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序章 探险队里的炼金术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正文 序章 探险队里的炼金术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森林静悄悄的,穿过树干与低垂的枝叶的阳光显得极为肃穆与神圣,绿茸茸的苔藓覆满每一处凸起处,石头或是朽木。叶子在外面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而树干的背光面一片黑暗,苍翠欲滴的绿的末端有几束针叶提前枯黄了,下面站着一个人,聚精会神,用手扶着右眼上的镜头,咔咔转动着黄铜外圈。

    这个人是个是十六七岁的大男孩,长得普普通通略有些秀气,一头打理得很清爽的短发,个子平平常常,不算太高,但也不上矮。他体形倒是略显颀长,披了一件敞扣子的深蓝长袍,长袍带风帽,敞开的口子里面穿着一件带铜纽扣的灰马甲,马甲的领口下面露出白衬衫的领子,衬衫的领边上还镶着两枚闪亮的银星。

    长袍的下摆只到膝盖往下的位置,露出半截长裤,同样也是深灰,边儿都磨得露了线。再下面是一双饱经风霜的皮鞋,鞋头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划痕。

    男孩腰后背着一个圆筒状的铁皮盒子,银白的表面锃光瓦亮,顶上从左往右分布着四个凹槽,凹槽内黄澄澄的,是铜质的,还布满了槽线,像是什么东西的插口。盒子两边略微有一些鼓,中央横插着一条绿柱石,内部幽幽地转动着光线,边缘钉着四个挂扣,用革带子绑在身上。

    盒子下面还有一个铜梢口,里面接着一根皮管,这根管子连向男孩右手的厚皮手套上,那手套上戴着一具复杂的仪器,一圈圈白银表盘上,几条铜轨正在左右上下幅度摆动着,不时发出咔咔的声音。

    男孩眯着左眼,另一只眼睛从镜头里看出去,可以看到镜头上有些污垢斑点,而远处还能看到戈尔工河滩边上的古代精灵遗迹,那个圣殿建筑的白半圆拱顶冒出了树冠层,上面覆盖着一层紫藤之类的寄生植物。

    他咔咔转动了一下镜头。

    这片幅员辽阔的森林叫做戈各森林,位于古树之海北面,树海之上有一座静静悬于云海之上的孤山,山脊雪线在阳光下皑皑发光,像是一头孤傲的银龙。

    山脉南麓,地势逐渐降低内陷形成盆地,盆地中遍布参古木,风光秀丽。

    简直美极了。

    他心旷神怡地看了一会儿,直到画面开始摇晃起来,然后失去了控制,旋转着下降。接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玩意儿从树梢上落了下来,哗一声掉进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

    名叫丝卡佩的精灵女游侠一个箭步跑了过去,在一块白岩下面摸索了一阵,过了一会,她从矮树灌木丛中捡起一只有着黄铜外壳的半球形东西回身向其他人挥了挥手:“找到了,在这里!”

    那是一个发条妖精,铜制的外壳折射着太阳光,在丝卡佩手中闪闪发光。

    丝卡佩的侦查技能很高,配合上精灵种族的赋,这个发条妖精在灌木丛里在她视界中就像是红外线热源一样显眼。

    而方鸻就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他是一个炼金术士,那些矮树丛在他看来和这片广袤原始的森林中任何一处别的地方没有区别。

    “艾德!”这是方鸻在这个世界中的id,丝卡佩叫了他一声,把球丢了过来。“谢了,丝卡佩姐!”方鸻接住球并掀起镜头,同时睁开左眼,他的瞳孔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是黑褐的,但内里的虹膜像是火焰一样丝丝向外扩张,显得非常漂亮。

    这个世界没有神奇的魔法,但古代术士们发明了炼金术与等价交换的公式,通过公式来驱动魔力,人们可以使用一些强大的工具。这些工具分为两类,一是普通人也能使用的魔导器,一是必须要有相应魔力适性的人才可以使用的战具。

    但无论哪一种,都只有专业的工匠才可以维护与充能。这些专业的工匠,就是炼金术士。

    “不用谢,”丝卡佩精明地弯着眼睛,笑眯眯地:“这报酬也算在你的薪水里了。”

    “记得包吃住就行!”方鸻满不在乎地一笑。

    “开玩笑的,没想到你竟然会用发条妖精,吓了我一跳!艾德,干脆加入我们的冒险团?”丝卡佩有些半认真地看着这个年轻人。

    “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来到艾塔黎亚,我有自己的目标!我将来要去看看圣山,去看看努林那瑞的巨树丘陵,不定还会去荒野之民的故乡罗塔奥——然后穿过大陆桥前往幻想之中的第二世界,追逐先行者们的步伐,不定有一我还会组建自己的冒险团呢。”

    “呔!大言不惭的鬼,明明连魔力自适性都没有,老老实实呆在塔伦才是明智的选择,免得丢了命。”丝卡佩没好气地敲了一下他的头。

    方鸻捂着脑袋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

    他是偷渡来这个世界的。

    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叶,人类无意中在行星带的hast042地区发现了一种特别的物质——辉光物质,通过对于辉光物质中高维宇宙的信息残留物‘第二类元素’的解构,2071年,利用恒辉结构,人类终于在地球与月球之间构架了一道通往‘高维世界’的环形星门。

    而这个世界,就是艾塔黎亚。

    但人们很快就发现,艾塔黎亚并不是想象中的高维世界——更像是一段的信息残留,这里没有真实存在的物质,但却活跃着大量的第二类元素与高维信息,构成了一个‘状若真实’的世界。为了开发与抢占第二类元素,各国政府进入星门之后的先行者——初代选召者,在艾塔黎亚展开了激烈的争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争夺逐渐成为了一项家喻户晓的国与国之间的国力展现与竞争,而选召者,也仿佛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充满了荣耀与光环的代名词。

    这就是超竞技的由来——

    作为星门时代之后诞生在地球上的一代,方鸻从就听着那些故事长大,梦想有一自己也能成为那些英雄人物之中的一个。他父母早亡,指望舅妈一家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投资他显然并不现实。

    好在无绝人之路,他通过朋友在上结识了一个据可靠的蛇头。对方是星港的工作人员,在花光了他几乎全部的积蓄之后,这位工作人员总算没有忽然失踪,而是信守承诺真的帮他搞了一张内务船票带他混进了星门。

    过程很顺利,就是有点的瑕疵。

    由于是偷渡进入,方鸻没有辉光物设备,这意味着他没有魔力自适性,在这个世界只能当一个普通人。而且由于没有在星港注册过,他也没有新手引导,独自一个人在卡普卡住了六个月才学到了一点炼金术士的本领,并摸索掌握了几种术具的操纵技巧。

    好在他是个生的乐观主义者,不但完全没有沮丧感,反而乐在其中。就这样冒冒失失地踏上了第一次冒险的征程。

    他先独自一个人前往罗戴尔,在那里待了好些日子,希望找到一支能接纳他的队伍。但没人看得上一个没有魔力自适性的新人,直到遇上了丝卡佩的团队。

    丝卡佩和她男朋友创立的这个团队是个在这个世界很常见那种私人冒险团,自负盈亏,团队的资金在结算了成员的工资与日常的开销之后往往并不十分宽裕——简单来,就是拮据。

    事实上当时她也正在寻找一个价格合适的随队炼金术士,想到相遇时的情形,丝卡佩忍不住都能笑出声来。这个单纯的大男孩根本没搞清楚普通成员与随队炼金术士之间的区别,冒险团当然不会要一个没有魔力自适应性的队员,但他也从来没清楚自己擅长炼金术士的手艺。

    还好一贯精明的丝卡佩当时问得仔细,然后趁机以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价码拿下了方鸻——包吃住。这个价码甚至可能违法,因为艾塔黎亚工匠总会为了维护炼金术士们的利益,其实规定过参与冒险的炼金术士的最低工资水平。

    这世界上可能没几个人敢得罪工匠总会这个参巨物。

    当然,我们也知道,高额回报总是会让资本家铤而走险的。

    然后丝卡佩就发现自己捡到了宝贝。

    虽然这个大男孩自称用了六个月才掌握炼金术士的基本技巧,并通过考核成为了见习二阶炼金术士,可丝卡佩和她男友魁洛特从来没听过有谁用了六个月还没度过新手期的,通常最多是一个月。这听起来简直是烂得不能再烂的赋,但他们却意外地发现方鸻的手艺十分精湛,而且竟然还会操纵发条妖精。

    那通常是战斗工匠的手艺——

    丝卡佩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捡到了一块金砖,只可惜这块金砖的脑子也好像真是24k实心的,明明连自适应魔力都没有,还叫嚣着要前往第二世界,死活不愿意加入她的团队。

    神经病啊!

    在这个方向上既然已经可以看到戈尔工圣殿遗迹,明团队已经进入了预定目标区域。由于丝卡佩的队伍只是负责辅助的,还要等待另外两支队伍入场,所以冒险团就在原地停了下来。

    丝卡佩的男友——一个叫做魁洛德的高大男人坐在一条朽木上发号施令指挥大家伙扎营,他脸颊内削,络腮留着浅浅的一层胡渣,面容深沉英俊,很有男人味。战具是一把大剑,那剑像是两片金属合在一起,剑刃足有两指厚,一米多长,表面布满划痕,护手的位置嵌着一支赤方解石。

    他腰后的魔导炉比方鸻的还要大一号,虽然只有三个插口,但每一个插口都插上奇怪的金属插件——有些是纯粹的铜质部件,有些是金属内嵌的晶体柱。

    然后是金属的水壶,他浑身上下方鸻可以数出来的至少有七八个扁形水壶被绑在腰上、胳膊上与腿上,里面装的都是掺酒的水——有几瓶纯粹是酒,伏特加。他每比划几下,就拿出一个水壶来喝一口,然后在丝卡佩的怒目圆瞪之下讪讪地放回去。

    方鸻很怀疑这个大叔在来艾塔黎亚之前是个战斗民族。

    当然,对方看起来很有威严,但实际上这个的团队却并不是靠纪律联系在一起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联系。队伍就是这个样子的,虽然有种种弊端,但大家彼此熟识,至少不会缺少的温馨。

    而方鸻在偷偷打量这位团长的时候,魁洛特也眯着眼睛看了看前者,然后点了点头。

    他对方鸻的看法和自己的女友不太一样,赋很重要,但不见得没有赋就不行。他在成为选召者之前供职于俄罗斯后勤保障部门,是一名飞机工程师;这个行业要求细致、耐心与责任心,缺一不可,早些年他还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同类,但现在拥有责任感与耐心的新人越来越少了。那些被送来的年轻人简直像是未来的明星一样,一个个轻浮得不行。

    倒是在方鸻身上,他又看到了这种久违的品质。

    扎营的同时,人们也开始彼此闲聊,有人在闲谈中提了一句:“起来,你们不觉得这个任务和之前的任务有些不同吗?”

    “是也有一些不同,前些日子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开地图(探索与侦查)和参与防守,很少有被这样要求与主力一起协同行动的。”

    “这次好像是个回收任务,回收什么?”

    “多半是战役级魔导具。”

    方鸻自己也明显感受到这次任务与往次的不同。甚至弗洛尔之裔方面还专门派了一个联络人员下来,这是之前两个月里从没有过的情况,想到这里,方鸻又忍不住四下看了看。

    可惜不远处刚刚立起来了一个帐篷,挡住了他的视线。

    森林静悄悄的。

    起来丝卡佩和魁洛特的这个队伍虽然名字文雅,叫做黎明之星,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却不是为了提升文化修养或者陶冶身心,而是为了战争。

    战争已经在塔伦持续了快一个夏了。大大的私人冒险团在这里的身份差不多就是现实世界的防务承包商——这是文雅的法,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雇佣兵。

    不过龙啸山脉的南方就是一片树海,山绵延着山,最近的城镇卡普卡也远在千里之外,所以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就算在这里把脑浆子打出来,附近的两大原住民势力——古塔众骑士国与考林—伊休里安联盟也不会过问半句。

    至于交战的双方为什么要在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开战,那就只有老爷才会知道。佣兵们不关心这些,方鸻更是对交战双方都不甚了解——只知道其中一方是古树之海众国的选召者联盟,而另一方则有伊休里安南方的背景。

    而方鸻所熟悉的那些名字,它们并不在第一世界,那些艾塔黎亚最顶尖的选召者与选召者公会几乎都在第一大陆桥背后的那个世界中。

    “起来丝卡佩姐,你知道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开战的原因吗?”方鸻转身问道。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队第一世界的了解有些太过浅薄了,这里除了有圣山埃尔德隆,努林那瑞巨树之丘外,本身也是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

    “我来给你上一课,新丁,看到那些遗迹了吗?那些都是好东西!”丝卡佩指了指远处,老气横秋地答道:“一处没有被人开发过的遗迹,里面什么都有可能,金币、财宝,当然最值钱的是古代遗产。”

    方鸻惊了:“那我们驻守的时候怎么不自己搜刮一下?”

    “我们怎么没有那么做?”

    “咳咳——”魁洛德大声咳嗽起来。

    丝卡佩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话,不动声地改口道:“我们怎么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是防务承包商,我们有自己的职业操守,怎么能监守自盗?”

    “我信了。”方鸻神真诚地点了点头。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伊塔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