞的行军帐篷内,花板上的吊灯随着地面的震动摇晃着,银林之矛的侍从人员不得不护住桌子上的一大堆纸质文件与地图。不时有传令官推门而入,与正在离开的同僚错身而过。

    kun抬起头来。

    “不要动,又失焦了,”在kun不远处,红茶推了推眼镜,茶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恼怒的神。她举起双手,将一个旁人看不到的窗口对准了前者:“二十七八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毛毛躁躁的?”

    kun皱了皱眉头。

    “也别皱眉头,难看死了。”

    前者倒吸了一口冷气:“红茶,先别拍了,这边才是正事。”

    红茶不以为然地拨弄了一下空气——虽然在旁人看来那里只有一些交错的彩光线,答道:“那可不行,这是上面俱乐部的决定,当然你也可以尝试服投资者们,作为公会的明星选手,他们不定会给你一个面子。”

    “他们只会给钱面子。”

    “你知道就好。”

    “但他们现在不在这里!”

    “这不代表我会不尽职尽责,”红茶答道:“我很有职业操守的。”

    “但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乐在其中?”kun黑着脸看着她。

    红茶弯了弯眉毛,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至于笑起来,她可不想让对方恼羞成怒:“没有的事,只不过例行公事而已。好了,你可以继续关心你自己的事情,但记得不要露出多余的表情。”

    kun绷着脸。

    周围的人低下头窃笑不已。

    这时一个传信者匆匆走了进来,道:“团长,风元素探测仪刚刚侦测到a430275方位的目标发生了形变,从一个分化成了两个,其中一个比较,初步估计应该是什么东西从圣蛇号上分离了出来。”

    帐篷内顿时安静了下去。

    “滑翼艇!”

    kun与红茶互相看了一眼。

    红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放下了手中的‘镜头’:“要不要通知总会?”

    kun摇了摇头:“先别急,投送方位计算出了吗?”

    送信者点了点头:“落点应该是在遗迹东南方一带。”

    “等等,遗迹?”红茶有些意外:“遗迹里面那不是……”

    “有那边兵力分布的细节吗?”kun打断了她。

    红茶想了一下,“那边有半个团,不久之前刚进入那个区域,斥候下午传回的消息。”

    “四十人左右,”kun重复:“,这不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主力,是佣兵?”

    红茶点了点头。

    “,”kun走到桌边,用手将羊皮地图卷边轻轻碾平,自言自语:“弗洛尔之裔的人应该很清楚我在这里,这算是欲盖弥彰……还是有更多的意图?”

    他手指在粗糙的地图上划过,抬起头来。“准备人手。”

    “等一下,”红茶拦住他。“kun,杰弗利特红衣队两个团还在戈尔工河南岸,而且遗迹里面那东西……?”

    但kun答道:“所以这是阳谋啊。没关系,只管把命令传达下去,出了问题我来负责。”

    红茶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伊塔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