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1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18.1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鉴于自己的系统实在是没有廉耻,初云景放弃和系统继续交流。

    抬头就看见两位母亲朝着自己走来,身边跟着几位穿着精致的宾客,初云景拾起微笑,迎了上去:“母亲,伯母。”

    “这是公司的几位董事,阿景来认识一下。”迹部夫人上前握住少女的手,轻轻地拍拍,眉目温和,“刚才景吾也跟着认识了初云集团的几位董事,景可不要输啊。”

    “……”初云景一时无言,没成想只是个订婚宴,就开始认识董事了,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初云景面对这几位目光严肃而又挑剔的董事,稳定内心跳跃的情绪,不至于让自己的笑容太过僵硬,“几位董事好,晚辈初云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嗯——”其中一位董事刚发声,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来到了自己身后。

    “母亲。”青年挺拔颀长的身躯在自己身后一立,莫名地让初云景感到周围静止的空气都开始流动。

    “景吾怎么过来了?”迹部夫人笑眼一弯,让初云景暗自咳嗽一声,伯母你眼里的戏谑稍微收敛一下可好?

    青年的目光微冷,在面前几位董事身上扫过,最后落在自己母亲的身上,温度上升:“舞会快开始了,来请母亲过去。董事会的各位也一起过去吧?”

    “是吗?那好吧。”迹部夫人笑着点头,转头看向几位董事,“各位请。”

    “好的,请。”

    几位董事一走,少女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抬头却看见迹部垂眼正在看自己,上挑的海蓝色凤眸里氤氲着一片笑意。

    初云景嘴角一抽,伸手撩起耳边的头发压在耳廓后:“看我出糗很得意?”

    “不。”青年转回头,淡声道,“认识你以来,没见过你这样失措。”

    “……”初云景低头,指节蹭过鼻尖,那是因为她又不是原主。

    “走吧。”迹部伸出手来,递到她的面前,一双眼牢牢地锁定她。

    初云景还在心虚里没反应过来,有点愣:“干嘛?”

    “母亲致辞之后是开场舞,我们两个人跳。”迹部也不急,稳稳地举着手等着少女的反应。

    少女仔细地瞧了瞧面前哪只修长有力的手掌,指尖圆润,指腹上有微微的老茧,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掌心宽大,怎么看都是一直好看到极点的手。

    也可以想象这只手将自己的手全部握进掌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玩家您这是沉迷手掌无法自拔?】

    【……】

    系统这一提醒,初云景才恍然回过神,那张白嫩的脸蛋瞬间擦上一层淡薄的胭脂色,错开和迹部相对的视线,磨磨蹭蹭地把手递了过去。

    指尖刚刚碰到青年的指腹,便被他一把抓住,握进了掌心里。

    被迹部牵着引进舞池里,摆好姿势跟着跳起开场舞。

    就像迎新晚会的时候和迹部排练一样,两个人默契的仿佛跳过无数次的华尔兹,这种怪异的感觉在景少女的心里一闪而过,随即又被压下。

    原身和迹部以前也曾合作过,会有默契应该很正常的吧?

    从开场舞结束,迹部带着初云景一连跳了两支舞。

    受原身影响,连跳两支舞初云景并没有感觉到疲惫,只是略微有些诧异:“迹部君今兴致很高?”

    青年低头,凑进自己耳边:“迎新晚会不是很遗憾?”

    所以???

    “今晚带你补回来。”

    【恭喜玩家您成功收获‘迹部总裁式撩法第二式’。】

    【…………滚。】

    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很遗憾了???

    #迹部今依旧没吃药##今的迹部依旧崩的很中二#

    *

    开场舞结束,初云景偷偷地溜到餐桌边吃了几块点心。

    享受万分地眯起眼睛,果然美食什么的,最能够让人感觉到满足。

    跟过来的迹部看着女孩子的表情像一只吃到鱼干的猫一样,摇着尾巴心满意足的模样,勾起嘴角在她身边停住:“也不顾及顾及形象。”

    “咳咳。”被突然出现的迹部吓得呛到,初云景转头来,冲这个神出鬼没的人微笑,“迹部君,请你走路的时候像个人好吗?”

    “下次注意。”

    “哼。”少女轻哼一声,又是一口香甜软糯的甜品下肚,她才懒得和人计较浪费吃点心的时间。

    没多久,初云夫人来叫两个人上台去切订婚蛋糕。

    初云景自己先握上切刀,迹部的手覆在其上,两人握着长刀慢慢的往下滑下去。

    “叮——”

    刀刃似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收回了切蛋糕所用的长刀。

    切开一半的蛋糕内部露出的黑色金属,让宾客们泛起恐慌,那显然不属于安全物的东西在人们心里埋下一颗□□,随时会被引爆。

    “别动哦~那可是□□呢。”在静谧的空间里,这道声音格外的清晰,却又更加地阴森。

    而台下有人举起了手,掌心里是一个控制器。

    初云景觉得,迹部虽然时不时地犯个中二病什么的,但是他本体来还算是个正常人,偶尔还有点可爱。

    可眼前这个面目狰狞似恶鬼的女生,显然已经不能用正常人三个字来形容了。

    明明已经嘱咐自家的人多加心,别让这个人钻空子,却没想到还是被她找机会混进了会场里。果然有系统所支撑的剧情走向,如果不能提前扼杀,那再怎样都会扳回正轨来。

    现在要怎样解决这个已经失去心智的人啊?

    还有,她到底是怎样把这样一个东西藏进蛋糕里的啊?还能有这样的操作吗?

    “亲爱的初云前辈,煎熬的滋味如何?”原田玲子一字一顿地,双眼紧紧地盯着站在迹部身边的初云景,“是不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那种被人勒住脖子,空气一点一点消失,然后窒息而死的滋味很美妙对吧?”

    初云景皱眉,原田玲子一开口她久知道自己想的太过轻巧了,这精神状态已经极其的不稳定了。这原攻略女主到底……怎么回事?

    “原田玲子,你在怨恨谁?”初云景站在高台上,垂下眼看着台下的完全失去青春活力的一张脸,“一切不过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在怪谁?”

    原田玲子最讨厌的便是少女这幅模样,高高在上而又不谙世事的样子,除了家世她还有什么能拿的出手?一张嘴轻而易举的判定了别人的生死,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依旧在学生会风生水起,如果不是她,喜欢的手冢前辈不会离自己远去。

    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人。

    原田玲子的一张面皮不断抖动,狰狞而难看,盯着初云景的模样:“我?咎由自取?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有多少!你知道吗!”

    “仅凭一点,你就将我的努力全部否认掉,你想过我的未来会怎样?”抓着胸口的衣服,原田玲子质问的可怜模样,活像初云景对她做出了极其不公平的决定。

    少女眼一瞪,下巴一昂:“那你可想过当初你的举动会给我造成怎样的后果?”

    原田玲子被反问的一愣,反应过来后瞬间冷笑开:“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既然如此,你的未来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人完全不知悔改,凭着先知和对原身的嫉妒,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让人无法再升起一点的恻隐之心。

    自己按照系统的指令,断绝了她成为自己的迹部的危险源后,便再也没做任何针对她的事情。如若不是她不曾正视自身,反而一味地将错误归咎于别人,也不会钻进死胡同里,最后造成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初云景撇开眼,不再去看台下的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