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0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48.0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飞机上, 翁景又遇到了今帮她抢回包的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琥珀色的猫眼看到她了, 也只是伸手抬了下帽檐,又算作招呼。

    还真的是傲慢啊。

    不过现在的迹部景可不会在意那么多, 她本来的性子也就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

    年轻人被帽檐遮住的一双眼打量着坐在座椅上,看上去沉稳内敛的人,眼里里略过思索。这人居然没生气?

    不过和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手冢前辈的心思,他向来不喜欢琢磨, 太深了。

    飞机稳稳穿行在平流层里,夜□□下, 翁景给自己戴上眼罩和颈枕, 让自己放松入眠。

    一夜安眠, 飞机还未落地, 翁景已经醒来。

    即使自己乘坐的商务舱, 依旧不能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中入睡并不会让人感觉到舒适。

    空乘人员已经在提醒乘客检查行李是否有遗漏,翁景坐起身, 将自己携带的东西收好,准备降落。

    刚下飞机, 就有机场的工作人员来接自己, 迹部家的人正在vip室等候。翁景伸手捋捋鬓边微乱的发,这迹部景吾不管哪个世界都那么讲究排场。

    来到vip室, 第一眼看到坐在沙发里的迹部景吾时, 年轻的女人深深蹙起了眉。

    男人一身黑色笔挺的黑色西装, 坐姿优雅, 挑不出错,只是眉眼冰冷,给人很强烈的疏离感。而那双凤眸——海蓝色的。

    翁景站在门口,思筹片刻,叫了一声:“景吾。”

    房间内的男人听到声音,站起身向她走近。随着他的靠近,不仅让人感受到极强的疏离感,还有让人近乎窒息的压迫感。

    “姑姑。”

    翁景: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要给他一板砖。

    “辛苦你跑一趟了。”翁景点头,身后机场工作人员帮忙提着的行李由迹部景吾身后的司机接过手。

    翁景依旧语调平平:“不客气。”

    “嗯。”女子点头,侧过身想让迹部景吾先走,但是男人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眼里的疑惑一闪而过,翁景转头和那双海蓝色的凤眸对视,示意问:不走?

    迹部景吾和女人之间维持着足有一米以上的距离,开口道:“姑姑您先。”

    翁景也没再纠结,点头先走了出去。

    两人从vip通道离开机场。

    坐车时,翁景注意到虽然迹部景吾和自己同坐在后座,却竭力让自己和她保持在一个车内最远的距离之内。

    这个迹部景吾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是很排斥和人的接触?还是排斥和她的接触?

    无论迹部景吾出于哪种态度,始终不是她先进行试探的一个好时机。而且‘重获新生’这个命题实在是太广泛,她还没摸着切入点。

    轿车直接驶进迹部宅,在中央庭院的喷泉前停下。

    翁景下车,见到了她这具身体名义上的‘哥哥和嫂嫂’,迹部夫妇。

    他们在门口等她,倒是给足了面子。

    迹部总裁身材高大,面容俊美,和身边的迹部景吾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气质不同,一个被岁月磨砺,另一个相比之下稍显稚嫩青涩。

    而她的嫂嫂——迹部夫人,肃着一张脸,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接近。

    “哥哥,嫂嫂。”翁景走上前,主动问好,“爸爸他?”

    “给你信息的当父亲就去世了,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迹部总裁开口就是叱问,毫不客气的口吻让翁景皱眉。

    “接到哥哥的信息,我就已经在回赶的路上。途中出了车祸,我也没有想到。”翁景抬眼和那双更显得锐利的双眸撞在一起,“还是哥哥以为爸爸在我心中并不重要,故意拖延时间不肯回日本?”

    迹部总裁看着这个比自己了近二十岁的义妹冷哼一声,甩手转身进了客厅:“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等一家之主进屋了,迹部夫人这才开口:“姑舟车劳顿,还是先休息吧。你的房间米迦勒已经安排人打扫好了。”

    “不,我想先去看看爸爸。”翁景摇头,无论如何,这个好心收养她的老人家,她都要去上柱香。

    迹部夫人明显有些不耐了,皱起眉来:“景吾带你姑姑去给爷爷祭拜。”

    翁景目光渐冷,这一家人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无情。相比上个世界温暖的迹部家,这个迹部宅只能用一个‘住所’来形容。

    “姑姑,这边。”男人的声音在左侧响起,翁景点头,转身跟着迹部景吾前去设立在迹部宅内的灵堂。

    看到老人的黑白遗照,那张慈祥的脸上温暖入心的笑容倒是削减了这种住宅带给她冰冷的第一印象。也让她想起自己的爷爷。

    在她放假回家时会给她做好吃的糖醋丸子;会偷偷塞给她压岁包还不让她告诉奶奶;亲戚送的新奇的东西会偷偷藏起来,等她回去的时候吃。

    上前跪在灵牌前,翁景郑重其事三拜行大礼,只希望老人家再世能投一个好人家,平安顺遂,幸福安康。

    迹部景吾在身后不远处看到自己这名义上的姨,探究的眼神在她身上来回转了几圈。

    这还是那个跳脱性子的迹部景?

    祭拜完毕,翁景站起身来:“米迦勒管家,麻烦你带我回房间吧。”

    “今辛苦景吾。”

    “既然姑姑没事,我就先回公司了。”

    “好。”

    迹部景吾转身大步离去。

    米迦勒带着翁景回到自己的房间,安置妥当后,米迦勒轻轻一鞠躬,可以是叮嘱道:“景姐,晚上之后请不要去三楼,景吾少爷近两年睡眠情况不太好,若是有人上去,会打扰到他。”

    翁景关门的手一顿,眉梢轻挑,目光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扫了一圈,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

    “景姐辛苦一了,请早点休息。”

    “谢谢米迦勒管家。”

    翁景带上了门,刚回来第一,在不了解任何事情的情况下,她还是按兵不动得好。

    进门来第一眼被房间里的布置摆设给震住。

    满目的火红色……这原主是有多张扬的一个人?

    揉揉发疼的额角,翁景决定先不管,明再来处理房间里的摆设。而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找房间里有没有关于原身的日记本或其他记录了与原身有相关事情的东西为好。

    这原身似乎和她本人的性格差距太大,她倒是不在意是否会露出马脚,车祸后的应激反应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只是能够有关于原身的资料让她了解,总比现在两眼一抹黑要来的好。

    借口舟车劳顿,一直呆在房间的翁景直到黑也没出过房门。

    除了米迦勒中途来送过一次晚餐,就再也没人来过她的房间。她这位义兄,似乎不太待见自己这位义妹?

    临近深夜,翁景终于是踏出了房门。

    出门却听闻一阵悠悠地哭声,很,很细微,却近在咫尺。

    几乎是一瞬间,翁景觉得自己浑身的毛发都炸开,大半夜的这样一栋大宅子里听到这样的哭声,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只不过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举目打量四周,仔细分辨出声音的来源,好像是从三楼传来的?

    三楼不是自己那位名义上的侄儿住的地方吗?为什么会有哭声?翁景不自觉地将右手抚上左手臂,食指和中指来回在手臂肌肤上轻敲。

    下定决心上楼去看看时,却被人阻止了。

    年迈但精神庾烁的老人脸上含着些许的怒气:“景姐,请您回到您的房间。”

    “我知道,可是宅子里的哭声让我不能入眠。米迦勒管家您不应该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反而先质问于我?”

    “抱歉,景姐,我也是一时糊涂,请您回到房间,一会儿就好。”米迦勒管家呼吸一滞,片刻后重新扬起微笑,向她致意。

    “好。不过明麻烦米迦勒管家来帮我处理一下房间的一些装饰,看久了有点心烦。”

    “好的景姐。”

    “那么晚安。”

    翁景利落的转身进门,关上了房门。

    头发花白的老管家看到女人进入房间,这才长出一口气,看向三楼的目光里隐含着忧虑和心疼之色。

    翁景在床上躺下来,想着刚才听到的动静。

    这一次倒是很有意思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