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15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34.15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迹部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但是刚刚醒来, 他并不是很清醒。

    睁眼,入目是满眼的白色,眼角的余光扫到边上垂下的输液管,盐水正顺着管道慢慢的往下滴。

    回过神来却感觉到头痛欲裂,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他只感觉到头皮突突直跳,仿佛有人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破头皮,这颗脑袋中的大脑正企图挣脱束缚一般,跳出头颅中。

    又像是有人拿着大锤一锤一锤地砸着颅骨。

    内外交织的疼痛, 疼的迹部醒过来后半没缓过来, 粗喘几口气,他动了动手指, 却感觉到手背上的一抹温热。

    艰难地扭头看过去, 金发的少女伏在床边,眉眼轻阖,睡得正香甜。

    长而卷曲的发丝在少女瘦弱的背上铺开,窗外色暗淡,接近黑夜。温柔的月色洒在金色的发丝上, 泛出几丝惨色。

    迹部有些愣神,花垣景这样不含攻击性的模样,从她回到日本这么久, 他除了第一机场接机时看到少女对他展颜笑过, 似乎就没再看到过。

    迹部愣神中, 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画面, 反复地出现他的所作所为, 还有他昨晚离开时,少女注视他的双眼。

    惊讶有、不解有。

    失望,有。

    她的叱问在脑海中回荡,他的骄傲呢?他的理智呢?为什么碰上笹川琥珀他所引以为傲的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

    越想脑子越乱,原本有些消弭的头疼再度翻涌袭来,甚至比之前更甚。

    迹部猛地抽回手,按住额头。

    昨晚将迹部再次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回迹部家,随意找个借口去掩盖迹部出逃的事实,但迹部家的人谁不是人精,不拆穿也是给了她一个面子。

    但迹部在雨中淋雨太久,加上意识撕裂时的头痛,导致黎明时分突然发起高烧。急速送往医院,已经是烧成急性肺炎。

    人仰马翻的度过一个清晨,花垣景疲惫至极。

    稍稍让自己休息一会儿,也不忘记伸手捂住迹部放在被面上吊着点滴的那只手,防止他手部的温度过低点滴滴落的太慢。

    而迹部这一下抽的太过猛,惊得花垣景从睡梦中直接跳起来。

    跳起来后,少女明显还在迷糊中,却第一时间伸手去摸迹部的额头,嘴里还在念叨:“又发烧了吗?哪里不舒服了?景吾?”

    男人睁着眼睛,一直没开口。

    少女似乎也清醒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和男人对视一眼,花垣景收回手,平静地坐了下来:“醒了?迹部君?”

    清醒过来的少女,面无表情,语气冷淡而冷硬,和先前关心带着慌乱的语气截然相反。

    男人蹙着眉心,扭开了头:“嗯。”

    “饿了没?”花垣景再问。

    “嗯。”

    “那你等着,我回家给你做了带来。”

    花垣景完,原本闭上眼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看了过来。

    那双原本只有她能看到的,那双已经被浸染成微微墨蓝色的眼眸,此刻透出海蓝色的颜色。

    被盯得浑身不舒服的花垣景,不自觉地扭了一下肩膀,转身离开病房:“……你好好休息,等我带饭回来。”

    少女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男人才闭上了双眼。

    刚才少女那句话完,他脑海里突然弹出一个画面,是的女孩子扁着嘴,明明很不情愿,却还是将手里捧着的那块点心递给了面前的少年。

    “长大了你做我的新娘吧。”

    “新娘是什么?”

    “嗯,妈妈做我的新娘可以吃很多很多你喜欢的蛋糕。”

    “那我要做新娘!”

    “拉钩?”

    “嗯嗯,拉钩!”

    视线挪回来,投向窗外,迹部慢慢闭上眼,没人知道他先前到底想了什么。

    ……

    是回家去做,但花垣景并没有回去,而是坐车到中心花园一家出名的粥品店内打包了一碗清粥,提着出了店门。

    却意外地看到街对面面色苍白的女人。女人面色苍白,哆嗦着攥着手里的手机,目光涣散。

    少女眉梢一扬,饶有兴趣地站在原地看着女人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时还差点崴了脚。

    笹川琥珀?她在慌张害怕些什么?难道是知道迹部住院的消息了?

    可惜她上次兑换的只是一次性的时空镜,使用结束后就自动销毁了。

    【系统我现在还剩多少积分?】

    【玩家您好,您还剩80积分。】

    【再帮我兑换一个。】

    【叮——】

    【兑换一次性时空镜成功,兑换积分:5。】

    【剩余积分:75。】

    系统很贴心地将时空镜化成手机的模样,花垣景将时空镜化成的手机捏在手里,默念了笹川琥珀的名字,黑色的屏幕上泛起几缕波纹,显现出了女人的背影。

    搭上出租车,花垣景假装玩手机,观察着笹川琥珀的行迹路线。

    越看越觉得风景熟悉,更能确定笹川琥珀和自己的目的地一样,就是市中医院。

    那估计是知道迹部住院的消息了吧。

    不自觉地咬住大拇指,花垣景皱起眉头,迹部被女主影响的程度,她可以凭借系统给予的特殊能力从迹部那双眼睛里看到。

    就如常人看迹部的双眼依旧是海蓝色,但在她的眼里,迹部的眼睛已经是墨蓝色的,正因为他和女主的接触越深,受影响的程度也越深,直观反映在瞳孔里的表现也越明显。

    而先前她看到迹部眼睛里的墨蓝好不容易有些许的褪去,如果笹川琥珀再去迹部面前晃一圈,估计好不容易刺激出来的迹部的原本的意识,估计又要被压下去了。

    而且她估计迹部会有清醒,也还是因为昨晚笹川琥珀的拒绝,而笹川琥珀这时稍微服软一下……她大概可以想到迹部屁颠屁颠地上赶着喜当爹的场面了。

    不行,即使现在这个脑残中的迹部不是很受她待见,但怎么也算是她的攻略对象。

    这攻略进度才涨了一点,就跌回去,可能还要翻倍的下跌,到时候迹部的崩坏程度也随之变化的话,那种情况真的想想都可怕_(:зゝ∠)_。

    拒绝。

    拍拍前面的座椅,少女略有些急切:“先生,能麻烦你快一点吗?”

    “没问题,姐您坐稳了。”司机应了一声,脚下一踩油门,直奔市中医院而去。

    路上司机还饶有兴趣的问她:“姐,您是明星吧?”

    “嗯?”少女疑惑。

    “一般只有明星出名才戴墨镜和口罩吧。”

    “哦,我不是,我只是个普通的红。”

    司机:…………???

    系统:……

    花垣景后一步笹川琥珀下车。

    进了医院后,看到笹川琥珀的路线,她发觉自己猜错了。

    迹部昨晚送医院的时候挂的急诊,而且烧的温度太高,担心温度过高引起各种并发症,所以就安排住在急诊楼的vip病房里,随时观察。

    而笹川琥珀一进医院大门,就拐向了右边的住院部。

    少女抬手,轻咬一下左手的食指指节,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看着笹川琥珀一人进了电梯,上方亮起了12层的标志。侧目看了眼边上的楼层指示标,12层是骨科住院部。

    眉梢一挑,花垣景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一个细节。

    这个细节就是笹川琥珀的怀孕,原副本中也没有讲清,笹川琥珀到底是何时和男性有过亲密关系,那名男性到底是谁也没讲清。

    但是根据原副本中笹川琥珀发现怀孕的时期是九月中旬,而现在是八月中旬。

    呈现孕相至少也需要一个月左右,那推算时间下来,应该就是最近了?

    还是……

    抿了下嘴,花垣景听到“叮”的一声,抬头看到电梯上的标志一亮,应该是笹川琥珀已经到了12层下去了。

    这才伸手摁下电梯。

    来到12层,花垣景心翼翼地探头出电梯左右瞧了瞧,害怕一不心和笹川琥珀来一个照面,那简直不是尴尬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所幸,她运气不错。一路上除了有人好奇地盯着她脸上的墨镜瞧之外,还是没遇到什么比她更奇怪的人了。

    拐过转角,正好看到笹川琥珀进了一间病房。

    花垣景顿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在门口站定,从门上的玻璃上往里看。

    正好看到笹川琥珀流着泪,低头去亲吻床上躺着的人的额头。

    花垣景的眼睛陡然瞪大。

    那个人不是——青峰大辉吗??

    这个笹川琥珀不是在原副本中已经和青峰大辉断绝关系,并且再也没有来往了吗?那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的脑中突然有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难道和笹川琥珀有过关系的那位男性,就是这里面躺着的这位?

    瞄到笹川琥珀已经抬起头,花垣景赶紧离开了。

    花垣景回到病房已经是一个时后了。

    迹部睁眼看到面前的少女拿诡异的目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花垣景,你那是什么眼神?”

    少女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慢慢地挪到了他的头顶,目光里突然多了几分怜悯。

    迹部君啊,你可知道你的头上可不止一片草原啊。

    那可是一片热带雨林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