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15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16.15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亏得迹部心细,走时让餐厅的服务生拿了一袋冰袋敷在初云景烫伤的手背上。

    但就算如此,到医院的时候,女生的手背上还是起了几个燎泡。

    “只能先把水泡挑了,再敷药。”医生一推眼镜,初云景就是一阵胆寒。

    知道,她这辈子最怕疼。

    从到大是一点点疼都受不得,别人只是觉得刺疼,在她身上就是针扎一样,更不现在还要用针挑水泡。

    她今出门一定是没有看黄历,上书四个大字:不宜出行。

    颤巍巍地伸出手搁在桌上的垫子上,初云景扭开头不再去看。

    迹部倒是好奇了,低下头去看女生脸上的表情:“怎么?你还会害怕打针?”

    初云景双眼一瞪,脚下顺势就踢上迹部:“……这和打针能一样吗?”

    “就动什么手?”拍拍裤腿,迹部在旁边落座下来。

    医生的动作很快,也很利落,即使这样,少女也是背部一僵,眼冒泪花:“疼疼疼疼!!”

    迹部:“……”

    迹部双手环胸,哼笑一声:“你你是不是傻?烫猪皮也不是这个烫法?”

    “你谁是猪?”女生骤然回头,眼眶里的泪花都飞了出来,一双眼睛里因为疼满是怒火。

    “今那个人是谁?”

    初云景气鼓鼓地不想接话,但还是开口:“原田玲子。”虽然那个服务生一直低着头,但是她那一眼还是瞥到了她的面貌。

    满是怨恨和不满的一张脸,就是原田玲子。

    迹部眼睛一瞥,看到医生最后一针下去:“嗯,有仇?”

    “没啊。”初云景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这么问。

    “好了。”

    “嘶——”这一声好了,突然惊醒了初云景的疼痛神经,水泡破裂的疼痛瞬间爆炸,少女忍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

    还没来得及平复手上的疼,就被破门而入的母亲大人一个胸咚:“宝贝阿景。”

    初云景楞了一下,伸手一把抱住初云夫人的腰,顺带蹭蹭胸:咦~妈妈的怀抱有容乃大。

    迹部对初云景脸上浮现的红色表示疑惑。

    这个人,什么情况?

    两个辈去趟洗手间,却迟迟不复返,正准备去找人却接到经理的带话,两人已经去医院了。

    这情况虽然不至于是上次被绑架的情形,但是依旧被吓得心惊肉跳,忙不迭地赶往医院,还好孩子们没事。

    从头到尾了解了事情完整经过后的初云爸爸脸色一沉,哼笑:“令人耻笑。”

    “阿景,我们现在也是一家人,你受这么大的委屈,伯母帮你出气。”迹部夫人也是伸手轻轻拍拍女孩子完好的手背,眉目间溢着心疼。

    “没事,如果真让长辈帮我们出头,那不就真成了她嘴里的仗势欺人了吗?”初云景微笑,安抚下家里的人。

    迹部夫人转头去看身后的儿子,就看到儿子冷凝的眉眼。

    “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请相信我。”

    “也好,我女儿连这点事情都应付不了的,就是我的问题了。”初云先生摸摸自己并没有蓄胡须的下巴,点点头,然后被自己夫人一脚踩在脚背上。

    两家家长从医院离开前,初云夫人拍拍自己女儿的手,这才和自己老公离开。

    “迹部君不跟着伯父伯母回家吗?”侧首看站在自己身边站的笔挺的青年,温声问道。

    迹部伸手拦下一辆taxi,拉开车门后转头来看初云景:“给你撑腰,不行吗,嗯?”

    初云景微愣一下,笑着摇头:“并不是,荣幸之至。”

    坐进车里的时候,她抬头往外看的一眼,正好看到迹部的手从车上沿的位置离开。

    眨眨眼,倒是笑了。

    迹部从某种角度来,作为未婚夫也不差。

    回到餐厅的时候,经理正在门口等着,见到两人回来,带着歉意上来:“迹部少爷,初云姐。”

    迹部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都未曾落到经历的身上,在厅内一扫,皱紧了眉头:“嗯,人呢?”

    “人在经理室。”经理擦擦额头上的汗,只觉得青年的目光格外的冷,落在身上跟刀子似的。

    “嗯。”迹部转头来看身边的初云景,两个人目光相对,迹部下颌抬起,示意她先进去。

    初云景眨眨眼,先迹部跟着经理踏进经理室。

    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原田玲子在经理室的角落里坐着,低垂着头,鸦黑色的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初云景在原田玲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原田玲子,开口问:“原田同学,作为一个餐厅的服务生,今这样的事情你清楚自己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原田玲子依旧垂着头,不言不语。

    初云景眉头一皱,这原攻略女主的态度真的让人觉得倒胃口:“原田同学,明人不暗话,明人不做暗事,你如果对我不满,请你明。”

    原田玲子宛若老僧入定,丝毫不因为初云景的开口而有任何的反应。

    “原田同学,你这样我们很难继续沟通。”初云景这下连话的心都没有了,转头去看经理,“经理先生,您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算最好?”

    “问经理做什么?”坐在经理办公室的办公桌后面的迹部将面前的一本书在桌上一拍,好看的眉眼此时显得很是凌冽,“我们可以问问警察。”

    原田玲子一震,陡然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迹部那张面无表情却格外俊美的脸。

    “你可以问问法律上故意伤人罪的代价是什么。”迹部抓着电脑屏幕转回来,屏幕上的画面赫然是黑白色的监控画面,画面停在原田玲子和初云景撞上的画面上。修长的指尖一点,点在画面上的某个位置,“你告诉我这汤不是朝着她的脸上去的?”

    那画面上的初云景往后退,手微微抬起,而原田玲子手伸长,手里端着的汤碗倾泻而下,配上原田玲子当时的表情,一副恨不得将整个碗扣在初云景的样子。

    初云景看着画面,如果那一碗滚烫的汤如果真的实实在在的倒在自己的脸上,再加上之前原田玲子看到自己手被烫伤之后的做法,初云景心里一寒,有点毛骨悚然。

    虽然心里明白这只是个游戏,却还是因为原田玲子的狠毒而心惊,这个人到底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联想到她对迹部曾经遭遇的态度,初云景脸色有些难看,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迹部。”

    迹部眉一挑,盯着女孩子难看的脸色思绪一转,手放开站了起来走到初云景身边。

    初云景深吸两口气,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原田玲子:“既然你毫无悔意,那我们也没什么好的了。基于你的所作所为,监控视频会送到初云家,经过鉴定如果有故意伤人的事实,我会申请走法律渠道。”

    “我们走吧,迹部。”伸手挽住迹部的胳膊,初云景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你知道什么呀!”原田玲子浑身颤抖,抬起脸来,眼眶血红,呲目欲裂。

    再初云景回头的时候,一踹凳子就扑了上来,拿恶狠狠的样子活像要吃了她一样,如果不是迹部反应快,一把将人捞进怀里,反身就是一脚把原田玲子踹倒在地。

    餐厅经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发展,在收到迹部少爷的眼刀子的时候连忙上前压着原田玲子坐回位置上:“迹部少爷,初云姐,很抱歉,我会及时把监控的录像送过去的。”

    “嗯。”低头看一眼怀里有些呆愣的人,手一扣,带着人直接出门。

    坐上车,初云景一个激灵才回过神来,这充满恶意的世界,还好有迹部君这个大好人帮她遮风挡雨。

    初云景:“迹部君今真是谢谢你了。”

    迹部靠着私家车的真皮座椅,稍稍侧头看初云景:“你是指哪样?”

    “帮我撑腰,还帮我解围。”初云景笑,双眼弯弯地格外好看。

    俊秀的青年手在座椅上一撑,靠近了少女的身侧,高挺的鼻尖随时可以触上少女白嫩的脸颊。

    被好闻的玫瑰花香侵袭周身,初云景只觉得耳尖一下烧了起来。她听到青年压低后格外磁性的声音:“你以为,谁都可以让本大爷撑腰的?”

    初云景一愣,反应过来后迹部已经是靠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woc……好、好撩……

    【恭喜玩家您成功收获‘迹部总裁式撩法第一式’。】

    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