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0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49.0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翁景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有着一个大大的花圃, 种了她最喜欢的雏菊,当春的时候,洁白的花朵舒展开幼嫩的花瓣, 清香淡雅。

    在梦里,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陪着她种下雏菊的种子, 来年陪她一起看开花。

    那人距离她很近,因为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温热的,令人舒心。似乎又离她很远,她始终无法看清他的脸庞。忽远忽近, 吊着她的心。

    有什么在脑海跳跃,感觉随时可以脱口而出, 却始终被一个薄膜牢牢阻隔。

    只是还没等到梦里的花开,她就已经醒了。

    隔睁开眼, 翁景还没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梦里安谧醉心的气息让她像是泡在蜜缸中, 甜味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喉口, 丝丝缕缕令人回味。

    这个梦来的怪异,却又很真实。

    譬如她自己喜欢的花的确是雏菊, 可是在现实世界里,她单身十八年不是假的,所以陪她种雏菊的那个人是谁?

    思索良久得不到答案, 翁景将这些疑问暂时压下, 起身洗漱下了楼。

    装潢精致典雅的餐厅里, 长桌几乎占据了餐厅的一半。

    翁景上前,在女仆拉开的凳子前坐下来后,这才转过脸向主位两侧的人问好:“哥哥,嫂嫂,日安。”

    “景吾日安。”

    “嗯。”迹部总裁将手里的财经报纸一阖,“吃饭吧。”

    “日安。”迹部夫人也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姑姑日安。”唯一算得上态度稍好的迹部景吾。

    搅着精致白瓷碗里的汤,女子垂着眼状似无意的开口:“哥哥,爸爸的棺椁多久下葬?”

    迹部总裁正往嘴里送一勺汤,义妹一句话让他顿时难以下咽,干脆搁下勺子:“后。还有,以后吃饭的时候不要再问这些问题,倒胃口。”完,迹部总裁直接撂碗走人。

    翁景似没有感觉,低眉敛目,安静地享用着自己的早餐。

    一时间,饭厅里只能听见细微的衣料摩挲声。碗勺碰撞的叮当声丝毫听不到,可见家教严苛。

    迹部夫人喝完最后一口汤,用布巾擦去嘴角的汤渍,这才抬眼:“阿景,爸爸刚去世,见一心情不好,你多担待。”

    翁景暗笑,“我明白,嫂嫂。”

    “明白就好。”迹部夫人招手,让米迦勒拿了一叠东西放到翁景的手边,“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在公司里先学着,这些是前几个季度公司的一些数据报表,有不懂的你就问景吾,我还有事,先走了。”

    对面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不赞同,但始终没有开口。

    “谢谢嫂嫂。”

    “嗯。”迹部夫人袅袅婷婷地走了。

    饭厅里只剩下她和迹部景吾,还有几名仆人。

    连迹部景吾也喝完最后一口汤:“姑姑,今您准备去公司吗?”是询问,实际笃定她第一不会去。

    而她也确实不会去,这个世界的人物背景和上一个世界全然相反,公司内部的暗潮定然比上个世界来得更加凶猛。如果她什么都没了解清楚就贸然前往,估计她就是那些被喂给饥肠辘辘等待吃食的食人鱼的虾米。

    “不,我先看看财务报表再。”翁景拒绝,对面的男人看过来,海蓝色的眼里有点点讥笑凝聚。

    “那我先告辞了,姑姑慢用。”

    “慢走。”

    只剩她一个人的餐厅相较于之前的更令她放松。而迹部景吾先前眼里的神色她不是没看见,只是懒得。迹部夫人给她以对财务报表是让她了解公司账目,实际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

    初入公司,她最需要的是一份公司高层的管理人员的名单和人物关系表,只有了解了公司内部的人物关系,理清思绪,她才能更明白自己应该从哪里下手,对什么人什么话。哪些关节需要用到什么人?哪些人在这其中起什么作用,这才是她最需要的。

    而迹部夫妇似乎并不打算让她插手公司内部的事情,象征性的给她一叠财务报表,这又算什么?

    而迹部总裁的漠视、迹部夫人看似善意的帮助、迹部景吾的冷眼旁观,于她现在而言,不是什么好发展。

    这个迹部宅,活像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之口,随时准备一口咬下,割断人的喉咙。

    这一次的攻略任务,摸不着头脑。

    拿着那一叠财务报表看完,翁景直接塞到了抽屉柜里。

    和她想的一样,除了了解一下公司明面上盈利不断的账目,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系统,迹部家公司目前的公司内部人员资料你那边能不能帮我收集整理一份?】

    【可以,但因这项帮助并不在系统商城的清单列表中,所以需要玩家您支付30个积分点。】

    【没问题,支付。】

    【叮——】

    【支付成功!】

    【目前剩余积分:135。】

    【资料库收集整理中,总共花费时间预计:6时!】

    【目前进度:0%。】

    翁景秀气的打个呵欠,前两个世界里她初步了解过迹部家的公司,深知迹部公司家大业大,而且公司对于各个领域都有所涉及。而且这个世界中,迹部家的背景要更加的庞大,所以现在要完全深入的去了解,需要花费的时间如此漫长她倒是可以理解。

    闲着也是闲着,翁景起身出门,叫来了米迦勒。

    “麻烦管家您帮我把房间里的布置拆掉,我不喜欢。”

    老管家有些诧异,却还是温声应道:“好的,景姐。”

    “我现在要出门,一会儿要是有人送东西回来,帮我安置在房间就行了。”

    “我明白了。”

    “谢谢。”

    礼貌地道谢后,翁景背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了迹部宅。

    让司机送自己到了银座,翁景打电话在两家私人家具定制采购了她需要的窗帘、壁纸,原身喜欢的那些她实在是……有点辣眼睛,过分的花哨和张扬,和自己本身的性格有着最巨大的反差。

    所以还是提早换掉的好。

    选完家具,年轻女人刚跨出店门,就听到有人高声地呼喊,极富活力。

    “哇!景!你回来啦!”

    翁景站在原地没动也没应声,因为她并不觉得这人来人往地一定是在叫她。

    正想着,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嘿!景,我叫你你不答应我呢?”

    转过头去,一张很陌生的脸,肉嘟嘟的脸蛋配上酒窝,格外的讨人喜欢。看起来这人也和原身相识?

    翁景挑眉:“没听见,抱歉。”

    “耶?你居然会抱歉呀。”那年轻女人歪了下头,大大的墨绿色的眼里流露出戏谑,“两年不见你这性格和手冢前辈是越来越像了啊。”

    手冢前辈?听这人的意思是原身的男友?

    “是吗?我倒是没觉得。”翁景转移开话题。

    “有有有,你刚才那个语气和手冢前辈真的一模一样啊。”这个女孩子忙不迭的点头,强调着她所的事实。

    “嗯。”翁景抬手看腕上的表,“我还有事,先走了。”

    “别呀,景,我们两年没见了,你都不舍得和我叙叙旧,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少女哭丧着脸,死死抱着翁景的手臂不愿意放开。

    翁景不语,墨黑色的瞳孔直直的盯着她,映着她跳脱的笑脸显得越发沉静。

    “景。”可惜,少女扁扁嘴,熟门熟路地装可怜,“侑士和岳人他们都在,你真的不去看看大家?”

    “……”

    所以她为什么就心软了?

    又为什么要跟着过来??

    这一群人真的好吵。

    “阿景,怎么不过去和大家一起聊?”还是很温柔的关西腔,和上一个世界几乎没差。

    翁景搁下玻璃杯,“不想去。”

    “景现在也转性了?不喜欢热闹了?”忍足侑士轻笑。

    “我一直都不喜欢热闹。”

    藏蓝色半长发的男人笑容一滞,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无袖雪纺长裙掐的细腰不盈一握,鸦色长发柔顺的直垂腰际,比黑珍珠还要有光泽的瞳孔里平淡无波,冷静自持,和以前真的……判若两人。

    “你是迹部景?”

    “我不是。”翁景慢吞吞地咽了一口水,这才和忍足侑士对视,“你是?”

    “景笑了。”忍足侑士拨开额前的碎发,状似不经意的,“刚才圆,你没和手冢在一起了?”

    搁下水杯,翁景直截了当地开口:“不用试探我,你应该知道迹部老爷子的事情,我收到消息心神不稳出了车祸,有些事情忘记了。”

    “你现在和我提手冢,很抱歉,我连他什么样子都记不起来了。”

    “??”

    “而且,景吾叫我姑姑。忍足侑士。”着,女人眉梢微挑,眼里流露出戏谑的神色,“你和景吾同辈,但你叫我景,难道你想做景吾的姑父?”

    忍足侑士:????

    “不敢不敢,开个玩笑而已。”忍足侑士连连咳嗽,迹部的姨夫除了手冢谁还有这个胆子?“只是您这样年轻,叫姑姑我的良心过不去啊。”

    “哦?是吗?做景吾的姑父你的良心就过得去?”

    “……我错了姑姑,我错了。”

    “知错就对了。”

    呵,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和曾经冰帝球部的人在一起一下午,她倒是了解到一些事实。

    比如向日岳人和千本樱子是情侣,而原身和千本樱子是好友。虽然原身从国三就去了国外,但不妨两人的交好。

    甚至她还了解到,这个原身还有一个男友,是不是前任还需要查证。

    著名球运动员:手冢国光。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夜幕降临。明明觉得吵,却还是和这群人待了快一的时间,连晚饭都没回去吃。

    伸手揉揉额头,自己也太放松了。

    起身告辞,回了迹部家。

    踏进迹部宅时,迹部夫人正冷着脸坐在客厅,看她回来一张秀美的脸冷的更厉害:“景,你才回日本就能野这么晚才回来?”

    “见到几位旧友,多了几句。”

    “多几句?哼。”迹部夫人话语未完,只是那剩下半截的话落在耳里,怎么想怎么不是什么好话。

    “你好自为之,下次再晚一点,就不给你留门了。”

    “我知道了嫂嫂。”

    迹部夫人轻叱一声,扭身离开了客厅。翁景在迹部夫人离开后,先去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端上楼。

    才走到自己的房门口,又是那晚听到的哭声。

    翁景站在原地顿了一下,转过身直接上了三楼。

    三楼很大,却只有一道门,似乎只有这一间房。

    抬手推开门,以为会遭到阻碍却没想到轻而易举地就让她推开了。

    进门去,房间的床上是——一大坨不明隆起。

    走上去掀开被子,露出发出哭声的本体。

    翁景只有一个表情:……=-=。

    所以,这位口水鼻涕糊满脸的哭唧唧同学,你谁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