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2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42.2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迹部景吾将人扣进怀里后便再也没放过手, 少女动弹不得, 反手摁下关门键已经是极限。

    于是,要摁下前往28楼的电梯按钮这一动作由一旁装透明的秘书君贴心的摁下。

    电梯正缓缓上升。

    两只手的力气又大, 拧的少女腰部发酸,再不松开明估计要起青印。

    伸手摸到男人靠在自己肩上的脸, 花垣景心里嘀咕:也不嫌脖子累得慌。

    拍拍迹部景吾的脸, 还是压低声音:“景吾?景吾?”没声响, 加重力道拍打迹部的脸,“迹部景吾?迹部景吾?”

    一旁的秘书见到总经理发红的脸颊, 轻咳一声:“aimee姐,总经理他好像晕过去了。”

    花垣景皱眉,很不赞同:“胡, 他可是晕过去也要君临下的男人。都没有君临下,他不可能晕过去了。”

    少女的那叫一个振振有词,秘书目瞪口呆。

    “可是……总经理他,眼睛都闭上了啊。”秘书抬手, 指着靠在女孩子肩头, 已经闭上了双眼的男人道。

    “啊?”

    花垣景艰难地把男人的头抬了起来,因双手用力托起男人的脸而让那张俊美的面孔被挤压得扭曲, 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秘书低头:他什么都没看到啊,总经理,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啊。

    笑归笑, 两个人还是将迹部景扶到总经理办公室的休息室里。

    少女给男人的肚腹部搭上一层薄被, 这才转过头来看等候在一旁的秘书:“辛苦你了秘书先生, 你先去吃午饭吧。如果饭后方便的话,帮我和景吾带一份上来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请您稍等一会儿。”面对未来的总经理夫人,秘书先生也是礼貌的回答,转身离开休息室。

    “咔哒”一声,房门被关上,花垣景这才在床沿上坐下来。

    先前她到时,分明看到迹部的状态已经是接近崩坏,但即使这样,他仍然能够克制住自己站在原地,没有靠近笹川琥珀。

    这应该算是一个好现象吧?

    只是自己到底应该怎样解决掉迹部这样一个半崩状态呢?而且明明自己在做攻略任务,但是任务进度仅仅只有10%,这10%还是因为迹部喝下了药水之后才得到的。

    当初的任务是回复剧本原剧情和阻止迹部结扎和承认笹川琥珀的孩子。

    现在迹部和笹川琥珀已经算是不会再有关系了,那结扎和孩子的事情也落不到迹部的头上了吧?可是为什么任务就是停滞不前呢?

    难道她需要从笹川琥珀身上下手吗?

    虽然她作为攻略者本人对笹川琥珀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属于原主本身的情绪时常会影响她。加之近日发生的所有事都或多或少和笹川琥珀有关系,要她从笹川琥珀身上下手去完成攻略……

    这件事,还真有点难为她。

    看来只能另辟蹊径了。

    在花垣景为了攻略任务烦恼的时候,因为强烈的刺激产生的阵痛导致晕厥过去的迹部景吾正陷落在一场不知名的梦境里。

    他站在种满了紫色薰衣草田里,白色的雾笼罩了他前方的视野,看不清。

    雾里似乎有人,雾太呆,是男是女都看不清。

    迹部景吾往前走去,靠得近了,那个雾里的人也走近他,可是他看不清她的模样,只知道是个女孩子。

    那个人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微笑:“景吾。”

    他朝她越走越近,可是雾气却越来越大。不知为何,他心中开始焦急,手上死死地握住那只手,总觉得如果不握住,他会后悔一辈子。

    然而下一刻,他听到那道声音里带着慌乱和无措,拥有声音的主人的双手狠狠地一推他的胸膛:“心。”

    “嘭——!!!”

    心脏陡然狠狠跳动一下,撞击着胸腔,迹部景吾整个人恍若从高山悬崖边跌落下来,重重砸在床上。

    他惊醒了。

    身边,花垣景满脸诧异,眼神有点诡异地看着他:“大少爷,你没事吧?做噩梦了,满头是汗?”

    迹部景吾紧紧皱着眉,伸手按上还在跳痛的脑袋,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怎么会做那么一个奇怪的梦?

    “景吾?”花垣景观察男人的反应确实不太对,也不和他抬杠,探身过去,带着凉意的手覆上男人饱满的额头。

    “不烫啊,你怎么了?”

    少女的双眼像是一汪阳光下的湖水,清凌凌的映着人的倒影,看到了底。

    迹部景吾伸手握上还停留在额头上的手,触到那一瞬间,他浑身一震,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意识仍旧不甚清醒。

    他只觉得握住这只手的感觉,和梦里握住的那只手,好像。

    像到他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否还停留在梦中。

    “景。”男人的声音还带着未清醒时的喑哑,“今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他转移了话题。

    “没有。”花垣景摇头,仍有男人握着自己的手,歪着头看他,“不过你今是怎么克制住自己的?”

    “……”张开嘴刚要话,迹部景吾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闭上了。松开手,起身下床,已经是要出门的架势,不打算继续谈这个话题。

    “景吾,你刚才睡着的时候,梦话了。”花垣景撑着床头柜,直直地盯着手已经碰到门把的人,突然开口。

    迹部景吾侧过头来看她,问道:“我什么了?”

    “别走什么的,怎么,梦到你被我抛弃了?”少女翘着二郎腿,足尖翘起,笑得双眼都眯了起来,像只狐狸。

    迹部景吾突然笑出声,返回来,一个脑瓜崩狠狠弹在花垣景的额头上:“你想得到挺美。”

    “那是因为你长得丑啊。”没想太多就顶嘴回去,对面的男人在一瞬间露出凶狠的目光。

    “哦?我长得丑?”男人弯下腰,双手撑在床边,将人牢牢禁锢在双臂之内,冷笑。

    “……前段时间是挺丑,需要我再给你重复播放几遍吗?”反正已经把人撩拨上火,花垣景也不虚,笑眯眯地回嘴。

    下一秒就被人翻个身摁在了床上。

    “迹部景吾你放开!我告诉你你现在正在进行虐待!”

    “你你你!!难道我错了吗!前段时间你那个鬼样子不丑谁丑??”

    “qaq迹部大爷我错了!”

    “不要啊!!!”

    买饭回来的秘书君站在休息室门口暗自思考:他是半个时后回来呢?还是一个时后回来呢?还是两个时候回来呢?哦,两个时太禽兽了。

    嗯,禽兽!

    房间里,少女扑进柔软的床上,用凉被将自己裹了起来,怒视着床边整理衣冠的男人,开口骂道:“衣冠禽♂兽!”

    “呵。”迹部景吾用一个字表达了他的不屑和讽刺的态度,完美体现了表达在精不在多的标准。

    “哼!”抱着被子坐起来,花垣景盯着迹部景吾,两个人对视半分钟,谁都没有开口。

    蜜汁尴尬。

    花垣景轻咳一声,开口问道:“你今能克制住自己不受笹川琥珀的影响,那要不要试试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帮你彻底摆脱这种状态?”

    “你想到了什么办法?”迹部景吾转过头来,他从某种角度来也算是受害者之一,没人能比他更想要彻底摆脱这样不可控的状态。

    “晚上回家再吧,现在你好好工作,我要休息了。”花垣景毫不客气地赶人。

    迹部景吾唇一扬:“我等着。”

    于是,晚上回到迹部宅。

    迹部景吾面对满屋子的笹川琥珀的海报,额头上青筋乱跳。只觉得脑门被怒火冲的发晕:“花!垣!景!”

    举着一张海报,少女笑的有些谄媚:“别、别急呀!这叫做脱敏疗法你知道吗!”

    “我真是脑子坏掉了才会相信你!!”

    “那你可能坏掉很久了。”少女眼睛一瞪,“怪谁?又不是我让你遇到笹川琥珀就不正常的?我这是好心帮你!你别不识好人心啊。”

    “……”迹部景吾狠喘几口气,一屁股在床上坐下,感觉触感不对,低下头一看。

    床单上居然是笹川琥珀的硬照制成的床单。

    男人的手在衣服兜里攥成拳头。很好,这些肯定不是他做的!

    少女举着一张海报在男人面前晃了晃:“有什么不对劲?”

    迹部景吾摇头。

    少女又噔噔噔地跑开,过一会儿又抱着几个笹川琥珀的等身抱枕回来,塞进他怀里。入手迹部景吾只觉得这玩意儿烫手的厉害,强忍着没扔出去。

    “这样呢?有没有感觉?”

    “没有。”僵硬地完,像扔火球一样,把抱枕扔到地上,觉得不够补上一脚踹得离他远远地。

    花垣景又跑开了,没多久抱着ipad回来,举着笹川琥珀正在接受采访的视频,又问:“这样呢?”

    迹部景吾依然摇头。

    “都没有不受控的感觉。”少女一下蹲了下来,摸着下巴思量,“那就是你必须要和她面对面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咯?”

    “要不我们试一试没事在她面前走两圈,你努力克制克制,不定就习惯了呢?”

    忍了一晚上的迹部景吾见女孩子蹦出来的这些奇怪主意,终于是爆发了,上前直接将人一把抱起,抱出了自己的房间。

    “呀!迹部景吾你干嘛呀!”少女猝不及防之下,双手圈上了男人的脖子。

    “送你回去睡觉。”

    “啊?”少女诧异,接着想起自己房间里当时为了刺激某人而收集的某些东西,连连踢腿,可是被男人桎梏在怀里,挣扎变得像是羊癫疯犯了的人在抽搐。

    有点难看。

    “等等等等,你等等!”

    迹部景吾依言把她放了下来,挑眉看她又要作妖。

    少女笑,伸手打开房门,连灯都不敢开,就想往里钻。结果被男人一把按住,直接推开门,打开了灯。

    灯火明亮。

    房间里,神宫寺莲的海报和等身抱枕大喇喇的仍在房间里。

    花垣景哀嚎完蛋了。

    迹部景吾转过脸来,冲她冷笑:“这个怎么?”

    “扯平了啊!”少女脖子一哽,“我和你比简直巫见大巫!就算扯平了!”

    “好了,睡觉吧,晚安!”

    “砰——”

    少女滑溜地钻进房间,反手甩上门不,还落了锁。

    只留下迹部景吾瞪着紧闭的房门:扯?平?了?呵呵!想得美!!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